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90章 番外——安逸

东翼的老皇帝是个昏君,贪图享乐,独断专横,那些年的东翼,哀鸿遍野,民不聊生。

……

安逸本名不叫安逸,他的名字到底是什么,他自己也不记得了。

他对自己身世能记起来的不多,只能从零碎的儿时记忆里扒拉出来一点对自己无甚用处的信息。

阿娘可能出身不错,和出身乡野的阿爹不同,总是小口小口吃饭,说话的调调比说书先生还讲究。

刚开始,安逸记得自己还是个被疼爱的孩子,只是不知何时起,阿爹开始渐渐暴躁了起来,动不动便将阿娘大骂一顿,说些——懒婆娘,就知道吃,除了生孩子你还有什么用?

后来更是动了手,阿娘常常遍体鳞伤,看着小安逸的眼神也一天一天变得阴鸷起来。

忽然有一天,女人看他的眼神又恢复了以往的慈爱,她冲安逸招招手,呼唤他的乳名,将他抱在怀里冲他哭诉。

她哭得梨花带雨,神情好不哀伤:“当初你爹和我说,让我同他走,他会把我当成天上的仙女娘娘来供奉着……”

她一边哭着,一边狠狠地掐着安逸的手臂,腰窝……

指甲陷进肉里,鲜血慢慢渗出来的时候,安逸知道,那个温婉爱笑的阿娘再也不会回来了,还有那个总会背着他去山上看星星的阿爹……

常年的饥荒将当地的人们饿的面黄肌瘦,他的阿爹那天颗粒无收的回来,对她和阿娘的态度一反常态,温柔地不像话,可阿爹的眼神却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那是——看食物的眼神。

阿娘仿佛没有察觉,还在为丈夫变回年少时的模样欣喜着,她含羞带怯地拉着丈夫进了房间,一脸欢喜地走了出来。

幽冷的月光流转,她的手上,脸上,脖子上……全是黑血。

手中还捧着一只扭曲的手,小口小口啃食着。

安逸不由自主的后退几步。

模糊的记忆里,唯一清晰的那句——我们去吃饭啦~

温柔似水,仿佛平常母亲唤儿吃饭一般温馨。

那顿饭,安逸没吃就被吓跑了。

深夜里,一连摔了好几个跟头,鼻青脸肿、头破血流,愣是不敢回头看一眼。

……

那个女人,盯着安逸落荒而逃的方向看着,很久很久,从夜晚直到晨明,她浑浊的眼睛渐渐澄清了起来。

她僵硬地回头,看着地上面目扭曲的男人。

“啊——”她尖叫着,崩溃大哭着,抱着自己跑出家门。

当时天亮了,沉睡在美梦里的饿狼们都醒来了。于是,瘦弱的女人就被分到好几口锅里煮熟吃净了。

……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苍庇佑,安逸一个人啃着树皮草根活到了被捡到的一天。

他在饿昏之前,听到了句——“是个杀人的好苗子。”

……

他得了个新名字——暗一。

和一群差不多年岁的孩子被扔进暗卫营里,一路厮杀,成了暗字辈里最出息的一个。被大皇子看上,成了他的暗卫。

大皇子和自己爹一个德行,不是什么好东西,好色贪乐,暴虐无道。

暗一接到的第一个任务——

被封住内力赤手空拳和一只大虫死斗。

他赢了,大皇子可以得到某个贵族的绝色侍妾。输了,他会被扔进蛇窟里喂大皇子的小宠物。当然,暗一觉得自己还没喂蛇就被老虎撕扯干净了。

丢了大半条命,暗一将老虎给杀了。

大皇子厌恶鄙夷的看着斗兽场里的遍地鲜血。

“看样子也活不了多久了,扔进蛇……随便找个地方扔了得了。本宫言而有信,既然这奴才赢了,便留他条生路。”

大皇子为了彰显自己的仁慈大度,还特意将控制暗一的毒解开了,说着放暗一自由云云。

暗一溺在血水里,无声的感受着窒息的压抑感。

就算是解了控制他的毒,他也活不了。

主人在这里惺惺作态的样子,真是……恶心至极。

他仿佛听到有人发出惊颤的声音:“我滴个乖乖,这肠子都流出来了,还……还能活吗?呕——”

“行了行了,别吐了,过两天你就习惯了,在斗兽场里干活的,天天都得看这些。不过今天这个命也是够硬,身子烂成这样了还没咽气……”

两人草草地往他身上盖了块破破烂烂的黑布,抬起人往乱葬岗的方向走。

暗一的意识混沌,眼皮子直打架,可能是想看看自己所处的最后一片天地。

他无力地睁开眼,一片血红之中,有位高贵的白衣云仙,轻轻地飘过他心里。

这大概就阿娘所说的,天上被供奉的神仙娘娘吧……

“快快!把这东西往里移移,别让血腥味冲撞了贵人。”

“铁柱哥,轿子里那是谁啊,长得跟仙女似的……”

男人吐了口唾沫,骂骂咧咧道:“把你那哈喇子收收,丢人现眼的玩意儿……那位,可是烟云仙子玉生烟小姐,指不定将来能是哪位娘娘呢……”

可能是清风迷恋她的美貌,不停的掀起轿帘偷窥着金尊玉贵的美人。

过往的人见了玉生烟的容颜姿态,无不赞叹——烟云仙子,名不虚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皇商太子妃皇商太子妃云沐晴|古言【全剧终】短简介:【上抠皇帝老,下扣无良商,抠来扣去,成富婆!】 出生就是个悲剧的夏侯霏,在经历母逝哥亡后,秦王当朝退婚,‘投湖自尽’ 再次醒来,灵魂被商业天才琴瑟占据,在忍受继母整整四十八鞭后,举刀自卫 从此,人人都知道相府出了个弑母的毒辣嫡女,声名狼藉,名震京师 这时,一道圣旨将她赐入太子府,做了有史以来第一个虽为侧,实为正的极品娇妃 蔺沧溟怎么也没想到名满京城的极品女居然敢在大婚之日放他鸽子 望着空无一人的花轿,如雕刻般的俊美脸孔瞬间冰冻三尺 不过半个时辰,一封通缉令传遍京城,三日,晓谕天下 一个月,那个本该逍遥天下的人老老实实的出现在蔺沧溟面前 从此以后,某个女人呕血抓墙,人外有夏侯霏,天外有蔺沧溟,她算不过他,完败!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一品弃女,风华女战神一品弃女,风华女战神雪山小小鹿|古言小鹿新文来袭:《毒妃可口:王爷,轻点咬》。 * 星辰大陆,以武为尊,实力强者得天下! 月思卿,卡列国四大家族月家弃女,天生废材,灵力为零。虽被撵出家族,隐居于深山小村,仍为人所不耻,被人活活打死。 再睁眼,她,不再是她。 月思卿,21世纪古武家族千百年来惊才绝艳的天才人物,带领三名手下同时穿越,在异界混得风生水起。 且看女主如何从一名废材在异世大陆走向神者巅峰。 ** 那阴暗潮湿王国内的主人,以鲜血为饮,以杀人为乐,令天下诸神诸人谈之色变。这世间,唯有他放在心尖上的女人能净化他的灵魂。 旧文: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
  • 邪帝虐情:冷妃独霸帝宠邪帝虐情:冷妃独霸帝宠溺紫|古言织梦娘,织梦娘,柔弱是双手,可以编织神奇的梦境,你想要权倾朝野,我可以织一个梦境给你,你想要一统天下,我可以织一个梦境给你,你只想要和心爱的女子放舟野渡,我仍然可以织一个梦境给你,只是……只是……请你转过你的脸,不要看我的泪落下。
  • 明媚多姿明媚多姿弈澜|古言做为一个穿越者,碰上个仇恨值满满的重生者时 人生怎能不狗血天雷,多姿多彩 只见那重生萝莉意欲一雪前耻母仪天下 再看那土著少年气势汹汹,试图…… 诶,我只是个打酱油的围观群众,别冲我来呀 少年,听我一句劝,你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挖坑填小姑娘是没有节操的行为! ………… 掀桌,萝莉有毒,少年凶猛,还让不让人活了! ———————————————————— 满血复活,欢迎蹲坑,亲,来收藏一发呗~
  • 只想安静的做个侧妃只想安静的做个侧妃本宫丶|古言嗯,你觉得我很丑,所以一直针对我,但是针对我是因为我丑还是因为我是你仇人的女儿呢?如果是前者,对不起我长得丑吓到你了,如果是后者,对不起,我不是亲生的。
  • 刁蛮女捕:公子你别急刁蛮女捕:公子你别急邻家阿狸|古言卷入凶杀案意外身亡又穿越异世已经让叶萌一肚子火,偏偏又遇上一个办案能力差脾气大还爱吃醋的帅捕头做队友,可是破案又缺不了他;随后又遇到让她心动的西域公子何唐,可令她心动的原因竟是……法医系高材生叶萌在这个陌生的时代运用现代手段破获了一桩桩大案,期间遭遇了一次次追杀,偶遇王子,邂逅小公爷,破案过程中竟发生这么多叶萌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事情背后的真相,那么叶萌该如何选择?【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半面仙半面仙丸子饭团|古言她说:我死后三年,你能不能不要娶其他女人?他答:我一辈子只娶你一人。她笑着离开,再次醒来,他已经娶亲,距离承诺不过才一年不到的时间,他说: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没有在他之前遇见你。她笑:命不由人,即使我先认识你,爱上的还会是他。他说:我会等你,哪怕是一辈子。她再笑:何苦将如梦年华浪费在我这样一个执迷不悟的人身上。
  • 却风归之凤皇于飞却风归之凤皇于飞青诤|古言时值乱世,晋朝南迁,北方群雄并起,几大势力分别有慕容氏燕、苻氏秦、拓跋氏代、姚氏羌。秦天王苻坚在国相王猛的辅佐下一步步发展壮大,在收服了姚氏一族后,打起慕容燕国的主意。慕容一族满门才俊,除去燕主慕容俊,尚有太原王慕容恪、吴王慕容垂、范阳王慕容德等兄弟。慕容俊早死,大权落入太后可足浑氏手中,可足浑与吴王不合,幸慕容恪从中周旋,吴王才免受非难。然慕容恪在攻打洛阳时亦染病死去,燕国内部顿时风云诡谲,而外部同时遭到秦国袭击,节节败退。慕容垂挂帅出征,一举得胜,有功高盖主之嫌。可足浑不能忍耐,决计害之,慕容垂被迫逃亡秦国,得到苻坚优待。燕国丧失能将,狂澜不能挽,终至灭国。是时,凤皇十一岁。
  • 专宠瑾妃:凤狂天下专宠瑾妃:凤狂天下单衫杏子|古言家族变故,她改名换姓,为复仇,她处心积虑,当宠妃,成毒妇,斗夙敌。她腹黑,她霸道,她狠毒,却始终敌不过他的处心积虑“你再狠毒也是我的女人,休想逃出我的手心。”她霸气一笑“逃,从来没想过!因为你注定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