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82章 好事成双

一晃眼二十年过去了,苏妍已经从刚开始的娱乐圈流量明星变成了中年一辈的艺术家了,而他自己也不再像以前那样肆意妄为了,而是多了份岁月沉淀的美好和宁静。方沐霖也在公司退居幕后了,只是作为股东参加着公司的事务。

他们是应该给年轻人让路了,他们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明媚活泼的年轻人了。所以新一代的年轻人成长起来以后,他们就老了。

因为这些年来的安排与保护,方白和方媛两个人成功的在娱乐圈里长大了,虽然说有时候也有暗流涌动,暗箭难防,但总归他们走过来了,他们也明白了这条路的艰辛。

正因为如此,方白在高考结束以前是国民校草,高考结束以后就变成国民男神了,上至七八十岁的老奶奶,下至四五岁的小姑娘,都很喜欢方白,而且他还拥有许多男性粉丝。

足以见到他的人格魅力,他不仅是相貌好,学习好,更是为人处世都是特别让人舒服的那种,所以除了工作和学习以外,也有很多人看到了他其他的优点。真的是数也数不完,随随便便到哪儿都是他的海报或者宣传画。

而方媛,也是国民女神,高中还没有毕业的时候,就已经被保送到中央戏剧学院了,让众人好一顿羡慕,仰慕者无数,她的穿搭什么的都能成为国民风潮,让许多女孩子竞相模仿。

虽说人红是非多,但是他们两个因为被保护的太好了,所以也并没有被攻击多少,只是偶尔会被不怀好意的人制造点黑料。所以呢,这两位当红小生和小姑娘的恋情变成了全国观众最关心的事情了。

方白已经大四了,方媛大一,按理说是到了谈恋爱的时候了,但是任凭绯闻怎么传,他俩都不为所动。

“嘿,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啊?”方白下课以后就到了她和莫洛洛的女儿约定的地点,没想到今天她会这么早。而且看着她和平时有点不太一样。

莫洛洛的女儿和方白在一个大学里面,因为虽然方白是个明星,但是他大学没有报考戏剧学院,原因是莫洛洛阿姨家的女儿没有报考,她去哪里上学自己就去哪里上学。

方白喜欢莫洛洛女儿的事情两家父母已经很久以前就知道了,只是都没有说,就是想让他们自己处理,因为有时候感情这个事,被外人一插手,就变得很难受了。

方白和莫洛洛的女儿每天约好了一起回家,从小到大,没有变过,今天也不是例外,但是方白总感觉她有点怪怪的,果不其然,在他眼里从小笨笨傻傻的她有一天终于情窦初开了。

方白心里高兴的要跳起来了。结果后面的事情让他有点糊涂了。“方白,那个……我……”她说话吞吞吐吐的,方白以为她要给自己告白,所以乖乖的听着。

“那个……你……你能帮我把这封信给你们班的于同学吗?我……谢谢啦。”说完她飞快的红着脸跑开了,留下方白一人在风中独自凌乱,内心生气的发抖,感觉自己的宝贝被人抢了。

方白看着手上这封信,扬起手来想扔在地上踩两脚,但是他又怕她生气,所以乖乖的揣着这封信回家了。一整夜一整夜的睡不着觉,他觉得自己应该有所行动了,不然真的被人抢走了。

于是第二天就在莫洛洛家门口给了她一捧花,上面有个粉红色的纸条,上面写着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她看到这个脸瞬间就红了,然后一直呆呆的站在那里不敢动,

方白没听见她答应,于是就说,今天以后做我女朋友好不好啊,不好的话明天再问问。这么大动静莫洛洛夫妻俩早就偷偷的看着了,但是谁也没有出声,就这么看着,然后就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候的那些事情。

莫洛洛的女儿不是说不喜欢方白,她只是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所以每次方白问她能不能做自己女朋友的时候,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然后从此每天方白都会问一遍要不要做自己女朋友。

而方媛才大一,大家都没有把关注力放在她身上,但其实她早就有男朋友了,而且是同校的,那个男生是她同学,一心为了她才和她考到了同一个学校。

因为方媛是保送的,所以那个男生就特别努力的学习,努力的和她一起。当录取结果出来以后,他给方媛打电话了,说,方同学,我喜欢你很久了,做我女朋友吧。

方媛其实也早就喜欢他了,但是自己妈妈告诉自己不能随随便便的表达情感和说话,因为自己是公众人物,一不小心就可能万劫不复,所以在大学以前的喜欢都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过,也没有表现出来。

当她听到他说自己为了追上她努力学习考了同一个大学以后,方媛感动的哭了,然后说好,我也喜欢你很久了,就等你这一句话呢。

然后两个人就在一起了,他们约定为了保护对方,要表现得尽可能隐蔽,等大学毕业了,各个时机都成熟以后,她们再公开这些事,那时候就比现在更好处理事情了。

有时候他俩都感慨自己谈恋爱像是在搞地下情,但是也仅仅是说笑。两人就这样一直处着,没有人发现问题。

苏妍此刻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心里十分欣慰,幸好8她们以后的生活都是如此美好的。

(全文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欢喜冤家的幸福生活欢喜冤家的幸福生活沐云清|现言他们误打误撞,不想却擦出了火花
  • 独宠极品剩女独宠极品剩女诸葛晓由|现言他29岁,风华正茂;她35岁,徐娘半老, 私企的富二代,他花心、风流、极致出格。具有所有有钱人身上张扬着的缺点。国企的小职员,她谨慎、小心、在国企机关中每走一步皆如履薄冰,活得简单、通透、却也无色无味。 无论身边有多少纷争,她仿佛置身事外,任它电闪雷鸣,我自云淡风轻。不愿意去争太多,太懒;不愿意去抢太多,嫌烦。清雅自我,却也不乏心计。名不见经传、色不见卓绝、品不见圈点的她,如何征服花心大少?
  • 冷婚入骨:陆少一吻成瘾冷婚入骨:陆少一吻成瘾三千梧桐|现言沈慕离从噩梦中惊醒,铁窗外的阳光明媚刺眼,她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随后努力的又捏又推,却终究徒劳,因为小腹,再也隆不起来了。她出狱,再次遇到那个日日出现在她梦中的男人,她逃却又逃不掉,终于崩溃,“陆霆深,我是你的杀父仇人,你想杀我报仇就动手吧!”陆霆深却箍她入怀,在她的耳边咬牙切齿,“沈慕离,你休想死的这么痛快。”爱情不过是,我把能伤我的刀,心甘情愿给了你!--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前妻不好惹:复婚?没戏前妻不好惹:复婚?没戏北夏|现言人人都说——司徒总裁对她专一深情,眼中才容不得其他女人,可谁知道——她千净茉也不过是走不进他眼中的‘其他女人’罢了。结婚两年,她娇蛮过、温柔过、体贴过、恼怒过、低声下气过、无微不至过……却从未走进他心里过……这本是一场无爱的婚姻,她却恳切强求着能用心血浇灌开出一朵花来。可心血用尽,这场婚姻,依旧寸草不生。眼前却是丈夫跪在别的女人脚边深情呢喃坚定承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征服征服韩夜影|现言为了治疗弟弟的白血病,她把自己卖给了那个禽兽 一张契约、一年时光,她以为只要忍忍就会过去,却没想到这是她一生都过不去的坎 她逃不出他的掌控,挣不脱他的征服 她恨他逼迫她,恨他像帝王一样让她臣服 在萧锐的观念里世界上只有两种东西,他想要的和他不想要的。前者他征服,后者他摧毁。 在见到叶韶光的那一刻他知道,她是他想要的,所以他毫不客气地征服 只是为何到最后看着她臣服在他脚下的时候,他却没有一刻开心 世事公平,你征服我的人,我征服你的心 有些人是恨不相逢未嫁时,有些人却是第一最好不相见 片段一 又是晨光,每每叶韶光都觉得再也看不到晨光,可是第二天竟然还是能睁开双眼,身上像是颜料盘,青紫黑白齐全 她挣扎着爬下床,“扑通”一声,膝盖重重地磕在大理石地面上 雪白的膝盖也染上了浓重的颜色,疼痛吗?疼痛是什么?她早忘了 身后大床上传来萧锐冰冷的声音,“小心点,你的身体是我的,磕坏了你拿什么赔我?” 叶韶光不可抑制地颤抖,这人就是禽兽,不,说他是禽兽都辱没了禽兽,他是禽兽不如 片段二 阳光下她笑颜如花,在转头看向他的时候,笑容一僵,脸上立即变成了恭敬驯服的淡笑 他的心猛地一缩,她不需要哭闹,不需要动手,她只要僵硬一下身体,乖顺地跟他说一声谢谢,就能让他万劫不复 —————— 叶韶光:我究竟哪里不好,你要这样对我? 萧锐:就是因为你太好,我才想要征服你。 叶韶光:我究竟哪里好,值得你如此付出? 简微然:就是因为你过得不好,我才要给你幸福。 叶韶光: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李宸夜:我想我是爱上你了 ☆☆☆ 推荐韩完结的穿越文夜夜欢 穿越前她是修复时空的探员,穿越后她成了逃婚被抓的皇后 为了生存她与皇帝利益交易,虚情假意不过掩人耳目的手段 怎知她却反被手段所误,沉溺在他片刻的温柔之中 柔情不过瞬间,真情也只是她的痴妄,他深爱的另有其人 “你我之间不过只是交易,莫非你忘了?”他阴冷的话语,冰冻了她的希冀。 当一切风平浪静,他大权在握,美人在侧。她却由皇后一步步被贬为宫妃,最后打入冷宫,由权势的顶峰跌入低贱的谷底。 “若是没有得到,又如何知道失去的痛苦。你给朕的羞辱,朕一刻也不敢忘。”冷宫之中,望着她被打掉的成形胎儿,他残忍如斯。 他抽去她情根,却不知自己早已情根深种 他情根深种,却不知她早已断了七情 夜欢,欢愉的只有身没有心,受伤的却是痴情的人 推荐好友的文文: 毒情话一一《总裁的毁容前妻》 颜稣洛《我的绝色管家》 云清《总裁的娇宠》 某韩的群,群号:12091288敲门砖:文中任意人物名字
  • 月下的花香月下的花香风铃望月|现言人生浮沉在世,都会经历酸甜苦辣,各态人生。这里讲述了一个普通少年经历人生的挫折,与现实男女的爱恨纠葛,最终一步一步成长的故事
  • 陆少的隐婚夫人陆少的隐婚夫人溪亭|现言喜欢一个人本没有错,错就错在自己喜欢的那个人却不喜欢自己! 陆天熠,陆天地产的总裁,多金帅气,人人争相巴结的陆少,在T市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商界大亨!商场得意,情场失意,他追追逐逐一个女人多年,却从不曾转身,哪怕一次,他便会发现身后一道纠缠的目光 夏菱雪,温柔美丽的夏家千金,不争不宠,善良柔弱是她给人的一贯印象,无人知道,她内心的那份坚强与偏执竟主宰着她整个的生命。 萧羽,谦谦公子,如玉风华,是医学界新生代的领军人物。恋着她是必然,是从青葱岁月里的那一份暗恋开始! 林曼柔,T市第一名模,林市长掌上明珠,高傲的她不屑于人人追逐的陆天熠,但却享受他追在自己身后的快意 一次意外的善意行为,促成了一场带有目的的相亲 当他亲口同意这门婚事,她由战战兢兢变的满心欢喜 没有人知道她多么渴望成为他的妻子,即便知道他爱的另有其人,但她仍然甘愿沉沦 他说"要做我陆天熠的妻子必须见不得光,人前人后,我还是单身的钻石王老五,这你也愿意" “我愿意!”她点头,毅然决然 陆天熠不知道,爱与不爱其实很难界定,就像黑和白之前有一段漫长的灰色地带,爱可以变成不爱,而不爱可以变成爱 当他赐予她华丽的牢笼,转身却寻着她人的身影 当他偶尔归家,她却满足殆尽,不争不宠,内心欢喜 两年中,他从不曾记起紫苑中还有一个她 而她,在她最绚烂的年华里守着他给予的空房子,如此一生,心甘情愿,不在奢求 当他因一时感动吻上她的额角 当他的身影渐渐出现在眼前,归家的次数渐渐增多 当他扣着她的手腕,在众人面前宣布她是他隐婚的妻子 她还能平淡如素,无欲无求的过完一生吗 当她知道,他只是借着她在试探另一个女人 他赐给你无尽的柔情,只是为了另一个女人能够圈禁他的怀抱 陆天熠,为什么你可以如此辗转轻视我对你的爱,一次一次将我由云端推向谷底 而我又多么没用,眼看着自己心碎,还要将一片片碎片粘贴完整萧羽说"夏菱雪,喜欢你已经很久很久了,我以为那只是年少时的一份冲动,但在遇见你,那份悸动从心底喷薄而出,一直燃烧着我。" 明杰说"你不知道我在想你,是因为你不爱我,我明明知道你不想我,却还爱你,是因为我太傻。现在我终于明白,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爱情亦是如此!" 夏菱雪想,明杰想通了,他走出了她的魔障,那自己呢,何时能走出陆天熠的魔障 爱你,很久了;等你,也很久了;现在,我要离开你了,比很久很久,还要久 看着字条旁那束小巧秀丽,半含半露的勿忘我花时 他终于明白,原来早在七岁那年,他们便许下此生情缘 他为她驱逐满心孤苦,承诺给她一个完满的家 夏菱雪,这世上最浪漫的三个字不仅仅是"我爱你",还有"在一起"
  • 心意心意|现言徐靖西的梦想是当上大导演,拍出好作品,拿到小金人儿,走上人生巅峰!某高富帅发现这些志向里缺了一样,于是主动伸出援手,帮她补上。徐靖西:你们没听说过披着羊皮的狼吗?就是他这种人!看着衣冠楚楚,其实就是个衣冠禽兽!话刚落音,身后就传来一道温润的嗓音:你怎么知道,我就是个禽兽?徐小姐,你扒过我衣服?
  • 千亿婚约:神秘BOSS缠上来千亿婚约:神秘BOSS缠上来吃怪兽|现言再见面,她是娱乐圈声名狼藉的过气导演。为了新电影拍摄,处处碰壁……这时,神秘财阀递给她一份高价合约。 苏临青去新公司签约,发现坐在对面的总裁先生,怎么那么像一年前,她想要“包养”的小、演、员? “顾先生,我不卖身。”顾先生亲了她的额头。 “顾先生,这是工作时间!”顾先生亲了她的鼻子。 “顾慎你个大混蛋,我都说了我…唔…” 这次,顾先生堵住了她的嘴巴… (傲娇女王导演vs忠犬腹黑双重人格总裁)
  • 柔以月色欠佳人柔以月色欠佳人懵懵懂董|现言黛以柔:得老天的格外宠爱,我似乎“与众不同”,我有一个不能说的秘密。可是,却总有个跟踪狂,老是追着我,老天,求收了这个妖孽吧! 某男:我不是故意要看到的,小姐,你听,听我解释,别走啊!(我只是想要解释一下) 这是个美丽的误会以及两主人公的不得不说的“相杀相爱”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