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06章 不愿再自欺欺人

竹浅雨猛地抬起头,看他一眼,又匆匆地移开视线,嘴皮动了动,说,“纪桓,我有男朋友的。”

纪桓的心头,原本是块被热情烤成了高温的烙铁,被她这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来,“嗞嗞嗞”地响着,纪桓甚至看到腾腾的水汽在眼前晕开、飘散。

纪桓感觉自己犹如置身于热辣的水汽中央,里面,仿是被抽离了所有空气的真空罩一般,他的心脏因呼吸不畅而抽痛、窒息,脑子因缺氧而呈现一片空白。

竹浅雨本是下了大决心才好不容易把话说出口,可话说出来之后,见他像是突然被施了魔法一般突然楞在当场没了反应,她的心脏一紧,“纪桓?!”

眼前失常的纪桓,让竹浅雨甚至生了要收回刚才那一席话的想法,“纪桓,其实,我……”

竹浅雨的声音,犹如从黑暗中伸出的一只巨手,猛地,把纪桓拉扯回现实之中,胸口的窒闷虽然还在,但总算,能正常地呼吸了。

大脑,亦随即恢复了运转。

“小雨,什么都不用说,我都明白!”纪桓打断竹浅雨的话。

被打断的竹浅雨,紧紧地盯着纪桓,嘴巴,却再也没有张开的勇气。

直到她亲口把拒绝的话说出来,才发现,自己,原来比她以为的更加要在乎他。

也是直到这一刻,她才,真真正正看清自己的内心。

可即使发现,即使看清,那又如何?

“小雨,我懂!”恢复常态的纪桓,见她不说话,扯出一抹笑容安抚她。

她痛苦地看着眼前牵强地扯开唇角露出笑意的纪桓,心里大声疾呼。

不!你不明白!

你太优秀,优秀到,即使明知你跟我不可能,我的目光仍旧不自觉地被你所吸引!

你太温柔,温柔到,即使明知你的温柔永远不会独属于我,我的心仍旧无法抑止这种想要独占你的想法。

……

纪桓并不知道她内心为了什么而纠结和痛苦,但他能从她眼里看到强抑的痛苦。

此时的他,已经恢复理智和正常的分析力。

她没有男朋友,这点,他能肯定!

这份肯定,并非源于一开始打听来的那些消息。

而是,源于他这段时间与她相处所衍生的了解从而十分笃定。

他只是,想不透她为什么要骗他,说她有男朋友。

很显然,她已经明白了他对她的特殊心意。

说有了男朋友,为的,就是要打断他的这份特殊心思。

只是,她既然没男朋友,为何要如此决绝地拒绝他?

是因为没有好感?

可这一点,纪桓并不认同。

她是个相对好懂的女生,大部分情绪,即使没有表露在脸上,但从她很多微小的动作能清楚地感知得出来。

所以,她对自己有好感这事,纪桓一直都极有自信。

是因为家境环境让她对感情没了信心?

稍稍联系一下她老爹的风流事迹,纪桓便愈发觉得,她会拒绝自己,正是因为她爹的事让她对所有男人心灰意冷,即使目前对他有好感,仍没法完全地信任他相信他。

自认弄明白原因的纪桓,暗地吐了一口气。

原来,自己还是太心急了。

对她这样特殊家庭环境成长起来的女生,要全身心地接受一个男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小雨,你不必自责……是我太心急了!”

纪桓一边安抚她,可安抚的同时,却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

他承认心急,也间接地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竹浅雨看着眼前明明被自己拒绝了,却倒过来安慰自己的男人。

心里愈发地痛苦。

有一种痛,就是你知道摆在眼前的,是最适合你的,也是你最想要的,但他的所属权,却在你没出现之前已经完全属于另一个人。

“纪桓,对不起……”

对不起,明知道我们没可能,我还纵容自己沉溺在你肆意的宠爱之中。

对不起,明知道你已有所属,我还贪恋这短暂却可贵的温柔。

……

纪桓认识竹浅雨这么久,第一次看见她如此痛苦。

即使,她早些天及至刚才都还在为她的姐姐而苦恼,但那些,充其量只能算是郁闷、烦恼。

可此刻,她原本清澄的眼睛蒙了一层阴霾,暗沉黯淡的眸光把她内心的绝望和悲伤展现无遗。

“傻瓜,跟我说什么对不起。”

纪桓的手伸过去,本来,是想要摸摸她的脸和眼,借此好好安抚一下她。

可意识到自己刚刚被拒绝,手便微微拐了个弯,搁到她发顶上使劲揉了几下,直到,把她那一头清爽短发弄得凌乱不堪。

好比,他现在的心。

他一直觉得自己十分强大,也十分坚强。

可此刻,即使明知她不过是为了某种原因而不得不拒绝他,他的心,还是乱得很。

“你坐着,我去让人结账,顺便,把这些米粥打包回去给你做夜宵,宿舍里有微波炉吧,吃的时候热了再吃。”

即便被拒绝了,纪桓还是温柔地吩咐着,边说,边站起来往门口走去。

他在遇到棘手的事情时,通常都会逼自己远离一下,好好冷静下来,认真分析梳理。等到理清头绪,再卷土重来。

眼前的情况,便是如此。

“嗯……有微波炉。”竹浅雨心里仍痛苦不已,回答的话音便带着轻微鼻音的低迷。

纪桓叫来服务生,把帐结了,又吩咐人把米粥用两个大塑料碗装了起来。

竹浅雨一声不吭地坐在一边,看着他指挥着服务生干这干那,目光,久久地黏在他的身上无法移开。

本来,她可以像以前一样,刻意地欺骗自己欺骗着他,尽可能地享受他的体贴和温柔。

可她,不愿再自欺欺人下去。

因为,她怕。

再这样放纵自己,到最后,她会忘了,他其实,是属于另一个女人,属于那两个活泼可爱的龙凤胎。

甚至,她怕自己,到最后,即使明知他是属于另一个女人,她还是,会不顾一切地扑进他的怀抱!

纪桓载着她离开粤菜馆,中途,他把车子停在路边,在路边的面包店买了几个面包,再上车,便把面包塞到她的怀里。

“光吃粥不饱,记得热两个面包一起吃。”

同类热门
  • 内有萌犬请小心内有萌犬请小心驮着云的猫|现言“你接近我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一见钟情二见倾心,非你不娶。” “说实话。” “……退婚。” “……” 你以为这是一个斗智斗勇的故事,那么你就错了,这是一个自以为聪明实则逗比的总裁来膈应冷面灰姑娘的颠覆版故事。 为了退婚,他也是拼了,不惜自黑,以求让对方能够知难而退。 结果…… 退婚对象一脸茫然:“我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未婚夫,我怎么不知道?” 逗比总裁:……那他这忙活半天究竟是在做什么,心好累。掀桌!
  • 我寄人间雪满头我寄人间雪满头陆缥缈|现言初遇,他是落魄少年,我是豪门千金,我先动情,为他丢盔弃甲;他心有城府,也有红颜所爱。父母入狱,我从天之骄女跌入泥潭,他冷眼旁观,已成商场新贵;我委曲求全,周旋于权贵之间,与他斗智比狠,也与他纠缠不清。他说:“唐以念,你我之间有血海深仇,此生不是你败,便是我亡。”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宋成遇,我与你怕是命中注定,不死不休……
  • 刚好猎到你刚好猎到你陈小堪|现言一个职业女强雇主和神秘腹黑男,这是一个聘用总裁的职场爱情故事。
  • 请别偷走我的心请别偷走我的心念维忆|现言他因为一段情变的冷漠,高傲、她经过漫长的等待终于等来的他的告白,幸福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琉璃梦的破碎,她发现这只是幻觉梦一场,原来她一直只是一个替身……
  • 末世重生之女王来袭末世重生之女王来袭吃素的肉包|现言一次意外,她获得仙人垂青,让她重回末世前三个月。 注定,这一世她将耀眼,强悍,受世人膜拜。 丧尸横行?植物变异?我有超级异能,打遍天下无敌手! 食物紧缺?无法种田?我有无敌空间保驾护航! 当面临抉择,是依附还是独立? 当面临危难,是逃避还是面对? 当面临背叛,是原谅还是仇恨? 且看她如何在末世崛起,保护父母,呵护家园,创造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 对丧尸,她能力非凡。 “丧尸来了!丧尸来了!”人们惊慌失措的尖叫着,奔跑着。 城墙上的守卫已渐渐坚持不住,节节败退,她似从天而降,一招救起险些命丧尸口的战士。 “这是我们的家园!如果我们自己都放弃了,又可以再逃去哪里?!”她镇静的看着城外密密麻麻漫山遍野的丧尸,不断发动异能,勇闯丧尸群,直奔目标。 以一人之力,挡千万丧尸。 对敌人,她冷酷无情。 欢迎留言提建议或意见,但不接受无理由拍砖,谢谢。
  • 北极光北极光妖妖、妖怪|现言林澈从小就喜欢和爷爷玩耍,可是后来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严重,连一向吵架的爸爸妈妈也开始和睦起来了,可是真的有那么平静吗,爷爷去世后,林澈终于知道了,爸爸妈妈和好是假,为了爷爷的产业才是真,爸爸妈妈在打闹之中失去了生命,林澈也进入了孤儿院,直到十三岁才去了舅舅家,林澈按照遗嘱背负了许多人都眼红的财产,阴谋越来越多,林澈遇到了一个叫韩子澈的人,还有林书翰,在无数的分分合合后,林澈身穿白色婚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 总裁宠妻成瘾总裁宠妻成瘾苹果|现言她坚信母亲不会在最幸福的时候选择自杀。因此踏上寻母死因的路。侍候母亲多年的佣人与佣人之子相继死于非命。究竟是谁在幕后操控着这一切?在最低谷的时候,她遇见了他。一个看似冰冷,实则温暖的人。然而,他的秘密也随着寻找母亲死因展开,上演一场温暖的爱恋。此生有你,无憾。情深缘也深。
  • 家有蛮妻家有蛮妻寻君|现言两年前,她嫁入郁城鼎盛豪门,没人知道原因。 新婚第二天便被丈夫扔到美国。 两年后,老爷子一通急令召她回来,不料竟是为了造人! 凌爵看秦南君是刁蛮泼妇,南君看凌爵是阴险小人。 就造人问题两人达成一致——阳奉阴违。 凌爵处处刁难,“恶婆婆”刻意挑唆,大伯小姑招招使尽,她从不放在眼里。 “相爱不能相守的人多了去,没有爱情的婚姻比比皆是。” 她不信过不下去! 然—— 她和他的初恋同时落水,而他毫不犹豫救起初恋任她险些溺毙,一颗心不平静了。 不磕碜不矫情,她拿着两样东西放他面前:离婚协议和老鼠药。 “不签,我早晚会弄死你。” “……” 三个月后,她再婚,前夫来捧场,送来两样贺礼:一支录音笔,两张结婚证。 “老婆,重婚罪可不轻。”
  • 蓁爱至上:安少,你好美蓁爱至上:安少,你好美木寒公子|现言本以为女人善变,没想到,男人更善变,前些日子还说喜欢自己的男闺蜜,今天就在朋友圈里晒出了女朋友的照片,言蓁蓁伤心欲绝,本想着要孤独一生了,可突然冒出一个风姿绰约帅到惨绝人寰的总裁,她克制已久的心居然有些春心萌动。 第一次见面,言蓁蓁有些微醉,看到自家哥哥旁边坐了一个短发美女,不由自主地喊了一声“姐姐”,从此踏上了被“姐姐”无节操的撩妹套路。 “小丫头,我喜欢你。”安逸寒笑的风华绝代。 言蓁蓁弱弱地看了他一眼:“姐姐,可我不喜欢你啊。” “哦,那我教你好了。”说罢,大灰狼扑倒小白兔。
  • 步步生情步步生情童馨儿|现言深爱的男人布下层层以爱为名的局,原来只为了最后予以她最沉重的一击;深爱的女人被自己一手逼到绝境,他却自觉身受的痛楚未曾减少半分;到最后惊觉自己一错再错,造成的伤害不知是否还来得及弥补……一场情事,是否美好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