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95章 她去相亲?他受不了!

竹浅雨回到宿舍,已是中午时分,这天本来就是周日,她不需要去剧组报道,把背包扔一边,洗了个澡便窝上床。

本来,她是想要睡一会,毕竟,她昨晚一晚上没睡好,可她的人明明是觉得极累,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刑柏伦给她卡的时候,她忍不住又问了句,“伦哥,那个炎少,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刑柏伦的脸色当场就变了,隔了好一会,大概是察觉自己的反应吓着小丫头了,牵强地笑了笑,手伸过去扑棱了几下她那一头短发。

“小丫头片子,问那么多干嘛,反正就是男人一个,能是什么样的人啊?得了,你乖乖回去实习,别人你不相信,你自己姐姐还不相信吗?”

竹浅雨没吭声,她就是太相信自己姐姐,知道只要姐姐想,很多事情都难不倒姐姐。

姐姐既然敢去参加那个什么鬼选拔,说没有把握,那是骗人的。

也就是说,这个炎少,很有可能,将会是成为自己姐夫的那个男人。

姐姐这几年,为了她和老妈,操碎了心。可那,毕竟只是辛苦。

这次,却为了她和老妈,把姐姐自己都搭进去了。

试过许多次,竹浅雨曾抱着姐姐说,“姐姐,你说你上辈子欠了我和老妈什么?这辈子要你这么辛苦地照顾我们!”

现在想来,大概,姐姐不止是上辈子欠了她和老妈,而是连着欠了几辈子,不然,她和老妈,哪能让姐姐把后半生的幸福都搭进去啊。

一脑子烦事的竹浅雨,在床上躺了大半小时,就是睡不着,想着不如起床去剧组转转帮帮忙,总好过自个在这里瞎操心。

撑着身子想要起床,电话恰好响了起来。

以为是姐姐的竹浅雨,急急地伸手过去,从床头柜上摸过电话。

屏幕上面,却显闪着“纪老师”三个字。

“喂,纪桓?”

“嗯,是我!你怎么样,家里的事都解决了吧?”

竹浅雨不知怎么回答,顿了一下,终于开口问,“纪桓,我想跟你打听个人。”

其实,她也不抱什么希望,毕竟,这里是R市,纪桓虽然常到L城出差,便他未必知道炎少这个人。

“谁啊?你说说,兴许我认识。”

“那个人,在我们L城,是挺出名的一个人,叫什么名字我忘了,但大家都叫他炎少。”竹浅雨其实并不抱什么希望,但她不愿意放弃那怕只是万分之一的机会。

让她意外的是,话筒那边的人却极快地反问她,“炎少?你指的,应该是你们L城炎家那个炎寒吧?”

竹浅雨很是惊喜,“对对,没错,就是他,你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这一次,纪桓却沉默了很久,久到,竹浅雨以为他睡着了。

“小雨,你为什么要打听这个人?”沉默了良久终于开口的纪桓,语气突然变得非常严肃。

这一次,轮到竹浅雨沉默,权衡了好一会,她才终于决定透露出一半的实情。

“他最近,不是搞了个选妻选拔大赛吗?我爸,昨天突然让我回去,就是为了这事。”关于姐姐的那部分,她刻意隐瞒了。

纪桓不是她的谁,充其量,只能算是朋友,自己家里那些破事,就别说出来影响别人的心情了。

“你爸让你回去参加这个选拔?你才多大啊?你爸是想钱想疯了吧?!”

纪桓的嗓音,突然提高了好几度,甚至,有些愤怒的意味,即使隔着话筒,还是生生把竹浅雨吓了一大跳。

她认识纪桓两个多月,第一次听到他如此生气愤怒的嗓音。

本来,她一直觉得他是个挺温柔挺体贴的男人,但听到他这一声低吼,她又不太确定了。

此时的他,给她的感觉,好像是挺暴躁的样子。

只能说,竹浅雨并不清楚纪桓对她的感情,所以,她根本没法理解,纪桓这个霸占欲极强的小少爷,听到自己喜欢的女生被家人拉回去相亲那一刹那锥心的感受。

“纪桓……”竹浅雨有点不太确定,自己还该不该跟他说下去。

纪桓语气急促地打断她,“竹浅雨,你现在在哪?”

竹浅雨愣了一下,不明白他为何这样问,却乖乖地应他,“在心影的宿舍啊……”

“你在宿舍里待着,我过去接你。炎寒的事,我一会全告诉你!”纪桓说得极快,竹浅雨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话筒里便传出“嘟嘟嘟”的声音。

竹浅雨微皱着眉看着电话苦思了良久,都没弄明白纪桓这是什么意思。

而原本在家里待着的纪桓,本是趁着俩小宝贝睡了抽空打个电话给竹浅雨,关心一下她那边的情况。

没料到,却得到如此惊爆的消息。

炎寒选妻的事,在国内上流社会可谓闹得沸沸扬扬,老妈昨天晚上还把这事当成茶余饭后的笑料拿出来说了一下。

当时,大家一致认为,炎寒这个选拔赛,就是个闹剧。

不然,以炎寒的身家背景加上外在条件,想嫁他的女人,从绕L城几圈都足够有余,需要用这样的方式来选个老婆?

“我看啊,这炎少,八成是被炎老夫人逼婚了,不得已,才弄出这么一个闹剧来。”

当时小少爷还好奇地问,“何以见得?”

“这个闹剧,在我看来,最终,多数不会有人被选中。那以后,那些一直缠着炎少的人,就会知难而退,而炎老夫人,肯定也不敢再逼婚了。”

小少爷那时是作为局外人看好戏,便跟妈咪几个聊得相当乐呵。

那里想到,这帮挤破头想要挤进炎家的女人之中,竟然有竹浅雨!

纪桓无法形容,自己在电话里听到竹浅雨说起这事时那股似是要破胸而出的怒火有多猛烈。

他只知道,他当时恨不得能顺着电波飞到竹浅雨身边,把她,狠狠地拽回自己身边来。

虽然,她不是自愿,但这也让纪桓受不了!

在他看来,竹浅雨这么单纯可爱的女生,若果真送到炎少面前,说不定,婚事的事就这么定了!

同类热门
  • 现代相公俏佳人现代相公俏佳人冰冰七月|现言她大明朝杭州凌水山庄大小姐,一个天生的痴儿。原本只有五六岁儿童的智商,连基本语言表达都有障碍,却因缘际会穿越时空,来到了二十一世纪的台湾,遇见了一个男人,改变了她的命运。只是,当她治好病后,她竟然已经忘记了他。三年了,等了三年,努力控制自己不去找她,现在她终于要归来,“大哥”!该死的,谁来告诉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怎么会成为她的“亲大哥”?这叫他如何面对?这还不算,她竟然还喜欢上了别人他最好的兄
  • 重生只为续前缘重生只为续前缘琳琅003|现言前世一切不OK的,全都见鬼去吧! 重生一次,财富,真爱,宝贝儿子,我一个都不会少! 其实幸福很简单,重生不就OK了?
  • 为爱清醒为爱清醒花夏桃梨|现言社长叫她去访问的师兄长得可真是一表人才,叫她对他耍流氓有没有搞错,只是人家帅哥都不介意,她到底是在紧张什么啊?!话说程少离对苏果的印象可是很深刻,只是他想不到每次遇到苏果的时候,她看他的眼神中总是充满了防备。
  • 久爱不离,帝少的深情陷阱久爱不离,帝少的深情陷阱范宝宝呦|现言【已经完结,放心阅读】 他的温柔,是为她精心制作的牢笼…… 初遇那天她拼命奔跑只为逃离身后无尽的狼窝,却没想到会落入更深处的虎穴! 那天之后,她再也逃不出他织出的网,一步迈进,从此便是他的小妻子。 ****** 怀孕三月,满心欢喜的想要告知他。 却看到大街上播出豪门婚姻的讯息,那巨型屏幕上他一身正装笑的开心,身边站得却是她刚刚相认没多久的姐姐! 那一刻好刺眼…… 当她拼尽所有,告知她怀了他的孩子时。 他只是神色淡淡,毫不惊讶。“打掉它,不久我就会和你姐姐订婚我不想有差错。” 挣扎的她停住了哭喊,只是坐在地上冷冷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一次意外却又让他们三人紧紧相连…… 歹徒的刀冰冷的贴着她和她姐姐的脖子,让站在对面的他只能选择一个…… 当选择两难时,一双无形的手推她入水,那尖锐的刀扎入心脏! 又是谁在崖边哭的撕心裂肺? 当真相一层一层的剥离,他们该何去何从……
  • 相亲相出个大BOSS相亲相出个大BOSS沐七步|现言向暖晴只想抱着笔记本相亲相爱,从来没想到人生中竟然会半路杀出一只BOSS,还是最腹黑强大的一只。 逼她扫地、炖汤、提高生活和工作技能,当24小时全职秘书她暂且不提,竟然还设计叫她铺被暖床洗内内,在无数次利用美男计勾引得她小心脏扑通乱跳,最终无耻背叛暗恋了三年的王子红杏出墙后,他居然…… 【关于向暖晴的悲催男朋友】 某女两指飞舞,正在BOSS论坛上吹得口水横流,忽然,一只白晰纤长的指尖指在了她的屏幕上,同时,双肩一沉:“暖暖,这个自称你男朋友的银子瞳,是你一个学校的?” 某女顿时浑身僵硬,气息不稳,硬着头皮点头:“恩。” “一个专业的?” “恩。” “一个班的?” “恩。” “一个寝室的?” “恩。” “三十秒,我要它变成我的名字。”
  • 溺宠成婚:腹黑顾少的萌妻溺宠成婚:腹黑顾少的萌妻允怡|现言在姐姐的眼神求助下,她代替了姐姐去相亲,本想随便找个理由毁掉相亲意外的发现对方是自己学校的教授。吃过饭留下一句下个月结婚?!开什么玩笑她她她她还在上学啊。原本以为这件事很快就会被人淡忘,哪知毕业某教授居然亲自找到家中谈婚事,而父母一脸同意的样子是什么情况?难道这么快父母就被某教授给收买了?假期来临,某BOSS拉着她去低调领证,等等回家方向不对,什么?搬家?看着别墅中的行李,她怎么有种被父母买了的感觉……
  • 夜神拽上天夜神拽上天公子九笙|现言【女扮男装】【略耽美】【有点虐】 她,身为Y国尊贵的殿下,狂,是她的性格,拽,是她的代名词。一朝女扮男装闯校园,便开始了他炫酷的人生——入学第一天,怼天怼地怼男主,一不小心怼成了新晋校草,渣渣来找事,三招KO!当某天重返S国,男神变女神,所有人沸腾,一旁男主看着桃花遍地开的夜星辰和情敌,霸气表示:千辛万苦追来的媳妇,谁敢抢一个试试!
  • 萌宝来袭:总裁老公甜宠妻萌宝来袭:总裁老公甜宠妻巨蟹兔兔|现言“凯泽,你别走,听我解释。” 顾家当初同意婚后马上给陈氏集团注资,一旦婚约取消,陈氏岂不是要完蛋? 不行! 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家公司倒闭,那可是爸爸一辈子的心血。 “凯泽……啊……” 陈可刚走两步就被陈欣伸腿绊倒,整个人狼狈的趴在地上,疼痛感飞快蔓延至四肢百骸。 她抬头,恨恨的质问:“姐,你什么意思?”
  • 勾请总裁的情人勾请总裁的情人阳光灿烂|现言乌云、狂风、暴雨…… 一栋白色的别墅在暴雨闪电中若隐若现,耸立在郊外。 屋子全黑着,只有一楼的客厅一角亮着一盏壁灯,萤弱的灯光更加显得屋内诡密异常。 放眼望过去,在大理石铺设的地面上躺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头破血流,看不清面容,全身上下被绳子捆绑的结结实实;女的面容佼好,一双惊惧的大眼睛死命的盯着不远处的被绑男子,而她自己也被绑着双手,动弹不得。 “哥,亏了我……
  • 闪婚总裁宠甜妻闪婚总裁宠甜妻会飞的扫把|现言九年前因为一次赌约她招惹上了他,她以为这只是游戏,没想到自己越陷越深,可即便如此她还是抛弃了他九年后他无意间遇见了她用尽手段只为将她锁在自己的身边他说“乔伊伊我这五年来承受的痛苦,我会让你一一体会”她笑道“我奉陪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