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8章 真实的林书翰

“那是,不过今天就要出院了。”说完一下扑到床上面,抚摸着床铺说道:“真是对不起,我要走了,不过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忘记你的。”林澈松了一口气,对着顾凉木说道:“你总算可以回去啦,学生会那边我都快崩溃了。”顾凉木鄙视地看着林澈说道:“你崩溃什么啊,学生会那边不是一直都是韩子澈和林书翰打理的吗?”“我说的就是韩子澈啊。”“切。”

自从来到学校以后,每一个人都走上前来问候苏菲儿,弄的苏菲儿很不自在,情愿像是现在这样,和林澈躺在操场的草地上面,抬头看着天上飘散的云彩。“这个是什么啊?”苏菲儿从林澈的手里面接过了一个磁盘。“是王琳袭击你的证据,里面记录下了那一天的场景。”苏菲儿张着大嘴,看着眼前的录像带,差异地说道:“你们也太厉害了一点吧,竟然能够找到这个东西。”

“她来了。”林澈毫无感情地说出了这句话,“谁来了?”听见声音的苏菲儿抬起头来,看着远远走过来的王琳,相貌甚是憔悴,看起来好像是好几天没有睡觉的模样。苏菲儿看着有一些不一样地王琳,拿着录像带对着林澈询问着说道:“这个东西,你告诉她了吗?”林澈也奇怪地摇着头,自己根本就没有跟她说啊,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

就像是猜测的一样,王琳果然向着她们的方向走了过来,看见她们两个以后,一下子跪在了地上,站着的林澈和苏菲儿很惊讶,在林澈慌张的时候,不得不惊叹苏菲儿的反射弧,竟然也跟着跪在了地上,林澈倒没有,只是坐在两个人的旁边。苏菲儿知道自己收不起这样的大礼:“你干什么啊,为什么这样?”王琳伤心地述说着:“对不起,我不应该为了自己出气,而去袭击你,真的对不起。”

说完王琳猛然痛哭起来,摔倒在苏菲儿的身子上面,苏菲儿搞不清楚状况地看着林澈,林澈也摊了摊手。苏菲儿扶起王琳来说道:“没有关系的,我原谅你了,你起来吧。”紧接着说道:“这样跪着,我也不好受啊,大家都是一时的冲动,我也做的不是很对。”

王琳抽搐了一会儿,坐在了苏菲儿的身边,就这样愣了好久,在苏菲儿刚想说话的时候,王琳抢先说道:“既然你原谅我了,能不能放过我的父亲啊?我做错的事,对我怎么样都可以,可是我的父亲是无辜的,因为被公司开除,都已经气出病来了,求求你,就放过他吧。”王琳握住苏菲儿的双手乞求着说道。苏菲儿慢慢地不留痕迹地抽回了手说道:“真很抱歉,我没有这种本领,怎么可能让你父亲下岗呢,我家挣的钱还没有你多呢。”

王琳颓废地摇着头,咬着嘴唇抱着膝盖低着头说道:“不会的,我父亲说过,就是因为我在学校里面得罪了人,才会这样的。”说完,哭了出来:“真的要我怎么办都可以,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家人了,我怎么样都可以的。”

看到这个模样的王琳,苏菲儿站起来把林澈拉到了一边,焦急地询问着说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啊?”林澈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了林书翰,除了他,应该没有第二个人了吧,察觉到林澈眼神的变化,苏菲儿拍了一下林澈的肩膀说道:“你干什么?不会你也怀疑我吧?就算是我有那心,没有那力气啊,王琳学姐的老爹在一个大型的跨国企业当总管啊,一年的工资能够顶我们三年的。”

跨国企业?这样就没有错了。苏菲儿小心翼翼地询问着说道:“林澈,你不会知道事情吧?”林澈还没有说话,口袋里面的手机震动了起来,苏菲儿低着头说道:“先接手机吧,这个时候给你打电话,一定会有急事的。”林澈点了点头,眼光看向坐在一旁哭泣的王琳,对着苏菲儿说道:“你去安慰安慰她吧,至于她父亲的事情,我会查清楚的。”

林澈快速地跑到了一个角落里面,在确定没有老师的时候,掏出了手机,是一个不认识号码。“喂,你好,我是林澈,请问你是?”林澈的眉头慢慢地皱了起来,不确定地回答着说道:“什么,董事会,我吗?”林澈想了一会儿说道:“好的,我知道了,我会准时去的。恩,你放心就好了,麻烦了。”林澈挂断手机以后,看样子王琳的事情能够解决了。

周三的上午,每一个人都死气沉沉的,因为周三是最难熬的日子,位于中间。周一的激情全部都用光了,周五还遥遥无期,上午最后一节课所有的人昏昏欲睡,少数的人翘首以盼,等待着下课的时候,甚至有人无聊到竟然查秒数,不多,还有三千来秒。苏菲儿有一些坐立不安,不知道为什么,一向没有耽搁的林书翰,今天竟然没有来,当然是在对班主任请假的状态下。苏菲儿在班主任的法眼之下,偷偷地回头。

正在做题的林澈,被突然回头的苏菲儿给吓了一大跳,猛然抬头说道:“怎么了嘛你,突然回头,不怕被老师捉住啊?”苏菲儿一挥手显然不在意林澈说的话,悄悄地问道:“对了,你知不知道林书翰怎么了吗,为什么今天没有来啊?”林澈在早上看到班主任接到电话时候的惊讶的表情就联想到了上次林父说的财产继承人。

林澈还是摇了摇头说道:“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话说回来了,你跟他联系的应该比较多吧。”苏菲儿一个耸肩无奈地说道:“很抱歉,我也不知道啊。”这时候一片寂静的教室,因为苏菲儿的一句话有了一些骚动,察觉到不对的林澈急忙地低下了头,在讲台上面坐着的班主任,随手抄起一支粉笔,准确无误地打在了苏菲儿的脑袋上面。

苏菲儿吃痛地捂着脑袋,回头对着班主任笑了笑,急忙趴在自己的书桌上面,老师在教室四周环视了一下,刚刚重新拿起笔的时候,教室的门突然地被打开了,出现了气喘吁吁的林书翰,不是学校墨绿色的校服,而是一身修剪合体的黑色西服,领带已经被解掉了,里面白色的衬衫,胸口的地方解开了两个扣子,修身的装扮衬托着完美的身材还有面孔,对于突然出现的装扮不同的林书翰,大家吃惊地反应不过来。

林书翰对着讲台上面的老师点了点头,径直地走到了林澈的桌位前面,林澈好像知道一些什么一样,急忙地低下头。林书翰并没有说话,直接拽起了林澈的手腕,对着老师说道:“班主任,我先借用一下林澈,很快就回来。”说完不顾及林澈的感受,直接给拖了出去,而在教室的外面停着一辆纯黑色的敞篷轿车。

走到教室外面的林澈挣扎地松开了林书翰的手,揉搓着有一些疼的手腕说道:“你想干什么啊,这么用力,很疼的啊。”林书翰有一种想说却又说不出来的感觉,拽着林澈的胳膊,二话不说地把她扔上了轿车,然后开车扬长而去。留下教室里面暗暗咧嘴的同学面面相觑。

出了学校以后,林书翰就随意地把车停在了道路旁边,扭头看着身边的林澈说道:“你知道我找你什么事情吗?”“你大概是在会议上面直接跑来的吧,就连衣服都没有时间换。”林澈只是打量一下,然后细细思考,便知道一切的来源。林书翰不得不承认,林澈不知道比苏菲儿细心聪明多少倍,但是太过于聪明的女孩也不是所有人喜欢的。

“既然你都知道了,就说说原因吧。”林书翰看起来心情很不爽,直接把外面的外套脱了下来。今天确实是召开董事会的时间,本来可以很快结束的会议,却因为怎么也想不到的反转而拖延了时间,跨国企业的一个股份持有人的代表,突然反对林书翰成为顺位继承人,理由是年龄太过于小,思考事情还不够周全,但是由于这位持有人竟然拥有公司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所以说的每一句话都很重要。

要知道林书翰他们家才持有百分之二十五,这位相当于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林书翰怎么也想不到的事是,这位股份持有人竟然是经常在自己身边的,自己最为亲密的同学,林澈,而且自己的这位同学竟然反对自己。当时的林书翰说了一声抱歉,便拿着钥匙来到了学校,来找股份持有人林澈说个清楚。

发现林澈没有动静,林书翰自顾自地说道:“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们公司最为神秘的二号当家竟然是你,我也许早该想到你不是普通的人,为什么会这样?”林书翰想不明白,就算是自己从小含着金勺子长大,现在所有的决定权还是在自己的父亲手里面,但是林澈比自己还要小,竟然能够自己独自处理手里面的庞大家产。

同类热门
  • 柯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柯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斩白蛇|现言三观不正的路漫漫,遇见了十分“正经”的柯其修。 在这一场相识中,路漫漫放低自己,可内心的委屈却在慢慢积攒着,等待有一天爆发……
  • 其实韶光依旧其实韶光依旧慕七衍|现言时瑾,从来没有认为自己能力不够,可直到看到那一幕的时候她才明白:我还差的很远
  • 安安静静等你来安安静静等你来胡晓乖|现言向渊彬,我这辈子我最大的错误就是跟你在一起!你放过我吧,从此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安瀞,我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珍惜你对我的感情,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向渊彬,我陈默从不为任何事后悔!可是现在,我后悔当初不该为了成全安瀞,把她让给你!从今往后,她的喜怒哀乐我都会负责,你别想再伤害她!
  • 重生之幸福重生之幸福良家宅女|现言摆脱了渣男,刚要开始崭新的生活,却悲催的杀害,世界上最悲惨的莫过于此,幸好,还有一次重来的机会。
  • 豪门恩怨豪门恩怨灵涵|现言柳雪晴是一个被领养的女孩,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在哪里。她很想念父母,时常在梦中梦到他们,可是在梦中的她却看不到父母的样子。等她长大后,她决定去寻找她的父母,想问问他们为何抛弃她。可是在寻找的过程中并不是那么容易,更让她恐慌的是,她竟然喜欢上了一个跟她有着一样胎记的男人……
  • 重生异能小甜妻重生异能小甜妻汐盼嫣然|现言顾盼重生了,重生到了五年前,回到一切都没发生之前。 这一次,顾盼只想远离前世悲剧的源头,保护好家人,关上门过上属于自己的小日子……
  • 唯你可辜负唯你可辜负一块猪头肉肉|现言许桑被陷害入狱,他却说:“你替阿情入狱,出来我便娶你。” 他怎么能? 于是,许桑让他得其所愿,但是,这才刚刚是个开始。
  • 超级店主养成攻略超级店主养成攻略山林之乐|现言孙子越每年都去做好事,孤儿院的孩子见他不敢哭,养老院的老人见他不敢言,流浪的动物见他四处跑散。陶然:你为什么还要去做好事?孙子越:……陶然觉得,这世上,她最大的金手指不是系统这个萌物,而是孙子越这个男人。
  • 鸢尾蜜语之落单的你鸢尾蜜语之落单的你天玄明月|现言她,一个步入了中年的离婚单身女人,在独自抚养女儿成长的岁月里,受尽了同学、朋友、家人、甚至陌生人有意无意的欺凌、诽谤、侮辱,伤害,甚至因此患上了精神疾病。当她每每觉得活不下去的时候,仅有的一点点意志在关键时刻拉住她。而她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命格使得一个一直被绊住不能轮回的鬼上了她的身,改变了她的命运。他,一个多金腹黑的霸道总裁,在一次意外中竟不得不跟一个普通的女人牵连在一起。其中竟经历了见鬼、离魂等匪夷所思的咄咄怪事。被迫跟她生活在一起的日子里,从开始的厌恶、同情、理解、到情深不悔的爱上。他拥抱了她孤单的心,把强势的她宠成温婉柔媚的小女人。
  • 时光不及王琳凯时光不及王琳凯小词同学|现言有人问过沐小念,“如果王琳凯和你表白了你会怎么办?”沐小念想也没想说:“上去!”没有想到从那天开始她就惹上了一个大麻烦。沐小念看着面前王琳凯放大的俊脸,结结巴巴的道:“老,老大,你要干嘛?”王琳凯邪魅一笑。“你的勇气呢?”沐小念口不言心的道:“让你吃了。”王琳凯不但不生气,反而搂住沐小念盈盈而握的细腰,说:“确实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