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74章 报复(七)

三分力道,七分狠戾,张彻的这一拳将戴筝打到吐血。

戴筝不敢在少爷面前失态,连忙眼神示意月无影不要多管。

月无影低低望了少爷一眼,默默垂下了手。

“记住你们的职责!”张彻睥睨着两个手下:“幸而少夫人无碍,否则你们提头来见!”

“是!”戴筝刚要应答,却感觉口腔中有个脱落的硬物,一不小心便顺着说话的气息给吐了出来。

裹着红血的白骨抛出一个弧线落地,戴筝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的牙齿被打掉了一颗。

红里透白的牙齿咕噜咕噜滚到林瑶青的面前,她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刚才丈夫出手是有多重!竟打掉了戴筝的一颗牙!她奋力推搡着丈夫道:“张彻!你太过分了!我说了这不是戴筝的错,你为何还要打他?”

张彻扯住妻子的胳膊不许她乱动,“他领着十六个侍卫还能让你跑了,难道不是作为侍卫总管的失职吗?”

“谢大少夫人美言,确实是卑职失误了。”戴筝喉咙滚动,快速将口中余血吞咽,“属下甘愿领罚。”

这还当真是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

林瑶青怀揣着几分自责和几分愤怒,再度举拳挥向丈夫。

张彻正面接住拳风,顺势将其手反剪至身后,对着妻子的后脑厉声呵斥:“还敢乱动,我警告你!在这个孩子出生之前你休想再踏出张家一步!我看你还能跑到哪里去!”

“你为什么不信我?”被压制住的林瑶青侧首回望,“我刚刚真的只是出去处理了一下家事!并没有要逃走的意思!不然我何苦站在那里等着你来抓我?”

“我管你林家什么事!林瑶青,你给我记住了!你是我的女人!是张家的大少夫人!再也不是林家的大小姐了!别天天盯着林家那点破事没完没了了!”

点点冷汗从林瑶青的脸颊滑落,张彻见妻子略显不适,才松开了反剪住的她的手,并立刻唤屈眠前来诊治。

*

屈眠提着药箱匆匆赶来,月无影和戴筝行礼告退。

总算了出了卧房,月无影急忙去寻来几只冰块并用干净的白纱包裹住,然后焦急地递于戴筝道:“戴大哥,快先冷敷一下吧!冰块寒凉,能暂缓疼痛,也能稍稍止血。”

“谢谢。”戴筝接过冰袋,抬手放在脸颊处敷住。

“我再去找点止血的草药。”月无影说完刚要转身,戴筝忽拉住她道:“不用麻烦了,少爷一会许是还要再传唤咱们,快先坐下歇一歇吧!”

“好吧,戴大哥,都听你的。”

两人坐在连廊处稍事休息,月无影见戴筝的左脸已渐渐肿胀起来,估计伤得不轻。

她回想起自己以前的经历,好像少爷还从未像今天一般下过如此重手,于是便开口劝慰了两句:“戴大哥,你莫要放在心上,少爷可能真的是被这次意外气到了。毕竟少夫人还有不到三个月就要生了,他肯定是不希望少她们母子两个有一丁点闪失的。”

“没事,可以理解。”戴筝笑回,“少爷也不是真的为了罚我而罚我,怕只是纯粹是故意吓唬少夫人的吧,你刚没看少夫人方才的内疚的模样,估计一时半刻的不敢再跑了,少爷这招高明!”

亲耳听见戴大哥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月无影才稍稍安心。

她可不想让她最爱的少爷和她最关心的戴大哥之间产生嫌隙,不论是谁受伤难过都不是她愿意看见的,月无影转移话题道:“哎,戴大哥,你猜少夫人吹哨子是为了见谁啊?”

“许是林家的暗卫之类的吧,或是她自己养的死士。”戴筝思忖道:“你还记得那天夜里白瓷非硬要闯出张家围墙的那回吗?就咱们两个都在的那次,好像就闹过这么一出,只不过最后没能得逞罢了。”

月无影点点头,“好像有这么回事。”

“唉,经今天这么一闹,少爷应该不许少夫人再出府去了,咱们只要各自坚守岗位,应该不会再出太大的纰漏。”戴筝说完,又补了一句,“不过上午那迷魂药也着实厉害,无影,你若以后再遇到此类高手,可万千要小心些!”

“嗯,戴大哥,我会注意的。”

两人再聊了一阵,就见屈眠背着药箱掀帘出屋,许是已经诊完了。

张彻也随之出门,他看到戴筝与月无影便招招手道:“你们两个跟我到书房来一趟。”

“是。”两人起身听令。

书房的房门关闭,张彻坐于书桌之前,叩着空拳翘翘桌子道:“说说吧,今天都发生了什么事?少夫人是如何落单逃跑的?”

月无影见戴筝口中含血说话不便,就抢先福身答道:“回少爷,少夫人回林家之后,确实早早就出门返程了,可就在回府的路上少夫人忽然吹响了两个小哨子,声音颇为古怪,奴婢试图争夺了一次无果,忽天降迷药,便与众侍卫们集体晕倒了,等再次醒来,少夫人和马车都不见了。”

张彻转脸问向戴筝:“其他人晕倒也就算了,你是怎么回事?连个迷药都扛不住么?”

戴筝抱拳答道:“回少爷,此迷药甚是厉害,甚至比上次林家三小姐的迷药还毒。属下当时还没来得及封住血脉就已经被迷药放倒了,绝对是世面罕见的秘药。”

“少夫人吹哨召来了什么人?”张彻继续敲着桌子问,“你们找到她时她正与何人在一起的?”

“不知道。”月无影摇头,“奴婢们找到少夫人时周遭空无一人。”

“无人?”张彻冷嗤:“总不是天降迷雾少夫人自己驾车跑了吧?”

“呃......”两人双双无言以对。

张彻再问:“你们在哪找到少夫人的?”

“在一条死胡同里。”月无影抬眸望向少爷道:“少爷,容奴婢客观的说一句,或许大少夫人真的没想逃......”

张彻不信,反诘道:“她既没想逃,又干嘛吹哨子找人来把你们迷倒?难不成就为了自己清净一会?”

月无影低首:“奴婢发现少夫人的时候,少夫人正一个人趴在马车旁边哭得伤心。若当真少夫人有心要逃,大可以随便找个地方躲起来或者乔装出城去,着实没必要一直待在原处等着奴婢们来擒她。”

见自己的手下开始向着那只小白眼狼说话了,张彻知道自己也问不出什么好问,估计又是林家的那些死士暗卫之类的,他摆摆手道:“罢了罢了,今天的事到此为止。不过戴筝、月无影,你们给我听好了!以后这几个月就算天塌下来也不许大少夫人出府!林家的任何事情都不许跟少夫人说!谁若敢在她面前乱嚼舌根尽管告诉我!我绝不姑息!”

“是!少爷!”两人齐齐应下。

同类热门
  • 捡只兔子很神奇捡只兔子很神奇七武海晴哥|幻情打雷下雨捡只兔子,竟然是蓝色的眼珠。~~~~(>_<)~~~~. 半夜睡觉竟然被咬一脸血,终于见识到传说中的兔子急了也咬人。 ......什么,你是上古神兽,明明就是只兔子。....... 莫名被卷入异世界,变成什么神女。 某失忆猛兔变忠犬:我会保护你 等恢复之后,某兔翻脸不认人:我要杀了你!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呔!看我收了你这只妖孽!!! [收藏推荐票票打赏的大大地求哦(* ̄3)(ε ̄*)。]
  • 绝世神女,逆天大小姐绝世神女,逆天大小姐六月怜殇|幻情月有明时月有声么?荒无人烟的泽北大地,在静谧的夜中发出了一声声哀嚎,似是在控诉着什么不公……南海从不平静的海面上掀起了一层层的波浪,似是永无止尽的怒火,想要吞噬着什么……“你到底是谁?”“不要管我是谁,别问我来自哪儿,哪怕我从地狱爬出来,依然是这世上,最在乎你的人!”“你爬出来的地方,当真是地狱么?”“不,那是一个——比地狱还可怕的地方!”
  • 医品妖后要逆天医品妖后要逆天桔1梗|幻情她,是21世纪佣兵界让人闻风丧胆的无冕之王――阎王。 她,是灵召大陆人皆可欺的废材草包大小姐――炎凰。 有朝一日,当她变成了她!欺我者我必还之,害我者我必除之。器灵这东西,很难召唤吗?
  • 纨绔凰妃冠宠天下纨绔凰妃冠宠天下烨兰七|幻情千年更迭,尊皇女王不慎穿越变废材,五雷轰炸,封印被破;遇说话的金虎,收人形的朱雀,斩前世深仇;看废材七小姐如何手执长剑横扫世家,震动乾坤,步步踏上强者之路。大婚当日,他毅然抢亲扬言:“你想嫁于他人,绝无可能!”她反唇相讥:“你想娶我为妻,只能做梦!”他说:我自毁元神,隐没于世,只为重遇千年后的你。”
  • 重生归来:天才修炼师重生归来:天才修炼师豌豆荚8号|幻情前世遭弃,有如一张残破的草席被人随意利用而亡,今世她只希望做回自己,悠然野鹤,肆意为自己而活。人云亦云,毫无修为,这一世所有的一切都将改变。
  • 星河缘星河缘无幽应无忧|幻情她,不过是大宗族里的一个小小的旁系子弟,从小没爹没娘,没有什么远大的抱负,努力修炼不过是为了更好的活下去。可是到最后她才明白,活下去,不只是为了自己…… 一个故事的结束,不过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这是以前我写的一个没发出来的故事的类似后传的东西,那个故事讲的是九族的起源。 至于男主……呵呵!
  • 魔王绝宠狂傲妃魔王绝宠狂傲妃蝶舞依雪|幻情【本文一对一,架空文】 神女遇上魔王,爱情,因使命不同而夭折。他杀人,她救人,疲惫的身心,神女逃避地自毁(真相是什么,敬请关注)却被异世的一抹灵魂误打误撞地飘荡进神殿而后占据,当异世的灵魂成为了神女时,却因何封锁了职责,神魔各界香消玉殒。 魔王乱情,为情暴走,也因爱而祸乱天下。 神魔大陆,各族的动荡不安,在战乱中割据。 当神魔大陆哀鸿遍野时,精灵王国的公主,却一反精灵的本性,惊世骇俗地玩弄天下群雄。 嗜血屠杀的幽暗鬼王,却只因惊鸿一瞥,便从此沦陷地鞍前马后效力。 当乱世魔器撒落各地,当利欲熏心染指神器,这一场惊世战役,将如何拉下帷幕? 异常的纷乱,只是因为情,还是别有阴谋? 【片段一】 “靠!这样的事情都能给我碰上,这骨戒,还真是高大上!”看着魂穿的身体,观察着四处的人,说着和淡然素雅的表情不一样的话,而那头,还未消化完这身体主人的记忆,下神便催促着自己前往人族履行职责。“我的妈啊,这是什么情况啊,神魔的世界,有没有搞错啊!” 魂穿的第一天就被某个邪魅帅气的魔王给质问,还被时不时地抓去试验,就为了心心念念的人儿回魂?果断地,我逃还不行嘛? 【片段二】 “神主,神魔的契约,神君已经答应了,以你为聘。” 原本淡漠的神女,顿时破口大骂,吓退了一众小神后,狡黠的眼眸里,精光闪过,“要我去做你神魔界政治的牺牲品,打错算盘了。” 当某人卷着神识为自己安排好罗马大道后,神魔大乱,而某人,却毫无愧意地,享受这难得的自得。 【片段三】 当阴谋浮出水面,某小女人皱眉握拳,“什么烂规则,本小姐不玩了!” 暗红色的长袍,冷峻的脸庞,盯着眼前的小女人“既然这世界的规则你不喜欢,我便要这世界的规则,为你而重新洗礼。” 狂妄的话,令冷漠的心,微微动容,而口是心非的话,还没有出口,便被狂妄冷情的男人,吞没在口中。 简介无能,还请看文~
  • 埃及祭司vs大秦皇子埃及祭司vs大秦皇子神莫慌|幻情罗小橖是一名失业女青年,为了躲前男友的债主跑到了老家,恰逢老家房屋拆迁得了一把匕首,偶然间放出一只千年鬼神,并被引诱着参加了鬼宴,为了活命她不得不与鬼神打赌,赌注竟然是成为鬼后……正当她思考着如何送走这只带着千年怨恨的鬼神时却又在无意间唤醒了一具木乃伊!一个是埃及祭司,一个是大秦皇子,她该如何在夹缝中如何求生……
  • 魔帝绝宠倾城妻魔帝绝宠倾城妻幻雪双帝|幻情她,是二十一世纪的神秘杀手,她,是圣皇大陆的远近驰名的废物,易是圣宇国的欧阳丞相府的三小姐,从小被比自己地位还要底的大人欺凌,被世人所看不起;当她变成她,看她如何打破这世间世人的眼睛,且看她如何收服这世人眼中那不可遥望的、不可亵渎的神秘大国师!!!(宝宝是一个简介废,也不知道自己要写什么o( ̄ヘ ̄o)) (写得超烂,别看了,怕吓到你们(?ω?))
  • 醉仙觞醉仙觞醉仙殇|幻情我若成佛,天下无魔;我若成魔,佛奈我何;我若成仙,浩瀚尽握,我若成鬼,执掌天下,此生我便以死为生,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却不是悲凉 片段一:我靠,离殇你还是不是人,你...你...某人一个气喘不过来光荣晕倒。小月牙高兴的晃着自己小小的短腿,对于爹爹气晕某人很是乐意 片段二:大长老”王...小月牙拿了王殿的玉印...”二长老“王...小月牙放了魔殿中冰仪恶魔...”三长老“王啊!...小月牙摘了万年仙草苇箔” 某小月牙正一手抱着玉印,一手拿着仙草苇箔,身后还跟着万分委屈的冰仪恶魔......“哦..."...三大长老一听离殇冰冷的语气,顿时就感觉有望了,没想到...”凑合着给小月牙玩吧!“...三大长老一阵捶胸顿足,还凑合着玩...宝物啊,宝物啊 片段三:”北月,我愿背负千生万世的错,换你这一生一世再爱上我,我愿沦陷幻境哪怕为爱成魔,只要你记得,命中注定昙花一瞬间,也许这就是有缘.....“”不,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