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18章 我要的,是女朋友

纪桓这两天一直在忙L城生产基地的事,四点多,刚递上去的部分设想总算得到工作组的一致认可。

心情不错的他,不知怎的就把车子开到了往R大的方向。

干脆,就过来碰碰运气,看能不能见着她。

下车的时候,远远看见不远处站着两女一男,其中那个短发的女生,好像,是竹浅雨,而另一男一女,纪桓不认识。

没等他考虑好要不要过去打声招呼,那男的便把竹浅雨搂进了怀里,头凑在她的耳边,不知说着什么,纪桓清楚地看到,竹浅雨笑得十分开心,无忧得像个孩子似的。

这样的竹浅雨,纪桓并不熟悉,甚至,从来没看到过。

但他,对竹浅雨这样的笑容和神情,却非常熟悉,因为,纪大宝抱着姐姐的时候,姐姐也时常这样笑。

那是一种完全放松的、无心机的笑容,大部分人,只有对自己极亲近及极信任的人,才会露出这样的微笑。

不知为什么,纪桓看见这样的竹浅雨,心情突然无比烦躁起来。

其实,他很清楚,一个拥抱,一段耳语,一张笑脸,根本不能代表什么。

对方,或许是她的一位非常熟悉的兄长,所以,她才会露出那样毫无防备的笑意。

可即使他什么都明白,还是没法控制自己那些莫名的猜测拼命往外冒。

男人在他还没完成心理斗争的时候便放开了她,与另一位梳着马尾的女生上了车。

竹浅雨站在车外,笑着与他们挥手,并说着什么。

纪桓不抽烟,但此时,他却有摸一根烟出来点上的冲动。

一男一女上车之后,车子很快便驶走,纪桓有想过要不要离开,但最终,他还是留了下来,因为,他希望,她能亲给他一个说法。

只要是她说的,无论什么,他都信。

竹浅雨见到他,明显顿了一下,然后,朝他慢慢走了过来。

纪桓一声不吭地看着她越走越近,直到她在自己的面前站定,微微抬起头看着他。

“你怎么来了?”

纪桓抿了抿嘴,没回答,只是死死地盯着她。

他不知道自己这到底算什么,是在负气么?

抑或,是在抗议。

竹浅雨显然没料到他会这样的反应,从她认识了他这么久,他一直,脾气极好,而且,极温柔。

从来,使小性子的,任性的,都是她,而不是他。

竹浅雨见他不吭声,脸上有些窘,咬了咬唇,反手指了指车子离开的方向。

“刚才那个,就是姐姐,竹浅影。”

纪桓仍是不言,眨了眨眼,莫测的眼眸依然盯着她。

没得到回应的竹浅雨,摸了摸鼻子,又说,“那个男的,是我姐姐的好朋友刑柏伦,你可能也认识,L城富豪榜第三位刑家的大公子。”

竹浅雨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解释得这么详细,她只是,受不了纪桓这样沉默不语的样子。

所以,她下意识想把他逗开口。

“不!”小少爷嘴唇总算动了动。

竹浅雨并不明白他这一声“不”,代表什么,明明皱起眉凝视着他。

“我不认识什么刑家竹家炎家的,L城那么多人,我只认识一个人,竹浅雨!”

小少爷说着这话的时候,目光执着而炽热,即使是傻子,也能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竹浅雨被他眼里的热度炽得受不了,微微别开脸,心脏正以急速的速度跳动着,脸,亦一分一分地红了起来。

“纪桓,我说过……”竹浅雨目光落在纪桓身后的车窗玻璃上。

纪桓跨前一步逼近她,并有些急躁地打断她的话。

“我知道,你说过你没兴趣交我这种朋友,但事实证明,之后的几个月,我们不仅成为了朋友,还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当然,你也说过你有男朋友,但我不相信,因为,我知道,你喜欢我,就像我喜欢你一样!所以,你所说的男朋友,除非是我,不然,不可能有第二个!”

纪桓快速地说完,伸出双手扶着了她的肩膀。

这一次,他发誓不会让她再逃!

竹浅雨虽然被他的话深深地震撼到,但潜意识里,仍是想要逃。可她整个人被纪桓的双手紧紧钳制着,她只好,别转脸不看他,也回应他的话。

纪桓被这小乌龟弄得又爱又恨,“小雨,你看着我!如果你真的不喜欢我,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说你不喜欢我!”

他偏不信,他还不能把这小乌龟逼出来?

竹浅雨心里,有片刻的犹豫和妥协,好想,就这样答应他算了。

这么辛苦,既折磨他又折磨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

可理智,却在最后一刻占了上风,老妈的尴尬处境,还有那天与姐姐在酒店里说的话,无不朝她重重地敲着警钟。

竹浅雨微微闭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转过脸来,直直地对上纪桓的眼睛。

“纪桓,我承认,我喜欢你,但那是朋友的喜欢,跟你所说的喜欢,不一样。”

纪桓盯着她,久久不说话。

她的话,他并不相信。

但她执意的否定,却让他极度伤心。

他深深地凝视着她,嗓音低沉地问,“你确定?”

竹浅雨眼里闪过一抹犹豫和伤痛,怕自己的眼睛出卖了自己,迅速垂下了眼。

“我确定!”声音,带着微微的颤音。

纪桓盯着她低垂的眉眼,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双手一甩,松开她。

“好吧,既然你确定,那我们,就这样吧!竹浅雨,你是不是认为,不当情侣,朋友也可以。但我跟你不一样,朋友的喜欢,我不需要,我要的,是女朋友,不是好朋友!”

纪桓说完,转身拉开车门,猫身钻上去,“嘭”地一下关上车门。

然后,竹浅雨听见车子发动的声音,转眼,车子已经在她眼前如箭一般飞驰了出去。

他这是,离开了?

竹浅雨不可置信地盯着车子的屁股,幻想着,他会突然转过头来,跟她说,他刚才,只不过是在开玩笑逗她。

可幻想,终究只是幻想。车子,在数秒之内驶上校道,迅速远离她的视线。

同类热门
  • 全球通缉:追捕出逃少夫人全球通缉:追捕出逃少夫人百里米米|现言“白宥熙,三秒内把我的浴巾还回来!” “好呀,出来摆个POSS,我就给你。” 洗完澡后浴巾不翼而飞,他堂堂宫家掌权人竟然险遭偷拍!她是父亲临死前钦定的儿媳,钦定开始就肆无忌惮的搬进他别墅,美名其曰培养感情,但是自此后抓小三,警局赎人的事就络绎不绝。最可恶的是这女人竟然在他水里下药,拍了无数照片后逃跑!他咬牙,实在忍无可忍,全球下达通缉令。如有抓到少夫人并带回来者,赏金千万!
  • 厉少你老婆开挂了厉少你老婆开挂了姜杨行言|现言【爽文+宠文】前世,顾彤识人不明,含冤而死,成为人人唾骂的第一毒妇。重生后,顾彤徒手撕表妹,胸口碎小三,铁锅炖渣渣,她成为了提壶济世的第一医师,欠她的一个都别想跑。幸福美满的新生活正式起航,顾彤喊起响亮的口号,“亲亲,抱抱,举高高,老公,我们生宝宝,欧耶。”
  • 偏执总裁的欢脱小娇妻偏执总裁的欢脱小娇妻正经的猫大人|现言【重生1V1,高糖互宠:女主重生找老公,萌宝穿越找父母】 猫糖糖找到被“欺负”的帝冥时,直接证明了什么叫在外泼妇、冰美人…在内化身粘人糖。 重生女主讨宠篇: “冥冥,我想养猫(撒娇音)” “不行” “为什么?冥冥你不爱我了?” 某傲娇帝听后,淡定宠溺道: “家里只养一只猫,我也只宠一只,嗯?” 某猫害羞捂脸… 穿越萌宝争宠篇: 餐桌上,帝小乖很忧桑很吃醋。 “爹地,我也要吃虾,给我夹…” 萌宝话一出,换来帝冥一记冷眼。 猫糖糖吃着虾,得意的笑。 哼… 跟她争宠,儿子也靠边。 在外冷血阴暗,在内傲娇纯情帝VS在外高冷淡然猫,在内欢脱粘人糖,外加争宠吃醋小萌宝! ——无虐,无误会,无小三,独宠…
  • 遇见夜先生遇见夜先生向阳猪|现言新书:《医妃盛华》欢迎观看! 林多多穿越了,穿越的世界太美好了,她想要留在这! 直到有一天,有个男人拿了一滴血………… 咋的,是想滴血认亲吗? 啊…………原来是想要杀我!!!! 唉?这个男人之前不是要杀我吗?怎么现在动不动就想要亲我? 林妈:多多,他是个好男人哦! 闺蜜:多多,你就从了他吧! 某男人:先生个小孩吧! 想要套路我?我可不喜欢你!请不要打扰我现在美好的生活,谢谢! 可是,自古套路得人心啊…………
  • 影后你马甲掉了影后你马甲掉了污乎|现言[已完结]猫族大祭司的女儿夜离音是猫族青年心中的女神,颜值妖力都是同龄翘楚。 大祭司历劫之时,被暗害意外到了人界。 夜离音想,她真的不是故意掉影帝大人浴缸的,只是听说他家的饼干好吃,所以她过来闻闻味道… 被撩的某影帝声音沙哑:“小猫,你的尾巴能不能别乱动。” 夜离音傲娇的仰头摇动着尾巴,哼,本喵大人是你可以命令的吗! 于是,她光荣的让影帝大人成为她的铲屎官。 粉丝发现,只转电影宣传片的男神,化身宠猫狂魔天天晒猫了,这只异瞳猫还漂亮至极,圈粉无数。 后来影帝大人的粉丝越来越多,大多是为了猫而来。 直到有一天影帝大人晒了跟新晋影后的结婚证,粉丝们后知后觉的发现,影后也有一双异瞳… 【甜宠,身心干净1V1!】
  • 尘里尘外尘里尘外断杖残老|现言身在尘世中,心在尘世外;最是无奈身不由己,最是铭心甘心情愿。 他为自己构筑起一座本不属于他的坚固牢笼,然后再想方设法的冲出去,尽管牢门敞开着,只要他走出去便是另一种生活,但他却宁愿拼个鱼死网破,杀个血流成河……
  • 豪门霸爱:首席的专属宝贝豪门霸爱:首席的专属宝贝夏楚楚|现言他是亚洲最年轻俊美的亿万首席,对于他而言,女人就如同衣服。 一夜,男友的小三陷害她,让她成为了冷酷首席的猎物…… 原本以为他们之后再无交集,可是她又被迫成为了他家中的小女佣, 向来对任何女人不屑一顾的冷酷首席,唯独于她陷入了一场你追我赶的游戏中…… 小女人奋起反抗,“先生,我跟你好像不熟!” 腹黑男人一把拉出了身后的小萌宝,邪魅的勾唇笑道,“女人,那这个小家伙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 我爹地又帅又给力我爹地又帅又给力鱼小桐|现言影后陆璐被新婚丈夫和养妹害死,一朝重生,成了渣男小婶婶,不但多了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俊帅老公,还多了一个漂亮可爱的小公主。 只是矜贵如帝王似的男人,一脸阴沉的甩了一份离婚书给她:“不准靠近我,不准叫我老公,不准接近我所在的圈子,一年后离婚。” 陆璐欣然应声,从此远离他无视他看不见他,她只想狠狠的收拾渣男和狼心狗肺的养妹,可这男人又是帮她虐渣,还强行把她带到他所在的圈子算怎么回事? “你的脸掉了!”
  • 继承者的霸爱私宠继承者的霸爱私宠笑雨涵|现言本文女主是成长型的,先弱后强,男主是闷骚型的先虐后宠!不喜者慎入! 严楚俊一个站在商界权力顶端的集团继承人却还是逃不过情关的劫数! 五年来他一直知道她的心里只有她的初恋,尽管如此当初他还是如飞蛾扑火般不择手段,即使那样的代价是她恨透了他! 但是他不在乎,从小到大只要他喜欢的,他一定要得到,即使要不择手段,可是为何把她困在他身边五年,到头来饱受身心折磨的人却是他!为了让自己好过,他唯有狠心对她,让她身心同受折磨! 十九岁那一年白雅静还是大一新生和同样十九岁放弃高校邀请和她上同一所大学的竹马男友萧翎皓甜蜜热恋,可是她做梦也没想到这一年会让她遇到毁了她一生的恶魔,一世的劫难——严楚俊! 严楚俊只知道有一种深爱叫做秘密!她若安好,便是晴天! 严楚俊:他只是想好好爱一个女人,他有错吗? 不,她心里是有爱情的,只是对象不是他严楚俊而已! 严楚俊:白雅静,所有的人都知道我爱你,为什么只有你不知道! 白雅静:她只是想要好好的自由生活,不要爱情,她有错吗? 到头来谁是谁的劫,谁又是谁的命呢?
  • 呆萌丫头你别跑呆萌丫头你别跑卿雨轩|现言错认她,便深深爱上,这是冥冥注定,还是执着不放手的原因。若有缘,遇见你,不愿轻易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