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4章 昨天的电话

林书翰在自己问的那一瞬间,其实就知道了答案,在听完林澈的讲述以后,在电话旁边静了很长时间,说道:“好,我知道了。明天是星期六,只有上午有课,下午的时候我们在市中心的花园见,好不好啊?毕竟一些事情当面说才说得清楚。”林澈听见以后,思考了好久,才意识到这又不是约会,而是一场类似于交易的谈论而已,欣然答应地回答着说:“没有问题,我会定时去的。”“好,不见不散。”

“对了,林书翰,昨天晚上小澈问你的题,你会不会啊?”苏菲儿整个身子都趴在了林书翰的桌子上面,脸都快贴在林书翰是身上面了。正在整理东西的林书翰猛然回过神来,疑惑地问答:“什么题啊?”课间休息的时候,林澈恰好听见了这个问题,急忙地转过头去,在苏菲儿的身子后面。

一只手成为六的手势,放在了自己的耳朵边。林书翰很是聪明的一点就透,林澈不知道他的电话号码,只好去寻求苏菲儿的帮助,才会找借口骗她的。林书翰会意地轻微点头,林澈得到消息以后便转了回去。林书翰重新看着疑惑的苏菲儿说道:“哦,是昨天晚上啊,当然会了,要不要我给你讲讲啊?”

苏菲儿听见以后,急忙地推辞道:“不用了,关于学术上面的问题,你和小澈讨论就可以了,不用通过我的。”边说边后退,很快地做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面,林书翰看到这样的场景,笑了笑很是习惯地拍着林澈的肩膀说道:“主意不错哦。”天不怕地不怕的苏菲儿最为害怕的便是学习了,林澈没有说话,只是感觉对于心思单纯的苏菲儿,很是抱歉,并在心里向她保证,真的只是最后一次。

我一定要把所有的事情,全部都搞清楚了。

周六的最后一节数学课就在所有人没有心的情况下很是愉快地结束了。数学老师也很是识趣地早早地离开了课堂,众人都准备好,拿出来在运动会上面百米冲刺的预备动作,只要铃声一响,就开始向着外面跑去。世界上面最为动听的音乐,一分不差地在适当的时候响了起来。

一瞬间,教室里面彻底乱了套。你挤我我挤你,骂声一片。最为淡定的便是还在复习课堂上面内容的林澈,还有前面睡得很是踏实的班长苏菲儿。一阵暴风雨说时迟那时快,教室里面便只剩下几个零零散散的人,还有满地的纸屑。周一负责打扫的是一周之内最为倒霉的人了,林澈一直这样的认为。

在林澈后面的林书翰不紧不慢地开始收拾属于自己的东西,慢慢地准备着,在经过林澈身边的时候,敲了敲林澈的桌子。林澈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一时间竟然有一种放学后去约会的感觉,还在瞒着苏菲儿。林澈撇开那些不正常的想法,向着远去的林书翰点了点头。

林澈在林书翰出去以后,把自己的书包斜跨在身上面,走到了还在熟睡的苏菲儿身边戳了戳她的胳膊,没有想到,惊醒的苏菲儿猛地站了起来,狠狠地瞪着讲台。本来心情很是不好的林澈,被苏菲儿的这副模样成功地逗笑了。拍着她的肩膀说道:“不用紧张了,今天的运气不错,老师都懒得理你了。”

苏菲儿看了一眼在旁边嬉笑的林澈,一脸劫后余生的样子说道:“干什么啊,这样子一点也不好玩啊。”“别睡了,回家了,没有看见班级里面都没有人了吗?”苏菲儿半梦半醒的样子环视了一下教室,哭丧着脸说道:“真的哎,都没有人来叫我,还是小澈最好了,这个朋友真的没有交错。”

“那就赶快走吧,回家了。”林澈重新拉起来打算再次睡觉的苏菲儿,在旁边叮嘱着她,直到她收拾完东西以后,两个人并肩走出了教室。苏菲儿伸了一个懒腰,看着天上大大的太阳,一副刚刚睡醒了的即视感。

“对了,你下午的时候去干什么啊?”苏菲儿无聊地说道。林澈没有回答反问道:“你呢?”“我原来打算和初中的同学聚会来着,但是看见我家小澈就不忍心把你自己扔在一边了,太残忍了。”林澈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关系,你去吧,我今天下午在家里面睡觉。”

“真的吗?”苏菲儿贴在了林澈的脸上面,追问着说。林澈推开了她,认真地说道:“真的,你就放心的去吧。”苏菲儿点了点头,很是可怜地撅着嘴说道:“真是对不起。”林澈没有回答,其实应该说对不起的是自己,可是林澈一直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当初没有告诉苏菲儿这件事情的真相,怕她知道吗?可是如果她知道了,事情又会变得怎么样呢?

林澈在家里面简单地吃完了午饭,随意地来到了公园。退下一身墨绿色的校服,林澈在远远观看着林书翰的时候,就感觉真的很出众,一身白色的衣服就好像是童话故事里面的王子。林澈微微一笑慢慢地走到了林书翰身边,在藤椅上面坐了下来。林书翰只是打量了一下林澈,便没有说话。林澈也慢慢地在林书翰身边闭上了眼睛。

树荫下面的藤椅伴随着阵阵的微风,随处可见一些步入夕阳的老人,在风轻云淡的散步,一种看透世间连死神也停下的脚步,音乐悄然响了起来。在这里什么都不需要挂念,什么都没有关系,与世隔绝,你的任何事情在这里都不重要了。

不知过了多久,林澈幽幽地醒了,揉了揉已经麻掉的脖子。一抬头便看见了在远处慢慢走过来的林书翰,将手里面的矿泉水递给了林澈一瓶,正为干渴的林澈,没有拒绝,伸手接了过来。林书翰看着大口喝水的林澈笑着说道:“怎么样啊,睡了一觉心情是不是好多了?”林澈微笑着点了点头,环视着周围的氛围说道:“这里的氛围真的很安静。”

“现在越来越多的娱乐设施,这里都快被忘得差不多了。”林书翰环视着周围有一些荒草的公园,确实没有几个人经过。“你很喜欢这里吗?”林澈询问着问道,像是他们这个年纪的人,应该不会喜欢安静还有沉淀的岁月吧。林书翰像是陷入了回忆:“不知道,我小时候在这里长大,出国以后经常梦到这里,好不容易回来了,有了一些感情吧。”

“不过,我感觉你应该喜欢这里。”林书翰突然转头看着林澈说道,林澈笑着问道:“你怎么这么肯定啊?”“因为你和这里的感觉很是相符,都是在岁月的深处,不打扰便自在沉静。”林书翰像是有一些感触地说道。林澈知道林书翰抬举她了,在林书翰语中的她太过于美好,美好到根本不是她,真正的自己是不择手段地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

“怎么了,在想什么呢?”林书翰看着林澈娇媚的脸庞询问着说道。“没有想什么,你到底知道我的什么秘密,可以说了吧,我都已经坐在这里了。”林澈没有过多的耽搁,直接直奔主题。林书翰听见这句话轻笑着说道:“你还真的是很单纯啊,我说我知道你就相信啊,不怕我是骗你的?”“你是骗我的?”林澈由于太过于惊讶,重复了一下林书翰说过的话。

林书翰没有躲避,边喝水边点头地说道:“是的,我只是想试探一下,没有想到,你真的有。”林澈抬起头来,心情悲喜交加,高兴地是自己早该想到林书翰根本什么都不知道,难过的是自己被林书翰摆了一道,而且还知道了自己最为在乎的东西。林澈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抬头看着林书翰说道:“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呢?”“你到底有什么样的过往,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林书翰看着林澈时而慌张,时而高兴的眼睛说道。

“这件事情从此和你没有关系了,你不需要知道的。”林澈猛地站了起来,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就没有继续待下去的必要了。林澈和林书翰道了一声再见,正准备走的时候,突然听见林书翰在后面说道:“你就不怕我去调查你,或者将这件事情公布出去,依照我们学校人的好奇心,还有网络人肉的速度,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林澈有一些生气地转过头来看着悠闲的林书翰,一副乖乖学生的样子,好像是纯洁的就像是冬天里面的第一场雪一样,林澈叹了一口气:“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林澈知道依靠自己是肯定斗不过林书翰的,因为自己的爷爷曾经对着林澈说过,最为美丽的笑容背后,隐藏着最为悲伤的故事。林澈知道林书翰是自己见过最为有故事的一个人。

林书翰还是一样的闲情逸致,没有回答,拍了拍自己身边的藤椅。林澈无奈地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林澈因为是周六的关系,也脱掉了墨绿色的校服超短裙,穿了一件白色的休闲装下面一条水洗的牛仔裤,两个人坐在一起就像是周末瞒着家人,出来偷偷地约会的高中生一样。

同类热门
  • 尼玛!医神你不要这么冷尼玛!医神你不要这么冷单四夕|现言我宁愿留在你方圆几里,至少能感受你的悲喜,在你需要我的时候就能陪你。我在你不要的世界里,何苦不找个人来代替,可惜我谁劝都不听……这其实是一个阴沉医生老师带着一个迷糊医学生的故事。
  • 前妻,非你不可前妻,非你不可妖千千|现言《和喜欢的你在一起》(原名《暖妻》)红袖添香网总订阅第1名作品,总点击6000万!她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发生的这一切,自己竟然浑然不知。不过还好,那个恶魔不在,房间里就只有她一人。当当:http://wkkk.net/RUUMgbj亚马逊:http://wkkk.net/RUUMF7u京东:http://wkkk.net/RUUxvno 浮华盛世之中,谁还会信仰爱情? * 她是众人眼中智商低下的傻子, 代替二小姐嫁给身份卑微的保镖之子,再门当户对不过了! 收敛起横溢才华,只为自己跟妈妈能够平安的生活下去。 本以为他会不愿娶她这个傻子为妻…… “傻归傻……我忍了?”男人的声音淡淡的,若有若无;却傲慢如帝王一般! 苏晓晨无语凝咽。她万万没想到:这个冷若冰霜的男人,竟然会对她这个傻子感兴趣!!! * 一句:“我怀了你丈夫的孩子”,便将她活生生的打进了地狱; 自己委曲求全得来的婚姻,却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原来,这世间最浪漫的不是“我爱你”,而是“在一起”…… 可他却给不了她! * 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狂绢着野心睨视天下…… 却一直难以释怀:是什么让父亲抛妻弃子,屈尊降贵的去当一名保镖? 真相,果然有趣…… * 抚着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他心间突的一疼:“乖,快叫爹地。” 小男孩儿天真眨巴了几下眼睛,颇有气场的倨傲道:“拜托!我都五岁了,你还跟我玩这种无聊的幼稚游戏?!我爹你可惹不起的!”
  • 重生异能小甜妻重生异能小甜妻汐盼嫣然|现言顾盼重生了,重生到了五年前,回到一切都没发生之前。 这一次,顾盼只想远离前世悲剧的源头,保护好家人,关上门过上属于自己的小日子……
  • 我的爱情谁做主我的爱情谁做主皓眸冰澜|现言缘来缘去,纠缠不清?原名《极品女模戏首席》
  • 北极光北极光妖妖、妖怪|现言林澈从小就喜欢和爷爷玩耍,可是后来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严重,连一向吵架的爸爸妈妈也开始和睦起来了,可是真的有那么平静吗,爷爷去世后,林澈终于知道了,爸爸妈妈和好是假,为了爷爷的产业才是真,爸爸妈妈在打闹之中失去了生命,林澈也进入了孤儿院,直到十三岁才去了舅舅家,林澈按照遗嘱背负了许多人都眼红的财产,阴谋越来越多,林澈遇到了一个叫韩子澈的人,还有林书翰,在无数的分分合合后,林澈身穿白色婚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 天价赌神魔手妖女天价赌神魔手妖女烟魅情儿|现言本文黑暗系宠文,不虐! 是柔弱还是狂妄?是善良还是邪肆? 邪肆残暴狠辣冷漠——这是她。 毒舌腹黑无耻阴险——这是他。 人前她是萌系会长,人后她是妖媚美艳、让人望而生畏的赌神杀手。 人前他是冰山美男,人后他是嚣张狡诈、却杀人不眨眼的冷酷主事。 重生前为人却不被谅解,被人陷害,还打算让她替他们去死? 那么重生后:努力成为学神,入驻好莱坞,一边帮助别人一边下黑手报复。 冷漠是她最好的代名词,残忍是对她的夸奖,既然努力得不到别人的一点谅解,那就报复好了。 简介无能,片段还是抽一个—— 【残忍篇】 母亲下单,她来接单,远赴美国准备杀人。 当夜凌晨,有人睡的安稳,有人却收到一副人皮。 得知真相—— “落清欢,你为什么要害我?难道害了自己家很好吗?”多年的慈母形象终于因为一次次的打击所崩塌,她怒目圆瞪看着面前坐着转椅一脸淡然的少女。 “害?你太高看自己了。只是我想问呐,你放任务杀人,king亲自动手,不好么?”她勾了勾唇,将乘着红酒的高脚杯优雅的绕了三圈,缓缓的喝着。她的确完成了任务,只是给雇主多送了一件人皮而已。瞧她多好,人皮可不便宜呢,作为一个杀手,她真是太有爱了。 被卖被交换被绑架,就算是重生之后,这所谓做母亲的,好像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呢…… 冷初央当即瘫倒在地,脸色越来越阴沉,只是那云淡风轻的少女还嫌给的打击不够,“怎么这就受到打击了呢?比起你们做过的,还真是不够呢,呐,这是你自己送上门的呦,嘘……死法有很多种,我会亲自精挑细选一件最适合你的啊……”
  • 首席前夫,求放过首席前夫,求放过幽曳雨|现言——推荐旧文《桃色情劫,大叔滚远点!》 四年前,她毫无征兆的向他提出离婚。 四年后,再相遇,他是高高在上的集团总裁,而她却是送外卖的小贩,他将她束缚在身边,在她面前和妻子大秀恩爱,甚至要求她做代理孕母…… 目的只有一个——羞辱。 为了救自己的女儿,她不得已舍弃‘他们’的孩子…… “苏然,你害死了我的孩子,我要让你的女儿偿命!” 从此,她再也找不到她的女儿…… 一张死亡证明出现在她的面前,她隐忍着眼泪,勾唇一笑—— “陆铭煜,你知道吗,郁郁不光是我的女儿,她也是你的女儿。” * 他指着站在她身旁貌若潘安的男子,满目痛楚的看着她:“你一定非要嫁给他?” “是。”她回答的笃定肯定加坚定。 “他可是个傻子!”他急切的提醒道。 她笑的极具讽刺:“你作为他妹夫,就这样称呼你的大舅哥吗?”
  • 末世毒宠女王末世毒宠女王九绣|现言简爱一个宅女,重生后变成了一只僵尸,并且来到了末世。 丧尸?不怕,她一身铜皮铁骨,想咬她,当心崩了你的小钢牙。 末世?更不怕,她有系统在手,商品多多,还附送穿越技能,自能逍遥自在。 亲,空间什么的落伍了,系统才是王道。 想要来末世旅游吗?想要感受末世风采吗?找她就对了,包往返。 想要美男吗?想要帅哥吗?找她就对了,各种型号,应有尽有,包满意。 想要丧尸吗?想要变异人吗?想要特殊宠物吗?找她就对了,批发商品,调教好的。 且看一个僵尸如何行走在末世,造就属于她的辉煌,凌驾所有法则之上,她走私一切,扶持人才,造就帝国,湮灭敌人,她是救世主,也是恶魔,仅仅一个名字,便能震颤寰宇,号令天下。 【宠无下限】 “我的女人就该霸道,想要什么,放心大胆的抢,出了事我给你抗着,有问题我给你撑着,只要我不倒,你就是永恒的女王。”他这一生、这一世,只愿做她背后的男人,她安好,他放任她光华万丈,她受伤,他将化为恶魔。 【温馨母子】 “妈咪,我其实知道,天将降大任,必先品种不详,必先把不到妹,但我有一件事很苦恼啊!” “来,宝贝,给妈咪说说,妈咪帮你想办法。” “嗯,他们说了,小妹妹就像生活,需要来强的,不然啥都没有,妈咪,你就帮我想想我这到底是QJ呢?还是QJ呢?” “……” 【本文背景宏大,强强联手,美男多多,结局一对一】
  • 先婚后爱:偷走总裁的宝宝先婚后爱:偷走总裁的宝宝摸摸大|现言十八岁那年她被人伤的体无完肤。满心欢喜的嫁给他,却在新婚当晚知道,他娶她,并不是因为爱她,而是要利用她救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是他的……知道真相的她带着孩子狼狈逃离,七年之后,再相遇,他是她表姐的未婚夫…
  • 灵女重生之校园商女灵女重生之校园商女冰柠微微|现言巍峨宫殿,百官朝拜,礼乐齐奏,百炮齐鸣,十丈高台,那人黄袍加身,回首,妖冶一笑,朗朗乾坤尽掌于手,唇启,“孤于太古二百七十二年登基为帝,改国号为开,今大赦天下,于民同庆。” “百官之功,功不可没,士大夫陈贡拜相位,司马结提晋公……” “但,古云,天子犯法与民同罪,官者犯法,亦然!民者,祸之一人,官者,祸之一方,此乃大赦亦不能同!” “大将军苍梧,女扮男装,欺上瞒下,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