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4章 第一百四十一话 计谋见大家臣

今晨下过小雨,拿上篓子便开始往山上走去,露珠从枝叶滑落,微风飘过令人神清气爽,这本该跟以往一样,可这一次却不相同,需要采集更多草药,事实真如他说讲,那雲国将面临最大的浩劫,作为四大家臣之一的自己,绝不能坐视不理,这一场仗必须参加,刻不容缓。

金程全身过着布,除去口鼻,裹得严严实实就像个大粽子,躺在竹板上,下面是白布盖着石缸,不断有蒸汽飘向他的身体,炉火在最下方加热,整个人就这样吊在半空,说来也是奇怪,明明受这么重的伤,这样做不是会增加伤口愈合,甚至会感染腐烂皮肉,柳西卿的手法跟别的医师完全不同,也许其中也有独到之处。

短短两天时间,整个宫殿已经焕然一新,朱丞相早早换上衣服,打算自己认命为城主,文武百官齐聚一堂,候在大殿等着他,每人都在议论着这一次的事情,可这些年以来,没有一人不受他恩惠,并且只多不少,谁也不敢多言,跟雲国的风范确实相得映彰,可在他们现在表现出来的只是软弱,惧怕自己也会像金鳞金程一样,死的十分惨,所以莫不言语任其摆布。

走上大殿,有样学样,大摇大摆走上大殿,坐在椅子上,伸出手慢慢摸着右手边的龙头,虽然只是微笑着,可内心那种不可描述的激动,如同身患数年的恶疾,一下子突然就全好了,看着自己的衣服,以及殿下的众臣:“二十年了,终于轮到我坐这个位子,终于,终于轮到我了,哈哈哈哈”

大臣们一起行礼鞠躬:“恭喜城主,贺喜城主”,所有人都阿谀奉承,唯独一人不情愿,也不做任何表态,那就是左率,这样的场面他见到的不止一次,哪怕现在不是朱丞相,而是李大人,赵大人,王都尉,方将领,刘统帅,只要坐在这个位子上,下面的人也会如此一样,总而言之一句,重要的并不是谁,而是谁坐在这个位子上。

安排着大家,最后令他最加担忧的还是大将军的所有部下,就算能够解决掉金家的人,可他手握兵权,没有他的命令,休想调动任何一兵一卒,就靠城中这点兵力,不说征战四方,想出去都还是个问题,开始不断盘问大伙,看谁有办法,文官们闭口不言,因为对于他来说,他们只是一些只会讲废话的人,武官也没有办法,性格孤傲又从来不出现在城中,常年驻扎在北方的军营中,前十年连自己所有的家人也带出城,听闻好像已经安营扎寨,造屋建城,就算是老城主在世,相见他也绝非易事,整个雲国被他的军队守的死死,分四路驻扎,实力可谓强大。

相传数年前,得知这样的消息,四城联手攻打雲国,半月后只能以失败告终,退回自己的兵马,听闻并未联和起来相对,而是各自驻守,更令人恐怖的是,大将军并未走出过一步营地,只是在其后出对策,真是用兵有神。

所有人都一筹莫展之际,想起左率来,既然连自己的主子都能背叛,倒不如将计就计,继续让他去欺骗他,以金程跟金鳞的名义,诱骗他来帮自己打天下,真是妙计,自己开始大笑起来,抬起手就伸手指着他:“你去,左率,利用你装仁慈这一点,帮我去骗他,待你谈成回来时,我手上的伤也会好掉,这样一来正好去攻打别的城,然后躲得天下”

立马就被他否决:“我只不过是一介武夫,怎能做好使臣一职,城主还请另选他人”,不情愿的举手行礼。

看出他的不情愿,可就是非的逼他去,一来可以再次试试他的真心,二来用他做诱饵,就算惹怒大将军,先死的也是他,这计谋可真天衣无缝,可不管怎样他也不情愿,越是这样朱城主越是逼迫他,最后在众臣的请求下勉强答应,可条件就是一个人去,就算发生什么事情,比较容易对付,还需要足够的盘缠,立马就答应下,高兴极了,这不是自己想的吗,你能活着回来成功就有一半几率,倘若你死在外面,也绝不会有人知道,对自己可是一举两得有何不可。

立马吩咐下属设宴,恭送这位使者,这几日来就是他一辈子以来最最开心的,一杯接着一杯,连续不断的喝光,因为明天还要出远门,陪上几杯以后便早早离开,随便收拾一下东西,也没什么可带的,就算已经深夜,可还是打磨着自己的剑,虽然提不上会有生命危险,可一出雲国城便不会再有几人知道他,况且是孤身一人前往,如果遇到山贼野匪有剑在手,方可护自己周全,想到起码要十日脚程,便无奈起来,可这一去也可传到消息,并且是非去不可。

清晨城门外已经聚集众人,领头的正是新上任的朱城主,还有许多士兵,左率衣着朴素骑着马缓缓靠向他们,到了面前跳下马行礼,却被双手搀扶起来:“快快起来,你接下来要办的可是大事情,还得多多劳累你,就劳烦你上心,待事成之后封官加爵,金银珠宝,仍由其挑选”

低下头:“这是微臣应该做的,为雲国效力,实知荣幸”

再次双手托起他:“言重了,别这样说,都是功臣不必说这样的话语,好好干,接下来的天下,都将是我们的”

从一旁的属下手中接过来一个包袱,双手递给他,刚接过沉甸甸的,里面应该都是黄金,他并没有食言,可在他的眼里,区区百两黄金就可换回如此多的东西,何乐而不为。

“爱卿一路走好,路上多加小心,望早日归来”

上马开始出城,并没加快步伐,而是慢吞吞的往前去,身后出现一人,在他耳旁细语,随后面目表情骤变,眯着眼睛,瘪着小嘴一副得意的样子,伸出右手食指对着前面:“那你希望他死在外面?还是活着回来呢?”

知道自己说错话立马弯下腰杆:“死了也好,活着回来更好,小的该死说错话,还请城主多多包涵”

刚走出三里路,左率嘴角上扬,阴笑着脸颊,双眼透着杀气

:“第一步,大功告成”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穿越成侠客穿越成侠客白茶街29号|武侠忽然一夜之间,段凡的世界烽火硝烟起,身着长衫宝剑,人们称它大侠,原本生活在平凡世界的他终于实现了梦想,独步天下,万夫莫敌。只是心中却莫名的有了些感伤。
  • 血魔鬼童血魔鬼童少侠饶命|武侠故乡隔兮音尘绝,哭无声兮泣将咽。出身名门,身陷囹圄,前路暗淡,魔鬼缠绕,十四岁永恒的巅峰,我只问,你们谁还敢再上! 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坐困愁城,不惜躯命,只为博卿,嫣然一顾。睢阳城逆境神话,待我内修外攘,固政安邦。 虎豹斗兮熊咆哮,禽兽骇兮亡其槽。海内震荡,邪魔并起,天下大乱,国将不国。千古一人定乾坤,除魔驱邪,万世之功可成。 我是令狐风,也是令狐莞尔,更是血魔鬼童。
  • 剑碎苍天剑碎苍天爱虾的鱼|武侠将夏,受尽世人冷眼,鄙夷的小混混。无意受到天机门掌门青云子临终所托,从此一生的命运发生改变。我命由我不由天,杀尽天下负我之徒。得神兵,练神功,还要追天下最漂亮的女孩。谁说癞蛤蟆不能吃天鹅肉,年少骨气,穷尽我一生的力量,也要把那些看不起我的人踩在脚下。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携爱侣之手远走天涯,持手中长剑踏遍天下。
  • 血魔鬼童血魔鬼童少侠饶命|武侠故乡隔兮音尘绝,哭无声兮泣将咽。出身名门,身陷囹圄,前路暗淡,魔鬼缠绕,十四岁永恒的巅峰,我只问,你们谁还敢再上! 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坐困愁城,不惜躯命,只为博卿,嫣然一顾。睢阳城逆境神话,待我内修外攘,固政安邦。 虎豹斗兮熊咆哮,禽兽骇兮亡其槽。海内震荡,邪魔并起,天下大乱,国将不国。千古一人定乾坤,除魔驱邪,万世之功可成。 我是令狐风,也是令狐莞尔,更是血魔鬼童。
  • 西飞燕之凤舞九天西飞燕之凤舞九天秋秌|武侠这个江湖属于一个女人,她寒剑封心,冷酷无情,她的江湖充满寂静和鲜红的血腥,然而他的出现却改变了她的一切!她的内心因他而有了色彩和期待……可惜箫音沁骨,爱恨难舍,一场誓言,半年等待,最后只换来不尽的怀恨……血色的故事便从那血色的黄昏开始……
  • 天雷八部天雷八部九焱|武侠刀光剑影中,谁的身影若隐若现?腥风血雨中,谁的思念穿越时间?一个不大的县城,究竟隐藏了多少惊天秘密?谁在窥视?谁在密谋?谁的守护?谁的等待?多少江湖儿女齐聚于此只为了……江湖险恶,我愿与你为伴,儿女情长,我只与你共守
  • 不平凡的浪子不平凡的浪子无花公子|武侠他从小是孤儿,受人鄙视,嘲笑,欺凌,却意外遭遇命运的转折,得到奇功“吸功大法”以及一块神秘门派的掌门令牌!从此踏入江湖的血雨腥风,更秘密成立天宗门。一次意外,他大战四魔,救得江湖第一美人冷寒仙,赢得美人芳心!从此走上了携美战江湖的逍遥之旅。
  • 长歌浮生长歌浮生莫酌|武侠因传闻埋葬着武林秘籍和万千金银珠宝而叱咤风云的明德山庄遭遇灭门惨案,被视为凶宅,长久以来无人打理,甚至无人敢前往。多年之后,盐商之子,拥有不少身家财产的富豪郭昊乾挥霍千金买下了江湖上曾经一夜之间销声匿迹的明德山庄。自那之后,郭昊乾的人生开始走向一条不能回头的路,江湖也好,快意也罢,麻烦上身总是甩也甩不掉的……
  • 开天开天大漠无烟|武侠乾坤握在手,江山扛在肩,宝剑出鞘指向,下一个空间。降服了群魔,册封了诸仙,滚滚狼烟散尽,只待我开天!
  • 乱世双绝乱世双绝流氓星|武侠荡江湖,快意恩仇;化乾坤,纵横交错。他,是恶人谷唯一传人,他,是村里剩下的唯一一个人。他们相遇,总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看他们如何一起闯荡江湖,作那桃园兄弟,破那敌人阴谋。白雪皑皑,黄沙阵阵,他手持一剑似那凤起,他握那刀剑化作应龙。两人携手,纵身前方有万千困难也难以阻挡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