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24章 纪桓缺失饥渴症(新文求收)

“说之前好好想清楚,你进得这屋,我就不会再让你离开!”

即使已经知道这是现实,他还是得防着,她又故伎重施,前一秒带他上天堂,下一秒又把他推到地狱。

“我……”

竹浅雨来之前,明明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面对着他,她从上飞机便开始打了一路的腹稿,此时竟全部卡螺丝一般卡在喉咙里一字说不出口。

纪桓死死盯着她,至此,他还不知道她特意找上门来,是想要干什么?

是想跟他道歉然后跟他重新开始?还是跟之前数次一样,道歉完之后,又重回原来那个死循环里?

如果真是后者,他说不定,会狠下心来把她赶出去。

不然,他不敢担保自己的理智不会决堤,从而对她做出一些不可原谅的粗暴事来。

竹浅雨仰着头,认真地盯着眼前已经一个多月没见的纪桓,心里既酸又疼。

目光一点点地掠过他好看的眉目,帅气又不失性感的轮廓,然后,她发现,比起上一次见面,他又瘦了!

“纪桓……”

“说!”纪桓微微拧起眉,他的理智,正在她沉默的拉锯中一点点地消磨殆尽。

竹浅雨又舔了舔唇,他的冷脸和冷言冷语,已经不再让她害怕。

原来,即使听到的只是他的冷言冷语,也好过什么都听不着碰触不到。

“你……又瘦了!”

竹浅雨好不容易滑出唇边的话,居然,是一句像寻常人见面时说的“今天天气真好!”之类的客套话。

纪桓愣了一下,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黑亮的眼眸瞅着她,“瘦了?”

竹浅雨点头,“嗯!”

明明只是客套一般的简洁对话,原本冷凝的气氛,却奇怪地变得热络了一些。

纪桓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靠着理智端起的冷漠脸孔,终是有点绷不住了。

毋庸置疑,这个竹浅雨,绝对是他纪桓的大克星!

“说吧,什么事?”

语气虽是柔和了一些,但脸孔,总算还是端着,杵在竹浅雨面前的身躯,仍旧充满压迫感地杵得笔直。

竹浅雨跟纪桓相处了这么外,对他的脾性,不可谓不了解。

知道他对自己温柔得很、宠得很,当然,那是以前,现在的他,被自己气得不愿理自己了。

也就是说,他现在正跟自己在冷战呢。

当然,这些都是她活该。

如果,她早早把话挑明,这个误会,就不会一路持续了几个月之久。

而自己和他,就不必走这么多弯路。

自然,他也不会被她伤得这么深。

至于她自己这段时间所受的煎熬,不提也罢,因为,那全是她活该!

一番自责和反省之后,竹浅雨软着嗓子开口说,“纪桓,坐下来说,好吗?”。

纪桓又是一愣,有那么一刹那,他以为自己听错了,竹浅雨这丫头,何曾用过这种撒娇口吻跟他说过话?

就在他怔忡加困惑的当口,竹浅雨抬起手摸了摸后颈,微微噘起嘴说,“你好高……我的脖子好酸……”

纪桓这才反应过来,敢情,这丫头,还真的跟自己撒娇呢!

这天,是要下红雨了吗?

纪桓快速瞥一眼外面一如往常的夜空,很快又转过头来盯着她,费了好大的劲,才让自己硬下心肠拒绝她的要求。

“少给我耍花样,说吧,什么事?”

看见一丝希望的曙光他,暗暗告诫自己,现在,要的是强硬!再强硬!

竹浅雨撇撇嘴,“脖子酸,思考不了,说不了……”

纪桓原本站得笔直,听见竹浅雨这话,微微一个踉跄,差点闪着腰。

这丫头,是摆明吃死他了是不是?

纪桓努力端起严肃的脸孔,瞪她一眼,“跟谁说的,有事不好好说,还撒娇!”

竹浅雨遂露出一脸无辜的神色,“跟我姐姐学的!”

纪桓头皮一紧,对付一个竹浅雨就够他烦了,他的未来大姨子,原来,是个比这小丫头还要难对付的角色吗?

那他接下来,不就得做好过五关斩六将的觉悟?从此往后,他是不是得长期处于水深火热当中?

在纪家,除了贝贝果果一对小宝贝,最会撒娇,也最经常撒娇的,就是纪桓小少爷。

可眼前这个,明显是个比他更会撒娇的人。

难怪,他会栽在她的手里。

自认道幸比人矮一截的小少爷,在她示弱撒娇的攻势下彻底败下阵来,既然已经输了,就得认!

或许,这就是命啊!

了悟过来的小少爷,长脚往身后一撩,勾住靠墙的一张凳子,长腿一收把凳子拖了过来一屁股坐下。

“如此,可以说了?!”小少爷说着,朝她翻了个白眼。

凳子很矮,比竹浅雨高不小的他,坐下来正好与她的目光平视。

竹浅雨眨了眨眼,瞧着手长脚长的他坐在矮矮的小凳子上,原本长长的手脚硬是缩成一块,憋屈又不自然。

这样的他,看起来很是滑稽,但在局促的生硬之中,却又透着几分小可爱。

“嗯,可以说了!”

竹浅雨一路上忐忑不安的心,在进了门之后,不知为何,竟一点点地平复了下来。

原来,她这阵子的心绪不宁,不是病,而是,一种,叫做纪桓缺失的饥渴症。

而她的这个缺失饥渴症,在进门这段时间的对望里,已经基本得到缓解,因而,她现在,可以好好把话说清楚了。

“纪桓,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说!”纪桓依旧高冷,虽然,只是硬装的!

“你是已婚还是单身?”

其实,这个问题,竹浅雨已经从思晗那里得到了真实的答案,但她,必须把自己与他的误会的前因后果说出来。

她的私心,其实还是希望他知道,她这几个月来,受的煎熬绝对不比他少。

纪桓瞪大眼,不可思议地盯着她,“你傻了吗?我才二十一岁,怎么可能是已婚!”

纪桓说完这话,不等她答话,又急急地问,“等等,你不会,一直都以为我是已婚吧?”

【竹浅影和炎少及炎小宝贝的新文《逃婚99次:萌宝送到,请签收》求收藏求支持。】

同类热门
  • 娇妻萌宝:老公,束手就擒娇妻萌宝:老公,束手就擒王嘉妍|现言他是全民偶像,是国民老公,是顾氏家族掌舵人,富可敌国,却没有几个女人真心爱他,只因——他残疾!她是全民公敌,是家族败类,是臭名昭著的狐狸精,女人对她恨之入骨,却让无数男人为她一掷千金,只因——绝色就是她的代名词!--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百看花丛自爱莲百看花丛自爱莲扎西绒姆|现言红尘邂逅,坚守一世情;有缘人,执手天涯路.......
  • 申请晚婚申请晚婚能让你流泪的终不是我|现言顾然的世界里没有哀伤,没有委屈,没有痛苦。住在糖果罐里,忘记了眼泪的味道。 * 顾然是顾家的千金,却和顾家男主人没有一丝一毫的血缘关系。 顾然的妈妈韩雪琪是顾家的第二任夫人,因为一人无法抚养顾然长大,而嫁给了一直追求她的顾委天。 从小就生活在哥哥的臂膀之下,不知道苦辣的味道。哥哥就是她的天,她唯一的志向就是要嫁给哥哥! 造化弄人,秘密暴露,情敌当道,困难重重,四大男如何为她保驾护航… *
  • 柒遇柒遇屿冉|现言霸道总裁爱上天真小白兔?不存在的! “鱼嘉染!!!” “到!” “昨天的策划为什么没有交上来?” “不好意思,大总裁,不想看见你那张令人胃口不好的冰山脸。” 嘉染嘉染,你总是这么桀骜不驯,呵,可我就是你的克星! “老婆,生个女儿吧。” “不要,我要生个儿子玩,女儿不好玩。” 看总裁夫人如何把总裁玩的团团转!
  • 冷总裁恋上不纯妻冷总裁恋上不纯妻芊羽朵朵|现言姿色平庸的小女子因为一次偶然进入了豪门。本该是件好事可偏偏又遇到该死的花心总裁居然私下里威胁她做他的女佣。虽然这个男人在她眼中简直就是活脱脱的恶魔转世,可为什么她竟是如此期盼见到他那张极具魅惑的脸呢?! 也罢,既然逃脱不开,干脆从了他吧,可偏偏只有在灰姑娘的梦里才能出现的温柔好男人,成功小开统统不可救药的爱上了她。难道是好男人们集体审美疲劳?管他呢,本姑娘一一接招。 环环紧扣的剧情,轻松幽默的对白,为你讲述一段既娱乐又感人的豪门爱情。
  • 萌女倒追帅老公萌女倒追帅老公空寂|现言暗恋18年,煮熟的鸭子怎能跑了?她爱他、他却避她如蛇蝎;而她坚信爱情不会从天而降,既然看上就要果断下手!表白、倒追直接无视,过程再艰辛都可以丢到九霄云外只要追到帅哥一切都是浮云! 女追男第一步: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既然面前只有一层纱何不直接扑过去? 女追男第二步:同住、同吃、同爱好,24小时相处没有爱情才见鬼! 女追男第三步:爱要大胆、追求手段要勇敢、表白更要每分每秒停不下! 女追男第四步:利用帅哥政策不断刺激他各个神经,让他知道没有你的日子没法活! 女追男第五步:突然抽身离开让他痛不欲生,回想你的好对你渐渐萌生爱意! 女追男第六步:守得云开见月明,抓住帅哥不撒手!
  • 痛会教我忘记你痛会教我忘记你唐寅斯|现言她终于回来了,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诱惑他,“老公,好久不见!”李家三少气得当场想掐死她,但仍控制不住将她搂在怀里!“既然回来了,哪里还会有放你走的道理?哪怕……孩子不是我的!”当真相一件件浮出水面,两人最终相爱相杀!“孩子,我打掉了!”她决然的转身,留下满身鲜血的他。他苦笑,“你好狠,当真不看我一眼!”然而,只有她知道!这个决绝冷漠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她!夏青说,“我夏青要走,没人留得住!”除非,我想留!可是,那个男人终究没给她留下的勇气!
  • 余生只钟意你余生只钟意你亦唯潇|现言顾然和许念筱在经历了最初的心动钟情于对方,敏感又脆弱的初恋,噩耗,实现梦想,分离,车祸失忆,再见对方的再次心动,以为即将尘埃落定的故事,却因为一个人,又掀起了另一段高潮……
  • 重生之媚宠重生之媚宠臻善|现言重生父母新丧时,顾眉景十四岁,敏感、自卑、怯懦、交际无能。 好在重生带着金手指,让她可以慢慢改变自己。 ——手上长了株开着五色小花,满满都是正能量的“药草”。 可排毒养颜、美容瘦身、改善体质、根治内外伤、提高记忆力…… 只是,说好的满满都是正能量呢? 为毛里边有朵花变异成黑色了! 说好的越长越美呢? 怎么越长越媚了!
  • 错过甜蜜:总裁的一世爱妻错过甜蜜:总裁的一世爱妻未央欢歌|现言一次陷害,成了她杀人的借口,也成了他们牵绊的理由。她步步为营只为接近那个高高在上的危险男人。 她已经狠下心了,为什么却仿佛看到了他的伤心,“你就这么想我死吗?因为你那可怜的自尊心?”步步紧逼,她已没有退路,脸颊被他攥的生疼。 她有太多顾虑,却不想为了另一个男人还是伤了他,泪水淌过面颊,她哽咽:“对不起...”他们都知道,他们之间已经没有未来了... 五年不长,再见面,“为什么还不结婚?”只是她不死心。“怕结了婚,连唯一能挽留你的筹码也没有了。”只是他还爱着。...轰动全城的盛世婚宴,她笑挽其臂,含泪喝下交杯酒,笑着与他温柔对视:“天域,来不及了……” 爱像水墨青花,何惧刹那芳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