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章 麻烦

王磊听见这句话以后,立马停止了笑容,踌躇了很久也没有说出来,王磊也不知道这个是怎么回事,好像真的就像是自己在告白一样。看着久久没有说话,只是在酝酿情绪的王磊,林澈感觉到有点在耽搁自己的时间,今天自己还要去图书馆查东西呢。

想到这里,林澈侧了一下身子,准备在王磊的旁边走过去,而不是在原地傻站着,吸引来更多自己不适应的目光。察觉到了林澈要走的王磊,一着急拽住了林澈的衣服,紫红色格子外套。王磊焦急地说道:“真的,只是耽搁你一会儿的时间,不要走好不好啊?”

看着满是期待眼神的王磊,林澈面无表情,低着头看着王磊搭在自己胳膊上面的手。王磊也顺着林澈的眼神发现了自己的手,急忙地抽了回来,说道:“抱歉啊,太着急了。”说完对着林澈抱歉的一笑,林澈看着王磊的神色,好像真的要说什么事情一样,停在了原地看着王磊说道:“有什么事情,赶紧说吧,我还有事情要做呢。”

林澈看着王磊慢慢地说道:“那个,我喜欢你。”王磊低着头说道,暗中观察林澈的反应,虽然只是大冒险,却也莫名其妙地变得开始很是在乎。林澈冷了许久,淡淡地说道:“对不起,我不喜欢你。”说完径直向着图书馆的方向走去,王磊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直接拦到了她的面前说道:“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林澈还是万年不变的表情。王磊很是不满意林澈的反应,林澈看着自己前面的王磊,露出了淡淡的恐惧,这个时候王磊才反应过来自己只是过来大冒险的,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对不起自己维持的形象了。正当王磊想要道歉的时候,突然有人在后面捏住了自己的肩膀。

“疼,疼,疼。”王磊高声喊道,身体也随着那只手的力气,慢慢地下沉,都快要趴在地上的节奏了。看到了王磊的求饶,手从王磊的肩膀处离开了,林澈抬起头来看着正在穿着校服的韩子澈对着自己微笑。王磊吃痛地站起来,咧着嘴看着眼光不善的韩子澈,一副无辜的样子说道:“老大,你怎么来了啊?”

“我不来的话,你就快把我们校篮球队的名声给砸了,给你放一天假,就是让你在这里调戏学妹的啊?”韩子澈远远地看见这一幕以后,快速地走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总是不好受。王磊一想到自己的魔鬼老大,便痛苦地摇头说道:“真的不是我的缘故。”“那是谁啊?总不会是人家学妹在这里,缠着你不走吧。”在韩子澈身边站着的一个显得很是清秀的男孩说道。过了一会儿像是想到了什么:“要不要我去查查校规,查查调戏同学,应该受到什么样子的处分,否则我这个学生会会长就不用当了。”林澈才明白,原来站在韩子澈身边的,便是苏菲儿一直仰望的学生会会长,顾凉木啊。听说是高三的学长,一直是全校第一,创造了无数的辉煌。

“真的不是我,是他们几个小子。”王磊抬手向着二楼指去,二楼的走廊里面偷偷有两个人弯着腰,向着前面走。韩子澈看到以后显得很是气愤,冲着二楼喊道:“好啊,黄长健,吕铜你们两个就不能安静一会儿吗,成天给篮球队惹麻烦。”

两个人很是难过地趴在了栏杆处,向着下面说道:“对不起老大,还有会长,我们真的就是最后一次了,下次不会了,你们就饶过我们吧。”一副彻底改过的样子,好像再过几秒钟,眼泪就会从眼框里面流出来。谁知道,韩子澈一挥手,豪迈地说道:“下次?你们有本事给我数数都多少个下次了,你们什么时候遵守过啊?你们这些小兔崽子再不教训,就要翻天了。”

“会长。”两个人想着顾凉木呼喊道。

顾凉木一耸肩,表示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办法,韩子澈在这个时候宣布了惩罚措施:“你们去给我到操场上面跑圈,跑不完十圈,今天晚上就不用回家了。”“十圈!”在上面的男生,下巴都快掉下来了,惊讶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开始和韩子澈算起账来:“老大,操场一圈便是两千米,我们跑十圈,你就再给我们一小时,我们也跑不完啊。”

韩子澈很是腹黑地一笑:“这就不是你们老大我的事情了,离放学还有四十五分钟,你们已经耽搁五分钟了,还不快去?怎么,连我这个老大的话也不听了?”两个人看没有办法,哭丧着脸在另一处楼梯口,快速地向着操场跑去。王磊甚是高兴地站在韩子澈身边说道:“就应该这个样子,好好地教训教训他们,不然太不像话了。”

韩子澈瞥了他一眼说道:“你也去吧。”王磊指了一下自己的鼻子说道:“不用了吧,我好歹也是副队长啊。”“什么副队长啊?”韩子澈咬牙切齿地说道。拽过了王磊,控制着他的肩膀转了一个身,一脚踹在了他的屁股上面,一下子王磊出去了好几米,回过头给了韩子澈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追着两个人向着操场走去。

韩子澈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说道:“真是不应该惯着他们,你看看都成什么了,一个靠谱的都没有。”对着在身边的顾凉木发着牢骚,顾凉木很是看得开地说道:“他们没有给你填什么大的乱子已经很好了,比我们学生会的靠谱多了。”顾凉木更加伤感地说道。

“他们哪里靠谱了?”韩子澈不敢置信地看着顾凉木,好像自己的队员一无是处。“他们起码帮助我们学校夺得了区域冠军啊。”“这倒也是。”韩子澈带着几分自豪地挠着头,这是自己训练出来的结果啊。“哎。”顾凉木又叹了一口气,一副不想再谈这些的表情,谈起来都是泪啊。

顾凉木翻找了一下自己手里面的资料,问道:“你就是高一六班的林澈吧?”林澈认真地点了点头,好像这句话很是熟悉,在哪里听过。“我······”顾凉木还没有把话说完,在远处跑来了一个学生,来到他们前面的时候还喘着粗气地说道:“队长,这是我们高一加入校篮球队的名单。”

“好,我知道了。书翰,你辛苦了。”说完拍了一下林书翰的肩膀。林书翰标准化地微笑,在看见林澈以后,便开始彻底破功了,很是纳闷地说道:“林澈,你怎么在这里啊?”韩子澈听见这句话以后抬起头来问道:“怎么,你们认识啊?”林书翰很是自觉地站到了林澈的旁边,说道:“对啊,我们是一个班级的,我也是高一六班的,队长,不知道吗?”

韩子澈仰头想了一会儿说道:“好像是这个样子的。”顾凉木在旁边笑出声来:“你们篮球队一共九个人,你还记不住吗?”虽然这件事情是事实,但是又关乎韩子澈自己队长的职位,很是不服气地辨别着说:“那是因为还有预备队员呢,你要知道这多少人,我会记混了的。”

顾凉木无所谓地一笑,很是不屑和韩子澈争辩。

顾凉木对着林澈说道:“林澈,我是来邀请你参加学生会的,我们学校的校报马上就要重新启动了,但是缺一个主编,我调查过你的资料,你能不能来啊?”林澈犹豫地待在原地,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看向了韩子澈,韩子澈微微地点了点头,依旧对着林澈微笑。

林澈想了想,回答着说道:“好吧,我答应你。”但是这一切都被站在林澈身旁的林书翰看在眼里。顾凉木伸出手来,林澈只是碰了一下,然后不留痕迹地抽回来。顾凉木高兴地说道:“真的很谢谢你能够答应,明天就来学生会吧。”“好的,我知道了,一定不会迟到的。”林澈承诺着说道。

顾凉木看着身边的韩子澈说道:“走吧,去体育部。”韩子澈还没有答应,便被顾凉木一只手给拽走了,走的时候还不忘提醒着林书翰说道:“林书翰记得送你的同班同学回教室,省的还有那些无聊的人前来搭讪。”林书翰恭敬地鞠躬,对着韩子澈远去身影说道:“知道了,学长。”

顾凉木和韩子澈走出一段路之后,顾凉木便松开了韩子澈,虽然说自己练习过跆拳道,但是韩子澈那无边的精力不是谁就能够随随便便对付的了的。韩子澈不放心地回头看了看,刚转过头去,便听见顾凉木说道:“怎么了,喜欢上那个女孩了啊?”韩子澈二话不说一拳过去,顾凉木很是轻易地便躲了过去,随意地说道:“别看我只打了一个月,但也比你大一级呢。”

“那也只能怪老妈了。”

顾凉木看着向前面猛走的韩子澈,在后面悄悄地跟上去了,说道:“如果你真的喜欢,我这个朋友可以帮助你嘛,以后她可就在我手底下干活了,你就不怕我把她介绍别的男孩?”“当然可以啦,她只是我的妹妹,真的,我发誓。”韩子澈很是正经地伸出了四个手指头,顾凉木熟悉眼前这位好友的为人,有一些惊讶地说道:“这么说来,你真的不喜欢那个女孩?”韩子澈摇了摇头,坏笑地说道:“如果我真的喜欢她,她现在就不可能是单身了。”说完还向着顾凉木眨了眨眼睛,顾凉木苦笑地说道:“那你干什么接近人家啊?”

同类热门
  • 追回沈夫人追回沈夫人星辰微闪|现言爱上他,拥有他,她以为这就是幸福,可从云端跌下之后她才明白,从始至终她只是一个活标本! 逃离六年,终是没能躲开他,再遇到,她告诉自己决不能再爱上他! 可当事件的误会拨开,他们之间又该何去何从? 本文轻虐,更多的是温情。
  • 情动豪门情动豪门白笑|现言范欣蕾的哥哥是范昆宁白家千金的保镖,身为保镖的范昆宁却与大小姐相恋,而后两个人私奔。孟维轩在自己的未婚妻私奔后,便找到了范欣蕾,他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了范欣蕾身上,并与她签订了一百天的合同。只要这一百天能让孟维轩满意,那么孟维轩就放过他的哥哥,只是这一百天对于范欣蕾来说是那么煎熬……在他们认识的第一天,绝对没想到他们会相爱,也许通往幸福的那条路并不会太平顺,但他们却一直坚持着……
  • 替身:许少的绯色宠妻替身:许少的绯色宠妻漓顔|现言在许景行的世界里,所有的事情对于他而言——要么得到,要么摧毁。而遇上顾吟安之后,他才知道原来情绪也可以不受控制。有时候认为她是前者,可当他失控时,便觉得她是后者。顾吟安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被所爱之人舍弃。当许景行强势的进入她的生命中,她本能的反应就是送他入地狱。毁了她的婚礼,夺了她家产业,将她爱的人逼入绝境,这样的人怎么懂爱!望着他幽深的瞳仁,失足坠入替身的豪门婚姻里。原来藏在幕后的不是绝口不提的爱,而是动魄心惊的阴谋暗藏……顾吟安苦笑:青梅等竹马,你知道的,我爱的人从不是你!他的指力深深钳入她的肩,似乎想要将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深深楔入她心底。“顾吟安,这辈子我都不会放手!”
  • 别惹吸血鬼妈咪别惹吸血鬼妈咪风九雪|现言他邪气又霸道,音色如魔,“消魂蚀骨的血,只有我能品噬!我才是你的王!”暧昧纠缠,疯狂迎合,她的眼神却越来越冷,越来越淡。七年后,他的追逐,让她选择不再逃亡,带着温润却充斥着邪肆感的儿子回国,化身成恶魔,狠心绝意做坏女人!“妈咪,我保证永远站在你这边!我发誓!”小布丁伸出小手,精致粉嫩的脸蛋分外认真,呵呵!顺带保护一下爹地的生命安全吧!“乖啦!有宝贝的精神支持,妈咪就会成冲力马达,Comeon!Comeon!”亲亲宝贝脸蛋,她眼底一掠而过的阴霾和戾气,你的噩梦就要开始了……小布丁全身一颤,只觉阴气缠身,冷森森地,咒怨是怎样炼成的,他总算见识到了。哎!宝贝很无奈……
  • 家有蛮妻家有蛮妻寻君|现言两年前,她嫁入郁城鼎盛豪门,没人知道原因。 新婚第二天便被丈夫扔到美国。 两年后,老爷子一通急令召她回来,不料竟是为了造人! 凌爵看秦南君是刁蛮泼妇,南君看凌爵是阴险小人。 就造人问题两人达成一致——阳奉阴违。 凌爵处处刁难,“恶婆婆”刻意挑唆,大伯小姑招招使尽,她从不放在眼里。 “相爱不能相守的人多了去,没有爱情的婚姻比比皆是。” 她不信过不下去! 然—— 她和他的初恋同时落水,而他毫不犹豫救起初恋任她险些溺毙,一颗心不平静了。 不磕碜不矫情,她拿着两样东西放他面前:离婚协议和老鼠药。 “不签,我早晚会弄死你。” “……” 三个月后,她再婚,前夫来捧场,送来两样贺礼:一支录音笔,两张结婚证。 “老婆,重婚罪可不轻。”
  • 高冷总裁:走着瞧高冷总裁:走着瞧蔓妍|现言一时之间,他的眼底满是苦涩的笑容。如果那时候,他一心一意的对戚菲,说不定,现在得到幸福的,便是他?而身边这两个孩子,也该是属于他的。只是一切的事情,都只是如果罢了,若是人生真的能后悔,真的能改变,又哪里会有这么多的后悔呢?
  • 腹黑夫君猎逃妻腹黑夫君猎逃妻黎忧夏|现言“穆萧,我求求你,好不好,求求你,放过她们。”陌上瑾的语气更加卑微,为了妍妍,为了宇文家,她可以付出一切代价。“你凭什么要求我放过她们?你有什么资格?”穆萧的薄唇吐出伤人的话,果然,陌上瑾再也说不出任何的话来。没错,她是谁,她凭什么这么要求穆萧?“穆萧,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她们?”陌上瑾突然觉得很累。“你该知道我想要什么的。”冷冷的说完,穆萧挂断了电话。陌上瑾看着已经结束通话的手机,心底悲凉。--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独家专宠:贺少慢点追独家专宠:贺少慢点追晚风过庭|现言一场婚姻,言卿宁输了一切,于是她发誓,一定要拿回自己的一切!为了复仇,她不惜与虎谋皮!从决心成长那一刻开始,踏上自己的华丽之路,斗渣男,虐小三!只是……那个一起谋皮的,喂喂!请放开好吗?我们只是合作关系!
  • 重生之富豪影后重生之富豪影后鸪熙|现言商界精英苏锦一朝身患绝症,孤独无助,却遭男友和闺蜜的双双背叛。和她同年同月生的过气影后萧夙于她同病相怜。来自25世纪的子莫帮助她重生十年前,没料到萧夙的求生意识已被重重打击磨得消失殆尽,或许是因为她俩从出生到死亡的缘分,苏锦阴差阳错的寄生到了十五岁的萧夙身上,重新踏入娱乐圈,势必要让那些狗男女付出代价……
  • 一爱很多年一爱很多年你别皱眉|现言她深爱了多年的丈夫带着小三登堂入室,甚至用尽了手段逼她离婚。小三的挑衅,丈夫的不解,孩子胎死腹中……爱,究竟是什么?难道爱就要注定体无完肤?“宫少卿,这一世我已经不想再爱了。”“可是我还没爱够,你这辈子注定是我的宫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