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24章 ——喷雾与水壶

“醒了吗?”就在光彦放松的时候,千羽突然看向了被自己背在身后的灰原哀。

“啊……”灰原哀非常懒散,却又因为有些有气无力而反而令人觉得相当悦耳的声音在千羽的耳边轻轻响起。“是啊,刚刚醒……你对我做了什么?”

伴随着有些惊讶和不安的扭动,灰原哀皱起眉头,在因为虚弱而无力活动一直靠在千羽肩膀上的头的情况下试着活动自己的身体,却发现全身似乎都因为束缚而无法动弹。

五花大绑——这是灰原哀现在的状态。

从被千羽拿在手中的无痕伞末端拉出的魔丝所编织成的网兜将灰原哀的身体兜了起来,而更多的丝线则将灰原哀捆绑成了无论是双臂还是双腿都挂在了千羽身上的形态——虽然这样确实能够在灰原哀无法活动的情况下让千羽能够一边带着灰原哀行动一边保留作战能力,但当灰原哀醒来之后……

“嗯,你现在暂时被我捆起来了。”千羽微微歪了一下头,轻碰了灰原哀的头。

“你这是做什么……嘶!”灰原哀正要挣扎,却感受到左脚一阵疼痛。

“你是不是忘了你自己脚扭伤了,还是光彦做的捆绑固定?”千羽叹了一口气。“真是的……你自己昏迷了,然后我又要提防随时可能跑出来的熊……不把你固定起来,我怎么带着你安全地在这里行动?”

“那你也不用……捆得这么紧吧?”灰原哀扭动了一下其他没有受伤的身体部分,却和千羽同时发出了有些并不自然的声音。

“你先别动了,好吗?等我们和前面的人会合,我放下来给你公主抱,可以吗?”深吸了一口气,千羽用尽可能平静的声线请求着。

在他们的身侧,光彦走的略微比千羽快一些,而且脸也转向了反方向,有些尴尬地闪躲着千羽那早已被证明是如鹰隼一般锐利的视线范围。

【但……还是有点羡慕啊,要是能够和……】

而就在此时,前面的人似乎也发现了他们。

“你们是……”那是一名年轻猎人,在看到他们之后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小朋友们,你们有没有人知道……少年侦探团?”

“我们都知道,您是来找我们的人吗?”在看到千羽因为超负荷而不太能够行礼之后,光彦代为回答道。

“嗯,那大概就是你们了吧,让我们搜救的三个孩子。”年轻猎人点头。“跟我来吧,都这么晚了,再在这里面带着实在是太不安全了。”

……

与此同时,柯南正站在一片开阔地上——根据地上的弹壳,这里应该就是那个老猎人对着光彦和灰原哀开枪的地方了。

“……”柯南蹲在地上,仔细观察着距离弹壳几米外的地面上的土壤。在犹豫了片刻之后,他拈起了一抹土壤,拿到眼前细细观察着。

随后,是轻嗅。

“唔……”露出了有些了然的神情,柯南的嘴角微微勾起,看向了旁边的一团痕迹。

那是一个异常庞大的脚印残迹。

……

千羽和光彦分别跟在年轻猎人身后。

“哥哥,我能问一下这是什么东西吗?”而此时,千羽突然将目光集中在了年轻猎人的腰部——那是一个千羽很眼熟的瓶子,因为之前老猎人的腰部挂着的也是同样的东西。

……

“十兵卫……就是她,我居然完全没注意到!”咬牙切齿地说着,老猎人一手抓住猎枪,另一只手试图去摸腰上的一个瓶子,却又随即停了下来,露出了颇为警惕的表情。“小心一点,这家伙很不好对付——你也不要转身,不然的话她会立刻把你当做猎物予以追杀。

……

“啊,这个的话,是防熊辣椒喷雾,”年轻猎人瞥了一眼自己腰间的那个瓶子。“熊来的时候,在大概五米的地方喷一下,熊就跑了——比枪什么的都好使多了。哪怕是北极熊,喷一发上去也就差不多了。”

“喷一下就够吗?”千羽皱起眉头,追问道。

“按下去就可以了,会喷出来一长串棕色的喷雾,然后熊就会立刻放弃所有的攻击计划,然后转身就跑。”

“大概能喷多久?准确来说,能驱散几次?”

“很多次啊,何止几次。”

“是这样啊……”千羽点了点头,随后便微微低下头,在思索着什么。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老先生为什么会不用那么好的东西……

这个问题,恐怕就只能问那个老猎人自己了吧?可惜,千羽大概是没有机会再去做这件事了。

……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他们下榻的宾馆的餐厅——之前采摘的松茸已经被烹饪,即将被端上桌。

“如果我的判断没错的话,他单纯只是为了把你们赶走而已,”柯南双手抱胸,有些不爽地说着。“把你们赶走之后,他就可以从容地用喷雾把十兵卫赶走,然后自己离开了。”

“但这我也没办法啊,那种情况下我怎么可能知道这件事?”千羽双手抱胸,嘟起嘴,不爽地看向另一边。“我又不是专业的猎人,看到腰间挂个普通的壶,我怎么能分清楚这是水壶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你明明可以区分出来的啊,正常的壶会设计成那样的喷雾罐形状吗?”柯南哼了一声。“水壶的形状和普通的水瓶可都是不一样的,而后者才和喷雾罐有些许相像。如果你足够冷静的话,应该是完全可以区分开迥然不同的二者的。再说了,你想想那样的一个罐子体积,真的有可能储存足够一个成年人一天打猎活动所需要的饮用水量吗?还是你觉得他会为了这种无聊的事情而在中午回去取水,甚至是直接从林子里的那些不可靠的水源取用不安全的水?”

“……”被柯南批驳得有些挂不住面子,千羽的面部泛起了一丝红晕,彻底将头转向了另一边。“你别说了,我知道我错了就是了!”

然而千羽此时正好面对着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的灰原哀。

“噗嗤!”灰原哀的脸上的表情非常精彩,甚至直接带着看热闹的神情轻轻点了点千羽的脸。“这个表情我很喜欢,请继续保持。”

“喂,你经常也是这个表情哎!”千羽不满地抗议着。

“嗯,或许吧,但你知道吗,”灰原哀却仿佛被千羽解开了什么黑历史,叹了一口气。“我露出这样的表情的时候,你比身后那个还白痴。”

“……”*2

随后……

“你看我的眼神是什么意思?”柯南皱着眉头,质问着千羽。

“我在思考我之前做过的事情有多糟糕,才会被和你相比拟。”

“你还真敢说出来啊喂!”

“咋了,你有本事咬我——你别真咬我啊混蛋!”

“?~~~”用单手撑着头,灰原哀微笑着看向打闹着的两个男生。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守望樱花的爱守望樱花的爱穆兮岚|轻小说多年等待只因有你承诺,孤身守候笑看樱花盛开!
  • 橘猫主神的铲屎日常橘猫主神的铲屎日常小小丁子|轻小说橘猫主神第二季:《橘猫主神的历练日记》已发布。 沪江大学城边上有条小步行街,街上有个黑猫旅馆,旅馆里有只橘猫。十只橘猫九只胖,还有一只……就是它! “看呀,那边有只超级胖的橘猫!” “叮,橘猫并不想理你并朝你丢了一个……系统!!!???”
  • 飘絮的雪花飘絮的雪花幽幽风香|轻小说这是一个不同于死神世界的故事,一个凄美的故事,女主从一出生就注定她是冬天的雪花,没有春天,更没有未来,她的人生就像美丽的雪花,然而注定不能存活于温暖之中;在她的一生中,她到底爱过蓝染吗,他不知道,蓝染也不知,只是在她死的时候,蓝染感觉到了疼痛是什么滋味,如果可以选择,蓝染希望自己从未带她走出若夜阁
  • 无限之次元幻想无限之次元幻想光之序曲|轻小说无限的世界,平衡世界的救世者,和破坏世界的灭世者,周而复始的在各个次元世界循环着他们的因果, 林潇,在被敌人击杀之后,因为神秘的碎片的力量将他复活,再一次开启了他的新的旅途。
  • 从拳皇94开始从拳皇94开始曹霖霜|轻小说那一年,卢卡尔只是个喜欢收集雕像的人。八神庵天天追着草薙京问:“我可爱吗?”高尼茨见人就分享:“我看了电视!”NEST-S计划着统一世界。K还只是个普通员工。此时一名目标是KOF大赛冠军的靓仔林峰路过……
  • 赛亚人时代赛亚人时代北冥鱼鸟|轻小说【龙珠同人】 某一天,世界突然被阴云笼罩,孙悟空和弗利萨出现在都市,神龙悬挂当空。 一个愿望奇迹地将张宇带到了龙珠的世界。 他要以赛亚人的身份活下去,不知不觉成了宇宙最强。 当回到现实,以为所有只是一场梦的时候,拉开窗帘,钻石弗利萨在天上狞笑,吸收了所有战士的布欧走上楼梯,完美沙鲁进化到极致,扎马斯和布罗利撞倒了高楼。 超4悟吉塔破门而入:“快,该去拯救世界了!”
  • 这种崩坏穿越是出bug了吧这种崩坏穿越是出bug了吧昊北聆|轻小说关于某空中劈叉舰长刷贴吧把自己刷到崩坏3世界中的各种bug故事。(你就当真的听) 傲娇又有点小野蛮的琪亚娜? 人妻又有些高冷的芽衣? 面瘫但反差萌的布洛妮娅? 倔强而好胜的姬子? 合法又超龄的德莉莎? 古板又平板的符华? 还有八重樱和卡莲小姐姐? 这些东西…… 都没有啦!这得等到什么时候天命才会建立啊?! 这种穿越出BUG了吧?!
  • 盘龙之成长系统盘龙之成长系统若醉若离|轻小说很早就开始看小说,看过的书有很多,可以说也是一枚老书虫了。虽然有很多看过的书都已经忘记,但是番茄的盘龙是我最喜欢和最难忘的一本书。 我希望自己的这本书可以坚持下去,以此来圆满自己的一份梦想。 ...... 一位当代大学生重生到玉兰大陆,面对自己曾经梦想过的世界,他该如何?面对最喜欢的林雷,他该如何? 这是他在盘龙世界奋斗的生活,坚持本心,是为上者。 脑洞过大!慎入! 《亡灵法师系统》已完本!
  • TFBOYS巧克力味的旅程TFBOYS巧克力味的旅程林苏源|轻小说这段很长的路我想陪你一直走下去。 —题记。 结局:TE
  • 守望樱花的爱守望樱花的爱穆兮岚|轻小说多年等待只因有你承诺,孤身守候笑看樱花盛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