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2章 反常

日升日落,转眼已是过了两日的光景。

清晨的柔和的阳光再度洒落在晋阳城高大的城墙的上,城墙上斑驳的血迹此时还未褪去,整个东城都还弥漫着一股难闻的血腥味。

晋阳城的百姓一觉醒来,惊奇的发现昨日街道上还遍布的那些头裹着黄巾的‘蛾贼’们,今天却已经是全部消失一空了,街道上再无半分“蛾贼”的踪迹。

“使君,‘蛾贼’确实离开晋阳了……”

晋阳城的府衙中,一名亲卫快步走入大堂,小心翼翼对着坐在大堂首座的张懿说道。

昨日深夜的时候,其实府衙内的汉军就已经发现了异常,那些包围在府衙外面的黄巾军就已经消失不见了,只是到了白日在得到张懿的命令后才敢出府探查。

“这些‘蛾贼’到底在干什么?”

张懿紧缩着眉头,不知道为什么这群已经攻下晋阳的“蛾贼”一夜之间撤离了城池。

“难道是雁门郡的援军赶到了?‘蛾贼’自觉不敌,于是连夜逃遁?”

张懿内心虽然有些奇怪,就算快马加鞭,雁门郡的骑兵调动也不可能短短两日便飞驰而来啊,就算过来只是骑兵也不至于让“蛾贼”放弃晋阳这座坚城。

不过很快张懿就想通了关节,这两日他以为许安将他围困在府衙,是因为府衙墙高院深,不想损失过多的军士,反正他也是瓮中之鳖,跑不到哪里去。

现在想起来,才发现自己是当局者迷,许安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晋阳城,而是晋阳城中那些钱粮和武备。

去年黄巾之乱时,那些黄巾军攻下郡县后,都是只知道固守城池,与汉军对拼消耗。

张懿便以为许安也是如此,他以为许安统一了太行山的群匪后,就和去年黄巾之乱时的黄巾军一样,到处攻城略地,然后再与汉军进行阵地战,试图扩大势力,传教布道,清除异己,招募教众。

但今天看到空荡荡的晋阳城,张懿才发现许安麾下这支黄巾军好像不太一样……

他们的目的和之前山中的贼匪目的却是大致相同,就是劫掠钱粮。

不杀他张懿的原因,很大可能就是因为他张懿并州的刺史的身份,许安怕杀了他,会招致汉军疯狂的报复。

张懿此刻静下心来,已是将许安心中的想法猜的八九不离十,能成为一州刺史的人怎么可能是泛泛之辈,只可惜他之前太过自信,小瞧了许安,晋阳之战终究还是汉军败了。

不过此时却不是唉声叹气的时候,张懿走出大堂,将府衙内的官员、文吏还有军官全部都叫过来。

“‘蛾贼’已经离城,你们几人各带部曲接管城防,不可让宵小之徒趁机为乱!”

“诺!”

被张懿点名出列的几名军官得令后快步走出了府衙。

“你们几人各带部曲巡视街道,不得让那市井波皮扰乱良民。”

又有几人被张懿点出,唱了一声诺后也匆匆离开了府衙。

“你们两日将之前统计的良家子弟的名册带上,我再拨给你二人各一什的军士,将城中尚存的这些人都征募起来,协同城防。”

张懿思索了一下,又点出了两名文吏。

“其余人等,都随我一同出门。”

分配人物完毕,张懿快步走出大堂,堂外的亲卫早就已经给张懿准备好了马匹。

张懿也不多做停留,翻身上马,驱马便向府衙的大门方向走去,这些“蛾贼”处处透漏着古怪,之前在府衙的阁楼中多日,张懿都没有见到城中有喊杀声还有火光出现,心中更是疑惑的紧。

“蛾贼”乃是乱贼,黄巾之乱时“蛾贼”攻陷郡县多行裹挟良民之举,入城更是大肆抢掠,杀戮当地富户。

等到他驱马出了府衙,却惊奇的发现,府衙外的街道除了比往日杂乱肮脏了一些,却没有什么不一样,各处的街道还有房屋好像都没有怎么毁坏。

并没有他想象中的,“蛾贼”在城中大肆劫掠,杀人放火,导致尸横遍野,破门断墙的惨象。

张懿驱马又走了一段距离,他发现沿路上那些紧闭着的民居大门都没有破开的迹象,墙壁上也没有见什么血迹,甚至除了汉军和“蛾贼”搏杀过的地方有血腥味外,其余的地方连血腥味都没有,这就证实了这些“蛾贼”并没有在此处劫掠,张懿心中更加疑惑了,这些“蛾贼”简直是处处透露出古怪。

“好一个太平道。”张懿眯起双眼,轻声念道,“好一个许安……”

张懿并不知道入城的黄巾是不是秋毫无犯,但他眼前看到的却是城中并没有过多被破坏的痕迹,也看出了这一支黄巾军和他之前从朝廷公文中得到的信息,完全不一样的地方。

纪律,许安麾下的这支黄巾军,不再是去年那支由狂热宗教分子组成的暴民队伍了,反而更像是一支正规的军队。

想到此处,张懿不由又想起了南城一战,若是南城的那支黄巾是朝廷公文上描述的那样,应该很快就被出城的汉军给尽数击溃了。

但南城的那支黄巾军,再遭受了突入起来的汉军骑兵突袭之后,居然可以在短时间又结成军阵,甚至还抗住汉军步卒的突击。

最后还是靠着太原王家眷养的游侠和门客才强行突破南城黄巾军军阵,只可惜功亏一篑的是,那黄巾军的军司马跟疯了似地压到了前线,居然重新激起了南城黄巾军的士气,稳住了局势。

久攻不下,汉军被南城的黄巾军这么一拖延,也因此错过了回援东城的时间,不然张懿还是有足够的时间赶到东城,去抵御在东城进攻的黄巾,也不至于让晋阳城失陷。

“此事颇为反常,许安部曲与其余黄巾贼大不相同,若不及时清剿日后必为朝廷大患,我须尽快上报国家。”

张懿紧缩着眉头,想到了此处便直接调转了马头,也不再管察看城中情况的事了,径直向着府衙的方向驱马而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不可不知的美洲史不可不知的美洲史杨益|历史本书用通俗的语言讲述了美洲(美国和拉美为主)的历史,用一个个故事将美洲重大历史按时间顺序连贯地展示给读者。同时,本书的附录中又带有一些附加值较高的内容如美洲诸国的经济,增加了历史的厚重感。
  • 大唐昏君大唐昏君吃货小联盟|历史新书《历史必须爽》发布,欢迎订阅。 穿越成为末唐最后一个皇帝李柷,昏君就该有个昏君的样子,调戏妹子、偷鸡摸狗、掷骰子、斗蛐蛐、打闷棍、绑票,无恶不作。 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敬请收看《大唐昏君》! 福全:"陛下,这要是被太后知道了,非打死奴婢不可的。" 李柷:"哦,是这样啊,那你被太后打死好了。" 福全:“……” “放开那个女孩,让朕来!” 朱友能:“李兄,我是个败家子,你是个小昏君,咱俩臭味相投。” “嗯,你说得对,那朕诛你九族。” 可,真的是这样的么? PS:群号669231341。 智商爽文,偏向轻松。(当然我是说没遇到女主的时候,昏君见了女人就石乐志。)
  • 重生之无敌吕布重生之无敌吕布九鼎大少|历史喝烈酒,骑好马,抢地盘,拥美人。重活一世,吕布高举方天画戟,朝着麾下众人怒吼一声,“众将听令,一个字,就是干!” 粉丝群号:611642175 喜欢本书的可以进群来探讨一下剧情,嗨皮一下。
  • 大唐小侯爷大唐小侯爷金枪太保|历史想不明白了,旅个游而已,竟然莫名其妙穿越了! 家是回不去了,手机竟然跟着也变异了,悲愤的倒霉蛋只能一步一步从秦岭深处走出。 谁知倒霉的在渭水河边遇上刚刚被突厥打劫一空的倒霉李二。 “陛下,咱们格物吧?” “不行啊!朕的江山不稳,国力不济,民生困苦,朕还要灭突厥、平西域、征高句丽、国内的事情也是一大堆,实在没空啊!” “不就是灭个突厥、平个西域、征个高句丽嘛!只要咱们君臣携手,这都小事尔!” 很多年后,君臣两个无聊的趴在地图上,看着大唐庞大的版图,大眼瞪小眼,过了会儿,赵谌小心翼翼的建议。 “陛下,要不咱们西征吧?” “正合朕意,准了!” 大唐小侯爷群号:474252937欢迎喜欢的兄弟姐妹们加进来!
  • 史上最诡异的人性陷阱史上最诡异的人性陷阱宫佩轩|历史《史上最诡异的人性陷阱》作者以另类视角读历史,即从今天的视角去追怀与审视历史,并为当下的生存与未来的发展提供一种参照。《史上最诡异的人性陷阱》由百家讲坛著名主讲蒙曼教授倾情推荐。当我们向前奔跑,看不清未来的时候,让我们回望历史。
  • 大风起兮(上)大风起兮(上)王国良|历史两千多年前,有一位农家子弟,他和他的一帮哥们弟兄们,在中原大地上,掀起了阵阵旋风,搅起了一股股漫天的历史尘沙,将喧赫一时的大秦帝国刮得片甲不存。从此,我们的华夏民族被叫做“大汉民族”。这位农家出身的草莽皇帝,就是大汉的开国君王刘邦!
  • 长江传长江传徐刚|历史一部关于长江的美丽凄楚、动人心弦的传记。作者远溯亿万年前由东向西流出的古长江的初始形态,从徘徊流水的序曲到奔流入海的尾声,一如徐刚以往的风格,时而大开大合、大起大落;时而细致入微、鞭辟入里。融地理、历史、人物、文化于一炉,直面历史和现实,在大地的背景上所作的饱含忧患的刻画,于仪态万方中教人沉思冥想。书中既有长江百年水患的详尽钩沉,又有绿色中国的蓝图创意,独特的语境洋溢在字里行间,大地完整性的思考给出了作者铭心刻骨的警醒之言:我们正走在一条离开物质财富越来越近、离开江河大地越来越远的不归路上。
  • 固原史话固原史话马平恩|历史固原是宁夏的南大门,自古就有“古萧关”“长城要塞”“关中屏障”的美誉。秦昭襄王修筑长城,汉武帝六巡萧关,西晋时匈奴首领赫连勃勃高平创业,唐太宗亲临瓦亭观看牧马,西夏王大战好水川,明代石城之战,“天骄”成吉思汗催马扬鞭于六盘山,忙哥剌在开城建造“安西王府”,人民解放军任山河之战……他们为这片土地注入了豪情与活力。《固原史话》将这一段段不平凡的历史和这片土地上独具特色的风土人情一一呈现给了广大读者。
  • 大汉遗梦之未央浮沉大汉遗梦之未央浮沉默岩|历史刘邦死后,大汉王朝才算真正意义上的进入了和平的时期,天下大的战事基本结束。直到刘彻登基这数十年的时间中,统治阶级上层相继发生了吕雉擅权、诸吕乱政、铲除诸吕、文帝登基,以及后来波及天下的七国之乱等大事件。
  • 帝王将相论时事帝王将相论时事秦榆|历史秦皇汉武,唐宗宋祖,这些风流一时的英雄人物都已“俱往矣”。但他们所留给后人的功过是非与政治智慧却投有因时代的流逝和朝代的更替而消失。相反,正是随着时间的流失和朝代的更替,我们对这些帝王将相的一些精辟言论所透露出来的智慧谋略才倍加折服。作为一个国家的最高统治者,身为天子、将相他们有责任和义务维持社会的秩序,保持国家的安定,而这前提就是要对其统治下的国家,当时的时事要具有深刻的认识,这关乎国家的兴亡,社会的治乱。因此,他们对时事的论断往往准确而又精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