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排行榜
  • loading正在请求数据,请稍候!
第0/0页/共0条
热门推荐
  • 摄政王的双面王妃摄政王的双面王妃筱含|古言她是为国而死的特工,她是被人暗害的庶女,当她变成她,这个世界将会因为她的到来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生母不详却备受宠爱的庶女因为一纸婚约被庶姐暗害身亡,却意外的踏着光芒重生,她本想一心过着安稳的小日子,无奈,就因为与一个男人的婚约却引火上身,既然如此,那么握着自己的命运,神挡灭神,魔挡弑魔。嫡母深不可测?毁了你最在乎的!庶姐伪善狠毒?夺了你最想要的!父爱如山,妹妹情深依赖,那她便拼尽全力护他们一生!只是,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是从哪里来的?“尊贵的摄政王,我们不熟。”“没关系,成亲了就熟了。”
  • 重生之带娃修仙重生之带娃修仙古城夜雨|仙侠新书《全球封神》已发布,请新老书友捧场! ----------- 天才修士林羽,于渡劫飞升时在雷劫中形神俱灭,一缕残魂穿越到平行世界的另一个自己,来到一个没有灵气的世界。 林羽脸上一副淡然:“没有灵气我就自己创造,这又如何难得倒我。” 背着书包的林小萌冲入画面:“爸爸,我饿了,饭做好了吗?”
  • 景岳全书景岳全书叶天士|公版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汇聚授权电子版权。
  • 特工王妃:冷傲王爷腹黑妻特工王妃:冷傲王爷腹黑妻尛羽宝宝|古言她是21世纪的王牌特工,飞机失事魂穿到一个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王朝。化身婴孩不说,屡遭姨娘陷害,庶姐欺凌,多年忍让只为冲天一击。天下第一楼楼主?江湖上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鬼医?本应在千年前灭绝的宗族圣女?哪一个才是真的她? 他是天凤王朝最有能力的王爷,同时也是最受皇帝喜爱的儿子。他冷傲,他无情,他残忍,他嗜血,他视女人如衣物。众人皆知他无情,却不知他若有情天亦老。 他是千年前消声灭迹的宗族少主,是她千年前的恋人。千年的纠葛,千年的追寻,愿付出一切,换红颜一笑。 片段一: “你是谁?”“我是你夫君。”“你当我是三岁孩子么?我那夫君长的可比那你好看。”“我是你一千年前的夫君。”“.”某女石化,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你今年多大?”“两千二百岁。”“滚!!你当你是王八啊?两千二百岁!!王八的爱恋?你怎么不说你爹一万两千岁呢。”“我爹是这个岁数,原来你还记得。”“.”
  • 重生之唯我独仙重生之唯我独仙流浪的疾风|现言大修士萧焰,在渡劫之际被仇家暗算,却因此重生在少年时代,带着从前的雄厚积累,萧焰再踏仙途,逆天崛起! 遗憾的,弥补! 失去的,夺回! 是兄弟的,再续情谊! 是仇敌的,一概灭杀! 王者临世,只手遮天,飞升不易,唯我独仙! 书友群:128467830(旋风)
  • 景岳全书景岳全书叶天士|公版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汇聚授权电子版权。
  • 倾城召唤师倾城召唤师微格格|古言(全文完结)一朝穿越,相府嫡女,废材一枚,人人来打,人人来欺,却不知这破烂身体早已不同往昔。史无前例“超神体”,亮瞎你们狗眼。扮猪吃老虎,搅得你们昏天暗地。拐个重口味妖孽美男,携手妖孽祸乱天下。让那些欺压她的人,都哭死去吧。咦,有只神兽?抢过来!咦,有重宝?夺过来!什么?你要来抢老娘的妖孽美男?不好意思,门都没有!
  • 修仙高手在异世修仙高手在异世血欲|玄幻剑士,魔法师,我随手拈来,请叫我全职业大师武功太白,去天三百。孤云两角,去天一握。山水险阻,黄金子午。蛇盘鸟栊,势与天通。——秦无名
  • 逮个毒妃当宠妻逮个毒妃当宠妻指尖似流年|古言“黄泉路上,忘川河中,三生石旁,奈何桥头,我可曾遇见过你······”一场莫名其妙的穿越,她成为丞相府人人欺压的京城第一丑女。太子狠绝拒婚,她被当成一种耻辱嫁给了残暴的不举王爷,进门当晚就被当成细作严刑拷打致死。岂料同样的躯壳下竟换了灵魂,身着血红嫁衣的她邪魅一笑:世人欺我辱我,我必加倍还之。宁可我欺天下人,也绝不让天下人欺我。额……那个什么王爷,为什么……她就下个毒,他怎么把解药给销毁了?她去杀个人,他怎么还跟着去放火呢?她去盗件宝贝,他居然把人家整个国库都搬空了!
  • 这个宫廷是我的这个宫廷是我的miss_苏|古言【孝仪皇后生于九月九,她十月十;孝仪皇后比乾隆爷小16岁,她比十五阿哥也小16岁】 七岁被选入宫,为公主侍读。她这辈子与宫廷注定孽缘:人别人家格格,十三四岁才入宫选秀,她却早了好几年!她只能扳着指头盼,等公主过几年出嫁,她就能功德圆满出宫回家啦! 可是谁成想,在宫里碰见个十五阿哥好奇怪,总是说来看公主和格格,却眼珠儿总是盯着她看。 宫里娘娘欺负她,十五阿哥不让了;她从树上掉下来,是十五阿哥抱住她;她与皇孙、额驸交朋友,十五阿哥却火了…… 她也不知道怎么招惹了这位皇阿哥,她只盼着公主赶紧嫁人,她好赶紧逃! 可是!就在公主出嫁的那一年,皇上像个老狐狸似的盯着她乐,“小丫头,留下来给我当儿媳妇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