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89章 顾盼生悲

“喂,你快去看看~”

卖糖葫芦的小哥生意也不做了倒是,怂恿起地上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乞丐来。

他早年被那李三毁了不下几十棍的糖葫芦,做了一个多月的赔本买卖,早就恨得牙痒痒,如今更想瞧见他那落魄样使心里痛快点!

“我才不去呢,你要有这本事,你去——”躺在地上的乞丐挪了挪身子只为躺的更舒适,并未有起身查看的想法。

摊上这档子事,无论结果是什么都得提前把自己择干净了。‘好奇心害死猫’这句俗语也不是光传出来听听,骗骗无知幼童的。

“嘿,你这乞丐!你不去看好戏,我去——”小贩此时的情绪以高过于恐惧,更希望见欺负过他的男子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苦苦哀求的情景。

结果让他失望了……

空空荡荡的死巷子,只有一面墙。

“人呢?”他懊恼的伸手掠了两把眼前的空气,确定是空无一人之后,脸上又染上了失望之色。

能如此快的处理掉一个人,非常人所能做到。

心里涌出的恐惧一股脑顶上他的脑门,握着糖葫芦棒的手微微发颤。

“……那、那女子该不会是妖吧?!”

早就闻说过长宁城前段日子发生命案诡异,如今就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简直……

“快、快跑——”此时他连哭的心都有了,圆滚带爬的跑到巷子口,见到那乞丐就哭诉道。

“你这表情不对!”

糖葫芦小哥支支吾吾,想把自己所见全盘托出,却发现自己嘴巴就像被胶水粘住了似的,根本开不了口。

“呜呜……呜呜……”

乞丐帅气的撩起自己额前遮住眼帘的头发,裂开嘴角一笑:“呵呵,兄弟你不至于吧,开心得都说不出话来了?瞧瞧~啧啧啧~”

……

路边行人熙熙攘攘,忙于自身琐事,全不注意角落里乞丐和小贩的互动。

一抹红色于屋顶转瞬即逝——

商碧落离开死胡同不久,碰到了计划中的另一位主角。

亭亭玉立,如出水芙蓉。就这么远远望去,隔着人群便一眼能见到其中的亮色。

“小姐,快回去吧!”丫鬟在旁边急得团团转。

她不是没见过小红姐被老爷惩罚的样子,如今斗胆带小姐出来,全是为缓解她茶不思饭不想的心情,以免坏了身子。

眼下情绪现有好转,自己谎言也蒙骗不了多久,理应在他们发现之前赶紧赶回去才是,可自家小姐说什么就是不肯,当丫鬟的还能打晕了扛回去不成!?

小丫头怕的是当街跪了下来,嘴中哭腔道:“小姐,萱儿求求你快回去吧,如是被老爷发现了,不仅小红姐姐担责任,连我们这些小的也有苦头吃……”

顾盼眉头一皱,显然对她哭嚷做法极其不悦:“慌什么,你先起来。”

在小红手底下跟了有半年多,竟没学会各一斤半点,这点小事非得要声张出去。

“既然我有办法出来,定然有办法逃过我爹爹的责骂,你如今这般在大街上喊闹,不仅丢了我顾盼的面子,还丢了顾府的面子——”别听她说话的声音柔柔弱弱的,却字字有道理。

丫鬟萱儿头一回被主子训斥,乖得禁了声。

“呦,该不会是我来晚了吧?”

严肃的场面被一声娇笑打破了局面。

姗姗来迟的女子身着齐胸襦裙,纱质的短襟上绣着两只翩翩起舞的蝴蝶,正映衬了女子活泼明艳的性格。

严川川便是顾盼拉出来帮忙的。

她们二人不算熟识,但几场家眷宴下来也算比较投缘。如今顾盼派人书信而去,严川川也只是兴致使然,世家子弟里哪一个又是真正交心的呢?

“川川来了~”顾盼欢喜迎上,没想到严川川真会如期赴约。如此一来,内心的顾虑也便随之而消。

严川川也是个懂得寒暄之人,拉过女子柔嫩的手,亲昵的握了握道:“你都给我送帖了,我还能爽约不成?”

两女子约见少现出抛头露面,也不曾倚于青楼酒肆,绝佳之地便是往郊外踏青赏花,寄情于山水。

顾盼计划游船半日,从长宁城内河出发,掐准会路过陈子浩的书院。就算不一定相见,也总有个期盼不是?!

……

碧波荡漾,微风习习。沿岸的河堤上都栽种了成排的杨柳,一半青色一半嫩黄。

在随风摇曳的柳枝间,不难看出有摸白色的身影从西边的湖岸往东走去。

“是他!”女子一下激动冲出船舱,往那岸边眺望。

灰白的衣衫若隐若现,男子俊俏的侧脸透过重重阻碍与她心中容貌一度融合,并越发清晰。

距离上次见面已相隔十余天

年幼时的青梅竹马,年少时的再度重逢,她笃定是命运安排他们相遇。

严川川不禁问出声:“他是谁?”

回应她的是低到尘埃的呢喃“子浩哥哥……”

看着顾盼失魂落魄的样,严川川有些摸不着头脑:“你当真看上了那个穷酸书生?”

她不懂情为何物,只知两人地位悬殊,是不会,也不可能在一起的。

“书生有什么好的?我看浑身上下加起来的家当,都比不上你耳朵上的一对吊坠……”严川川说话语气有些冲,却一下点明二人之间无法跨越的沟壑。

顾盼回落在她身上的眼神有些陌生,隐约还能见到丝丝怒意:“他是我未婚夫——”

严川川从外头听说过不少混账事,加上她的表情,也猜出了大概。

些许庆幸自己没摊上个爱订娃娃亲的父母,早早的便许了出去,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这不,该轮到顾泽端头疼了。

“名存实亡的未婚夫罢了,过你父亲那关……堪比登天啊~”不知是否出于好意,严川川紧掐着难点说出。

暗中,两眼不忘试探女子反应。

“……我会让他同意的。”

顾盼怅然若失的双眼早已没开始的热烈,这一声喟叹不知说给她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切,该不会又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吧?这种把戏……”严川川一下顿住了嘴,对面之人的表情显然是被自己猜到后事的震惊,紧接着说道:“话本子里都快写烂的桥段你还敢用在自己身上?!”

同类热门
  • 万妖之主万妖之主烽火戏猪头|仙侠只因一场际遇、一份机缘,他走上了一条特立独行的修真之路,成就了修真界一个威名显赫的万妖之主。破苍穹,乱红尘,颠三界,不管是妖是魔,皆为我所用。不管是仙是神,皆唯我独尊。<br/>&nbsp;&nbsp;&nbsp;&nbsp;
  • 邪神重生:拐个掌门修仙玩邪神重生:拐个掌门修仙玩李小蛋不是蛋|仙侠一朝成神,她被自己的父亲亲手送上了断头台,本以为就此结束,却没想到被一个糊涂道士引了魂,摇身一变成了丞相之女。 “修仙路漫漫,姑娘可否与我双宿双修。” “不要,我那么穷你也那么穷,吃不饱。” “我现在是掌门了,姑娘嫁我可否。” “不嫁。”白姝咬着手指甲,略一思忖,“拐回家好像也挺好。” 片刻,只见小掌门身后跟了一个人形挂件。 “小掌门你有没有意图入赘我相府哇?” ...... “我上有长老下有门派弟子,堂堂七尺男儿......”
  • 邪王宠冥妻邪王宠冥妻明镜之上|仙侠能穿越一次决对是件幸事,那可是比中彩票的机率都要小啊! 可是,谁能告诉她那位妖孽男子究竟吃那一套啊!好,既然你软硬不吃那我只能用强了!
  • 绝色公主闹古代绝色公主闹古代欧阳洁爱|仙侠评书人说: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总有一些事情让人记住,总有一些事情让人忘记。 那些忘记的,随风飘散。 那些记住的,就此成为执念。 所以,哪怕在佛前叩首万年,所求无非是‘相见’”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你抄我的。
  • 大荒神侠传大荒神侠传伏藏|仙侠上古神侠,唯我独尊。八荒六合,行者无疆。东方道宗,西方佛宗,北方真宗,南方灵宗,宗脉通三界;道义,侠义,宗义,情义,四义乱洪荒。少年身负血仇,脚踏悲歌,纵是聪俊无双,神力通天,也难逃神佛之掌。愿以此身此魂,护你一世安好,百岁无忧。
  • 全冠英雄传全冠英雄传书湖|仙侠一群懵懂少年成长道路上的波折,造就了他们不一样的性格,最终站在人生的巅峰醒。什么梦。第二天一早,滴滴滴,哒哒哒,卡卡卡,有人在外面吹笛,青儿一个筋斗翻起,飞身上房,朝着音乐的方向望去,声音是从西北方向的山林里传出的,听音形似乎满腹惆怅,忽然笛声停下,见一个白衣男子飞身而过,轻功不在青儿之下,发现了青儿的所处的位置,落身房前。何阿生家中,不知是他的朋友,还是亲人,我劝你离他远一些。青儿见白衣男子和阿生年纪差不多,手撑一只白笛子,吹出的是萧的沉默声音,没有笛子的优异。青儿道:你是哪里的,什么人?白衣男子轻笑:我?韩笑紫。记着有空的时候喊我的名字,我会来陪你的。青儿见此人一身洁白,说话放荡不羁。青儿道:谁用你陪,让阿生知道。韩笑紫:他知道更好,倒要领教他的一招半式。
  • 焚桑记焚桑记桩桩|仙侠焚天本想杀了秦有桑,一念之慈让秦有桑逃过一劫,却把自己推进了他的坑里。 秦有桑一腔深情全给了黑夜里的她。却爱上了焚天。 QQ群名:焚桑记553498344
  • 药仙之祖药仙之祖千面魔少|仙侠一个穷苦少年,因身得怪病,不想连累家人朋友而离家出走!不料这一走便是二十年………………再归时虽位居仙祖却已是物是人非!
  • 叩问九天叩问九天断桥梨花|仙侠道心魔心,一念之间。 逆天有罪,长生不堪。 叩问九天,三界已是纷乱,缘何不管。 红尘离歌,情牵三生你我宿世难断。 镜花水月紫虚迷幻,我炼慧眼看破大千变化。 碧落黄泉九天阻隔,我守一心万相难阻彼岸。 一个被遗弃的世界,一个被抛弃的少年,命数只是强者强加的桎栲,修行只为做自己的主宰。逆天而行的少年夺天地之造化,参生死之玄经,战八荒之大能,镇九幽之乾坤......少年自凡尘起,御九天神兵,闯向大千世界,书写红尘情歌!
  • 天神学院天神学院写字板|仙侠这是~什~么~鬼~~?” 只见一位身穿华丽银甲的绝美少年,一边把玩着身后伸过来的圣光羽翼,一边无比震惊的说道。 而他所在的地方,是一间足足有数千平方米的巨型白色大殿,四壁和穹顶上都有精美至极的雕塑,正中间则是一个祭坛,满脸懵懂神色的少年就站在祭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