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2章 怎么刚刚还在睡觉?

庄韵咬了咬下嘴唇,“毕竟我对你态度不像特别好啊。”

“唔?那你可以试着接下来对我好点,说不定我就可以把差评改好评了。”容卿宸扯了扯唇角。

庄韵笑了笑,“你不会的,因为你根本就不会给我差评啊。”

她信心十足,仿佛自己就是容卿宸一样。

容卿宸无奈的摇了下头,表示不得了。

庄韵真的不得了了,怎么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这脸皮……一点也不薄。

“你不舒服吗?怎么刚刚还在睡觉?”他关切的询问。

“昨天回公司忙到天亮才睡。”庄韵尴尬的解释。

“少有啊……”容卿宸薄如刀削般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我看上去就是一个不工作的人?”庄韵愠怒。容卿宸若有所思,很认真的摇头。

庄韵满意的点了点头,眼前这个男人还真的很纵容她,连这都要恭维。

谁知容卿宸慢条斯理的吐出了一句,“你只是一个看上去不会努力工作的人。”

庄韵顿时黑脸,想掀桌,到底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虽然还是承认一下吧,她的确不是那种会很努力工作的人。

可一旦努力了,就一定很用心。

外面的人一定是没有看见过她认真的一面。

“庄韵,你要不要认真的追我啊?说不定我会答应你呢。”容卿宸狭长的凤眸轻眨了下。

“我现在不是在追你吗?”庄韵翻了翻白眼。

要不是容卿宸,她才不会陪吃饭。

容卿宸也只是开着玩笑,真没想到庄韵还会回答。

当然,他清楚眼前这个女人也是在说笑。

他自始至终都还未能走进她的心里。

不过看在她乐意陪吃饭这一事上,他还是能感受到她的诚意和耐心。

真的不能要求太多,要不然庄韵会翻脸。

“我下周去马尔代夫谈一个合作的事,你要不要一起?”容卿宸不动声色的提议。

“你包我一切费用吗?”庄韵小嘴抿了抿。

容卿宸给予了肯定,“当然。”

“啊,那我还是勉强去一下吧,免得要是拒绝你了,你等会回家就哭!”庄韵面不改色。

容卿宸一脸无奈,哭笑不得。

眼前这女人还真是……

庄韵稍稍出神,她想去马尔代夫并不是因为讨好容卿宸,而是确实需要一个好地方散下心。

最近公司也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最关键是她不想留在这。

急切的需要换一个环境去思考另外一些事以及喘上一口气。

留在这,真怕自己太过压抑。

正在这时,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传来,一袭身影映入了庄韵的眼帘。

没有想到会遇见熟人,还是极其不想见的人。

庄纪韵和厉司衡!

庄韵还是初次见到这两人成双入对的出现在公众场合,眸底的惊讶一瞬而逝。

庄纪歆与她视线交错,精致的妆容下浮起一抹讶异。

“庄韵,好巧,你也在这。”她主动上前打招呼,举止端庄优韵,并且落落大方。

庄韵真的很佩服这位庄家的掌上明珠,换做她,肯定做不到。

她没有给予回应,庄纪歆也不恼,微笑着望向容卿宸,“容少,真没想到你会和庄韵一起!”庄纪歆拉过一旁的椅子,顺其自然的就坐了下来。

庄韵并不意外,庄纪歆是贵圈有名的交际花,认识容卿宸也在常理之中。

正在这时,一股危险的气息悄然而至。

厉司衡眸光清冷,俊美的容颜仿佛布满寒霜般,令人遍体生寒。

他的情绪似乎极为恶劣,径直的坐在了庄纪歆和容卿宸中间的位置。

容卿宸眉头微蹙,事态的发展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淡然不惊,“请庄韵吃顿饭。”

“我在追他啊,大姐,你和他认识吗,可要帮帮忙。”庄韵皮笑肉不笑,还悄悄的对容卿宸使了个眼色。

庄纪歆美眸闪烁了下,“想必大家都认识也不多做介绍了,我身旁这位是厉少。”

厉司衡依旧冷着脸,深邃如潭的双眸锁住了庄韵,“庄小姐,你好!”

“厉少,你好,真人比上镜帅。”庄韵就差咬牙了,眸底深处的火苗都快跳出来。

厉司衡冷冷一笑,“这么说,庄小姐是看上我了?”

“厉少竟然被庄韵逗笑了,你什么时候笑点这么低?”庄纪歆黛眉微蹙。

“容卿宸,我想试试你盘子里的。”庄韵内心冷笑,这对贱人!

她也不甘示弱,前所未有的主动。

容卿宸会意,亲自把盘子里切好的松露蛋糕,递给了她。

庄韵低下头就开始吃起来,还吃的津津有味的,“容少的蛋糕真好吃。”

“你们两个是真的在一起了吗?我的天啊!”庄纪歆惊呼。

“没有,你妹妹本来就是这样啊,你难道不知道吗?”厉司衡不屑的说道。

“我还真不知道,庄韵在家一直很乖!”庄纪歆摇着头,表示不敢置信。

厉司衡清冷的扔出了一句,“真看不出三小姐是乖的女生,我还以为没有什么事是做不出的。”

庄韵深深的感受到,来自厉司衡带来的恶意。

“你怎么老是针对我妹妹啊?”庄纪歆佯装不悦,出面圆场。

庄韵抬起头对着厉司衡翻了翻白眼,“呵呵,有的男人就是这样啊,一辈子的小气鬼!”

厉司衡和容卿宸还有庄纪歆,当下就被堵住了。

庄韵还特意把小气鬼三个字说得很重,明显就是要说给厉司衡听的。

她就是一直都会把他当成小气鬼。

厉司衡直接把餐牌合上了,眸光冰冷的盯着的看向庄韵。

“两位很熟吗?”庄纪歆面色不悦,语气也逐渐转冷。

“我在说别人,没说他!”庄韵不置可否,耸了耸肩。

她才不想和厉司衡表现的很熟一般。

厉司衡眉头紧蹙,掌心攥紧。

庄韵和容卿宸两人已经是快要用晚餐了,

中途庄韵去上了个洗手间,其实是为了拖延时间。

她足足在洗手间里面呆了十分钟才出来,期间容卿宸发了好几条短信确定她没事。

庄韵直接说,想要走了。

容卿宸只好安慰她,再出来坐一会就走了。

可庄韵已经一点都不想再坐,一会也不想。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爱似烈酒封喉爱似烈酒封喉十七月白|现言沈言欢用尽一生爱过一个人。可他却转身将她送入地狱。他说,欢欢,杀人凶手不配得到爱。沈言欢咽下这苦涩的爱,任烈酒封喉。
  • 北极光北极光妖妖、妖怪|现言林澈从小就喜欢和爷爷玩耍,可是后来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严重,连一向吵架的爸爸妈妈也开始和睦起来了,可是真的有那么平静吗,爷爷去世后,林澈终于知道了,爸爸妈妈和好是假,为了爷爷的产业才是真,爸爸妈妈在打闹之中失去了生命,林澈也进入了孤儿院,直到十三岁才去了舅舅家,林澈按照遗嘱背负了许多人都眼红的财产,阴谋越来越多,林澈遇到了一个叫韩子澈的人,还有林书翰,在无数的分分合合后,林澈身穿白色婚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 妖孽影帝的快穿旅妖孽影帝的快穿旅陌沁月|现言【正文已完结,新书:快穿:主神的恋爱日常】洛云深本是一个长相妖孽的影帝,被他的粉丝称为国民男神,他赶往剧组的飞机失事后死亡。当他以为自己必死时却绑定了系统000,开启了他的快穿之旅。(简介无能为力,耽美文,慎入。)
  • 有间往去有间往去陶人树|现言白家人有三条绝不可违的家规 1,不可嫁娶陆姓之人; 2,不可阅读外国书籍; 3,不可忤逆长辈; 白露从三岁起便已经熟背此三条。
  • 总裁大人不将就总裁大人不将就派小洱|现言她知道两人的见面不算是好的,但他也不用到处敌视她好吗? 好不容易让他对自己改观,谁知别人突然插一脚,让两人的关系回到原来, 其实两人回到原来的关系也没什么,但为何她会感到失落呢? 难道她.......
  • 北极光北极光妖妖、妖怪|现言林澈从小就喜欢和爷爷玩耍,可是后来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严重,连一向吵架的爸爸妈妈也开始和睦起来了,可是真的有那么平静吗,爷爷去世后,林澈终于知道了,爸爸妈妈和好是假,为了爷爷的产业才是真,爸爸妈妈在打闹之中失去了生命,林澈也进入了孤儿院,直到十三岁才去了舅舅家,林澈按照遗嘱背负了许多人都眼红的财产,阴谋越来越多,林澈遇到了一个叫韩子澈的人,还有林书翰,在无数的分分合合后,林澈身穿白色婚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 步步攻心,名门首席侦探妻步步攻心,名门首席侦探妻艾笑姑娘|现言【全本完】 推荐系列新文《二见钟情,总裁掠爱强婚》,详情请戳其他作品。 —— 一夜缠绵,他将她压在身下,白色床单上一朵醒目的梅花揭开了一个又一个惊天的大秘密。 出现了偏差的记忆让她惊慌不已。 他从背后拥住她,“现在换我问,你,会不会后悔?” - 律凌辰,叱咤风云的商界精英,律氏财阀的第一交椅,黑道组织中令人闻风丧胆的King。 许安然,律氏名义上的“养女”,身份错综复杂,既是自小被弃的豪门千金,又是他手下的首席执事,是破案无数的私家侦探,也是名震国际的美学大师! 当案件接踵而至,阴谋、陷害、暗算,她机警聪慧、见招拆招,却无奈深陷泥淖,举步维艰! - 有些事情注定只能成为秘密,烂在心里。 所以,当她苦苦搜寻证据想要证实他的清白时,他却主动将镣铐握在手心,说:“别白费力气了。” 腹中婴孩化作血水,她用枪抵着始作俑者的头,他却反手夺过枪,说:“血,就让我的手来沾。” …… 十二年的痴恋,两年的相守,曾深爱如他们,却终是抵不过现实的残酷。 真相层层剥开,经历了人生的大悲之后,她心力交瘁,不告而别,他痴心不悔,苦苦等待。 - 其实你可能不知道,在得知你为了我默默承受了那么多的风雨后,我感动之余,却宁愿你,永远不曾爱过我。——许安然 - 首部倾心打造以“画”为题材的悬疑商战言情小说,又名《许我半世安然》。暖虐并行,不喜勿喷。倾情奉献,品质保证!
  • 重生拥你入怀重生拥你入怀理想花|现言新书《重生后我有了美颜系统》已开,求收藏求推荐票求宠爱哦~~~ 重生空间回到青春年华,她誓要改变自己:养的起自己、买的起洋房、斗得过极品、狠得下心肠! 她:我这算不算跟土豪站在一块土地上? 某人:何止?你已经站在土豪的脚上!
  • 天价猎爱游戏天价猎爱游戏辛小作|现言【四少系列一】“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特助,负责我的一切事务。是一切哦!”“苏总,我只是助理,不是保姆。”她一脸淡然。“不听话,扣薪水!”邪肆总裁坚定无比。“……”妖颜特助顿时无语,谁叫钱是她的致命伤?什么豪门前夫,什么劲敌情敌,什么妹控董事……猎爱游戏,谁定输赢!因一场阴谋,她逃离豪门夫家;借一张妖颜,他认出她的身份。一张妖颜,天价身份,猎爱游戏,步步惊心。【苏锦墨vs向希留,男扮女装】
  • 安安静静等你来安安静静等你来胡晓乖|现言向渊彬,我这辈子我最大的错误就是跟你在一起!你放过我吧,从此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安瀞,我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珍惜你对我的感情,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向渊彬,我陈默从不为任何事后悔!可是现在,我后悔当初不该为了成全安瀞,把她让给你!从今往后,她的喜怒哀乐我都会负责,你别想再伤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