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15章 幸好幸好!

阮君莫抱着洛泽西上楼前,从正厅的柜子里取出一把钥匙,又折身返回来走到洛司语面前,伸手递出钥匙,“司语,我才想起来,我约了林太去她那里喝下午茶,这外面下这么大的雪,我肯定是去不了了,可又不能一声不说就爽约了,你帮我跑一趟,告诉她一声啊。”

这什么年代了,约会去不了打个电话说一声就好了,那用得着亲自去说一声。洛司语当即就明白阮君莫的意思,接过钥匙笑着说了声,“二婶,谢谢您,我这就去。”

“傻丫头。”阮君莫笑着抱着洛泽西往楼上去看礼物。

洛司语一路小跑到了大门口,打开大门刚闪身出去,就一把被南容拉过去,拥入怀里。

他张开的大衣,将她裹进去,又怕她冻着把围巾也围在她脖子上。

出来的太急,洛司语身上只有一件在室内时穿的毛衣,就在外面待了一会她就冻得脸红手红,牙齿都忍不住打颤。

见她这样子,南容心疼的不行,“你怎么跑出来了,还穿的这么少。”他微怒带着些许责备的带着满满的怜爱,听的洛司语心里暖暖的,在他怀里被他紧拥着一点也不冷了。

她圈着他的腰身,又往他怀里蹭了蹭,“爷爷不让你进去,我就出来陪你。”

“傻瓜。”他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

洛司语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你这几个月一点消息都没有?我还以为……”她第一次在他面前流露出这样委屈的近乎撒娇的模样,看的南容心痒痒的,看着她笑,“以为什么?”他明知故问,语气轻松下来,拥她在怀里的满足感让他觉得这几个月下来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洛司语白了他一眼,却瞥见他眉宇间不经意显现出的疲倦,“你这几个月干嘛去了?”

南容勾唇一笑,神秘十足,“去准备娶你回去的聘礼了。”

“啊?”洛司语不解,还想继续追问。

南容却不准备解释,免得让她徒增烦恼,便绕开这个话题,“外面太冷,再待下去你会感冒……”知道他要说什么,洛司语在他话没说完就打断,抢先说道,“我不回去。”

“你会生病的。”他看着她眼里是担心和心疼,不由的又将她往怀里紧了紧,想把全身的温度都过渡给她。

洛司语瞥了眼他身后的车,提议道,“那进车里去。”

南容想了想,考虑到她的身体,点头答应,拉开后座的门,两人坐进去,关上门。

车门暖气被秦伟调到最高,可刚才洛司语在外面站的有点久,穿的又少,好一会身子都没有暖和起来。

南容担心的直皱眉,思忖片刻出声吩咐,“秦伟,开车,回酒店。”

秦伟点点头,应了一声,“好嘞。”然后发动汽车,掉头,往酒店的方向驶入。

与此同时,铁门内,别墅的二楼上,一间书房里,洛世国站在落地窗前,阴着脸拧着眉将刚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从两人上车离开到车尾灯隐匿在茫茫白雪中,老爷子自始至终都沉默不语,周围的低气压却越来越严重。

洛韩也站在一旁,从头看到尾,最后在看不见车尾灯的时候,拍了拍父亲的肩,笑了笑无奈的语气,“爸,想开点,女大不中留。”况且,两人的儿子都这么大了。

说着他目光落在老爷子面前的一份文件上,那是昨晚南容的人送过来的,“我觉得这小子这次是认真的,诚意这么足,这么个大项目,难怪这聘礼要准备了这么长时间。”

老爷子还是不满的哼了一声,却也没反驳,在人看不见的地方,悄然的勾起一抹浅浅的笑。

车子停在酒店门口,南容下车的时候将身上的大衣脱下来给洛司语披上。她像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孩子,纤瘦的身形藏在衣服里,越发显得娇柔。

南容一路拥着她往酒店的客房里去。刚刚还手冷脚冷的洛司语,被他一路搂着,脸反倒是滚烫了起来。

进了房间,将南容罩在自己身上的大衣脱下去,偌大的套房里只有两人,落地窗上传来雪花被凌冽的寒风拍打撞在玻璃上的声响,突显的室内愈发安静。

顿时有些不适起来,洛司语又不禁联想到刚刚自己在雪地里的主动,更加囧想都不敢想自己竟然也会有那样小女人的一面。

手机铃音响起的猝不及防,洛司语被吓了一跳,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所属后又是一怔。犹豫了好一会,做足了心里准备她才接起,“爷爷……”

原以为肯定少不了一顿怒骂,可没想到洛世国却说:“今晚我来带西西,告诉南家那小子,这份聘礼不错,但婚礼也绝不能含糊。”

“啊?”爷爷这是什么意思?

洛司语听的一头雾水,就听见电话里传来小家伙闹着老爷子陪他玩,她刚想发问那边的电话就被挂断了。

什么情况?

她盯着屏幕发愣,不解怎么出来一趟,老爷子就态度打转了?

正想着就听见南容声音突然传来,“去洗个澡?”她看过去,他从浴室出来,他已经脱了西装外套,只穿了一件黑色衬衫,袖口挽起,领口的扣子解开几颗露出锁骨,隐约可见胸肌,随意中带着几分惑人。

她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干涩,下意识吞咽了口,抿了抿唇一时忘了想要问他的话。这无意识的反应都被南容尽收眼底,他虚手握拳莞尔,眉眼里显出促狭。

他一步步逼近,她一点点后退,直到后背抵在墙壁上,她退无可退。他还在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她连忙伸手撑在他的胸前,挡住。

“等等。”

“嗯?”南容挑了挑眉,两人离的极近,彼此的呼吸交织在一起,暧昧的气息让室内的温度顿时升高。

洛司语脑袋里一片空白,话也字不成句,“我……你,有点,太近了。”

南容轻笑着将她挡在两人之间的手握住,然后向后按压在墙壁上,俯身贴近。

瞬间放大的俊颜,顿时让洛司语呼吸一滞,心跳的快要蹦出来,“南……南容!”眼看着他一点点靠近,唇就要印上她的,她连忙出声叫住。

“嗯?怎么了?”他眼里升起熊熊火焰,燃烧着赤裸的欲望,嗓音也明显是暗哑了几分,温热的气息喷洒而来,撩的她的浑身酥酥麻麻的像是被电流击过。

她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底的悸动强撑着最后一丝理智,努力不被眼前诱惑住。“你难道不该跟我好好解释一下吗?”一下消失的这么久,突然出现又说什么准备聘礼,弄得她现在都是一头雾水。还有他眉宇间的不经意流露出来的疲惫,让她既心疼又满腹狐疑难解。

“你觉得现在这个气氛下解释这些,合适吗?”他意有所指,目光示意的往下看了看,惹的洛司语脸又是一红,瞪了他一眼,又听见他说:“要不,边做边说?”

“流氓!”她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男人也有这么不正经的一面。

南容挑眉,大方认同她的话,“嗯,我现在确实是很想流氓你。”话音刚落,他不再给她说话的机会,温热的唇就狠狠的印下来。

“唔……”洛司语手被他控着,完全无力反抗,最后索性放弃任由自己在他的怀里沦陷。

他圈着她的腰身用力一带,将她悬空原地转了个身,两人一起往一侧的大床倒去。

洛司语毫无还击之力,甚至连思考的机会都没有,大脑一片混乱的时候,就被他吃干抹净。

婚礼是在几个月后,地点南容选在了伦敦的圣保罗大教堂,华丽的巴洛克风格,让这场空前盛大的婚礼增加了浓郁的浪漫气氛,精心筹备之下的现场,仿佛带着在场的每个人进入了童话故事的现场。

洛司语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在这样地方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嫁给一个她爱的,同时也爱着她的男人。

当洛彬代替大哥的将洛司语交代南容手里的时候,向来沉默寡言的他,开口叮嘱警告了对方一句,“从今以后,我把大哥的女儿交给你了,你要是敢对不起她,让她伤心,我一定不会饶了你。”淡淡的语气,云淡风轻的态度,像是在说着今天的天气很好一样,字里行间中却带着不可撼动的威严。

南容笑着,“永远不会有这么一天。”他从洛彬手里接过洛司语,带到自己面前。

在牧师宣誓后,两人交换戒指。一吻落下,如潮的雷动掌声里,南容轻吻啄着洛司语的唇,满目的深情要将面前的人吞噬了一般。“我爱你。”他语气认真坚定,眼眸真诚执着,旖旎的流光惊艳了洛司语,让她根本无法抗拒。

她笑了,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唯一的一次在他面前这样毫无顾忌的掉下眼泪,是因为幸福。

她双臂抬起,圈住他的脖颈,点着脚尖再次吻上他的唇,用行动来向他证明自己的心。

还好,这一次,他没有错过自己的爱情。

幸好,最后他们抓住了彼此。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暮雪纷飞暮雪纷飞上官一轲|现言她是商界显贵曹氏豪门的千金。 她与表哥陆家辉自幼指腹为婚,长大彼此相爱。 大婚将至,陆氏煤业突遭变故,亿万资产瞬间付之一炬。其寡母陆振瑛见陆家家道中落,大势已去,她居然落井下石坚决要求解除女儿的婚约。 为达成目的,她不惜与哥哥手足相残,最终将其逼上绝境。 面对自己运筹帷幄的胜利,向来流血不流泪的她痛哭流涕。陆家恨她入骨,女儿恨她薄情,可又有谁知道她的难言与苦衷? 可她还是身不由己的将抵死反抗的女儿用药放倒,送上了另一个男子的床。 大婚之夜,她割腕自杀。 绝地逢生处,她能否再与初恋情人破镜重圆呢——
  • BOSS非要我以身相许BOSS非要我以身相许苏晓云|现言(大宠+虐渣爽文)苏晨熙做梦都没料到,在路上意外救了个男人,竟然是曲城号称冷面阎王的顾夜霆! 外界传言顾夜霆冷傲嗜血,生人勿近,可是第一次见面为什么对她死缠烂打? 婚前,她见到他心底发寒,婚后,他宠她到闻风丧胆! “霆少,白莲花妹妹和渣男在一起。”“通知记者抓奸!” “霆少,继母的花瓶险些砸了我的头。”“地上碎片让她舔舐干净!” “霆少,新婚纪念日庆祝一下!比如……坐实婚前协议,离个婚什么的?” 语音刚落,冷气席卷而来,她被抱得脱离地面。
  • 巨星在身边巨星在身边薛湘灵|现言我其貌不扬,大众脸。他邪魅狂傲,帅哥像! 但是为毛线,我在他眼里就成了冰美人,他在我面前就木有冰山像!有个当红巨星做男朋友,真是鸭梨山大! 说什么美女就是路边草,我就是你心头宝!明明你和你同事的“单纯关系”都见报刊头条了!商业炒作是啥米?对不起,我没听到! 想要我原谅,乖乖的做饭谢罪去!
  • 墨少,一吻成瘾墨少,一吻成瘾离叹长歌|现言在S国权势滔天的墨少,性格冷淡,杀伐果断,惹到他的人只有一个下场:死!然而,洛千暶是个例外。她要什么,他给什么,说白了就是狠狠地宠她!从此,心狠手辣的墨少变成爱她入骨的宠妻狂魔。某包子:“叔叔叔叔,我觉得爸爸最近在欺负妈咪。”南宫御:“怎么说?”某包子:“妈咪最近总是腰疼。”南宫御:“……”某包子:“晚上我还经常听到妈咪哭着说不要。”南宫御:“……乖,今晚去叔叔家睡觉。”【男女主身心干净,1v1,欢迎跳坑!】
  • 蜜宠甜妻,老公请自重蜜宠甜妻,老公请自重凉大仙|现言苏瑾嫁给秦以墨,是蓄谋已久。秦以墨娶她为妻,是百般算计。结婚后,秦大总裁变相宠妻。奈何婆婆刁难,小三小四齐找上门,苏瑾递出离婚协议书:这日子没法过了!再相遇,秦以墨将堵在墙角,捏着她的下巴问:苏瑾,还逃吗?我以为你爱的人是我,未曾想只是你做戏一场。苏瑾,你逃不掉!——秦以墨我时常觉得,秦以墨身上有故人的味道,下意识的接近,再靠近,没想到却惹上了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狼。——苏瑾
  • 婚宠不好惹:误撞男神101次婚宠不好惹:误撞男神101次离沫染|现言他是权势遮天的商业帝王,惹他的人,非死即残,然而这样可怕的男人,身边却养着一只时刻爱惹事小丫头。 “夜哥哥,求安慰!”苏绵绵一脸求安慰的表情。 某男人低沉的嗓音,嘴角邪佞的勾了起来,“丫头,你想我怎么安慰你?”
  • 萌妻100分之老公宠我萌妻100分之老公宠我橘子家的草莓|现言一朝穿越,竟成了开国元老家的小宝贝,上有爷爷宠,下有爸妈宠,身边还有几个哥哥宠,苏颜的小日子过得好不滋润。 直到遇见了他…… 【全文甜宠无虐,前期家长宠,后期老公宠】
  • 盛世婚宠,辣妻来袭盛世婚宠,辣妻来袭刘鼻子|现言他是Z市商业龙头老大,意大利黑手党教父。手段果敢狠厉,待人铁血无情。却将心中唯一的柔情给了她。 她是Z市的天之骄女,萧氏总裁的宝贝掌上明珠。手段阴险狡诈。待人处事温和有礼。唯独在他面前,耍心思,闹脾气。 片段1: ”老公,我要吃A市的臭豆腐,刚出炉的。“ ”好。“ 方以恒拿起电话,“立刻开我的私人飞机去A市买臭豆腐,要新鲜刚出炉的。” 片刻过后, “老婆,臭豆腐来了。” “唔,老公。我现在想吃S市的提拉米苏。” “好。” “听到没有,快去买。” 片段2: ”老公,宝宝又踢我了“ “这臭小子,等他出来后看我不揍他。” 某女偷笑,臭小子,想跟我争宠,还嫩了点。 额,可怜我们的小奶娃,还没现世就被他老爹拉入黑名单 有父母如此,哀人生之大悲大催啊。 宠无下限一对一。
  • 你的名字,我的一生你的名字,我的一生酥糯糯MIO|现言错过的爱情真的还可以再回头吗?结束和毛铮的八年恋爱长跑,我转嫁他人。对我千依百顺的老公,为了自己的事业,一步步把我推向毛铮的深渊……一场无情的算计,我丢了婚姻,丢了爱情,还丢掉了亲生的骨肉。当我想重新开始,他们却不肯放过我,切肤之痛挥之不去如影随形,我决定,把这一切原原本本的讨回来。于是我用尽浑身解数纠缠他,可他却和别的女人有了他们的孩子……
  • 爱你入骨:首席的小秘书爱你入骨:首席的小秘书子墨千羽|现言【正文已完结】白浅觉得,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什么事情,比她第一天上班,在电梯里“不小心”将上司的裤子脱下,更为狗血!而这冰山上司竟然没有把她炒鱿鱼,还成功的,一步步将她芳心俘获。于是,情不知所起,转而情深。面对那么优秀的上司,羞答答的白浅在扑到和不扑到之间徘徊…… 【你问我有多爱白浅?!就好像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她的话,就不会有上官澈这个人!】深情宠文,读者群:367508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