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6章 初次见面

可,事实真是如此吗?

姜蕖以为自己老爷有苦衷,是迫不得已而为之。

虞俏以为当初不让她进门是姜蕖不愿意,还是苏业费了好大的功夫力排众难才迎她进门。

姜蕖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头上顶了口大锅!

苏业呢?他的高明之处在于,这口锅姜蕖顶的心甘情愿,她确实不同意虞俏进门,也确确实实的在府中大闹过。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铁打的事实。

所以她冤吗?

一点儿也不冤。

苏业暗中无形的放纵,私下对两个人的宠溺,助长了姜蕖身为正妻的气焰,也助长了虞俏想要取而代之的决心,谁都不想被对方踩在脚下,这也是两个人的行事作风越来越离谱,手段也越来越极端。

虞俏恨吗?她恨姜蕖。

因为是姜蕖害她没了孩子。

那个时候苏业是怎么做的?

他日日夜夜陪在虞俏身边,温声细语,小心呵护,所有对身体有好处的补品,流水线似的往这边送,对姜蕖反而是高高拿起,轻轻放下。

苏业的这番作为既消了虞俏心中的怨气,又给足了正妻的脸面。

姜蕖心中对苏业感激,对他也越发的好。

虞俏因为苏业对她太好太好,好到她根本找不到任何理由来怨恨他,她只能把矛头对准姜蕖。

后院的战争再次爆发。

苏业在里面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

他这么做究竟有什么好处?

苏璟好猜测,无论结果怎样,苏业都不像他对外表现的那般无欲无求,每天就只是喝茶遛弯逗鸟。

或许那日虞俏来找自己商量合作的事情也是苏业安排的,目的可能是为了试探自己。

就算为了试探,可苏业的目的是什么?

侯府只要有苏世宏在,苏业就别想翻了天,就算苏世宏不在,还有苏璟,无论如何,侯爷这个称号都落不到苏业头上。

除非他所求的并非是侯府!

那会是什么呢?

苏璟好边走边琢磨。

苏乔肯定是指望不上了,不过十三岁的姑娘,很多事情发生的时候她还没出生呢,苏璟好很难再从她的心境中获取信息。

冬风吹冷,片片黄叶飞舞,暖阳映照在门前的搭环上,绵软的柔风吹过帘钩轻轻摇荡,湖面上水已结冰,光辉照着长亭短亭。

长亭下坐着一位中年男子,身量偏瘦,个高,五官和苏世宏很相似,只是苏业比苏世宏要白上许多。

此时这个男人正在亭下逗着一只画眉鸟,另一只手拿着一柄紫砂壶,时不时的喝上两口,神情很惬意。

苏璟好眼底闪过一抹幽光,眼前这个男人任谁看着都很无害,轻易的便能让人卸下心房。

她暗暗皱眉,苏业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只是巧合吗?

苏乔似乎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父亲,以为父亲遛弯累了,便拉着苏璟好走过去,“三妹,你还没见过我父亲吧?”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苏璟好看着一心沉醉在玩乐中的苏业,心下猛地给自己敲了个警钟。

她对气息很敏感,在夏国,除了宸王那样的高手有时候会感知不到对方的气息,可整个夏国,有几个那样的高手?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万般朝野万般朝野酸橙不甜|古言这皇宫中,盛宠,权势,孰真孰假,何必纠结,只要这里,有那道曙光,再黑的路,也不怕了---云裳 抢这把龙椅,不过是要,权倾天下,我不做这大明皇,依旧可以,况且,我要的不过只是小小的女人---洛铖轩 我一直都想问你,可有一日,你的泪是为我而流,呵!别傻了,我又如何舍得,你流泪呢? ---风裕 皇权路上,万般险恶,蠢蠢欲动的心,躁动不安的灵魂。
  • 毒夫难驯毒夫难驯笑无语|古言望月皇后,育有一女,人前男装,名唤瑾玉。 桃花美目,身在何处,皆有贵女,争她做夫。 【黑东珠和头盖骨】 瑾玉皇子在机缘巧合之下得一黑东珠,邻国公主听闻,扬言要得美男也要东珠。 “公主如此喜欢,可敢与我打赌?” 公主傲然道:“有何不敢?!” “公主好气魄!若你赢了,给你我的黑东珠,若我赢了,我要你——”在公主欣喜的含情目下,接着道,“的头盖骨。” “为何?!” “拿你的头盖骨当碗使!” 【脑残篇】 “脑残的意思就是你满脑子血雨腥风,思想残忍。”她道:“所以我说你脑残。” 他点头,“原来如此,那么你也脑残,莫要否认。” “你说什么?!” “不止如此,你的父皇母后,三皇兄四皇兄八皇妹,思想都极为残暴,我可不可以认为,你全家都脑残?” “你才全家都脑残!” “不,我妹还是很善良的。” ———————————————————— 云若梁王,府有一男,公子倾城,却是男宠。 公主惧怕,皇子胆寒。貌比妖孽,心似蛇蝎。 【美公子和俏寡妇】 茶楼里,有绝色姿容的绛衣公子,对着一名年过而立的中年美妇示爱—— “在下对小姐一见钟情,愿以十里红妆迎娶,不知小姐可否愿意?” 茶楼一众看官皆瞠目结舌。 “公子,你这是何苦?”美妇人掩面啜泣,“君生倾城色,我却将迟暮,何德何能......” 公子弯眉一笑,“我不是以貌取人之人。” 美妇继续啜泣:“能被公子看上当真是幸事,奈何天公不作美。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公子银牙一咬,“年龄不是问题。” 美妇依然啜泣,:“公子美意,我心领了,但夫君虽离世已久,我却不想再嫁他人......” 公子眼角一跳,“东方瑾玉,你再给我胡说八道试试看!什么叫我离世已久?还不把你脸上那层难看到死的人皮面具给我揭了!” 【长发及腰篇】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和风正清,假山之后—— “你何时才能不那么幼稚,我看你真是皮痒了欠收拾!” “本王之所以幼稚,乃是因为缺少管教,若能娶一王妃来收收我的骨,本王很乐意收敛。”男子的声音宛如温玉而又慢条斯理。 “哦,可是找到合适的人选?” “两年前有个女子曾问我,待她长发及腰,我娶她为妻可好。” “然后呢?” “然后——”温和的嗓音在一瞬间倏地提高了分贝,“你他大爷的都长发及脚了!还不兑现诺言,要及腰才算是么?我替你一刀剪了可好!” 黑夜之中,有利芒划过—— “别,有话好说,别剪我头发!” * 本文一对一,非女尊NP。 男强女强,男女互宠,偶有变态,望别介意。 满地打滚求支持~~
  • 悠悠田野记悠悠田野记woilet|古言惠小幽本和师傅在山里轮回观过着惬意的生活,一场暴雨引发的意外让她回到六十年前的农村,贫困的生活,自私势力的亲戚,让她和家人一贫如洗生活更加雪上加霜,越是压迫她,她越是要奋起反抗,且看她如何同她的小伙伴们摆脱欺辱,自力更生,在田野里自由的撒欢.
  • 妖孽病王娶哑妃妖孽病王娶哑妃铭荨|古言郑国公府谦谦世子,言之灼灼,当众退婚; 相府哑巴嫡女,不堪众人嘲笑奚落,上吊自杀。 再次醒来,前世顶级特工强悍灵魂入住,自卑,懦弱,孤僻的她,已然变成了强势,果决,随心随性恣意而活的她。 曾经欺她,辱她之人,宁可错杀三千,绝不放过一个。 曾经无亲无故的她,这一世拥有了前世可望而不可及的父母兄长的百般维护与疼爱,谁若胆敢动他们分毫,那她誓必要毁他整个天堂。 这一生,原本她就只是想要好好守护着父母兄长就好,谁知还会有那样一个他......
  • 妖孽病王娶哑妃妖孽病王娶哑妃铭荨|古言郑国公府谦谦世子,言之灼灼,当众退婚; 相府哑巴嫡女,不堪众人嘲笑奚落,上吊自杀。 再次醒来,前世顶级特工强悍灵魂入住,自卑,懦弱,孤僻的她,已然变成了强势,果决,随心随性恣意而活的她。 曾经欺她,辱她之人,宁可错杀三千,绝不放过一个。 曾经无亲无故的她,这一世拥有了前世可望而不可及的父母兄长的百般维护与疼爱,谁若胆敢动他们分毫,那她誓必要毁他整个天堂。 这一生,原本她就只是想要好好守护着父母兄长就好,谁知还会有那样一个他......
  • 我家相爷是精分我家相爷是精分禅小九|古言山有小女,听闻此女下山遇上了当今最高贵、最优雅、最有权势的右相大人,唯有此女心中叫苦,泪如泉涌。望着身骑白马,手持长枪,一袭花衣的活力少年。说好的优雅呢?高贵呢?冰清玉洁呢?呢妈!这活力四射是个什么鬼?只不过这前秒才哄好的人儿,怎么下一秒就冰霜逼人!卧槽!打开方式不对啊!
  • 侯门嫡妻:夫人,拜个堂侯门嫡妻:夫人,拜个堂红两巾|古言单清霜恨死那个戴面具的,那个一言不发就把她抢走的人,偏生又是如此的霸道,他还说,要抢她一辈子。 温侯:我家财万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单清霜:你喜欢我 温侯:我是侯爷!要不了多久还会是国公 单清霜:你喜欢我 温侯:我迷倒万千少女,多少人喊着要给我生猴子 单清霜:你喜欢我 温侯:能换一句么,我好歹也是穿越者…… 单清霜:我救过你,有两世记忆,一品诰命夫人,皇后是我姐姐…… 温侯:没错,我喜欢你,什么时候结婚? ……
  • 盛宠邪妃:腹黑帝王精明妃盛宠邪妃:腹黑帝王精明妃媚儿乌|古言她是他的一枚棋子,还是屡试不死的那种。看着眼前不修边幅的人儿,魅惑阴郁的眼不禁深究,明明邋遢可恶的要命,自己怎么就栽她身上了?!【新文推荐——火鸟烈焰:千面伊宠】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重生之农妇大翻身重生之农妇大翻身龚深北 |古言恶妇? 苏荷疑惑,她向来尊老爱幼,啥米时候成了村子里出名的恶妇了? 殴打婆婆? 苏荷纳闷,她都还没有结婚,怎么就能够直接殴打婆婆了? 弃妇? 苏荷刚刚接受了穿越的事实,却是马上要面临着成为弃妇的危机。 看着对自己怒目而视的小姑,床上躺着失望至极的婆婆,漠然背对着自己的相公。苏荷轻轻一笑,这样也好! 她苏荷在现代的时候,就是靠自己一手打拼,创出了一番不小的事业。而现在只是换了一个环境而已,她一样能够轻松搞定。 于是,她开始了农妇人的大翻身,誓要活出自己的风采。 上山,下田,卖特产,建工厂,她成了村子里一道独特的风景线。而苏荷只是微微一笑,继续埋头苦干,为了她的终极目标而奋斗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