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9章 大结局

朱瑾瑶自是没有办法的,只能听任朱光善的安排嫁入卫家,可她没有办法,并不代表苏秋漓没有办法,恰恰相反,苏秋漓等的就是这样一个机会。

朱光善能跟卫家结亲,关系自然匪浅,可如今虽说嫁了女儿,但却并非嫡出女儿,跟卫家多多少少就生了嫌隙,苏秋漓利用自己的医术治好了卫家公子的急症,有此筹码,卫家自然将关于朱光善的一切都和盘托出。

而苏秋漓也跟着这条线索,成功顺藤摸瓜,在朱光善的书房里,找到了最后一支银簪。

苏秋漓将手中所有的银簪凑到一起,陷入深思。

这些簪子,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

彼时,南宫宸已经追了过来,跟苏秋漓料想中的一样,他并没有发怒,因为如今当务之急是找到那批宝藏,如此,才不枉她冒险出来走这一遭。

“算了。”苏秋漓摇了摇头,抬眸看向南宫宸,“咱们先动身去西北吧。”

以她的直觉,这批宝藏并未藏于别处,而是就藏于夏光大将军的府邸中,至于银簪的用途,要先找到藏宝藏的地点,方才能做进一步的判断。

对于这一点,南宫宸自是赞同,点头道:“好。”

二人正要出屋,却见有暗卫进来,向南宫宸回禀道:“主子,刚刚收到乘风大人的飞鸽传书。”

“嗯。”

南宫宸跟苏秋漓对视一眼,把纸条接了过来,他派乘风去江州跟踪苏贤,如今传信过来,定是苏贤那边有了消息。

事实正如南宫宸所料。

一切都太突然,突然的让南宫宸有些不知所措,稍稍停顿片刻,才向苏秋漓道:“苏贤死了。”

什么!

苏秋漓蹙眉。

对于这个名义上的父亲,她并没有太多感情,只是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让她怎么都有些不敢相信。

“怎么回事?”过了好一会儿,苏秋漓才追问道。

“私做钱币的地方在湖底,那个地方整个都塌了,而苏贤,正好在里面。”南宫宸看了苏秋漓一眼,确定她眸中并无太多伤怀情绪,方才缓缓道:“如此也好,算是保住一世名声,否则来日,终究是要连累全族。”

“这件事,并无旁人知晓?”苏秋漓有些疑惑地蹙了蹙眉。

未免也太巧合了些,巧合的让她不得不怀疑这幕后的一切。

或许……

苏秋漓猛的抬头,跟南宫宸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眸中看到了一丝了然。

皇帝。

他们的一切,都是皇帝掌握之中。

而这,或许是皇帝最想看到的结果。

那他们呢,他们……

“走吧。”多想无益。

那批宝藏原本就是夏家的,绝不能落到别人手里,哪怕是皇帝也不成。

“你放心。”南宫宸突然握了握苏秋漓的手。

有他在,她并不需要担心什么。

“我没事。”苏秋漓摇了摇头。

想着心事,去往西北的路仿佛近了许多,待苏秋漓的思绪再回转过来,他们已经在将军府了。

因着夏光大将军昔日的地位,这处将军府比定远侯府要大上许多,十几年来无人居住,虽然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却是一片荒芜,苏秋漓顺着走廊走着,依稀还能看到昔日的繁华,看到少女时期的夏氏无忧无虑读书习字的样子。

然而这一切,终究是不复存在。

在府中转了一圈,苏秋漓并未察觉出什么异样,更看不出哪个地方能够存的下所谓价值连城的财富,这银簪,到底代表着什么?

至于南宫宸,则陪在苏秋漓身侧,始终未发一言,难道,他们的猜测错了?

这个想法刚闪过脑海,就被他否决掉了,不会,关于宝藏的线索,一定就在这座府邸里。

不知不觉中,苏秋漓已经走到走廊尽头,再往前走,就是主院,也就是当年夏光大将军和夫人楼氏日常所居的院落。

其实在勋贵高官府邸,主院本应由家主一人居住,因为他们都有许多妾室,跟夫人住一起岂不是很不方便?但夏光大将军从一开始就认定楼氏一人,哪怕楼氏并未生下子嗣,也未动任何纳妾的心思,可谓心如磐石。

“南宫宸。”苏秋漓突然想到什么,猛地回头,却见南宫宸正若有所思地望着自己。

不用说,什么都不用说了,她知道,她想说的,他都明白。

或许,根本就没有什么宝藏,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后人根据自己的理解推测出来的。

南宫宸上前几步,很自然地牵起苏秋漓的手,声音温柔如水,“进去看看。”

当年夏家被抄家,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记录充公,屋子里空空如也,一打开门,灰沉沉猛扑而来,苏秋漓虽然早有准备,却还是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小姐。”

翡儿立刻递上一块帕子,苏秋漓缓了口气,摇头道:“我没事。”

抬步往里走,梳妆台上有几张纸,或许写的是无关紧要的话,连收缴的价值都没有,只任由其散落在那里,十几年间,落了厚厚一层灰,苏秋漓缓缓上前,拿起其中一张纸,仔细地拍落尘土,一首诗赫然出现在眼前。

钗头凤。

字里行间皆是相思,不,准确地说,是爱而不得的无奈。

而这字,苏秋漓是见过的,那是她母亲夏氏的笔迹。

夏氏对皇帝,当年应该也是情深似海吧,如此,才能在出嫁前留下这样的诗,而这首诗也被楼氏好好收着。

可在多少人眼里,这所谓的神情,恰恰是世界上最不值钱的东西。

不知道皇帝这些年,可曾后悔过?

苏秋漓微微叹了口气,将目光落到旁侧的诗词上,这些诗虽然不尽相同,但皆以钗头凤为题。

句句深情,仿佛是用毕生心血写出来的。

或许……

苏秋漓微不可见地叹息一声,却是南宫宸挽过她的手,先一步道:“回京吧。”

有些事情,他们解释不了,但他相信,他们的父皇……会清楚的。

“好。”苏秋漓回给南宫宸一个温柔的笑容,只觉得最重要的已经握在手里了,其他的,就什么都不重要了。

而这,或许也是夏氏最想看到的。

“是,那套簪子是我送给她的,一共九根,代表长长久久。”勤政殿中,原本就不再年轻的皇帝,仿佛一下子又苍老了十岁,他的目光怔怔看着窗外,仿佛要看到遥远的天际,好一会儿方才用轻轻的声音呢喃道:“我知道,爱,才是这世上最大的财富。”

他知道。

然而这条路从一开始就错了,错到他想要纠正的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所以这些年,他只能在无尽的后悔中度过。

“您很早就知道,从没有什么宝藏,对不对?”片刻后,南宫宸追问道。

皇帝没有说话,然而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一切。

知道,如何会不知道呢?

这是夏光大将军的深谋远虑,知道要留给后人一个强大的诱惑,如此,他们把心思放在寻宝上,放在相互试探上,才更有利于国家稳定,同样,有这层利用价值在,才能更好地保护夏氏和苏秋漓,最起码保她们好好活着。

可是,对于一个没有爱的女人,活着还是死了,又有什么关系?

对这人世间,夏氏早已不再留恋。

对苏秋漓来说,夏氏这个做母亲的固然是残忍的,可是对她自己却是一种解脱,或许在她看来,对皇帝,同样是。

傻。

可是事到如今,苏秋漓不忍苛责。

苏秋漓不知道她是怎么离开勤政殿的,她只想尽快把南宫宸身体里的蛊虫取出来。

她要他好好的,至于是不是太子,未来做不做皇帝,统统不重要。

取蛊之事,苏秋漓准备许久,自然没有任何问题,在处死子蛊的时候,皇后体内的母蛊彻底发作,形同崩溃。

苏秋漓摇了摇头,没有去救她。

人,在做坏事那一刻,就该想到后果,一切的一切,不过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任何人。

苏秋漓自然是想跟南宫宸远远离开京城,去过天高海阔的惬意生活,可是南宫麟已然败落,皇帝虽然也还有别的子嗣,然而环顾宫中,却再也没有适合继承皇位的人选。

自从生在皇家那一刻起,南宫宸肩上就注定有着比旁人更多的责任,以前如此,以后也是如此。

罢了,只有有他在身边就好。

“你放心。”南宫宸把苏秋漓拥入怀中,一字一顿。

这是他给她的承诺,今生今世都不会变。

“嗯。”她自然是放心的。

或许从第一次见面,他们就将彼此看进眼里,从此,所有的一切,就再也避不开了。

当然,也从没想过要避开。

跟夏氏比,她是幸运的,可以这样倚靠在心爱之人的怀里,一起去迎接风雨。

爱情,一直都在。

“南宫宸,我饿了。”苏秋漓扬一扬脸,语气中带着几分撒娇意味。

“我去给你做。”

“我想吃麻辣猪蹄。”

“好。”

“我想出宫去逛逛。”

“好。”

她要做什么,他都会由着她,如此,就好。

(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嗜血仇妃嗜血仇妃千世离|古言十年前,她为爱。十年后,为恨!血染嫁衣,今日,她只为复仇而来……--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凤临天下:摄政王的宠妃凤临天下:摄政王的宠妃一季流殇|古言一朝穿越,遇到帝国至高无上的摄政王,她对他一见钟情,公然求婚,“一年之后我们成亲如何?” 他淡然偏首,只当她是童言稚语。彼时却并不知道,稳固的心防已经开始慢慢失守。 他是雍容儒雅却心深似海的帝师,教导着少年皇帝一步步成长,他的眼里,只有家国天下,从无儿女私情。 数年之后,身边聚集桃花,面对集体告白。她淡然一眼瞥过去,发丝轻扬,笑容狂肆,“谁有摄政王的俊美无俦,文韬武略,谁能让本郡主心甘情愿喊一声……本郡主就嫁给他!” 最后两个字出口,众家俊男齐齐晕倒。 书友群:487939197,欢迎勾搭,新坑已开【辣手狂妃:夜帝,跪下】 坑品有保证,请大家多多支持!
  • 恶魔的王妃恶魔的王妃木子|古言一夕之间,家破人亡,为保云家唯一血脉,我不惜和恶魔达成协议。 一生为奴又何妨! 这权倾天下的八王爷,喜怒无常,却为人精明、世故,是个即使做尽天下坏事而天下人也知道是他却又无凭无据、拿他莫可奈何的狠角色。 明知道他是故意整自己,却也无可奈何。 才刚萌生逃走的念头,当夜就被他狠狠的“教训”了几次, 而他像是折磨我成瘾,不但占了身子,连心都不放过。 这八王爷果然眼光特别,放弃如花美眷,百般执著的把姿色平庸的我留在他身边。 终究,心在他霸道的掠夺中动摇。 只因他说:“纵让我死在你手里,也不许你离开。 推荐落地非花的新书 《画骨》 有点虐,不过很精彩 推荐破倾城的新书《湮宫》 推荐火焰传说的新书 正太皇帝不良后
  • 神偷盗妃:王妃逆袭霸王府神偷盗妃:王妃逆袭霸王府原树林|古言“啊啊啊!你要是再咬我,小心我带着娃离家出走。”作为一名逆袭的神偷王妃,她看着身上的一个个牙印,浑身颤抖着指控某人。她夫君皱着英挺的眉,凤眸凌厉地扫过她,说:“我让你再去偷东西,你偷了我的心还不够,还要招惹别人。”神偷王妃对这样的表白表示很羞射,主动伸了一只手凑上去道:“那你多咬几口吧,我不会把心还给你的。”于是乎,怎么可能只咬手……
  • 残王毒妃:逆天四小姐残王毒妃:逆天四小姐轻挽|古言她—是叱咤风云的国际情报组首领,他—傲天大陆人人为尊的霸主,世人只道她废物低贱,将她百般凌辱、践踏脚下,唯独他眸含柔情,生死相随……真相渐渐浮出水面,斗七国、战魔界、杀妖皇、斥退神军……一身素白归来,六界惊惧,她竟是、竟是……
  • 穹天劫穹天劫雨中小妖|古言她是将军女。 五岁那年,源于对金戈铁马的向往,她做出了改变人生的第一个选择,从此女扮男装。 她相信,命运可以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十年过去,当她手握霜月,志在千里,却发现原来所谓的命运其实是她命中注定的劫数 ——“美人,倾城倾国,狼烟四起;英雄,志在千里,尊长九天。” 五岁, 达瓦河畔,落难少年在她左腕留下了一生不灭的齿痕。 十年后, 赤血罗刹为恨挥戈,血浴坤仪,火染皇乾。 五岁, 莲花池边,清冷少年在她心里留下了铭记一生的名字。 十年后, 金穹帝王为情倾城,弃江山,捍美珏。 五岁, 她志在千里,手握霜月,隐名掩颜。 十年后, 狻猊将军麾军天下,金戈铁骑,踏烽烟。 --------------------------------------------- 惊世容颜,难平于世;英雄美人,气盖山河。 一个沉敛漠然,一个强悍冷血; 一个深情,一个狂烈。 爱恨情仇,纠缠半生。 谁将执手一生,谁将深爱一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此文不小白,不H,不NP.
  • 我家宿主又抽风了我家宿主又抽风了穷海|古言一朝穿越异世,成了一名不见经传的炮灰配角儿,且这个配角儿还刚被女主的护花使者给拍死了!这真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啊!苏岁岁表示,可以删档重来吗?我保证苟得远远的,不碍女主的眼(?_?) 本文内容虚构,如有雷同,算你抄我的(??ω??)作者新手,请多包涵
  • 水泊娘山水泊娘山迷梦无烟|古言女拳击教练刘小娣,一朝穿越,受恶人垂涎,遭贼人陷害。掀桌!谁要过这样的生活! 且看刘小娣如何改变命运,并且招募天下英雄,大把美男为己所用! 我是刘小娣,我是女人,我会以柔克刚,也会用拳头说话。 P.S.感谢7.8开水妹为迷梦做的封面。
  • 凤十娘凤十娘穆幕|古言沈子墨,他是乡下靠着打猎种田为生的普通汉子,他是纵横沙场十多年卸甲归田的上将军,他是二十年前被覆灭的前朝皇太子,他是我的表哥,是我定下娃娃亲的相公。“琳琳,我和你一起去人间界吧,不然我放心不下。”已经长成的男子依旧笑得温和,眼中的爱恋已经变成了浓浓的深情,“我说了要一直在一起的。”【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嫌妻当家嫌妻当家芭蕉夜喜雨|古言魂穿异世,已婚已育有夫有女? 娘家屋漏,父病母弱弟妹还多? 夫家无情,婆母凶悍妯娌各怀鬼胎? 坑爹的,这是穿到哪里? 寒窑苦守,夫婿欲琵琶别抱另娶新妇, 是放任现状妻妾和睦夫婿共享还是果断抽身另觅良缘? 谁说女人一定要依附男人而活? 看她左手挣银子右手养包子, 且看嫌妻断尾重生华丽归来! ******************************** 新书《贵婿》上线,欢迎围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