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6章

只有开客栈的杰妮大婶不欣赏我们的房客。她问:“什么时候他给你们交房租呢?”

“向人要钱总难开口,他会很快付清的。”妈妈答道。

但杰妮大婶只是哼了两声:“这种人我以前见过,”她一本正经地指教道,“别指望借给人一件新外套,回来还是好的。”

妈妈笑笑:“兴许你说得对。”她递上一杯咖啡,止住了杰妮大婶的嘟囔。

雷雨天里,妈妈担心海德的屋子夜里冷,就让爸爸邀请他到暖和的厨房和我们一起坐。我的两个姐姐、哥哥尼尔斯,还有我在灯下做作业,爸爸和海德靠着炉子叼着烟斗,妈妈在洗盘子或是在小桌上静静地工作。

海德能辅导尼尔斯的高中课程,有时还帮他学拉丁文。尼尔斯渐渐对学习产生了兴趣,分数高起来,他再不求爸爸让他停学做工了。当我们作业做完了,妈妈坐在摇椅上拿起针线时,海德就给我们讲他的旅游奇遇。噢,他知道的可真多。那些美妙的历史和地理,便随他走入我们的屋子和生活。

有天晚上,他给我们读狄更斯的书,很快,读书成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写好作业,海德就夹一本书来高声朗读,一个神奇的新世界向我们洞开。

妈妈也像我们孩子一样爱听古挪威侠士传奇:“太好听了!”

以后我们的房客还朗读莎士比亚的戏剧。海德悦耳的男低音,听起来像是大演员。

即使在天气暖和的晚上,我家的孩子们也不再出去玩耍。妈妈对此很欣慰。她是不喜欢我们天黑上街的。而最值得高兴的,还是尼尔斯几乎不再到街旮旯的孩子堆里。有天晚上,孩子们在街上闯了祸,而尼尔斯正和我们一起听《孤星血泪》的最后一章。

就在我们急于听完一个骑士的传奇时,一封信送到了海德手里,他将信很快读过,放入口袋,我们再不能听完那个故事了。翌晨,他告诉妈妈要离开。

“我得走了,”他说,“我把这些书留给尼尔斯和其他孩子。这里是一张我所欠房租的支票。夫人,对您的好心款待,我深表谢意。”

我们伤感地看着海德先生去了,同时,又为能在厨房继续读书感到兴奋。那么多的书啊!

妈妈精心地清理了书堆:“我们可以从这里学到很多东西。尼尔斯能代替海德先生读书,他也有一副好嗓子。”我看得出来,这使尼尔斯很自豪。

妈妈向杰妮大婶亮出海德的支票:“你看,收回的还是一件好外套。”

几天后,开面包铺的克瑞波先生来我家,糟糕的是他向我们怒气冲天地诉说时,杰妮大婶也在场。

克瑞波喊道:“那个海德是个骗子,瞧他给我的支票,全是假货。银行的人告诉我,他早把款兑光了。”

杰妮大婶得意地点着头,那神态分明是说:“看,我不是提醒过你们了吗,你们不听嘛。”

“我敢打赌,他也欠了你们家许多钱,是不是?”克瑞波不无希望地探问道。

妈妈转过身向着我们,她的眼睛长久地停留在尼尔斯身上,然后走到炉子边,把支票投入炉火。

“不!”他向克瑞波先生回答道,“不,他什么也不欠。”

带泪的康乃馨

◆文/程天保

母亲滴在康乃馨上的泪水,不是人生的苦涩,更多的是一种欣慰和满足以及对儿子的期盼和支持吧!

临近傍晚,他才踏上归程。疲惫的双腿如灌了铅般沉重。但更沉重的似乎不是腿而是心。又一家应聘单位拒绝了他。在求职的旅途上他已奔波一年多了。

路过一片花店,他忽然被一缕轻柔的声音拦住。

“先生,买一枝吧,买一枝吧。今天是母亲节。”

他怔住了,不知今天是母亲节。望着少女手中美丽的康乃馨,手伸向了口袋。他很想给多病的母亲买上一枝,甚至一束。但囊中羞涩,摸索半天,还是将手缩回。他想对少女说,我和妻子都下岗了……但他什么也不愿说,拔腿欲走。不料少女再次拦住了他。

“先生,一看你就是有品位的人,绝不会在母亲节吝啬到不愿买枝康乃馨送给母亲吧?六元钱一枝,很便宜的耶,先生。”

他再次站住了。六元钱?一枝康乃馨要六元钱?这不是一斤猪肉的价钱吗?他们家已很久没吃肉了。与其买枝康乃馨,不如买斤肉给母亲煨汤喝。这一念头让他高兴起来。是的,母亲节,再拮据也得孝敬一下母亲。他向四下看看,决定折向附近的菜市场。

少女满怀希望地递过康乃馨。

他有些狼狈地一笑:“谢谢。我已给母亲买过了。”

少女狡黠地眨着眼睛,将一枝康乃馨插在了他的上衣口袋。

“先生,那么,这康乃馨就送给你母亲,代一个陌生人向老人真诚地祝福吧!”

他进退两难了。既不能拒绝,又不能拒付。只得摸出六个一元的硬币,丁丁当当地交到了少女手里。这是他今天用来回步行省下的车票钱。他不失礼貌地向少女点点头,不敢多站,匆匆地走了。

在一僻静处,他站住了,取下那枝康乃馨,端详着。花是好花。几对线形叶片,汪着绿色,粉红色的花瓣透着清香。在母亲节,将这么美好的花朵献给母亲,该多温馨、多高雅啊,但这对他们却太奢侈了。母亲捧着康乃馨,高兴抑或悲伤?说他孝顺还是虚浮?他又为难了。那个俗念再次在心里升起。该给母亲买斤肉煨汤喝。一斤肉带给母亲的欢乐肯定胜过了这枝康乃馨。他不自觉地走向菜市场,翻遍口袋,却凑不够一斤肉钱。他决定卖掉这枝康乃馨。

“卖花呀,卖花呀!今天是母亲节,买枝纯洁的康乃馨送给辛劳的母亲吧!”卖菜的、卖肉的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怎么,就一枝康乃馨?”

“该不是捡来的吧?”

他尴尬地站着,撒个小谎:“卖得就剩这枝了。”看看无人搭理,就对几个屠户说:“这康乃馨六元一枝。不买,换斤肉也行。”

屠户们哈哈大笑。“妈的,放着富婆大款不骗,骗我们!”

他有些无地自容,在一片笑声中狼狈而逃。他神情沮丧,两眼茫然,脑子里一直想着如何凑够一斤肉钱。路过一处寄卖店,他站住了,抹下腕上的表,一狠心,押了三十元,去另一个菜场割了二斤肥肉。

母亲病恹恹地等着他,一脸的焦虑。

他满怀深情地将康乃馨献给了母亲。“妈,今天是母亲节。”

母亲诧异地望着他。“孩子,找到工作了?”

他强作欢笑地点头,“妈,看我还给你买了什么?”他将那二斤肥肉举起。

母亲嘴唇哆嗦,喋喋着:“是嘛是嘛,天无绝人之路。孩子,只要肯钻肯干,还能没事做,没饭吃……”她捧着康乃馨,喜悦的泪水滴在康乃馨粉红的花瓣上。

望着动情的母亲,他转过头去,心里既苍凉又悲壮。“妈,儿记住了你的话,绝不让你失望!”

感动

◆文/陈楠

突然很有劲头,想把自己的生活也过得更好,为了爸爸妈妈!

爸爸妈妈需要的感动是哪一种?一个月的假期里,我能给爸爸妈妈怎样的感动?

或许,我该坚持每天打扫房间,让他们不用担心回到学校的我是住在猪窝一样的宿舍里;或许,我应该找一天亲自买菜、下厨,可以想象爸爸妈妈咽下饭菜时欣喜的表情;或许,我应该少参加一些同学聚会,取消去好朋友家住几天的计划,就一心一意地呆在家里让他们感觉到我的存在;或许,我不该熬夜,而该跟爸爸妈妈一起早睡,挤在他们中间,像在宿舍里开夜谈会那样,说白天里还没说够或说不出的话;或许,我只需要每天锻炼身体、穿最暖和的衣服不生病、小心走路不摔跤,保持好心情,让他们看到一个阳光健康的女儿,不必担心在没有他们照顾时,我会不懂得照顾自己;或许的事情——我都没有做到,没有制造惊喜,也没有坚守陪伴,假期已到头,真有点痛恨自己:都忙啥了?

突然想起一首粤语歌里唱道:

世面宁愿不了解,留在这家中最大,

往日年纪很细最要关怀,

有怪勿怪,我已踏进大人的世界。

……

从前曾习惯不停叫爸爸妈妈

一个人倦了总想到家,

何时又再坐在臂内抱我饮茶,

原来大个了有很高代价。

为何还做我的妈妈,如老友好吗?

请顾问细述我要怎么找到他

挨世界好玩吗?人情世故凶险吗?

求你告诉我不算可怕。

……

大概我就正好站在这即将长大却仍离不开家的尴尬路口,外面的世界吸引我悸动着的好奇的心,使我不再一心一意地安守家中;自认为已是“大人”的幼稚勇气,使我不再无所保留,总想试着隐藏心中时而翻江倒海的烦恼,在爸爸妈妈面前装出若无其事的镇静;而对纷扰的世道的恐惧、对爸爸妈妈的牵挂使我还像个孩子,贪心于做家中的“最大”,在许愿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依然是“愿爸爸妈妈永远健康幸福”。

这样的一个“泥菩萨”给过爸爸妈妈怎样的感动吗?

南方的春天让我嗅到了夏天的温润气息,进而四季的记忆都被唤醒,思绪如绣花一般,无声息地,在心头,柔柔地入手密密地织:许多或苦或甜的往事里,虽然主角是我,但丝毫不需怀疑:幕景里不能抹去的,是爸爸妈妈温厚的目光,因而我无论是哭是笑,心都没慌过:无论我是哭是笑,爸爸妈妈都没心慌过。可是现在……刚到家的那天,妈妈说自己的心一下子就落进肚子里了,吃饭也香了。我默然,终于不得不承认一个无奈的事实:这回,小鸟是真的离巢了……整个假期,在每个薄雾散去的早晨,每个余晖落幕的傍晚,在汕头大学蓊郁的校园里,我和爸爸妈妈并肩漫步。假期里的校园在这两个时段就像专为我们三人预备的,多半时候恬静得只能听到风吹树叶的轻响,空空的长长的校道,奢侈得只用来填充我们的谈笑声,爸爸放下他“为人师表“的威严,活泼得像个孩子,逗得我和妈妈开怀大笑。偶尔遇上熟人,他们或是老伴儿俩,或是遛着狗的老爷爷,或是结伴锻炼的阿姨们……总之都不是幸福的三口之家!“还是女儿好啊,我那个人高马大的犟儿子啥时候陪我散过步呢!”一个阿姨羡慕地说。

我和爸爸妈妈总会想起幼儿园的阿姨曾教过的一首儿歌,其中有一句唱道“小鸟醒来了,叽叽喳喳叫”。小时候,每个周末的早晨,我从醒来的一刻起就兴奋地把新学的儿歌一首一首地唱给仍熟睡的爸爸妈妈听,忙碌了一周想睡个懒觉的爸爸妈妈,那时是否抱怨过我这只精力旺盛的小乌呢?或许抱怨的同时也会有丝丝甜蜜吧?

现在的小鸟仍然是漫步时侃大山的主力:一学期以来宿舍的星级笑话,北京的好与坏,每个任课老师的风格和奇闻逸事,食堂的招牌菜,学校周围的热门餐馆……爸爸妈妈早已是训练有素的称职听众,与我的滔滔不绝比起来,他们显然陶醉于安静地分享。多么庆幸我没有相机,多么庆幸我有一张能够“神侃”的嘴巴!新生活的一切,在我的描述中有了独一无二的“陈楠味道”,这种独家配方专为爸爸妈妈预备,它或许可以丰富我不在身边时他们的回忆吧?真希望会是这样!

点击率最高的话题是:我该在何时开始寻找我的Mr.Right。爸爸不知是想暂时稳住我,还是在无意识地宽慰他自己,总是重复着:不必着急,不必着急……妈妈的担忧比爸爸多,第一时间强烈反对爸爸的“不必着急论”,而且往往“引经据典”,据理力争。看他们争得火热,我心里暗自好笑,又有点不是滋味:这是继高考后又一个值得爸爸妈妈日思夜想的话题了。这个比高考复杂一万倍的课题什么时候能被攻破,爸爸妈妈什么时候能放下担着的心呢?

于是我总是这样宽慰他们:我是男同胞们要打着灯笼来找的好姑娘,他们都不着急,我着啥急呢?我那位已经为了我长了20年了,早晚要冒出来的。

听了我的话,爸爸妈妈傻傻地笑了,大概是觉得我说得在理——我在长大,爸爸妈妈在变老,变得越来越像需要哄着的孩子。可谁知道他们会不会依然忍不住担心呢?都说父母的心儿女只要体会一丝一毫都不容易了。

于是,我总无所顾忌地说起我身边的男孩,说起我的朋友的恋爱趣闻,说起我的种种看法,这种宽慰他们的方式大概更自然、更有效。传说父母都患有一种“信息饥渴症”,总为猜不透儿女的心思而焦虑,爸爸妈妈自豪地说他们无缘这种病症,是真的吗?

汕头大学的西北角上有一个水库,三面环山,一面绕堤,是校园里最富灵气的地方。清晨,薄雾缭绕于碧水青山之间,野鸭在水面表演捉迷藏:时而钻入水中,又突然在隔了好远的地方“破水而出”。爸爸固定会爬上开满小野花的山坡,认真地弯腰做运动;妈妈则在塑像的围栏旁找到了压腿的好地方。我站在他们不远处欣赏这幅“晨练风景图”,心里很是安慰:可以想象,我不在家的每个早晨,他们都是这样一丝不苟地做的。按照妈妈的话说,为了我也要努力多活几年。

夜晚,徐徐清风从湖面拂来。天上星宿漫布,山的轮廓是柔和的曲线,我们一定会在堤坝上坐一会儿,这是多少年来养成的习惯。爸爸总会在望向星空时习惯性地算日期:你回来已经×天了,还有Y天就要回去了……妈妈总会在这时狠狠地瞪一眼爸爸,我苦笑。

还能开几次夜谈会?还能有几个清晨和夜晚留给我和爸爸妈妈畅游?我不忍心计算——妈妈已经开始为我打点行李了。而我感动父母的作业还丝毫没有进展。

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老师布置了一个作业:做一件感动父母的事。我做点什么能感动你们呢?”

上一章第35章
下一章第37章
同类热门
  • 大冰作品合集(共四册)大冰作品合集(共四册)大冰|文学本套书是百万级畅销作者大冰的作品合集,共包括《我不》、《好吗好的》、《你坏》、《阿弥陀佛么么哒》四册。
  • 超越左右激进主义超越左右激进主义萧功秦|文学自中国进入改革时代以来,就存在着两种激进主义思潮,一种是要回到毛泽东时代去的左翼激进主义,另一种是主张全盘西化的自由主义的右翼激进主义,虽然它们在十年前已经逐渐在中国的社会生活中被边缘化了,然而,随着中国改革中出现的困境与矛盾日益突显,它们重新在社会上活跃起来。如果不能及时进行进一步深化的改革,化解社会矛盾,而是固步自封,一旦改革进入锁定状态,矛盾将进一步激化,长此以往,中国有可能在左与右的激进主义——民粹主义的夹攻与冲击下,陷入严重的危机与陷阱。
  • 枕草子枕草子(日)清少纳言|文学文学大师周作人经典全译本,译自《枕草子春曙抄》原版珍稀底本《枕草子》是日本治愈系至高杰作,畅销千年的文学里程碑经典。传奇女作家清少纳言,用纯净细腻、精致简明的独特笔触,完美呈现日常生活、风物自然、宫内趣闻中稍纵即逝的美。人世间的寻常物事,在她的笔尖开出花,她那颗不染纤尘的天才之心,体现在书中每一页,读来温暖治愈,不忍释卷,赢得“风从哪页吹起,便从哪页读起”之美誉。
  • 重建中文之美书系前世重建中文之美书系前世《百花洲》杂志社|文学精选近几年《百花洲》杂志纪实文学作品,汇编成册,总结了近几年中国各类文体的文学创作成就与风貌。在浩如烟海的文学创作中,编者们从作品的价值上反复斟酌,碰撞,判断,从而披沙炼金,把或感人肺腑或引人深思的,现实中受到普遍好评、具有广泛影响的,具有经得住时间考验、富有艺术魅力特质的好作品,评选编辑出来,以不负时代和读者的重托与期望,恪尽对中国当代文学事业的责任。本书将充分展示编选者视野的宽广、包容、博大,体现当下文学的多样性与丰富性,是一部水准较高的集锦之作。
  • 宋词三百首宋词三百首(清)朱孝臧|文学唐诗、宋词,各极一代文学之盛,是我国韵文发展史上光芒万丈的两座高峰。《宋词三百首》是最流行的宋词选本,流传深远,最具宋词神韵。
  • 瓦尔登湖瓦尔登湖(美)梭罗|文学《瓦尔登湖》是美国作家亨利·戴维·梭罗所著的一本散文集,记录了作者隐居瓦尔登湖畔,与大自然水乳交融,在田园生活中感知自然、重塑自我的奇异历程。
  • 陌上花开陌上花开安意如|文学乐府诗词“感于哀乐,缘事而发”,感情强烈外露,形式朴素自然,长于叙事。在《陌上花开》中,安意如以诗为线索,以史为素材,以独特的感性文字,将古意盎然的乐府诗词完美解码,复原了那些哀乐缠绵的故事、丰神俊逸的人物、婉曲难测的情怀。回到汉魏、两晋、六朝、盛唐、五代。去观望彼时的风月无限。
  • 神秘邮件神秘邮件(爱尔兰)叶芝|文学本书是爱尔兰诗人叶芝的一本散文集。书中包括了《凯》、《秘密的玫瑰》和《红》三本作品集,每本作品集中还包括了若干篇散文,如《神奇的生物》、《声音》和《仙猪》等。
  • 敦煌本《太玄真一本际经》思想研究敦煌本《太玄真一本际经》思想研究黄崑威|文学《敦煌本太玄真一本际经思想研究》《太玄真一本际经》简称《本际经》,为隋唐早期道教经典,也是一部最重要的敦煌道经。全经以祈请和解说的方式,叙述了元始天尊、太上道君、太上老君对诸天真、仙人说法,宣扬重玄体道,“开演真一本际法门”。旨在教化“三乘”导入“一乘”,并阐释了道教真理观的一切诸法之根本。内容涉及“道体无本”的“道体论”;“道性自然”的“道性论”;“十二法印”与“三洞”分类法及“重玄”之道相结合的“判教论”;因果报应、功德行业、科仪戒律、修行次第、炼养方法等的“修道论”。
  • 大冰作品合集(共四册)大冰作品合集(共四册)大冰|文学本套书是百万级畅销作者大冰的作品合集,共包括《我不》、《好吗好的》、《你坏》、《阿弥陀佛么么哒》四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