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章 前往学生会

顾凉木歪着脑袋说道:“好了,我们继续开会吧。”林澈冷汗下来,解释着说道:“不是会长的事情,只是我自己给忘记了,他说的太麻烦了。”苏菲儿满头黑线,“你怎么不早说啊,害得我把人家给骂了一顿”,双手合十对着老天说道:“对不起啊,学生会长大人,刚才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啦。”

林澈把苏菲儿的手拽下来说道:“不要做多余的事情了,我们快点过去,会长说是现在让我过去的。”苏菲儿郑重地点了点头,一下子挣开林澈的手说道:“走归走,警告你不要碰我哦,你的力气太大了,把我的手都快捏断了。”林澈很是委屈地说道:“哪有?”“怎么没有啊,不然你换一个人试试,力气真的很大哎,就算是去找男生掰手腕,他们都不一定能够比得过你。”

在去学生会的路上,苏菲儿同学就围绕着林澈同学的力气之大,发表了将近三千字的演讲,听得林澈都快崩溃了,苏菲儿的一句话:“这么快就到了,我还没有说完呢。”终于把一直待在地狱的林澈给拯救回到了天堂,林澈像是醒了过来一样,看着丝毫不亚于校长办公室的学生会教室,对着苏菲儿说道:“我们进去吧。”

苏菲儿揽住了林澈,一副很是了解的样子说道:“你难道不知道吗,进学生会都要敲门的,这能够显现出我们的素质来。”林澈咧咧嘴,对着苏菲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你请,苏大小姐。”苏菲儿很是满意林澈的行为,笑眯眯地点了点头,一步一步慢动作地走到了教室的门口,抬起拳头一拳抡了过去。

在旁边的林澈机智地闭上了眼睛,因为她很清晰地看见,在苏菲儿抬手的那一瞬间,学生会教室的门便被顾凉木给打开了,在里面刚刚一抬头的顾凉木,迎面便挨了一个拳头,一拳锤在了顾凉木的胸口之上,顾凉木往后退了好几步,脸色难看地捂着自己的胸口,差点倒下了。

林澈在下面偷偷地戳了一下苏菲儿说道:“你敲个门而已,用得着这么大的力气吗?”“我只是想接触到门以后便停止用力,可是我哪里知道他会出来啊,我的力气收不住了嘛。”苏菲儿同样委屈地看着教室里面的人,苏菲儿一副闯祸的表情,在瞬间转化成了异常灿烂的笑脸,笑得跟一朵花一样地走向顾凉木。

此时顾凉木在教室里面弯着腰站着,咬着牙硬挺着。给人的感觉就是,要不是老子身体好,现在就该进医院了,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呢?进去的苏菲儿很是懂事地把顾凉木扶到了旁边的椅子上面,苦苦硬撑的顾凉木看见苏菲儿以后,眼眶突然性的扩大,双马尾辫红黑格子的校服,真的很有日系感觉的甜蜜笑脸,苏菲儿真不愧是高一的级花。

苏菲儿对着坐在椅子上面的顾凉木撒娇着说道:“真的很对不起了哥哥,我不知道你会突然地开门,所以才造成这个样子,你原谅我好不好啊?”糯米声音的港台腔带着满满的鼻音,在最后面再加上一个眨眼的卖萌,虽然在门口看着林澈一阵的恶寒,但是不得不说,这对于男生来说却是致命的。

顾凉木看傻了以后,林澈在门口一个咳嗽提醒道。顾凉木顿时醒悟了过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没有关系的,一个男生挨一拳不会有什么事情的。”说完轻轻地锤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向着苏菲儿证明根本就没有事情。苏菲儿看着自己的效果,满意地点了点头,自己真是够可以的,就是连学生会会长都能够收拾的了。随后冲着站在门口的林澈说道:“没有关系了,快进来吧。”林澈慢悠悠地走了进来,对着在椅子上面一本正经坐着的顾凉木,无缘无故地笑出声来问道:“会长这么着急,是要去哪里啊?”“学生会刚刚开完会议,我正准备出去呢,怎么会想到你们的出现啊,真的有够倒霉的。”林澈了解情况以后直奔主题地说道:“会长,我想来问问你,那天你让我来学生会,为的是什么事情?”

顾凉木诧异地盯着林澈观看着,好像在她的身上发现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你好像和那天比起来变了不少啊。”林澈刚想说话的时候,在旁边的苏菲儿插嘴说道:“变了不少?”说完捏过了林澈的下巴,在自己的面前晃了晃说道:“我怎么没有感觉出来她发生变化了呢?”苏菲儿只是说了几句,刺耳的铃声便响了起来,很恰如其分的阻止她的说话声。苏菲儿连看都没有看,直接接起电话来说道:“喂,你是谁啊,说话啊,都让你大点声音了,我听不见啦。”苏菲儿巨大的嗓门在教室里面回荡着,林澈真的受不了,刚想说话被顾凉木拦了下来,指了指自己,意思是看他怎么办。说完拽着苏菲儿的胳膊说道:“这里面的信号太差,你去走廊里面,看看能不能打通。”

苏菲儿对着顾凉木翘起了大拇指说道:“你真聪明。”说完,苏菲儿蹦蹦跳跳地走出了教室,拿着电话继续怒吼着说道。一直看着苏菲儿异常活泼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之中,林澈像是很有感触地说道:“可能是和她在一起的缘故吧,不知不觉自己的脸皮也变得这么厚了。”说完还是留恋地看着是苏菲儿远去的方向。

“是啊,她真的是能够让人心情愉悦的女孩子。”不知道为什么顾凉木很是有感触地说道。那么,谁知道顾凉木话锋一转说道:“能不能把她介绍给我啊?”“啊?”林澈对于顾凉木突然的请求,感觉到了诧异。顾凉木习惯地一摊手说道:“你说你们现在高一都已经成双成对的了,我现在不是很悲催吗?”

说完很是憧憬地看着林澈说道:“所以嘛,求求你了,你就答应我吧。”林澈突然发现这个学生会长的撒娇能力不比苏菲儿弱。林澈歪了歪嘴,看着门口的苏菲儿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呢,到现在还不回来,自己都快招架不住了。

“可是会长,这种事情不是我介绍给你,苏菲儿就一定和你在一起的啊,况且你们今天是第一天见面,这样不太好吧。”林澈寻找着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推辞着顾凉木。谁知顾凉木摇头说着:“没有关系的,你还不相信我这个会长的魅力吗?再说,为什么不能喜欢她啊,一见钟情你不知道吗?”

看着有一些铁了心的顾凉木,林澈开始把话题往别的地方引着。“对了,会长,你这三年怎么会没有找到女朋友啊?”林澈像是戳中了伤心之处,只见顾凉木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说道:“哎,我好像带着一个诅咒,每一个喜欢上的女孩,都会喜欢上我自己身边的兄弟,所以我源源不断地出现兄弟,消失女朋友。”

林澈虽然不忍心,但是还是要说的。林澈把手搭在了顾凉木的肩膀上面,安慰着说道:“真是对不起,这次的诅咒又应验了,苏菲儿确实有喜欢的人了,还是你的兄弟。”顾凉木的语气低沉地说道:“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说吧,是谁?”林澈笑着说道:“是菲儿每天都念念不忘的王子大人,林书翰啊。”

顾凉木听见以后,差点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表情比苏菲儿锤的那一拳还要严重,几乎要倒在地上,说道:“我堂堂学生会会长,竟然输给了一个新生!”林澈急忙去扶顾凉木,在旁边说道:“要是单比气质,林书翰确实比会长大人好啊,人家可是中欧世纪王子,你是二十一世纪的花花公子。”

顾凉木的膝盖又像是中了一剑似的,抬起手来说道:“你······”还没有说完,林澈便打断了顾凉木的话语,一下子把顾凉木扔在地上,向后退了几步说道:“对不起啊,会长,我先去看看苏菲儿到底在干什么,你在这休息一会儿。”说完林澈不知道怎么办地咬着嘴唇,走出了教室。气愤的顾凉木在后面喊道:“还是以前的你比较可爱。”

说完看了看自己的四周,很是空荡:“什么啊,刚刚见到林澈的时候,她有喜欢的人,现在的苏菲儿也是,难不成真的是诅咒?”说完警戒地环视了一下自己寂静的四周。“大哥大姐们,不要这么开玩笑了,太淘气了会被妈妈打的哦,我还想在这辈子娶一个温柔似水的媳妇呢。”顾凉木抱拳对着四周空荡的空气说道。

林澈在走出教室以后,便开始在走廊里面寻找着苏菲儿。在一个角落里面,苏菲儿小心地打着电话,为了不让政教处的老师捉住,这个家伙真会找地方。林澈微笑着走了上去,苏菲儿由于是背对着林澈,根本不知道后面有人来了。林澈悄悄地抬起手,正准备吓唬一下她,突然听见苏菲儿的音量提高。

同类热门
  • 带着异能去种田带着异能去种田暖千言|现言“怎么又是你们这对夫妻,一而再再二三的坏我好事,啊…”千年血魔,看着每每在他快要得逞的时候,就出来坏他大业的夫妻,最终被活活逼疯了。 “唉,夫君你看啊,就这点承受能力还想一统天下,这血魔未免也太不禁打击了吧?” “咳咳…”某男望了自家那腹黑的娘子,她还真好意思说,那是一点打击吗?那可是… 精彩片段二: “枫儿,你是我们林家的骄傲,我们林家以有你这样的子嗣为荣,快让你娘子把那些仙丹拿出来救一救你婶婶吧,她快不行了,只有你娘子手中的仙丹才能救她一名!”京城第一世家林家的家主向一名戴着半面银制面具身穿白衣的男子低声下气请求道。 “林家的家主果然是贵人多忘事啊,难道忘记了当初因为测试我夫君灵力为零,未免丢林家的脸,您和夫人可是派人亲自将他活活致死,却还要假装夭折的事难道都忘记了吗?现在您知道失去爱人之痛了,那么当时夫君的父母一心一意的辅佐你,最后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刚出生的孩子被你害死,难道他们的心就不痛了吗?所以你以夫君为荣,夫君和我却以你林家为耻,今日我便要亲眼看着你最爱的人死在你的面前,以慰含恨九泉的夫君的父母!”一袭红衣的女子紧紧的挽着一袭白衣的男子,她可以感受到他的夫君此时心中有多恨面前这对曾经害死他与他父母的林家家主与家主夫人,她要为他的夫君报仇。 没错大家猜对了,本文就是一个现代女神医穿越古代,与老公一起修仙种田,打怪升级,复仇,扬名千里的故事,喜欢的请收藏,不喜欢的请按关闭按钮,亲们请见谅,千言需鼓励,所以如遇不好留言,一概删无赦。
  • 邪魅首席溺爱暖妻成瘾邪魅首席溺爱暖妻成瘾清风新月|现言他是国际第一大集团的CEO,他多金的身份和邪魅俊美的外表,让他成为女人心中向往的情人,可是,多年以来,从来没有一个女子可以成功地接近他的身,走进他的世界。 传闻他其实是喜欢男人,也有传闻说他其实多年以前就已经深深爱上一个女子,他已经把所有的爱都给了那个女人,所以才不会再接触其他女人,也有传闻说..... 当这些传闻传到安墨寒的耳朵里时,只得到了他的一记冷笑。 与此同时,当这些传闻传到还在M国的安以陌耳朵里时,得到的是如同安墨寒一样的冷笑。 本文男主身心干净,结局一对一,无虐到底
  • 总裁心爱物总裁心爱物江雨墨吖|现言什么前任渣男都不重要,陆先生自然解决,“烦到我家宝宝,自己滚”
  • 一爱很多年一爱很多年你别皱眉|现言她深爱了多年的丈夫带着小三登堂入室,甚至用尽了手段逼她离婚。小三的挑衅,丈夫的不解,孩子胎死腹中……爱,究竟是什么?难道爱就要注定体无完肤?“宫少卿,这一世我已经不想再爱了。”“可是我还没爱够,你这辈子注定是我的宫夫人……”
  • 竹马老公青梅妻竹马老公青梅妻南绯|现言为了打消首席大人这门不当户不对的纠缠,薛颖莹一路四处逃窜,却仍跑不出他的五指山,最后还被他给拐进了民政局,稀里糊涂地领了证。 等她回过神来,立马发起农民起义的离婚大作战。 然而,却被他的一句“要想离婚,先拿孩子来交换”。 她都不稀罕他这人,凭啥给他生孩子啊!
  • 欧先生你老婆太能打了欧先生你老婆太能打了白月湖|现言他是权贵子弟,话少,能打,长得还帅。 她天赋异禀,财大气粗,家里有矿。 竟沦落到要被长辈包办婚姻!两人齐齐表示:不约不约,我们不约。 于是在相亲当天齐齐跑路,结果双双被家里扫地出门,被迫同居。 原本分明是互相嫌弃,斗智斗勇的画风和剧情。 欧律:“你离我远点儿!” 简璃:“好嘞!” 婚后,画风怎么就成了大型虐狗现场和大型真香现场了? 简璃:“不是说让我离你远点儿?” 【轻松爽文,独宠双洁,男强女强,无小三无误会】 【群号:787280927】
  • 爱就这么回事儿爱就这么回事儿绿枢|现言他们说,当这个男人爱你的时候,你的任性都是可爱;一旦他不爱你了,你的一切都是无理取闹,甚至连呼吸都是错。纪柏灵一直以为,江易琛让她明白了前者的正确性,没想到他连同后者一起让她领悟了。这个毁她初恋强行进入她人生的男人,用一句“我就是玩腻了你”再一次毁掉他们之间的婚姻……
  • 首席少东的契约妻首席少东的契约妻热奶茶|现言一千万。 这算是幸运吧,因为乔力扬在结婚当天看到未婚妻的出轨,所以她成为他的契约妻子。 …… “听着,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结婚吧。我雇你做我的老婆,半年一千万,期间如果发生关系的话,一次二十万。我会让秘书每个月自动给你汇五万钱到账上,还有三张白金卡,如果你不是傻子也知道这价也差不多了! …… 这个世上有太多东西都会变,尤其是爱情。也许只有金钱才是不会变质的吧。 * 契约简章: 第一,不能把契约的事告诉任何人,一旦有第三方知道这件事,我们的婚姻关系也会立即终止,你不可能再得到一分钱,我的婚姻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你也不要对我报有任何幻想,如果爱上我,最后受伤的只会是你自己; 第二,你没有权利管我的私生活,所以我以后的事也不关你的事,你只要尽好自己的本分,但是这期间你不准跟任何人发生关系,我不喜欢用别人用过的东西,现在的你就很好; 第三,你的房间我会让乌沙另外给你安排,如有需要我会告诉你,所以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不准到我的房间更不准乱动我的东西。 第四,在契约期间,你需要注意自己的身份,如果传出不必要的负面新闻,我会直接从你的工资上面扣钱,严重的直接解除婚姻关系; 第五,我喜欢干净,但不喜欢有人打扰我的生活,所以以后我的日常生活由你照顾,家里的卫生也会交给你; 第六,我不喜欢和自己的员工发生关系,以后你不用去公司上班,我给你的钱已经足够你的开资,你只要做好你的乔太太就好。”乔力扬露出满意的眼神,她还算听话,至少还有自知之明,这样就够了; 最后,如果怀孕我不会付任何责任,你也不要想着有一天可以母凭子贵,我不可能接受孩子的母亲是一个没有出身的女人。 * 读者QQ群: 热奶茶读者群(一)61759909 热奶茶读者群(二)80255086 热奶茶读者群(三)91467949 热奶茶读者群(四)94699601(新建) 【前面几个时有空位,如果亲们加不进,请直接加四群。】 * 奶茶作品推荐: 《勾引》——完结 《哥哥,你好坏!》——完结
  • 家有蛮妻家有蛮妻寻君|现言两年前,她嫁入郁城鼎盛豪门,没人知道原因。 新婚第二天便被丈夫扔到美国。 两年后,老爷子一通急令召她回来,不料竟是为了造人! 凌爵看秦南君是刁蛮泼妇,南君看凌爵是阴险小人。 就造人问题两人达成一致——阳奉阴违。 凌爵处处刁难,“恶婆婆”刻意挑唆,大伯小姑招招使尽,她从不放在眼里。 “相爱不能相守的人多了去,没有爱情的婚姻比比皆是。” 她不信过不下去! 然—— 她和他的初恋同时落水,而他毫不犹豫救起初恋任她险些溺毙,一颗心不平静了。 不磕碜不矫情,她拿着两样东西放他面前:离婚协议和老鼠药。 “不签,我早晚会弄死你。” “……” 三个月后,她再婚,前夫来捧场,送来两样贺礼:一支录音笔,两张结婚证。 “老婆,重婚罪可不轻。”
  • 娶一赠一,老婆别闹娶一赠一,老婆别闹沅苏|现言新文:十年如故,裴先生你火了(文名暂定)http://m.wkkk.net/a/1285510/ 喜欢的亲可以先加入书架,等过段时间填坑。 腹黑教主裴靖远的故事。。。 暗恋三年,结婚一年,还是逃不开离婚的下场。 “这是给您的一点补偿,总裁希望,您永远不要对第二个人提起这段婚姻。” 大雨,高烧未退的她被赶出别墅。 五年后。 再度重逢,他依然高高在上、万众瞩目。而她,跌落尘埃,曾经的乔家大小姐为了一千块,带伤追贼跑了六条街。 “乔默,你这又是演哪出?” ...... 醉酒,他不顾她的意愿将她强留在房间。 翌日,他冷漠的拂过她小腹上的伤疤,眼底蕴藏着万年冰川的寒意,“我记的五年前我并没有碰过你,别告诉我,这是子宫肌瘤留下的。” 乔默倔强的仰着头,“是,我生过孩子,剖腹产。” 一个月后,他与夏家千金的婚期被提上日程,第二天,关于他和她的绯闻闹得满城风雨。 “慕锦年,你什么意思?” 他将她抵在昏暗的楼梯上,“告诉我,乔乔是谁的孩子。” “与你无关。” “乔默,我等你主动告诉我,但记住,我耐心有限。” 翌日,报纸上登出了她和他出入酒店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