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27章 晚安,宝贝!

“你什么时候回R市,要不,你看看你姐姐明天有没有时间,我们见个面?”

纪桓觉得,既然竹浅雨已经向竹浅影坦白了与他的关系,他就该主动一些,尽快约个时间见见面,以表自己的诚意。

“嗯,我回去问问姐姐。”

解除误会之后,竹浅雨对纪桓,也解除了浑身刺和戒备的状态,对纪桓的话,差不多是言听计从。

当然,这也能理解。

毕竟,这几个月以来,俩人的相处,纪桓一直是以老师、教练、知心哥哥的姿态出现,竹浅雨对他,早就已经产生了依赖和信任,只是,碍于他“有妇之夫”的身份,她才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尽量与他保持着疏离而安全的距离交往着。

担心饿着竹浅雨,纪桓除了点了烤肉烤鸡腿烤鸡翅,还到隔壁粥店点了一锅粥和一碟炒牛河。

竹浅雨从中午饿到现在,确实饿坏了。

加上心情好,胃口极佳,纪桓点回来的食物,她每样都吃了一些,最后,实在吃不下了,才招手让老板打包。

纪桓皱起了眉,“打包回去你明天一早吃?”,他其实想说,大清早并不适宜吃太油腻食物。

“不是,我打包回去给我姐姐吃!”竹浅雨也不隐瞒。

“这么晚了你姐姐还没睡?要不,我到隔壁再炒份牛河点锅米粥吧。”

纪桓说着,人已站了起来。

竹浅雨一把扯着他,“不用,我姐姐很容易养的!她就是个猪!能吃就行!”

“噗!你这样说你自己姐姐,真的好嘛?”纪桓被竹浅雨直白的话逗得笑了起来。

“她本来就是猪,你以后就知道了!”竹浅雨一点没为姐姐保留面子的打算。

既然竹浅雨这么说了,纪桓也不再坚持,结了帐,提着打包的食物逛出巷口,毕竟,时间不早了,早些送这小丫头回去休息才是正事。

烧烤的地方,离竹家并不远,加上夜深人静,马路上交通顺畅,十几分钟后,纪桓在竹浅雨的指引下把车子驶到竹家花园门口。

车子停下,竹浅雨对纪桓说了声再见,扭身就要开门下车,纪桓眼明手快一把扯着她的手臂,“小雨!”

竹浅雨扭头看他,“嗯?”

小少爷轻轻咳了一声,用手指指指自己微微噘起嘴。

竹浅雨目光落在他的唇上,等她明白,他这是在索取晚安吻时,脸又不争气地热了起来。

她小小心翼翼地四下看了看,确认这里灯光很暗,而且这个时间,根本不会有人留意这车里的状况。

确认一切安全之后,她才急急凑过去,在他唇上轻轻亲了一下,正想要离开,后脑却被有力的手掌扣住,唇被有力地吸吮住……

竹浅雨听见自己急促跃动的心跳声,当她紧张得心脏将要跳出胸腔之时,纪桓总算放开了她。

“晚安!宝贝!”

竹浅雨小跑着回到屋里,摸着发烫的耳朵站在玄关,直到,觉得自己无论心跳还是脸色都恢复了正常,才提着打包回来的食物蹑手蹑脚地上了楼,敲响了姐姐房间的门。

“进来!”竹浅影略微沙哑的嗓音传出来。

竹浅雨轻轻一旋门把,门咔嚓一下打开。

“姐姐,我给你带了些烤肉回来,要吃吗?”

竹浅雨一进门,便对着那个坐在电脑前忙碌的身影问。

“嗯,帮我加热。”

“还热的呢!”竹浅雨把拖鞋甩了,小猫一般提着大袋烤肉还有半盒牛河走到竹浅影身边,屁股一歪,直接在椅子扶手上坐下。

“约会开心吗?”竹浅影抬起眼皮瞥一眼她,手缩回来,在她的屁股上拍了拍。

“嗯,开心!”

竹浅雨嘴角带笑,弯身把袋子搁到桌子上,拿出一串烤羊肉递到竹浅影嘴边。

竹浅影也不接,直接张嘴就吃。

“嗯,味道不错,是在流央街那家二记烧烤烧的吧?”

竹浅影嘴里边吃边说,眼睛却仍盯着屏幕,手指在键盘上敲得噼啪响。

“是啊!姐姐你去吃过?”

竹浅雨在R大倒是经常和同学出去吃烧烤,但在L城,却是第一次在外面吃烤肉,她还以为,姐姐跟自己一样。

“嗯,跟亚伦他们去过!”

竹浅影一边吃一边聊,还一边打着一份鉴定报告,速度,却丝毫不见慢下来。

而竹浅雨,似乎早就对姐姐这一心几用的能力见怪不怪,一边负责喂食,一边跟姐姐有一句没一句地说些没营养的话。

这样的画面约莫持续了十几二十分钟,眼看竹浅影已经快把袋子里打包回来的烤羊肉和鸡腿吃完,她手上的鉴定报告,总算完成。

“呼……累死我了!”

长吐一口气的竹浅影朝后一仰,微闭上眼懒洋洋地瘫倒在椅子里。

“姐姐,纪桓问你明天有没有时间,他想请你吃饭。”

竹浅雨抓起她的手,轻轻揉捏着她的手腕和指关节。

“你什么时候回去?”

竹浅雨想了想,“我周一早上没课,周一早的班机也可以。”

“那明天晚上吧,早上我约了炎少。”

竹浅雨点头表示知道,“姐姐,你认识纪桓?而且,很熟?”

这个问题,竹浅雨纳闷了一个多小时了。

因为,姐姐的态度实在很奇怪。

以往,哪怕某个男生只是走近自己一点,姐姐就会问东问西,紧张得不得了。

但对纪桓,她似乎,接受得特别快。

难道说,姐姐本来就认识纪桓?

可是,纪桓说他不认识姐姐啊。

竹浅影闭着眼摇头,“我不认识他,跟他自然谈不上熟。”

竹浅雨更加奇怪了,“那你……”

“我为什么不反对,也不追问他的来历及人品?”竹浅影打断她。

“嗯……”

“我不认识他,但我知道他。应该说,上流社会很多人都知道,R市纪家的两位公子,出了名的好男人,不仅家境好,本人无论内在外在都无可挑剔,跟他们爸爸一样,是绝世好男人的代表。”

竹浅影没告诉自己家傻妹妹,纪桓若是征婚,来应征的人,绝对会比炎少那混蛋要抢手万倍。

同类热门
  • 爱到深处自然萌爱到深处自然萌嗷喵喵|现言[日更四千]如果两个人相遇,注定只为了在一起,那么我想我一定会好好爱她。比如我遇到了唐果,我就想占为己有,不因为什么,只因为她比糖果还要甜。而且遇见她时,在很小的时候就碰到了,如今碰见,可能是巧合吧。 “宋医生,宋医生,我要拔牙啊!” “稍等,唐小姐。”
  • 萌妻宠上天:路边小狐不要捡萌妻宠上天:路边小狐不要捡小喵糖|现言她是一只狐狸,在不过就是一个妖狐?好吧,她是一只九尾狐。看见过白娘子传奇,一条蛇报恩,见过一只九尾狐来报恩的么?小狐狸没别的爱好,就是喜欢顺手“拿”点东西。 “老板,安好小姐把钻石项链给拿了”,“没事,让她扔着玩”。 “老板,安好小姐偷了一个男士内衣”,某人拿着笔的手一顿,:“没事,让她明白,不是所有人,都跟我的尺寸一样”。 “老板,安好小姐在外面偷了…偷了一个人…”,某人掀桌,:“安好人呢?”。 一只呆萌的小狐狸,遇上了一只腹黑的大灰狼,这到底是被吃掉,还是被吃掉?
  • 情多误美人情多误美人诺葬心|现言【遇系列伤情绝恋三部曲2】丽人国际影业集团的总裁林继扬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被富婆收购,而他也没有想到这个富婆竟是他的前女友辛紫婉。辛紫婉新聘任助理容音对莫氏集团的少东莫千帆芳心暗许,却被堂哥莫千墨先下手抢到婚约。明为职场商战,实为情债难还!
  • 北极光北极光妖妖、妖怪|现言林澈从小就喜欢和爷爷玩耍,可是后来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严重,连一向吵架的爸爸妈妈也开始和睦起来了,可是真的有那么平静吗,爷爷去世后,林澈终于知道了,爸爸妈妈和好是假,为了爷爷的产业才是真,爸爸妈妈在打闹之中失去了生命,林澈也进入了孤儿院,直到十三岁才去了舅舅家,林澈按照遗嘱背负了许多人都眼红的财产,阴谋越来越多,林澈遇到了一个叫韩子澈的人,还有林书翰,在无数的分分合合后,林澈身穿白色婚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 天降人鱼:总裁大人,请接招天降人鱼:总裁大人,请接招鸩楼|现言他不知道她是他要找的她,她也不知道他是她要找的他,这样的两个人,竟然因为一张协议生活在了同一个屋檐下! “风律明,你要陪我去动物园,不然我掉进去被老虎咬死怎么办?” “风律明,你要陪我去吃饭,不然我被噎死了谁负责?” “风律明,你要陪我去爬山,不然我掉下来摔死怎么办?” …… “沐小心,你三岁吗?!”书桌后的人冷着一张脸。 沐小心眉眼弯弯:“不是啊,但是我现在是未成年嘛,这不都是你做为监护人的义务吗?”
  • 婚令如山,雷少别心急婚令如山,雷少别心急顾良久|现言丈夫出轨,小三嚣张狠毒,柔弱的她该何去何从。拒绝反抗,逃走,却都无果,最后却发现,他对她的百般宠爱,别有目的。
  • 媳妇媳妇若水|现言这部小说主要描写了一位善良却不乏有个性的媳妇儿刘如柔在一个充满了恩恩怨怨、是是非非的大家庭(这里有三个婆婆之间的矛盾、有婆媳之间的矛盾、有夫妻之间的矛盾、有姑嫂之间的矛盾、有亲家之间的矛盾,是这些矛盾导致这个大家庭的不和和最终的团圆。)中的痛苦、迷茫、奋斗、失败、绝望、希望、挣扎、沉沦、振作,以及她一点儿一点儿地迈向成功的生活和感情经历。
  • 总裁的野蛮女友:剩女俏佳人总裁的野蛮女友:剩女俏佳人雨竹月影|现言她是穿Prada的女主编,他是传媒界的冷面王子。一场邂逅,原以为天亮后不再见面,谁知他成了她的顶头上司。被她误当做男公关的他,誓将洗刷自己的屈辱,一次次将她变成了自己的盘中餐。而她从抗拒到依恋,早就无法解除他种下的情毒,摆脱他布下的情网。直到最后才发现,相恋的只是彼此的身体。当冷面总裁遭遇野蛮剩女,谁又会俘虏了谁?--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非同小可非同小可宋之伍|现言那年,院里的槐树开了花,林小可第一次见到李非同。一个明艳照人懂得收敛光芒,一个清隽沉静又貌似风流。林小可一直觉得自己的心思已是藏得足够深远,可后来才慢慢发觉,那人才真的是滴水不漏。他不说,只默默去做,不知何时就能悄悄把你包围,最后深陷其中再也逃不出去。两个人,都还是孩子的时候,你来我往,一起走过了五年。而再见时,她以为,所有的过往早已埋在了那株老槐树下。直到某天,她恍然回头,才发现他依旧是当初沉静如斯的他,依旧是那个她用青春深深爱着的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凤凰涅槃之王爷的准王妃凤凰涅槃之王爷的准王妃蒲小英|现言前世,她是家族里面的大小姐,执行暗杀任务,独自一人承担着家族的重担。为了家族的复兴做着努力。 父亲没有儿子,自己的地位早就被自己的叔叔觊觎了。为了地位,叔叔将她逼上绝路。 悬崖边,她纵身一跳,带着家族的最后灵力一起来道异世。 她是一介舞女,在烟花丛中从不陪笑,只是跳舞,舞台的塌陷她命送黄泉。 再次睁开眼,异世的一抹孤魂早已经占据了这个身体,家族的大小姐面对此情此景,无奈的笑了笑“老天,你是看我死的太冤枉了吗?”凌厉的眼神喝退了闯进房间的丫鬟。没有人知道此时的上官飞雪已经不再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了,就算不过十三岁,已经初露美女的资质的她要成为自己命运的主宰。 偶然的机会,她遇到了当朝太子,猥琐至极的男人,她不屑。 斗不过皇权吗?我就成为这异世唯一的王道? 不甘与倔强的她成为了玩世不恭的王爷的猎物。 一纸赐婚诏书她成了冷面王爷端木冷珏的王妃,不知身世的她在洞房夜被端木冷珏发现酷似已故皇后长。一直隐藏在她身上的秘密开始揭晓。 Part1: “她是本王的王妃,想要动她想过我这关!” “王兄,她不过是个烟花女子,皇上把他赐给你不过是想看你出丑而已!”上官叶璇猥琐的看着上官飞雪。 “既是我的王妃,那就是你的皇嫂!”上官冷珏不再多说,直接大章一挥,送客! Part2: “他是你杀父仇人的儿子,你必须杀了他!” “师傅,他待我不薄,今生今世我都愿意为他隐藏自己的身份。”上官飞雪看着皇城的天,皇上昏庸无道,这天也该是回到上官家了! “你!孺子不可教也!”甩袖而去的莫言的身影带着气愤。 Part3: “王爷,我是前朝的公主。”那一夜,她跪在他的床前告诉他事情的真相。 他只是揉着她的秀发,笑着回答道“我从见你第一眼就知道了。你不记得小时候见到的那个哥哥了吗?” 她抬起头,无奈的摇了摇头,已经不再是从前的上官飞雪又怎会记得从前的点点滴滴? 他无奈的叹了一声气,当年的她也不过才四五岁又怎会记得当初的誓言—— “冷珏哥哥,等我长大了嫁给你可好?” “瑶儿长大了嫁给我吗?那冷珏哥哥等你就好了!” 你不记得了,可我一直都记得!将她拥入怀中,如果不是皇上的赐婚诏书,我是不是永远也找不到你了?十年,我找了你十年,可是你却从没有出现过! Part4: “皇兄,你撺掇父王杀了飞雪一家,现在我要为飞雪报仇!” 冰冷的剑刺入端木凉的身体内,你的昏庸已经到了尽头,在那边向飞雪的父母道歉吧! 此文女强,拥有异能能控制水火。男强,盖世武功精明头脑!专情,一生一世一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