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8章 月下杀人夜

飕飕!

陈帆将导气术催动到极致,拼着精神受损,也誓要将两人一举击杀,因为,他不仅仅要救下被绑架的苏浅浅,还要守住赛华佗叮嘱过的秘密。

两枚蕴含着强大杀伤力银针无声无息,五米的距离眨眼之间即没入了两人的咽喉处。

陈帆只觉大脑一阵晕眩,刚刚蕴养的精神被损耗一空,他强忍住身体的不适,整个人像燕子一样,朝左边黑影扑去,他的目标,是夺取黑影手上的匕首,避免他临死之时将苏浅浅拉去垫背。

两道黑影的身体兀然抽搐一下,闷哼之声随即传来,右边的黑影忽然意识到什么,张嘴想要发出命令,却发出嘶嘶的气音。

他的瞳孔一缩,眼睛瞬间充血,手中的螺旋铁棒凭着本能地向前一捅!

相比左边黑影的反应迅捷,右边的黑影则要迟缓许多,他感觉到呼吸窒息的一瞬,第一时间却是陷入茫然之境,当陈帆扑到面前时,他才想起什么,握住匕首的手,朝苏浅浅的脖子上一滑,想要鱼死网破。

可是,迟了!

陈帆的手,一下卡住了他的手腕,猛的一个巧劲,让他无法握住匕首,匕首从他手心滑落,却被陈帆一把接住,朝着苏浅浅的手臂上一划,捆绑的绳子发出沉闷的声音断裂,苏浅浅挣扎着,终于获得了暂时的自由。

对苏浅浅的死亡威胁解除,陈帆还来不及松一口气,却骤然感觉到一股危险从侧面传来。

“该死!”

陈帆眼中涌动着惊诧之色,右边这个家伙,竟然还没有失去战斗力,用极其阴险的方式,想要绝地翻盘,要不是陈帆身体反应快,重心偏离了原来的位置,只怕此时自己的心脏,会被他从后方洞穿。

“轰!”

陈帆躲过对方的致命一击之后,顺势一拳头砸在对方的喉咙上,脆骨爆裂之声想起,干瘦的黑影倒飞出去,撞在墙上,瘫倒着,身体不断地抽搐着,黑夜中的那双眼,逐渐失去光华。

显然,他刚才的一击偷袭,已然是强弩之末,陈帆的银针,已然贯穿了他的咽喉。

得救的苏浅浅木然地看着这一切,呼吸有些急喘,她指着倒在地上的三人,面色苍白,说道:“他们……他们……”

“死了。”陈帆瞥了一眼苏浅浅。

苏浅浅下意识地退了一步,然后脚步不稳,一下瘫倒在地上,露出惊慌之色,“陈帆……你……你要干什么?”

看着苏浅浅那惊慌失措的样子,陈帆刚刚救下她的一点心情彻底化为乌有,有些兴趣索然地挥了挥手,说道:“你以为,我要干什么?如果不是我,你以为,你能安全脱险?”

苏浅浅见陈帆的话语里充满了埋怨和冷淡,才知道说错了话,缓缓站起来,看着陈帆,说道:“对……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现在,你杀了人……该怎么办?”

“放心,会有人来处理的,苏大小姐,趁着没人,走出巷子,赶紧回家去吧。”陈帆朝苏浅浅挥了挥手。

苏浅浅贝齿紧咬,挪动了步子,经过陈帆身边的时候,她停了下来,仿佛鼓足了很大的勇气,说道:“不行,我不能走,我走了,警察把你抓了,你就完蛋了……要抓,就把我也抓走吧,我爸还能找关系。”

陈帆见苏浅浅在吸鼻子,仿佛她的人生被毁了一般,刚才对她的怨气消失于无形,面对即将来临的杀人偿命,一个千金小姐,不但没有走,反而留下一起承担,这除了需要很大的勇气之外,还暴露了她真实的善良内心。

陈帆伸手在苏浅浅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说道:“放心,我们都会没事的,你先回去,剩下的事,交给我。”

“真的?那……我先回去,我……我一定会保守秘密的。”苏浅浅眼神里有许多彷徨和不安,在陈帆的催促下,走出了深巷。

待苏浅浅走远之后,陈帆看了看地上的三具尸体,忽然抬头看了看三点钟方向的围墙,说道:“别藏了,出来吧。”

风静静吹过,周围并没有人影。

陈帆嘴角一扬,捡起一块石头,冷冷说道:“我数三声,你不出来的话,不要怪我杀你灭口。”

哗!

一道人影从极其隐蔽的墙上纵跳下来,此人穿着一身黑色的披衣,与黑夜融入一体,但银色的月光下,依稀能分辨出他的容貌。

“原来是你。”

陈帆将手上的石头丢掉,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这家伙,早上和他见过面,是苏浅浅母亲身边的保镖,阿杰。

“陈少爷真是好身手,如果不是你,以我的能力,根本无法从这两人手上救下她,不过相比之下,我更加好奇,你是如何发现我的?”

阿杰缓缓经过陈帆身边,朝两具尸体走去,用脚踹了踹,确定一下两人是否真的死了,至于另外一具,本来还有一点挣扎的气息,被他用脚踩住了脖子,很快停止了挣扎。

“苏夫人那么高傲自负的人,怎么会放心她的女儿一个人来这种贫民地探望亲戚,既然她身边没有跟着明面的保镖,那么身后一定是藏着有实力的人暗中保护,可惜,你失职了。”陈帆冷眼看着阿杰将三人的尸体丢出墙外,淡淡地回答道,不过,他隐藏了一些自己的秘密,关于透视眼的。

“呵呵,从犹豫到痛下杀手,这幕后人要的东西对你一定很重要,”阿杰处理完尸体,走到陈帆身边,见陈帆神色冰冷,连忙耸了耸肩,“你可别多想,我这个人,最不喜欢探查别人的秘密,而且,我有金鱼失忆症,我会选择忘记这件事的,你能医好萧夫人的病,说明你医术不凡,不信,你可以探查我的身体,我倒是希望,你能治好我的这个病。”

陈帆盯着阿杰看了数秒,眼中杀意隐去,说道:“我信得过你,不过,今晚善后的事,希望你弄得干净一点。”

“当然,我跟随苏先生之前,可是专门做这种擦屁股的事,陈少爷,恕我之言,你既然是苏小姐的未婚夫,就不该和别的女孩子交往过于密切,更何况,苏小姐和萧小姐之间,还有着血缘关系……”

“这是我的私事。”

陈帆瞥了一眼阿杰,这家伙看起来不到三十岁,一脸冷酷,原本陈帆以为这样的人,话会比较少,谁知道却是一个话匣子。

“是我失言了,不过,苏小姐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子,希望,我们的见面,不要让她知道,”阿杰朝陈帆歉意地低头,纵身跃上围墙,身子顿了一下,“差点忘了告诉你,如果你不好好把握苏小姐,她可能成为别人的未婚妻……”

陈帆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会阿杰消失的地方,思量着他说的话,一时之间毫无头绪,只得向外面走去。

苏浅浅一个人站在出租车招呼站,显得有些单薄,一双眸子盯着黑漆漆的巷子,直到陈帆走出来,她才松了一口气。

“我已经决定了,把今晚的事告诉我爸,我相信,他能处理好的,陈帆,你最近少露头,萧紫嫣那里我刚刚已经打电话给她了,隐瞒了刚才发生的事,你不要说漏了,我先回去了,时间太紧了。”

苏浅浅伸手招来一辆出租车,有些复杂地看了看陈帆。

陈帆没想到苏浅浅会替他做这么多事,对她的印象变得好了许多,他忽然想起阿杰说的话,朝出租车里的苏浅浅说道:“浅浅,你放心,无论发生什么,我这个未婚夫,都会承担的。”

“谁是你未婚妻,赶紧滚远点,当几天乌龟会死啊。”在车子呼啸声中,苏浅浅的声音越来越远。

陈帆看着出租车消失的尽头,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说到底,苏浅浅也是一个善良的人,只是,有一点大小姐脾气,加上,偷看了她身子的事,加深了两人的误会而已。

一阵凉风吹过,陈帆的大脑清醒了一些,苏浅浅说的没错,毕竟弄死了人,不宜在这里出现得太久,至于那藏在幕后的黑手,只能从长计议了。

想到这,陈帆也打了一辆出租车,朝住的地方驶去,他的大脑昏沉沉的,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然后整理思绪。

月偏西,一辆售卖小龙虾的三轮车停在深巷口,拿着一把铜勺的中年男子点燃一支烟,低下头用铜勺舀起一些灰尘,凑在鼻子上闻了闻之后,将灰尘倒掉,然后在墙上摸索一阵,手上多了一根银针,他盯着手上的银针看了好一会,手变得有些颤抖,烟头掉落在地上,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自言自语地说道:“不会错的,是那个高人专门定制的银针…………是他……哈哈哈,老爷,陈少爷不但活着……还学了一身本事,手段雷厉风行,比当年的你,还要优秀,太好了,二十年……二十年的寻找,终于有了结果……这样的他,回到陈家的话,才不会被欺负……当年的血仇,才有希望复仇……咳……身体不行了吗,能在死之前……找到少爷,也算无憾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幻界当空幻界当空凡尘叹|都市意外来到了梦幻般的世界,异术超能占据全部人口的万分之一。一无所知,一无所有,该如何生存,又如何寻找回家的路? 在这个世界待的越久,与这里的联系就越紧密,羁绊也就越发的深刻。这会是一件好事么? 遇见的人,经历的冒险,最终的选择是过往成空,还是现在所经历的一切成空? 三千世界,在这一方天地里,易小凡正经历着属于他的故事。
  • 幻界当空幻界当空凡尘叹|都市意外来到了梦幻般的世界,异术超能占据全部人口的万分之一。一无所知,一无所有,该如何生存,又如何寻找回家的路? 在这个世界待的越久,与这里的联系就越紧密,羁绊也就越发的深刻。这会是一件好事么? 遇见的人,经历的冒险,最终的选择是过往成空,还是现在所经历的一切成空? 三千世界,在这一方天地里,易小凡正经历着属于他的故事。
  • 女总裁的专职司机女总裁的专职司机造化城主|都市让全世界佣兵闻风丧胆的传奇之王陈浩,回归都市当起了美女总裁的专职司机。 “你只是一个司机,为什么会有这么漂亮的未婚妻?” “你有见过我这么帅的司机吗?”
  • 金融弑猎者金融弑猎者李家大儿|都市当一个金融临时工,偶然间得到了一个能搅动华夏资本市场的信物后。 他开启的是一段纵意人生,还是仅仅得到了狩猎场的入场券呢? ****:猎人,小心你将成为我的猎物!
  • 佣兵的战争佣兵的战争闻道于居|都市武器,总是拿来守护的。武器,总是拿来守护的。武器,总是拿来守护的。
  • 青涩花开,再见青春青涩花开,再见青春失败称雄|都市踢球踢中校级名花的美胸之后,她赖上了我。精彩片段:我从A栋二楼的最后一个教室出来,走了几步,我听到有个女生叫住了我:“嗨,用足球踢我的那个人等一下......”这是命令式的俏皮口吻,我听了故意不理她,脚步依然没停。没想到那女生跑来拦住了我,呶呶嘴说:“我正叫你呢,难道你没听见,你怎么不睬人家。”我说:“我可不认识你,你没称名道姓的,谁知你是在喊小猫还是在叫小狗。”那女生哼了一声:“你还好意思说,你上次用球砸得人家那么痛,你连个道歉也没有。”
  • 星空下的眷恋星空下的眷恋月华|都市我说这些只是想说这样的人为什么还会一直呆着我们班,而没有掉下去呢,原因就是原来他是有后台的人,怪不得这么的有恃无恐呢,这就是最重要的原因。
  • 青涩花开,再见青春青涩花开,再见青春失败称雄|都市踢球踢中校级名花的美胸之后,她赖上了我。精彩片段:我从A栋二楼的最后一个教室出来,走了几步,我听到有个女生叫住了我:“嗨,用足球踢我的那个人等一下......”这是命令式的俏皮口吻,我听了故意不理她,脚步依然没停。没想到那女生跑来拦住了我,呶呶嘴说:“我正叫你呢,难道你没听见,你怎么不睬人家。”我说:“我可不认识你,你没称名道姓的,谁知你是在喊小猫还是在叫小狗。”那女生哼了一声:“你还好意思说,你上次用球砸得人家那么痛,你连个道歉也没有。”
  • 祸水倾城祸水倾城寿比南山|都市小时候不懂事,总跟着小姨!在我人生最灰暗的时候,小姨接走了我,后来我变成了一个男人!
  • 我真的不想这么火我真的不想这么火骑鸟|都市近日,国际巨星郭齐宣布隐退。 作为当今最成功也最富争议性的人物,郭齐在发布会上的语录,引发网友讨论。 ...... “我对出名没什么兴趣。”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创建了明皇集团。” ————————— 这是一个想掉粉却变得更火的悲伤故事 我在选秀节目上都口吐芬芳了 为什么你们还以为我是真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