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1章 两条白嫩的手臂,晃得人眼花

“蒋总,这是您让我调查的,差不多都在这儿了。”

蒋继深刚到了自己单独的别墅,等在那边的杨启发顿时迎上来,“有些资料是让人直接给抹掉了,抱歉,蒋总,目前正常的程序走的话,是无法调查到的。”

蒋继深脱掉了外套,扔在一旁。

他伸手压了压隐隐作痛鼻梁,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明。

杨特助还是比较了解蒋继深的,很快就开始人工复读机的模式——

“苏眠小姐的父亲,本名应该是叫张凯。他是一个警察,和苏音琳结婚了之后,就开始做起了卧底。刚开始几年,还有所顾忌,因为结婚不到两年,苏音琳就怀孕了,正是苏眠小姐,苏眠小姐出生了之后,张凯刚完成了一个任务,当时就已经说是不准备做卧底了。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又跑去了金三角那边,做了缉毒卧底。因为十分危险,加上时间很长,苏音琳不知是不是被丈夫以前的仇敌骚扰还是怎么的,女儿和她都和张凯脱离了关系。所以苏眠小姐一直都叫苏眠,但她早年户口本上是改过名字的,本名是叫张眠眠。”

杨特助顿了顿,又说:“这些资料是通过特殊的调查团队调查到的,其实张凯应该还有其他的一些被抹掉的信息,包括他真正的样子,和实际的年龄,这些恐怕现在知道的人应该也就只有苏小姐和她的母亲,他当年死了之后,所有的事,苏女士都没操办过,有特殊人员给他弄的墓碑,苏女士从来没去过。”

蒋继深不知是在想什么,低垂着眼帘,周身的气场却是绝对的阴冷。

杨特助感觉到,蒋总似乎是陷入在了一个旋涡之中,有什么情绪在不断撕扯着他。

他夹着烟的手背上,明显是有情绪翻滚的痕迹。

手背上,青筋凸显。

片刻之后,慢慢恢复。

杨特助想了想,很快就说:“苏小姐的话,过去还是比较单纯的,正常上学,毕业,工作,至于感情史,应该就是和季兴川那一段,她出国了之后,也有追求者,不过苏小姐一直都是单身。”

蒋继深还是十分沉默。

他举着手中的半截烟,眯着眼睛吸了一口,缓缓吞吐着云雾。

其实杨启发以前也觉得,蒋总就一直都是极其沉默寡言的人,好像是真的无欲无求似的,除了工作之中的那点利益驱使,可以说他是冷酷无情的。

可苏小姐的出现,让杨启发又觉得,自己似乎根本就没真的认识过蒋总。

他对苏小姐的那种态度,是从来没有过的。

哪怕是那些从小跟他一起长大认识的发小,大概也很难让蒋继深有多说半个字的欲望。

苏小姐…真的是挺神奇的一个人。

蒋继深也在想着苏眠。

他这会儿有些嫉妒季兴川这个,让自己五官都没能记住的人。

他舌尖轻轻抵了一下自己的嘴角。

忽然出声,“不用调查别的了,这些资料都处理掉。”如果张凯的死和毒品有关的话,苏眠是肯定还存在一些潜在的危险,不过这些,蒋继深目前没深想,他又问:“VE大厦,是不是开始竞标了?”

“是,周家和梅家都有参与,梅家和政府那边的关系很不寻常,这次的竞拍,他们的几率是最大的。”

蒋继深将烟蒂摁灭了扔进烟灰缸里,抽过了一旁的消毒湿巾纸擦了擦手指,“我父亲那边呢?”

杨特助说:“大蒋先生没什么动静,不过他最近和欧阳先生有争执,应该就是为了VE大厦的事。”

“怎么,欧阳连还想吞了VE?”

“欧阳先生是这个意思。”

蒋继深冷笑一声,“他胃口倒是挺大的。”顿了顿,又挑眉道:“不过也是,陈年往事,他们几个老家伙可能都觉得已经被尘封了,可谁知道呢?大厦突然就要开始竞标出售,到时候大厦一推倒,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天大的事,一个个都想要拿下来,也合理。”

蒋继深难得一口气说了这么多。

杨启发心里却很清楚,那大厦也算是蒋总的一个心病,现在他不过就是坐山观虎斗,但绝对不会一直都不动作的。

看着蒋继深一根根擦干净自己的手指,杨启发眉眼跳了跳。

不知道是谁要倒霉,反正这是蒋总算计人之前的惯性动作。

“你先回去吧,晚上我还有事,明天去一趟蒋氏。”他弯了弯唇,“好多年不见欧阳叔叔了。”

杨特助颔首,心里默默想着,原来是要算计欧阳连。

不过那老家伙,的确是相当难缠的一个人。

*

苏眠和苏音琳交代完了之后,又说:“妈妈,晚上我可能会留在虞酒这边。”

苏音琳沉默了片刻,说:“可以,不过明天你回来一趟吧,我带你去看一下房子。”

苏眠其实是想自己买房子的,拿着蒋庆洲送给自己的房子那算是什么意思呢?

她也不是矫情,就心里不是那么回事。

不过手机里也不好多说,她含糊应了一声,决定明天再当面和苏音琳好好谈一谈。

“我穿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苏眠拉了拉自己身上的小短裙。

这是虞酒给自己准备的。

今天的这个是私人小party。

虞酒找人打听的,说是虞文献会过来,这地是宴家的。

其实说白了,就是上流社会的社交圈。

晏家公子前几天回国了,今天搞了这么一出,他们那个圈子里的人,今天应该都会到。所以入场的,肯定都是盛装打扮的。

苏眠有些不太习惯,“太短了,而且这么冷的天,我都不想下车。”

虞酒的还是露背装,她正在画眼影,漫不经心说:“里面不冷。我说眠眠,你是不是也太保守了?你在国外这么多年,难道从来都不参加这种聚会?”

“我是不太参加。”

“那就当陪我嘛,我一会儿去找虞文献,你就在楼下等我一会儿,然后我们一起走就行了。”

苏眠无奈,只能是点点头。

虞酒身上的是红色的裙子。

苏眠身上是一条紫色的小短裙。

但两人都很白,尤其是苏眠,两条腿,又直又嫩,入场的那瞬间,几乎是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虞酒今天给她化了个妆。

她本来就长得漂亮,但五官却十分柔软,清纯,现在妆容一衬,给人一种纯洁至极之中,又带着妩媚妖娆的感觉。

尤其是她身上的那条裙子。

肩膀处就只有一个小蝴蝶结绑着,两条白嫩的手臂,晃得人眼花。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豪门弃妇:影后归来豪门弃妇:影后归来阿七七|现言俞白雨十年演艺圈摸爬滚打,终成影后。 没料想识人不明,嫁入豪门,丈夫跟自己的姐妹勾搭,娱乐圈的世界一朝崩毁。 留给她的,不过是失足流产,坠楼而亡。 重活一世,还能被人蒙了眼不成? 用光华闪耀藏起内心的伤痛疲惫,只要站在镁光灯下,她还是完美影后。
  • 盛世抢婚:大牌男友是只鬼盛世抢婚:大牌男友是只鬼一曲殇|现言屋中有鬼!怎么办?白隐小姐非常不幸的和一只美艳的男鬼同居。 半夜,艳鬼爬来,某女咆哮:滚!请个茅山道士收了你! 艳鬼楚楚可怜:小隐,我冷。 某女怒吼:冷就盖被子! 艳鬼笑得妖冶,搂着她的腰:好。 某女发飙:茅山道士! 直到有一天,艳鬼化身豪门帝少,在某女的肚子种下了一只小艳鬼。 某女摸着肚子,仰天咆哮:神啊,救救我吧!
  • 豪门重生之暖爱成婚豪门重生之暖爱成婚大雪人|现言推荐雪人新文《重生八零我养大了世界首富》 【发家致富“养”男主。狡诈人美性子野女主vs暗黑学霸病秧子男主】 ―――― 沈沐希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爱了五年的男人最后竟然为了别的女人和孩子,要了她们母子的性命。 许君翔:沈沐希,娶你不过是为了能名正言顺的得到沈家;爱你,不过是为了得到你的骨髓给我的枫儿;宠你,不过是为了要你儿子的肾脏换给我的菲儿! 沈轻枫:姐姐,这就是你跟你儿子存在的价值,没有你们母子,我们母女又怎么能活下去呢? 沈沐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刚刚出生的儿子被硬生生的夺走了一颗肾脏,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躺在手术台上,双眸竟流出血泪来:许君翔,沈轻枫,我就是化作厉鬼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未曾想到,一遭重生,回到了刚被沈家赶出家门那一年! 这一世,她要将许君翔踩在脚下,推入地狱! 她要将沈轻枫碾碎成泥。 她要打碎他们的希望,碾碎他们的人格,腐蚀他们的心灵,用鲜血为她的孩子祭奠! 只是这个集钱权色为一体的自大又自恋的傲娇男人是怎么回事? 为毛线一定要跟她扯证不可!
  • 我的青春来晚了我的青春来晚了胖猫写字|现言以三十好几的年纪开始痴迷偶像剧,开始追星,说出来似乎连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 将近中年了才渐渐认清自己,原来我也有一颗渴望温暖的心。 什么叫青春?什么叫爱情?现在开始用心体会会不会太迟?
  • 灭绝师太的美丽春天灭绝师太的美丽春天柳丝清扬|现言叶至颖,一个年过三十、事业小成的典型败犬女。因为曾经被情所伤,所以她不敢再去轻易尝试感情,把工作作为自己生活的全部重心。当程寒枫面对着比他大六岁的叶至颖说出那个爱字,受惊的败犬女要怎样去面对?是压制自己的情感,让一切过去,还是敞开心扉迎接迟来的爱情?信任自己的朋友也深爱着寒枫,而过去的男友又来到面前。婚姻,爱情,金钱,年龄想要追逐幸福的败犬,却面临着更多的问题。那些经历和过往,令人感动。叶至颖作出了一个艰难的抉择。 在真爱面前,年龄其实并非是距离,只要满怀期待,最终,就会得到幸福。 《灭绝师太的美丽春天》,现已改名《败犬女的美丽春天》上市热售。真爱面前,没有如果——这是一个大龄“剩女”、渴望生活、又理智对待爱情的真实刻画。
  • 秦先生他只喜欢我秦先生他只喜欢我公子思慕|现言京都里向来英俊矜贵,清润如玉的秦家大公子一怒之下抢了弟弟的未婚妻。 从此踏上漫漫宠妻不归路。 吃瓜群众真相了,那个女人是个妖,大少秒变变小狼狗,洗衣做饭加暖床,还有各种虐狗变态宠。 南烟表示很愁闷,总裁你别闹,高冷它会掉。 …… 苏南烟对秦薄桓的评价,难缠,两辈子都躲不掉的难缠。 秦薄桓对苏南烟的评价,腰软,怎么折都不断。
  • 奋斗吧姜英秀奋斗吧姜英秀烧柴煮咖啡|现言娇生惯养长大的帝京土著八零后珠宝设计师, 成为一名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农村丫头,且看她如何逆袭!
  • 醉吟游之山与海醉吟游之山与海鹤鸾兰|现言(不要套世界地图,这是一个架空文,架空!)才女,顾名思义有才华的女人,秋沙白,绝对的才女,只是这份才华随着她的长大变了味儿。音乐与美酒是探戈,舞蹈与歌声是华尔兹,佛系撞佛系,一场清雅绝尘的双人舞。 我家的猫继续强势入境!!
  • 柒遇柒遇屿冉|现言霸道总裁爱上天真小白兔?不存在的! “鱼嘉染!!!” “到!” “昨天的策划为什么没有交上来?” “不好意思,大总裁,不想看见你那张令人胃口不好的冰山脸。” 嘉染嘉染,你总是这么桀骜不驯,呵,可我就是你的克星! “老婆,生个女儿吧。” “不要,我要生个儿子玩,女儿不好玩。” 看总裁夫人如何把总裁玩的团团转!
  • 前夫勿烦我前夫勿烦我夜梦羽|现言休夫会上瘾 (女强+江湖+师徒之恋+一女N男)此文慢热,不喜慎入 男人靠的住,母猪会上树! 十三年的师傅,不告而别,再次相见,却以举动来讽刺她的自作多情。 新婚夫婿,喜堂之上,侧妃同进,夜夜春宵,唯独留她独守空闺。 许下承诺,转眼却又弃如敝屣。 累了,倦了,心也淡了。 算计,毒打,禁锢,却远远比不上那一碗黑色打胎药汁,才察觉的小生命胎死腹中,深埋在心底的火焰疯狂燃烧。 杀戮开,地狱启,全身浴血的踏出王府,决绝的抛弃过往。 再次出现,一纸休书,让当朝王爷从此背负下堂夫之名,佳人自此失去踪影。 ☆★☆★☆★---本--文--由--潇--湘--书--院--首--发--,--禁--止--转--载!!★☆★☆★☆ 一年后,江湖出现一仙一魔一妖 妙手仙医,一身白衣,飘逸脱俗,每月只为一人医病,想要治病可以,前提条件是,你找的到她。 嗜血罗刹,一身黑衣,残酷冷血,每月只亲手杀一人,想要活命可以,前提条件是,你躲得过她。 绝艳妖姬,一身红衣,妖艳魅惑,美男环绕,得到的就只有她的人,前提条件是,别和她索要心,因为她无心。 可谁能料到……一仙一魔一妖本是同一人。 三年的时间,一而再再而三的改嫁,却也一而再再而三的扔下休书离去,这又是为何?难道休夫真的会上瘾? ☆★☆★☆★---本--文--由--潇--湘--书--院--首--发--,--禁--止--转--载!!★☆★☆★☆ 当第一任下堂夫出现在她面前,悔不当初“羽儿,我错了,跟我回去吧。” 当师傅金眸满是深情“错了吗,我只想要你幸福啊!我真后悔离开了百草谷。” 她却已经美男环绕,目光,不再停留于他们身上。 …… 清秀的他“我的一切都是你给的,我的一切也都是你的。” 冷峻的他“我是你的人,你死,我死。” 谪仙的他“为了你,我放弃复仇,我只想争取在你身边的资格。” 美男多多,桃花朵朵开…… 下堂夫、前生欠她的男人和她欠的男人,前生置她于死地的女人,情人,情敌,一一出现在她的面前,这是命中注定吗?难道命运注定再一次交集吗? --------------------------------------------------------------------------------------------------- 本文简介 这只是一场交易,一份契约,困住了她,却困不住他。 当他带着她出席在宴会上,才知道他为什么会娶她。 酒醉时,他喊的是另一个女人的名字,抱着她的时候喊的也是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忽然的温柔,她陷了进去,爱情果然会让人变笨,先动心的人注定就是输,她输了。 忽然的冷漠,让曾经的甜蜜立刻成了源源不绝的痛苦侵袭而来,让人措手不及。 带着一份惊喜,等待着他回家,得到的却是另一份“惊喜”,他的情人怀了他的孩子,他要离婚。 心碎了,她的自尊让她无法不放下,没有爱情的婚姻宁愿不要,在那张令人心碎的纸上签上了名字,带着一个已经不想说出口的惊喜转身离开。 七年后,她已是小有名气的…捧红了不少偶像,影星,她有着两极化的性格,有时懒散让所有的朋友都唾弃,有时歇斯底里的让所有的朋友都无奈,换句损友的话,她整个就是个精神分裂的疯婆子,即便是如此,她的桃花却从未断过,原来不少人还真好这一口。 一次偶遇,再次见到了他,他…他这个不要脸的竟要和她打官司,那么多年,她可不是白混的。 “对簿公堂”她早就有心理准备,有钱了不起?靠的,一通电话,王牌大律师屁颠屁颠的为她效劳,她早就不是当年那个怯懦自卑的小女孩了。 好友迷糊蛋的新作宠狼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