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80章 又一个特别的丫头!

隔天,竹浅雨像平时一样起了个大早,先是去操场跑了几圈,回来的时候,习惯性地拐去食堂买早餐,到了门口,才想起昨晚纪桓给她的蛋糕还没吃。

昨晚的晚饭,原以为不会吃得太开心。出乎她意料之外,纪桓吃得很尽兴,连带地,她这个作东的,便也吃兴大起,慢慢踱回宿舍之后,她冲了杯山楂茶来消食。

纪桓买给她的蛋糕,自然是一个没吃。

买了杯热豆浆走回宿舍,放下豆浆洗了个澡,出来,见时间还早,打开电脑一边刷网页一边拿了块蛋糕吃起来。

宿舍的另外三位舍友,昨天下午便全部迫不及待飞奔回家了,只有她,暑假期间打算一直在宿舍里住。

想起这个,她才想起还有一件事忘了办。

前几天宿舍前的板报墙有份通知,指假期需要在宿舍留宿的,必须在这周内到舍管那里登记。

那面试完回来,顺便去登记好了。

竹浅雨本来对纪桓买来的这些蛋糕不抱什么期望,只求它充饥。

可等她过了心不在焉的的状态,才惊觉手中这个其貌不扬的蛋糕,好吃得很。

她哪里知道,这家点心店,任何时候去买都是排满了人,经常,排到后面的人,什么都买上到。按昨天的时间,若不是纪桓认识这店的老板,她还真没这口福。

这盒含各种口味的蛋糕共六件,酸奶慕斯、芒果布甸、栗子蛋糕等等,居然全是她爱吃的味道。

竹浅雨这不得不承认,他对女生的口味非常了解。

六件蛋糕,竹浅雨吃了三件,换衣服出门的时候,竹浅雨摸摸涨得厉害的胃,暗骂自己又馋嘴了。

虽然纪桓让她按平常的打扮就可以了,她还是稍稍化了个淡妆,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些。

按着纪桓提供的交通线路图,竹浅雨在九点钟多一点到达离心影娱乐最近的公交站。

她来R市一年,熟悉的地方仅限于R大附近那一区,看着眼前这一片有些荒凉的地域,竹浅雨微微生了不安,感觉自己像是被扔进了荒野,一下子连东南西北都辨不清。

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想起纪桓叮嘱她到了附近给他那位相熟的芳姐打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通,“你好,我是田芳!”

听着陌生有礼但冷漠的声音,竹浅雨忐忑地开口,“芳姐你好,我是纪桓老师介绍过来的实习生竹浅雨。”

“哦……你好,竹小姐到车站了?”声音明显地回暖了一些。

竹浅雨四下看看,找到公交站牌迅速看了一眼,“对的,我现在在番田工业区站,麻烦芳姐告诉我接下来怎么过去。”

“你站那别乱跑,我去接你。”

不等竹浅雨说谢谢,电话已经挂了。

看来,又是一个风风火火的爽快人!

田芳没让竹浅雨等多久,几分钟后,一辆白色轿车在竹浅雨面前停下来,车窗摇下,年轻的女人探过头来对她笑了笑,“是竹浅雨吗?”

竹浅雨赶紧凑过去弯下身,“是的,芳姐?”

“嗯,上车!”

竹浅雨上车扣好安全带,抬头看向驾驶座上的女人。

“麻烦你了,芳姐。”

田芳笑着摇摇头,“不用跟我客气,桓少的朋友,我理应关照着。”

“谢谢芳姐!”竹浅雨刻意忽略对方打量的目光,笑着道谢。

“桓少说是你导演系学生,假期想出来实习一下?”

田芳跟纪家人关系密切,因此,关于这个竹浅雨,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基本都知道了。

“是的,理论知识始终纸上谈兵,所以,想趁着假期出来见识实践一下。”

竹浅雨并不知道田芳在心影的具体职务,也不知道接下来是不是由田芳来负责她的工作安排,但既然别人这么热心帮忙,她当然得有问必答了。

“嗯,有这个想法挺好的。”田芳赞许地看她一眼,“听说你是R大的学生?”

竹浅雨点头,“是啊,芳姐也是吗?”

田芳摇头,“不,我不是,但我们心影一姐,你应该也知道是谁吧?”

提起这个,竹浅雨眼里放光,“我当然知道,是我们的师姐呢,思晗,对吧?”

田芳真切地从她眼里看到崇拜的光芒,心里暗暗好笑。

或者,她不仅仅是你的师姐呢!

不过,这些话田芳自然不会说,“是的,她也是R大的学生。”

其实,何止思晗是R大的学生,乐彤、纪大宝都是R大的学生呢,这纪家,与R大的缘分真是深厚。

“真好,我们学校好多人喜欢她!”竹浅雨的眼里,明晃晃的全是憧憬和向往。

这条路上几乎没人没车,田芳车开得很慢,微微侧着头细细把她上下打量了一遍。

“你外形不错啊,有没有兴趣进入演艺圈?”

当然,田芳这话并没几分真。纪家有思晗一个大明星就够了,如果连竹浅雨也成了明星,桓少大概会拿刀追杀她吧。

这个问题,如果换了其他女生,大概会认真想一想,又或者欣喜若狂。

可竹浅雨,却想都没想就摇头道,“我没兴趣,我只是想当导演。”

她的回答,既在田芳的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挺意外的,我还以为,像你这样漂亮的女生,会更喜欢活在镜头下,当个光鲜的明星,而不是当导演这种幕后为他人作嫁衣的工作。”

这个圈子,明星分一线二线三线,导演也一样。

比起幕前的艺人,导演想要成功更难。因此,很难想像一个花季女孩会喜欢这种或许一辈子都无出头之日的工作。

竹浅雨沉默了下来,扭头看向窗外,好一会,才转过头来对田芳说。

“我喜欢由自己作主导的生活和工作,但演员和艺人,明显不是。”

此时的竹浅雨,一脸凝重,她的表情和眼里的神色,全然不像一个十八岁的丫头。

又一个特别的丫头!田芳在心里下了个结论。

也对,如果她不够特别,她凭什么吸引让无数富家千金觊觎垂涎的纪家小公子的目光啊?

同类热门
  • 楚少的小甜心楚少的小甜心琪糯|现言三年前,苏沫甜妈妈突然车祸成为植物人,苏沫甜以为妈妈是因为楚枫的原因而出了车祸,便于楚枫分手,出国给妈妈治病。 三年后,苏沫甜成为当红女星,楚枫成为楚氏集团总裁。 当再次见面时,他们的故事将会怎样发展呢……
  • 冷酷总裁狠狠爱冷酷总裁狠狠爱行走的糖炒栗子|现言三个人的纠缠,终究有一个要做人肉背景墙。纠缠的爱,宠溺的爱,缠绵的爱……只有经历过,才算完美。那年的仲夏许下无限的承诺,年少时候的约定,长大以后是否继续。小时候你守护我,那么长大以后,便换成我守护你了。霸道却不“霸道”,我的爱只对你唯一。柳倾夏,看你往哪里逃。掺杂着杂质的感情,遇见阳光就会碎裂,曾今的懵懂,而且的泾渭分明,方式是彼此最好的解脱,如果趁早要离开,还不如最初不相遇。柳倾夏,对你最深的爱,是看见你幸福,然后自己努力幸福。
  • 来时风月去时雪来时风月去时雪潘文夏|现言『正文完结』本书正文部分已经完结。历时四个多月,没想到自己能坚持做完这件事情。大家放心入坑。 正文最后两章,是传统汉家婚礼的再现。作为一个汉服爱好者,这些年来花了不少心思在这件事情的学习和揣摩上面。可以说是写的比较认真了。 传统汉族人的婚礼,其高度等同于信仰。所以每一个仪式、道具都有一定的意义。我在章节内容里无法塞进大量的解释文字,所以,大家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在评论区与我讨论。 不足之处,希望指正! 感谢大家长期以来的支持和关注! ………… 下一本书《南城未春分》,已经开了,感谢大家关注。
  • 首席前夫,求放过首席前夫,求放过幽曳雨|现言——推荐旧文《桃色情劫,大叔滚远点!》 四年前,她毫无征兆的向他提出离婚。 四年后,再相遇,他是高高在上的集团总裁,而她却是送外卖的小贩,他将她束缚在身边,在她面前和妻子大秀恩爱,甚至要求她做代理孕母…… 目的只有一个——羞辱。 为了救自己的女儿,她不得已舍弃‘他们’的孩子…… “苏然,你害死了我的孩子,我要让你的女儿偿命!” 从此,她再也找不到她的女儿…… 一张死亡证明出现在她的面前,她隐忍着眼泪,勾唇一笑—— “陆铭煜,你知道吗,郁郁不光是我的女儿,她也是你的女儿。” * 他指着站在她身旁貌若潘安的男子,满目痛楚的看着她:“你一定非要嫁给他?” “是。”她回答的笃定肯定加坚定。 “他可是个傻子!”他急切的提醒道。 她笑的极具讽刺:“你作为他妹夫,就这样称呼你的大舅哥吗?”
  • 追爱亿万小逃妻追爱亿万小逃妻蓝调倾城|现言"闪电惊骇划破夜空,房内气氛诡异。“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并不认识你啊……”安然紧贴冰冷墙面,眼角泛着泪光。夜皓辰淡淡一笑,周身散发低郁气息,“为什么?不如你来猜一猜?”衣衫撕破,痛如蚀骨毒药,压迫感使人如坠冰窟。安然脸色惨白,瞪大眸子望着夜皓辰,“你……要买我?”夜皓辰饶有兴趣的看着安然,“别说买那么难听,你还没那么值钱。”原以为他只为旧爱报仇生恨,却不想牵扯出上一代的前尘旧恨恩恩怨怨。百转千回,纠缠虐恋。没有硝烟的战场,处处暗流涌动。在爱的角逐中彼此一进一退,本是仇恨报复,却让他们惹火烧身!"
  • 山水一程风雪一更山水一程风雪一更迨姝|现言埋藏在心底的秘密,随着时光的推移慢慢浮出水面。多年过去,一切都变得那么清晰。谢谢你,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 家有仙妻美又娇家有仙妻美又娇迪咩咩|现言九天银河上,她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冷艳仙子,绝色容颜足以让世间男子为之倾倒,一袭白衣纱裙,让人明白,它是高贵冰雪,望尘莫及,一曲白玉短箫更让人知道她是多么遥不可及,误入红尘只因身不由己,此生便注定为他沉沦…… 他,商界帝王,权势财富又如何?我要的只是你,世界上所有一切都不及你一分一毫,她的出现好似昙花一现,一眼便已是魂牵梦萦,可当君子剑刺进她心脏处…… (1v1,甜宠文,男主一见钟情,女主对男主日久生情)
  • 时间的裂缝时间的裂缝谢蕾简|现言大学毕业典礼这天,发生一场惨剧,叶嘉星的一切都改变了,而这,是一个阴谋!故事发生在北京西城的一个四合院,通过一个神秘的裂缝,叶嘉星回到15年前,本欲勘破阴谋,却意外失忆,被民警陆正平好心收留……九零后掉落在属于七零后的时代里,虽说是全视野,但没有成长值就没有战斗力,和每个初入社会的年轻人一样,叶嘉星也领略到了人性的复杂、世事的艰辛、笑颜下藏着的利刃,以及寒夜里救命的温暖,既然在北京,当然还少不了京味的人情。阴谋的谜团与爱情的迷雾相继而至,恨得阴差阳错,爱得刻骨铭心,懵懂不知缘起,惟愿青春不散场。
  • 你只是希望自己值得被爱你只是希望自己值得被爱晏姝|现言这是一个反家暴、反性侵犯的故事。多年来,春晓一直遭受家暴,童年时还遭遇过性侵犯。她坚持学习,相信教育可以改变命运,经历过对人生的深度思考后,她毅然而然地开始了一连串反家暴、反性侵犯的故事。
  • 豪门隐婚:旧妻新爱豪门隐婚:旧妻新爱余笙|现言“宋黎,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秦万卓一手撕掉手中的离婚协议书。宋黎斜睨了他一眼,“婚姻法规定,过错方可少分或者不分财产。况且,我们分居有两年了吧?”“所以……”秦万卓坏笑,“我们是不是该履行夫妻义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