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11章 终于等到你(大结局)

“您说的是,毕业晚会那天穿的校服?”吟秋惊讶。

“对,那天梦里江湛也和我说,想再看我穿一次校服,现在正好了。”

苏雪凝微微一笑,当做了这是缘分。

本来觉着红色衬景,其实校服,才是江湛最熟悉她的穿着。

......众人都不是很看好这次外出,因为他们早已掌握了最后一次返国的生还者名单,没有江湛的。

一无所知的苏雪凝,带着三个孩子们倒是依旧很高兴。

而且她特别兴奋,有种说不出的振奋,大概是江湛在梦里和她一起穿校服,仿佛又回到了最初的美好。

“陈卫国!”

“下一个,刘余!”

......站在边界处,等待着基点一个个死里逃生的人,回到熟悉的故土。

许多失而复得的人,抱团在一起哭泣,珍惜着比一切还要可贵的缘分。

可直到最后一个名单报完了,怀里的孩子都困了,苏雪凝也没等到最想听到的两个字。

“没有了吗?还有没有人?”

“请问,还要一个姓江的H市的人吗?”

“请问你们能再查查吗?”

她抱着孩子,不畏辛苦的一遍遍塞钱问管理的人。

“没有,全都救援结束了,这些就是全部名额,马上关门了,等不到的可以不用等了。”

“不会的,是不是还有遗漏,我的丈夫他英勇骁战,他很厉害的。”

苏雪凝保持着微笑,她看到那么多拿着行李回家的人,心里也充满了热血。

“真的没有了,快走吧。”

管理人摇摇头,赶走了她。

苏雪凝牵着孩子,一步三回头,走过了边界处的凤尾花地。

等到了傍晚,她突然开始往回走了。

其他人都已经坐在返回的车上了,等待着苏雪凝母子们。

“雪凝,要不然再等等吧,天色也还早,我们等得住。”

苏雪凝破天荒没有的等到天黑,她拒绝了朋友提议,温和地说道,“不等了。”

没有一句其他的话,失望的多了,她也就练就了不一样的自我。

她剪去了长发,一头短发更像是个清爽的学生。

“妈妈,年轻。”江淮指着苏雪凝的校服,苏雪凝笑着亲亲他。

“嗯,你爸爸也是那么年轻。”

“亲,亲。”盼盼和阿望都学会说话了,指着哥哥也要一样的亲亲。

“可是妈妈穿着校服,要是把你们每个人都亲一下,被人看到会说我装嫩的。”

苏雪凝突然对着三个奶娃,认真地教导,在有江湛气息的地方,她要树立个好榜样。

她要让他知道,她把他们的三个宝宝,带的非常好。

“可是哥哥有,宝宝们也要。”盼盼居然撒娇。

阿望也就跟着妹妹喊起来了,“妈咪,我也要!”

就这样,三个奶球缠着苏雪凝,苏雪凝闭着眼睛,她蹲下来给每个孩子都亲了一口。

孩子们一个个都满足了,“好了,现在回家。”

“这个地方,以后我们也不会来了,和爸爸说再见。”苏雪凝她笑着摸摸三小只的脑袋,忽然认真嘱咐。

小阿望用她女孩子特别可爱突出的声音,忽然奶声奶气的说,“再亲一个爸爸吧。”

苏雪凝没有当一回事,她牵着孩子们往回走,不再看那片已经看穿的荒漠了。

“亲一个爸爸吧。”

阿望突然又说一句,三个孩子的情绪,都与以往突然不太一样。

“不可以胡闹,走了回家。”

苏雪凝一只手抱起一个,江淮在旁边走。

可是突然,江淮也不走了,他突然朝着一个方向,大声喊去。

“爸爸!”

苏雪凝马上看过去,什么都没有,她顿时心疼又生气。“走,晚上我们都会梦见爸爸的。”

她拉着胡闹的孩子们,静静地往前面走去。孩子们都沉默了,干巴巴望着一处。

苏雪凝越走越快,孩子们不会轻易乱喊人。她怀疑是不是有变态跟着,边界这个地方也说不准的。

忽然,一个声音如千万次走回神时一模一样,响起在了耳边。

“阿凝。”

苏雪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概又幻听了吧。

她无奈地笑笑,继续走。

“阿凝!”

直到第二遍,磁性的嗓音再进入耳朵。

苏雪凝的神经被震颤到了灵魂深处,她突然停步了。

面前最后一个从边界处沙土中走来的男人身影,身上背着一个熟悉的黑色双肩包。

他好似经历了无数的风霜,刚刚得到解救不久,干涸的嘴皮还有点泥沙夹杂,可那都挡不住他身上不可替代的傲气与英气。

三十岁的他,重新回到了这片土地,那一双栩栩如生的迷人的凤眸,定定望着眼前,好像还有点怀疑。

这前面的女人带着孩子,是不是还和他有关系?

“阿凝,你是带着孩子们,在等我吗?”

在一个世纪性的对视以后,江湛放下了身上的双肩包,他深邃的凤眸突然变得和凤尾花一样红。

他意识到了眼前的一切!他扔掉了身上拿的一切,变的更加深沉的嗓音,却依旧的性感好听。

他道,“我赎罪回来了,我还活着。”

苏雪凝的眼泪一下如打开了的泪匣子,嘴角却是笑着上翘。

她伸手摸上面前男人的脸,真实的触感,喜悦的心情蔓延全身,几乎燃烧她所有的细胞。

她不说一个字,江湛却惊喜地按住她的手,任由她摸自己不许任何人碰的脸。

“你是我的阿凝吗?你原谅我了吗?”他也摸着苏雪凝细嫩雪白的脸。

苏雪凝还是不说话,不是幻觉不是假象,没有一句文字可以形容她的此刻。

“他们又是谁呢?”

江湛还有点不确定的看着三个陌生的娃娃,有种说不出的投缘,却又不敢贸然相认。

在菲亚死里逃生了两年,他只把苏雪凝记得最清楚,一看到女人穿着一身校服,他就找到了她。

“还不叫爸爸?”

在这长久注视的时间里,苏雪凝也确认了一切,她说出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叫孩子们叫爸爸。

“爸爸!”

三个孩子们都终于勇敢地叫出口,江湛手里一下子就抱了两个,江淮则是面对面瞧着和自己长得没区别的帅气爸爸。

即使风沙些许蒙尘,蒙不了宝玉的色泽。

“阿凝,你给我生了三个孩子!?”

江湛几乎招架不住,枪林弹雨都扛过来的他,看着和自己一样血脉的亲生骨肉,他竟然发颤了。

又惊又喜,直到被巨大的幸福完全吞没!

“江淮,盼盼,还有阿望,都是你的。”

苏雪凝红着眼睛,露出了害羞又从容的面色。

“阿凝,谢谢你!阿凝!”

江湛转过身激动地擦了擦眼睛,他抱着孩子们,再次深情地望着苏雪凝。

“苏雪凝,我们和好吧!”

“这一次我死也不会放手。”他主动握住了她的手,有力的力量,紧紧牵住爱人的手,拉进他心脏最近的地方。

苏雪凝已经悄悄给江湛带上了他的男士戒指,听到这句话。

“江湛哥哥!”

她破涕为笑,一句熟悉的称呼,把所有都发泄了出来。

她扑进了失而复得的怀抱,江湛更是直接地霸占上她的唇。

不远处,车里下来的人全都喜出望外望着这一幕。

江夜宸,南湘...全部人皆是笑了。

奇迹发生了,眼前的画面更是感天动地。

笑中有泪,但能够把手握在一起,原来就是最重要的。

“夜宸,江湛他活着,真好!”

南湘和江夜宸把手握在一起,最后一块心里地石头终于落地,再对视只有回顾半生,更知足的幸福。

“此生你我没有缺憾了,湘湘,但我更快乐的是,我能给你完整的余生。”

江夜宸温柔地抱紧她,回顾过往,他做到了此爱不变。

“还能爱很久很久!没有一天,比现在让我觉得更美好。”

苏眉也抱着左齐,左齐激动吻住苏眉,“我也爱你老婆。”

.......凤尾花地之中,苏雪凝和江湛深情地吻着,将两年错过的吻全都弥补回来。

三个小奶球被家人看管着带到一旁,红色的火焰笼罩着吻的无法停下的两个人。

眼泪与笑容,都尽收对方的眼底。

“我们回家。”

待到吻的呼吸都迷乱,江湛背起了苏雪凝。

苏雪凝抱紧了江湛,在浪漫地朝霞下,两个身影踏上了回到幸福的旅程。

“江湛哥哥,我长大的第一眼就喜欢你,你呢?”

“比你爱上我之前,再早一点点。”

“那我奖励一首老歌给你听吧。”

“好。”

“书里总爱写到喜出望外的傍晚,骑的单车还有他和她的对谈。女孩的白色衣裳,男孩爱看她穿,好多桥段,好多都浪漫,好多人心酸好聚好散,好多天都看不完。刚才吻了你一下,你也喜欢对吗,不然怎么一直牵我的手不放?你说你好想带我回去你的家乡,绿瓦红砖柳树和青苔,过去和现在都一个样,你说你也会这样。慢慢喜欢你,慢慢的亲密,慢慢聊自己,慢慢和你走在一起,慢慢我想配合你,慢慢把我给你!”

“真好听。”

全本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前夫离婚吧前夫离婚吧来来小熊|现言“傻瓜,你以为我真的爱你吗?”三年婚姻蜜爱,俊美翩翩的老公忽然褪去了所有的温柔,变得陌生而无情。一纸离婚协议,碎了她信以为真的爱情梦,连同一颗倔强的心……你让我滚,我滚了,你让我回来?对不起,滚远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柒遇柒遇屿冉|现言霸道总裁爱上天真小白兔?不存在的! “鱼嘉染!!!” “到!” “昨天的策划为什么没有交上来?” “不好意思,大总裁,不想看见你那张令人胃口不好的冰山脸。” 嘉染嘉染,你总是这么桀骜不驯,呵,可我就是你的克星! “老婆,生个女儿吧。” “不要,我要生个儿子玩,女儿不好玩。” 看总裁夫人如何把总裁玩的团团转!
  • 北极光北极光妖妖、妖怪|现言林澈从小就喜欢和爷爷玩耍,可是后来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严重,连一向吵架的爸爸妈妈也开始和睦起来了,可是真的有那么平静吗,爷爷去世后,林澈终于知道了,爸爸妈妈和好是假,为了爷爷的产业才是真,爸爸妈妈在打闹之中失去了生命,林澈也进入了孤儿院,直到十三岁才去了舅舅家,林澈按照遗嘱背负了许多人都眼红的财产,阴谋越来越多,林澈遇到了一个叫韩子澈的人,还有林书翰,在无数的分分合合后,林澈身穿白色婚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 你的爱,我的痛,没有那么简单你的爱,我的痛,没有那么简单睿恩教主|现言我们是一群为了生存而不在乎别人眼光的人,这里有别人眼中的白领,有别人唾弃的坐台小姐,有为爱而伤的的爱恨情仇,有横刀夺爱的千夫所指,无论是哪一种,都脱不开三个因素,男人、女人、爱情,在这个浮华的世界里,我们要生活,要尊严,要我们所要的享受
  • 逆袭之路沁在上逆袭之路沁在上儍瓜|现言坠入深海的一瞬间,觉的一切都如此可笑,一定要坚持下来,为了自己
  • 柒遇柒遇屿冉|现言霸道总裁爱上天真小白兔?不存在的! “鱼嘉染!!!” “到!” “昨天的策划为什么没有交上来?” “不好意思,大总裁,不想看见你那张令人胃口不好的冰山脸。” 嘉染嘉染,你总是这么桀骜不驯,呵,可我就是你的克星! “老婆,生个女儿吧。” “不要,我要生个儿子玩,女儿不好玩。” 看总裁夫人如何把总裁玩的团团转!
  • 厉先生的白月光厉先生的白月光安暖暖|现言她是纪家捧在手心里的大小姐,纪氏集团唯一继承人。父母早逝被爷爷抚养长大,与宁氏集团惊才艳艳的大公子定下婚约。 在别人的眼里,她是投胎小能手,她的人生是开挂的,幸福的让人以为人生系统出了BUG! 原本,纪暖暖也是这么认为的。 直到,她死前的三个月,她才明白所有真相。
  • 御灵狂女御灵狂女罗非|现言她才十八岁,就被爹妈恨,老弟嫌,村人算计,还没钱。 带着个亡灵东奔西走,还以为是个高级亡灵,却不料他这也不会那也不行,还怕狼狗! 好不容易用异能,杀凶灵,除恶鬼,御亡魂,终于走出穷山沟,奔向新世界,哪里知,她就是那地狱之门的钥匙,她的离开,让千百年来被困在羊角村的亡灵全部逃走。 自己种的苦果自己吃,自己打碎牙齿自己吞。 看到漂亮的衣服正要买,却发现衣中有鬼,杀完鬼后…衣服碎了… 看到漂亮的房子想要租,却发现屋中藏灵,御完灵后…房梁断了… 看到漂亮的男人准备追,却发现他印堂发黑,除完魂后…男人跑了… 从此她戒荤吃斋,不近男色,一心抓鬼,誓不结婚。 “姑娘,我有一组祖传的染色体想送给你儿女,请笑纳。” “先打赢了我的宠灵再说。” “你说的是那棵狗尾巴草吗?我把它做成戒指了,你看看合不合手。” “还有那棵千年老树。” “大树底下好乘凉,我刚刚做了个秋千在它身上,咱们去坐坐?” “我的鼠宝呢?”她终于变脸。 “听说干锅鼠肉很好吃…” “你敢!” 他指着拖着一袋子大肥鼠过来的鼠宝,“我不敢,它敢。” 她大惊,“鼠宝!你竟然谋杀同胞!” “你是不是想说你还有个人类宠灵?放心,我早就看出他对你不怀好意,已经将他锁起来了,所以,现在你接受我的染色体了吗?” “接受了。” 闪婚就闪婚,反正跟她结婚的就没有一个活人! 一个月后… “喂!你怎么还没死?” “舍不得你,舍不得死。” 两个月后… “你还能活多久呀?” “少则十年八载,多则百来年吧!” 半年后… “你还是死了算了吧,我免费帮你超度亡灵,保证你能上天堂。” “宁为地狱人,不做天堂神,亲爱的,洗洗睡吧。”* 灵异类异能女强文,现代架空,请勿较真。 女主成长系,不会一口变成胖子,但会越来越强 温馨提示:胆小勿入 金品馆作品,质量保证,坑品保证,日更五千,欢迎入坑
  • 教授大人有点甜教授大人有点甜苏醉墨|现言问,为什么高远最近倒霉连连? 答,应为他碰到了一个叫霍商的男人。 自从高远再次遇到多年未见的霍商,他就预感到他平静的生活将再次被彻底打乱。 什么被夜闯民宅,什么爱车被拖,什么被小混混追的满街逃窜,什么泡妹不成反被压啊,这些都弱爆了。 书友群:297652967期待各位大大的大驾光临 本文走的是轻松搞笑路线,好吧,可能有些小剧情有点那个什么什么,但是,请别问我逻辑君在哪,我只能说,它跟节操君一样,被狗狗给叼走了。
  • 重生很美丽重生很美丽复音羽|现言彭芷韵,平凡如土,自卑如她,艰辛如狗。一朝猝死无人知无人晓无人送,悲哀至极,如果有如果,如果有来生她不愿再如此窝囊。 人生一闭眼一睁,前世恍如梦境,重生20岁,这个花样年华。当年失去的朋友,她要要回;当年失去的理想,她要实现;当年没有的东西,她要创造。 空间在手,中青我有。人生路上甜苦和喜忧,只愿与你分担所有.....也许文文小有波折都只是为了后面的大爱,结局完美,大宠无限1V1.敬请期待,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