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9章 烈日之下(3)

凌晨时分,夜空中的云烟渐渐散去,月明星稀,夜色朦胧,水面雾气氤氲。

苏幄蓦然睁眼,只见裴越斜坐着,长腿微蜷,有些无处安放,他的头低垂着,似乎已经睡着。

她动作缓慢地挪动着,极其小心翼翼,尤其在看到他微皱的眉头时,唯恐惊醒男人。

修长白皙的美腿在月光下泛着莹润的光泽,精致的足尖探出小舟,往水中伸去,沁凉的湿意让她瑟缩了一下,可她还是咬咬牙,小心地悬在小舟边上,缓慢落入水中,极力稳住船体,不发出一丝声响。

水面漫过她的腰际,轻轻荡漾,泛起粼粼波光。

风起时,周围的芦苇一阵唏嗦作响,她游到稀稀疏疏的芦苇丛里,素手轻移,不多时便脱掉身上的衣服,仅余薄薄的黑色性感蕾丝内衣裤遮羞。

芦苇之下,斑驳的月光洒在娇嫩白皙的肌肤上,曼妙迷人的曲线如同焕发着似有还无的光晕,更添神秘朦胧的美感。

她尽情沐浴,享受这一刻的静谧。她潜入水里转了几圈,再悄然冒出水面,乌黑浓密的大波浪散乱贴在她的肩上、背上,颊边贴着几缕濡湿的卷发,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精致的下颌流到脖子,再一直往下延伸,流到起伏的轮廓……

灵动,妩媚,妖娆,像妖,像一只出水芙蓉妖,专挑夜深人静的时候冒出水面汲取天地灵气、日月精华。

忽然间,背后传来一阵不寻常的动静,她警觉地回头,借着月光看清来人,夜色为那道疤添了几分强大而狰狞的味道。

男人缓缓朝她而来,湿透的衣服紧贴在身上,勾勒出流畅勃发的肌肉线条。

注意到他的目光在某一处流连,黑眸里暗光涌动,让人难以忽略。

苏幄双手环胸潜入水里,只露出一个头,紧紧盯着他,脸上隐隐泛起红晕。

他进,她退。

他再进,她再退。

他步步逼近,她则游离这处地方,然而被他快一步截住,逼得她无路可退。

她垂眸,避开他的视线,那涌动的情绪足以将她生吞活剥,叫人心惊。

气氛有些微妙,淡淡的荷尔蒙在空气中浮动。

心跳在加速,她又开始心律不齐了。

“怎么,不敢看我?”

男人声音有一丝暗哑,又朝她更进一步,两人现在的距离很危险,她艰难稳住心神,抬眸望进他的眼里,眼底深处有原始的欲望在翻滚。

她目光闪烁了一下,“有何不敢。”

男人似笑非笑,眸色更浓了几分,眼尾的疤为他增添了更多野性不羁的魅力,轻易勾得人心痒痒。

他的目光在她身上流连,白肤湿发、滟滟红唇……

大手抬起……

“想跑?你逃不掉。”

从她有动作那刻起,他便察觉到,一直在暗中不动声色地盯着她,不料看到如此香艳一幕。

他可是个正常的男人啊……

苏幄本想为这个误会辩解,可话到嘴边时已经没意义了,是不是误会,不重要了。

她整个人僵住,大脑当机。

粗糙的大手顺着她的脸颊一路往下游移,脖子,锁骨,香肩……

她回过神来,猛地直起身子一把拍掉他的手,不料迅速便被他反制,大手紧紧扣住她两只手腕,令她丝毫动弹不得。

他笑得十分恶劣,下手更加霸道强硬,半点也不温柔不浪漫。

伴随着背后的扣子“咔哒”被解开,她的心也咯噔了一下,心知还不是时候。

她沉下心,静静地凝视他,眼神清明,不挣扎反抗,也不曲意迎合,像块木头一样等着他兴致冷却。

“裴老大竟喜欢用强的吗?”

月下的她一丝不挂,眉目清冷,动人的风姿尽数落入男人眼中,像一件裸.体艺术作品,美好而圣洁,让人难以生起亵渎的心。

裴越勾了勾嘴角,笑容乖张,他贴近她的耳畔,低哑道,“你很聪明,可我不是普通男人。”

隐约察觉到他的情绪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她的目光闪烁了一下。

不同的人在性方面有特别的癖好并不罕见,莫非他,喜欢一动不动的咸鱼?倒跟他喜欢挑战和刺激的个性有所出入,像他这种男人不是更喜欢征服的过程吗?

不得不承认,裴越是她入行这么多年以来,少有的让她感到棘手的人,

她向来有敏锐的洞察力,可现在却无法用正常的逻辑来推理他。

久违的干劲和斗志回来了,挑战和未知于她而言同样充满吸引力……

夜里的湖水跟她的头脑一样清冷,微妙的生理变化,宛如置身冰火两重天。

肌肤相贴,苏幄直观的感受到滚烫的结实和……让人难以启齿的生理反应。

感受到他无声的挑衅和随时可能爆发的攻击性。

这一刻他们的磁场是契合的。

然而尽管身体很诚实,但她却没了期待和心动,这不是她所向往的肌肤相亲。

这何曾,不是一种羞辱呢?

“流氓!”

眼前的男人像一匹伺机出动的野狼,看上的猎物势在必得。他冷笑着,说出的话字字如尖刀利刺。

“你不就是个荡.妇么,多的是裙下之臣,这会装什么贞洁?”

不可否认原主过去的情史比较多,但绝对没他说的这么不堪。

苏幄悄悄捏了一把大腿,忍下心里的怒火和委屈,不甘示弱,理直气壮地反问。

“难道就只许男人逢场作戏?”

男人冷哼一声,粗暴的、不屑的态度给她当头浇了一把冷水。

这就是裴越啊,不是白长晔,也不是杜励绅,至少现在,他只是裴越。

接下来的一切都朝着不受控制的方向发展。

虫鸣、鸦啼不时打破深夜的寂静,风起时伴随着草丛树木的“沙沙”声,一切似乎没有变化,却又与往常不同。

今夜多了两个不速之客。

刺激感官的水声、低.喘声,强势的进攻轻易击溃她的防线……

可她依然不甘心,保持最后一丝理智,坚定自己的态度,她从未忘记她的初衷是征服这个男人,身体可以沦陷,但她不允许在他将她当作玩物对待时,自己心甘情愿地臣服了。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就看谁更技高一筹了,她不会忘记今晚所受的屈辱的。

黑夜,皓月,山林,水泊。

一夜荒唐……

裴越眼里浸着疯狂,动作也是恶狠狠的,女人脸上的矛盾和隐忍更是激起他的凌虐欲,直至她快虚脱得滑入水里淹死,他才停下,把她捞回小舟上。

她休息了片刻,稍微恢复了点体力后,不顾男人直勾勾的意犹未尽的目光,径自穿上那套顺来的衣服,简单乔装了一下。整洁婉约的表象下是纵横交错的淤青,浑身酸痛不已,全身几乎没有多少完好的地方。

头昏昏沉沉的,她很快睡过去,直至拂晓将至,裴越沉声唤她去划桨,也没将她唤醒。

经过他一顿折腾,和一路舟车劳顿、跋山涉水,她终于病倒了。

苏幄只觉脑袋很沉重,浑身疲惫无力,隐约听到裴越的叫唤却无力应对。

裴越看着眼前的人脸色潮红,十分虚弱的样子,触及她的皮肤,一阵滚烫。

剑眉微挑,他冷哼道,“真是不禁艹。”

小船缓缓动起来,不知将要驶去何方,男人的声音响起,落在她耳畔。

“在得到我想要的东西之前,你死不了。”

到底是死不了,还是他不让她死啊?说到底就是个工具人。

她无力一笑,强撑着精神,开门见山地说出心里的疑问。

“你想要什么?”

沉默。

还没待他开口,静谧的周遭响起一些异响,有两架无人机在半空中盘旋,仔细地在两岸搜寻目标,兢兢业业。

苏幄拧眉,他们现在作为显眼的目标,轻而易举就能被发现,尽管他和她都戴上竹编斗笠,穿着村民的衣服,朴素又低调。

反观裴越,他仍不急不慢地划着桨,垂着头,看不清他藏在阴影中的神情。

她虚弱地叹了一口气,希望这个男人看清形势不要乱来,毕竟她现在拖着病躯就是个累赘。

但愿他们没有暴露,她可禁不住更多折腾了。

然而事与愿违。

无人机飞过来,在他们头顶转了几圈,随后扩音喇叭里传出一个男声。

“确认无误,确认无误。”

此时小舟已顺着水流方向进入山谷,这两声“确认无误”在空旷的山谷里幽幽回荡,重重叠叠。

崇山峻岭,悬崖峭壁,怪石嶙峋,薄雾缭绕。

恢宏磅礴的景色如同一幅壮丽的山水画,只是此时却无人有闲情逸致去欣赏。

裴越嘴角轻扯,扔下手中的桨,掏出他的“沙漠之鹰”,朝无人机射击,瞬间将其击落水中。并瞄准不远处的另一架无人机,一击即中。

苏幄脑袋嗡嗡的,木仓声余音在空谷回响,斗笠下,秀眉微皱,心慌胸闷的感觉再度袭来。

平静的水面传来一声异响,是发动机的声音,有快艇正在迅速逼近。岸边树林隐约传来犬吠的声音。

裴越舔了舔嘴角,往前后左右的方向活动了下脖子。

“所有人都按捺不住了啊。”

“来的不是一拨人对吗?”

她问,他回头对着她,逆着光,不知斗笠下的脸是什么神情,只模糊听到他说了一句话。

“赌一把。”

她心里隐隐升起不好的预感……

几艘快艇顺着水流的方向四处搜寻目标,到了这附近只见一条可疑的小舟泊在岸边,上面还有两顶斗笠,经过水蚀的土地上还留有深浅大小不一的鞋印,不远处就是葱葱郁郁的山林。

“刀哥,他们该不会往山上跑了吧?”

黑刀拧眉沉声道,“追!”

……

冷,好冷。

整个人漂在水里浮浮沉沉,苏幄现在唯一的感受就是冷,不时有水灌进她口中,被呛得难受,仅存的体力已经无法支撑她度过这次的“漂浮之旅”,人也愈发不清醒,虚弱得像一朵浮萍。

两眼一黑之际,她只有一个想法。

她真的能完好无缺有命活着完成这次的任务?

大写加粗的疑问。

……

热。

整个人滚烫得像被烈焰炙烤着。

苏幄无意识地呢喃着,胡言乱语叫人毫无头绪,偶尔会忍不住去扯身上的衣物,露出白嫩的脖颈。

只是很快就有人阻止了她的动作,额头蓦然传来一阵冰凉,虽然舒服,却叫她不自觉打了个寒颤,下一秒,嘴里被灌进难喝的汤药。

恍惚中,耳畔响起一些吵杂的声音,是陌生的语言,叽里呱啦的,却带给她一丝莫名的安心,她再次疲惫地陷入沉睡。

待她清醒过来时,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

朴素简陋的装饰,浓郁的草木气息,随处尽显民族风情。

她还处于蒙圈的状态,粗陋的木门被推开,“吱呀”一声,一个高大的身影一瘸一拐地走了进来。

她警惕地盯着来人,那人轮廓逐渐清晰起来,她才放下戒备,只是目光却紧紧黏在他身上。

这身设计简便却色彩缤纷的民族服饰套在他身上竟如此相衬,似乎多了几分鲜活的朝气,少了一些煞气……

裴越挑眉看她,“醒了?”

她想说话,却发觉嗓子干哑得不行,浑身仍有些软绵绵,精神却好了许多。

他勾着唇,冷淡地讥讽道,“你昏迷了两天,高烧不退差点挂了。”

她定定地看着他,“你并不在乎我的生死,不是么?”

他冷笑一声,不置可否。

“说吧,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省得下次我真的挂了或者不幸落入他人手中,裴老大可就没机会了。”

他似笑非笑,眼里闪过一抹冷光。

“不怕我杀人灭口?”

“我若死了,你也会被各方大肆追杀,不会有好下场,所以,你真的会放弃我这个王牌筹码么?”

她的声音沙哑低沉,此时听来尤其让人觉得刺耳。

裴越的目光骤然阴冷下来,像毒蛇一样死死盯着她,半晌不语。

屋外一派热闹,是年轻男女在斗歌笑闹,屋里一片森冷安静,针落可闻。

片刻后,他咬牙道,“名单,一份十五年前的名单。”

她怔了怔,“什……”

“苏毅东手里有害死我双亲和妹妹的参与人员名单!”

……

裴越宣泄一般,低声怒吼,说出心里压抑多年的仇恨,苏幄看着他两眼猩红,额上青筋突起,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虽然只是只言片语,但她能想象那是怎样血腥沉痛的过往,更能理解他心里的仇恨、愤怒和无力。

父亲惨死,死无全尸,母亲被上门的人乱刀捅死,妹妹在花骨朵的年纪被卖到红灯区,被凌虐致死,只有他侥幸逃过一劫,如何能不恨啊……

看着眼前的男人陷在过去,由最初的疯狂狠戾到痛苦悲鸣,一直被仇恨裹挟着,她的心仿佛被人揪着揉捏捶打了一样。

她伸手蒙上他的双眼,唇瓣落在他眼尾的疤上,蜻蜓点水般留下一个淡淡的温柔的吻。

“我帮你。”

裴越怔住,思绪回归现实,那道令他生厌的,封藏着许多痛苦过去的疤痕,此刻竟生起了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像过电一样,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受,但心情总归平复了下来。

也仅仅是当下,被安抚到了。

他扯开附在他双目之上的手,将她推倒在床上,扣住她的下颌骨,阴狠地沉声道。

“或许我暂时不会杀你,但不意味着我不会让你缺斤少两,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

她艰难一笑,他的底线指的是他的伤疤么?

“扣扣”,有人敲门。

“吱呀”一声,一个衣着整洁,明眸善睐的年轻女孩端着热腾腾的白粥进来了。

见苏幄醒了,先是惊喜了一下,随后注意到两人可疑的姿势,瞬间羞红了脸,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支支吾吾地不知说什么好。

裴越松开她的下颌时有意无意地摩挲了一下,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便起身离开,一瘸一拐的背影并没有把他的气场削弱丝毫。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豪门交易:总裁的99次逼婚豪门交易:总裁的99次逼婚风与自然|现言重生前,她被后妈渣妹联手压榨,医术超群却成了妹妹的成名工具,最后,她一生悲惨,不得好死!重生后,她从地狱归来,虐后妈,惩渣妹,冷血无情,锐利疯狂——我的永远是我的,你动我东西,我砍你手足要你命!就是这么简单。重生前,爱慕多年的未婚夫对她冷漠厌恶,让她痛苦绝望。重生后,她微微一笑,当着男人的面将订婚扳指砸在了地上——退婚吧,这门亲事,我不要了!但那个男人却直接将她逼到了角落!——不要了?商臻,你一出生就是我的人了,想反悔,晚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异能豪门弃妇异能豪门弃妇艾宝扇|现言十年爱情,三年婚姻,换来的只是被怀疑! 姐很小白,不是娘家派来你家的卧底! 既然不信任,我要离婚~ 意外的读心异能,事业风生水起。 拥有读心异能的女人,必将无敌 ———————————————————— 弄了一个企鹅群:160151236 欢迎大家来坐哟,敲门砖:书中任何一个你喜欢的角色名字哟
  • 难以放手难以放手夜蔓|现言冷西一直不明白自己是哪里招惹了高子群,他步步相逼。直到很多年后,她终于明白遇见高子群是她一辈子的劫。
  • 翩翩风渐暖翩翩风渐暖牧家的小权权|现言【新书《最佳女配的完美翻身记》已连载,请多多支持!】 姜筱橙承认,当初是她死心塌地的要嫁给檀悉栎,因为她爱,幻想着有一天檀悉栎会接受她,只是当檀悉栎带着那个女人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心碎了,也醒了。 “名字我签好了,”把离婚协议书放在檀悉栎的面前,姜筱橙冷漠地说道:“轮到你签字了。” “好!”不带一丝犹豫,檀悉栎在协议上签下大名。 十二年,一个轮回不后悔,从此就是陌路人。 姜筱橙决定不再继续爱檀悉栎了,永远远离这个渣渣前夫。 三年后,檀悉栎堵住了姜筱橙的去路,“好久不见我的前妻。” 姜筱橙笑了笑,平静地回答:“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没有结过婚没有前夫,也不是你的前妻。” 曾用名《豪门婚约:前夫,请放手》
  • 传说总裁会克妻传说总裁会克妻白色云朵|现言蔚晓岚从小到大幸运无敌,绰号幸运星,走路捡钱包什么的都是小case,你见过从天而降一个俊美非凡的霸道总裁死缠烂打非要跟你结婚吗?蔚晓岚:NO!这总裁不单是个冰山,还自带诅咒体质,只要是女人,谁靠近谁倒霉有木有,求松手,求放过!裴总裁:自从绑了个媳妇,运气好了,生意好了,商战宅斗都是躺赢了,实在太无聊,不然……媳妇儿,我们还是来“作”运动吧?
  • 虐渣行动虐渣行动沅芷湘|现言我的一生,从父母抛弃成为寄人篱下的人,白莲花替代我的身份,父母派人杀了我。我竟然重生了,这一世我要成王。
  • 总裁引妻入局总裁引妻入局云画|现言他是风靡夏城的乔氏集团少东家,众人眼中他温润有礼,却只有她知道,他天性凉薄,锱铢必较!她是父母双亡的珠宝设计师,天生丽质,却不幸成为他的猎物。一场假面舞会,他邂逅了戴着狐狸面具的她,为找出神秘离去的她轰动全城。重金悬赏之下,她成为全城女人的情敌——可是冷漠如他,她究竟是他心底的挚爱,还是某人的替身?一场早有预谋的暗算,她不幸在婚礼前发生车祸。
  • 她的保镖很酷拽她的保镖很酷拽暮烟城|现言【新书《恶少来袭:妈咪,快跑!》求支持】 堂堂女总统竟和自己的贴身保镖睡了! 睡就睡了呗,可某天狄羽笙发现他竟然是某组织神秘大BOSS,还是终身禁爱那种! 看着他的“守节砂”,她冷笑,“这玩意还能造假。” 某男笑容邪肆,“不假,我一直都在为你守节。” *合众国第一任大总统就职会,一萌娃抢过记者话筒,“请问大总统先生,你女儿将来也可以当大总统吗?” 看着眼前如出一辙的小脸蛋,大总统笑了,“找出她妈咪,我就让她当。” 萌娃笑嘻嘻朝人群大喊,“妈咪别躲了,我要当大总统!”
  • 余生一个傅擎苍余生一个傅擎苍小道有礼|现言傅擎苍对着她红肿起来的手心呼了呼气。“都说了别用自己的手去打人,现在知道疼了?” 传闻,嗜血如魔心狠手辣的傅擎苍仅有一个缺点——眼拙。娶了帝都丑得惨绝人寰的女人,并宠得令世人羡慕。 有人议论:傅爷一定是满意余生的全部,才能如此心大地娶了她。 傅爷只说:希望睁眼,有余生,有阳光。 (PS:此次重生是灵魂附在身体上,契合程度不高会有副作用,比如女主的丑和弱。) 推荐小道新文:《糟糕,寒太太又生我气了》
  • 没有春天的雪没有春天的雪昨夜一千年|现言大雪将至。混沌的天空越发昏暗了。天好似被刷了一层灰色,蓝色早已被掩盖掉了。我下了火车,手提着装有笔记本电脑的黑色包,驻足在站台上,揶揄着火车和站台顶间那一方寸天空。上一次看到它,早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