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11章 跟着谁

时间就是在不经意间会过去,总是觉得时间好短,过的很快,到了下班时间,要不是凌墨轩过来,原欣然没打算下班,“然然,就算不想官宣,你也不用加班躲着我吧。”声音很大,都听见了。

“你是不是要疯,你是总监,你说吧,不让加班,就不加,不要这样,可以吗?”她看到了外面他们的表情,还笑出了声,“你就是故意的,对不对?”

凌墨轩就是喜欢这样,这样可以让他们都很放松,不用多想什么,“好好好,你说的算,你最大,想加班就加班,我陪着你,可以吧?”

“好了,我知道了。”就走出去,“今天不加班,都下班回家,真是的,你们是我的下属,听话就赶紧走。”

刘静就知道老大会这样,“老大万岁,我们走了啊。”然后大家就一起离开了。

原欣然什么都没说,继续弄方案,“你就等我一会儿,我想把这个整理完,不然回去了还等弄,好不好?”抬头望着他,他也在望着她,“然然,你认真起来,好美,更吸引我。”

两个人就这样,一个在忙着修改方案,一个在一旁批示文件,谁都没有打扰谁,直到原欣然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来电,她看了看凌墨轩,还是接了起来,“怎么?于总,什么吩咐?”

“我在机场呢,正要出差,这不是问候你一下嘛,看来是打扰你约会了,还是二人世界,这么不情愿?”于峰的确是想她了,很想,特别想。

“好好好,你说吧,肯定有事。”原欣然知道他有事,“我还在加班呢,一堆事儿,你要是不说,我就挂断了。”她看着文件,什么都没说。

“没什么,就是说,郑宙最近都在国外,等他回来,一起聚聚,可以吧?”于峰看着手机上,郭起发给他的信息,“都是发小,没什么过不去的,不是吗?”

她听着于峰这样说,知道他也鼓了很大的勇气说了出来,“好的,等你回来,也等他回来,我挂断了,出门注意安全。”

“然然,你会带我去的,对吧。”凌墨轩凌墨轩听到了,“我是你的,你是我的,分不开。”

“还有一件事,我一直想和你说,也没说出来。”原欣然觉得还是告诉他吧,“成宇学长要调来公司,你知道吗?”

望着她,揉了揉太阳穴,“你猜,我知道不知道呢?你怎么想的,我到是想听听。”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不是不让你官宣,就是觉得这个时候不太好。”她看着他,“你先把杨雯搞定了,别连累你自己,也别连累我,更不要连累你家里,懂吗?”

他就知道,她无论什么时候想到的都是他,替他考虑,想自己的时候很少。“可是,毕竟很多事情,总是决定权不在于你,也不在于我,不是吗?”

的确是,现实就是残酷的,太多无法抉择的,就是必须要勇敢面对的。“我们一起面对,什么都不怕,对吧,我相信你,你也相信我,就够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妖妖金|现言大龄剩女一朝睡醒,主任医师变成身了未知时代的软包子村姑。 得了极品后娘,还有同样软包子憨实的老爹,下还有聪明的妹妹以及可爱萌娃的弟弟。更惨的是还有一个等着娶亲的断腿未婚夫。家里穷的四面徒壁,就快断粮,面对恶毒的后娘,还有瘫在床上,天天板着棺材脸,活像别人欠了他百八十两的便宜丈夫。 且看软包子村姑如何翻身做主,靠着一手精湛的医术,还有源源不绝的致富点子发家。打倒恶毒后娘,给弟妹当靠山,将黑面神的丈夫照顾的服服贴贴,最后成为富甲一方的女富商,以及一代人人称赞的神医。
  • 豪门盛宠:冷情总裁的出逃妻豪门盛宠:冷情总裁的出逃妻liaowumian|现言新书:《四城名少①总裁作茧自缚》http://m.wkkk.net/a/1080750/,求收藏~~ 认识了他,她才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她,落小凡,三个月前闪电般嫁入亚洲最大珠宝集团唯一的继承人,墨吟风。 但,这一切却只是噩梦的开始—— “墨吟风,我们已经离婚了!” “离婚?落小凡,你这辈子妄想!除非我死” 他收缩五指,眼睁睁的看着她脸色渐变惨白“或者,你死——” “我不要穿这件。”落小凡抗议。 这是什么衣服啊,墨吟风什么品位啊,帮她准备的舞会的礼服像个修女服一样,穿过去,还不丢死人。 “家里只有这件,不穿的话就光着过去。” 抗议无效,落小凡看着他一张冰山脸,也不敢在吭声。 穿上礼服以后,落小凡真是郁闷无比,别人都希望老婆漂漂亮亮,给他们锦上添花,墨吟风每次带她出去,都把她打扮的像个土冒一样。 墨吟风看着落小凡这一身包的严严实实的衣服,却是无比满意。 笑话,他墨吟风的老婆其他男人想看一眼,连窗子都没有。 墨吟风的办公室—— 墨吟风:“把下午的行程全部取消。” 特秘:“可是下午有一个重要的合同要签。” 墨吟风头也不抬,面无表情:“推迟” 特秘点点头,大boss向来雷厉风行,他说推迟定是有更重要的事情。 特秘一本正经“那么,boss,可不可以说一下原因,董事会那边我好有个交代” 墨吟风终于抬头,嘴角微勾:“老婆要逛街。” 特秘:“……”
  • 晴初北巷晴初北巷汭曦|现言她是那个家族的千金,他是沐家的继承人,他帮她一步一步回归家族让她变成了万人敬仰的存在
  • 萌宝甜妻,总裁难招架萌宝甜妻,总裁难招架都春子|现言新坑《长官挚爱,甜妻恃宠而骄》:http://wkkk.net/a/1245514 ※ 【正文简介】 ※19岁呆萌小妈咪VS貌美狼性坏大叔※ ※前期小虐+后期大宠=狗血萝莉大叔文※ * 楼沁,她有两个身份—— 一是海城世家楼家二小姐,二是海城众名媛中唯一的胖妞千金! 她在十八岁那年还做了一件惊世骇俗的大事:金屋藏‘男’! 人人都道她楼沁因为太胖没男人爱,才出此养小白脸的下策。 却不知道,她为纪睿恒可以倾己所有,然而,她的不顾一切换来的是他一次次的背叛和无情。 “你楼大小姐就会用钱羞辱我么?你去照照镜子,我就算是爱上一头猪也不会爱上你!” * 直到,纪睿恒设计将她送到一个大她十二岁男人的床上——。 凌聿风,这个海城备受瞩目的成功商人、指点江山的大人物。 她的单恋,才算终止。 * 【多年后·小剧场】 雨雨:妈咪,为什么爹地见到你没认出你来? 楼沁:因为,妈咪以前很胖,和现在的模样区别很大。 水水:水水现在也肉肉的啊,为什么爹地也没认出水水? 楼沁:呃。 雨雨敲上水水的脑壳:笨!那是因为妈咪离开爹地时你还只是一颗受精卵! 楼沁:。。。 - 【番外《以身试爱》简介:】 ※腹黑深情霸道男主Vs伪蕾丝敏感坚强女主※ ※男主对外阴狠对内护短,女主前期命苦后期恃宠而骄。大写的宠文,小写的狗血!※ * 夏明甄是个百合,但不是天生的。 她也曾经倾心爱过一个男人,最终结局是他牵着她继妹的手步入婚姻殿堂。 那之后,她流连夜店、把妹无数。 顺便,把自己嫁给全南城最有权势的男人——池景灏。 四年的婚姻,他和数不清的小明星传绯闻,她和数不清的小情人玩恋爱游戏。 * 直到有一天,她发现陷害过自己的人都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对她不好的人都遭了报应,而做这一切的幕后黑手,竟然是与她有名无实的丈夫。 原来,她闯了祸,他帮她摆平;她吃了亏,他负责报仇;她追女人被人发现,他负责遮掩…… * 池先生说,“能欺负池太太的人,只有池先生。” 池先生说,“有个女人捏着我的命脉,她一哭,我就如同死了。” 池先生说,“时间没有停驻,你也没有带我走。只是一想到你现在平安快乐地活着,也不枉费我这六年一个人就着寂寞下酒。” * 是你慷慨,予我岁月如歌,却也吝啬,看我爱而不得。
  • 原来爱你这么久原来爱你这么久蓝花草|现言“这是二十万,足够你往后的生活,从此以后,你,我各不相干。”再见面,他将我压在了电梯墙上,对我怒吼。“温晓彤,你就这么缺男人,说,你给我带了多久的绿帽子?”“温晓彤,你是不是一直就这么犯贱?你缺男人,你完全可以继续找我。你干嘛去招惹我哥?你那肮脏的身子居然让我们兄弟二人都睡了。”“唐素,我勾·引你的哥哥,呵呵,也对,在你们这些有钱人的眼里,我这样的人,就是下贱至极。我除了勾·引男人,就什么也不会,你说是不是?”“以前的时候,我是被你包·养的,见不得光,现在,我是被你哥哥包·养的,他大发慈悲,我可以见光了,你说,我的手段,是不是更加的高超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北极光北极光妖妖、妖怪|现言林澈从小就喜欢和爷爷玩耍,可是后来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严重,连一向吵架的爸爸妈妈也开始和睦起来了,可是真的有那么平静吗,爷爷去世后,林澈终于知道了,爸爸妈妈和好是假,为了爷爷的产业才是真,爸爸妈妈在打闹之中失去了生命,林澈也进入了孤儿院,直到十三岁才去了舅舅家,林澈按照遗嘱背负了许多人都眼红的财产,阴谋越来越多,林澈遇到了一个叫韩子澈的人,还有林书翰,在无数的分分合合后,林澈身穿白色婚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 闷骚大神我爱你闷骚大神我爱你桃子夭夭peach|现言不求输出天下第一,不求血量可敌BOSS,但求不遇记仇别扭女奸商! 不求制作极品装备,不求挖矿白捡金子,但求不遇闷骚无良大神! 不求世间两全法,宁负如来不负卿! 求收藏,求票纸,各种求~~~
  • 豪门暖妻豪门暖妻高后高帝|现言暖妻逆袭,霸上面瘫老公,创造美好的幸福生活! “我是军人,保家卫国是我的责任;我是老公,疼爱老婆是我的理想。” ——梁景天的自白 (改名了,因为某某某原因,正式更名为豪门暖妻,希望读者大大们继续支持哈,看了就点“加入书架,投推荐票”吧。拜谢啦!
  • 北极光北极光妖妖、妖怪|现言林澈从小就喜欢和爷爷玩耍,可是后来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严重,连一向吵架的爸爸妈妈也开始和睦起来了,可是真的有那么平静吗,爷爷去世后,林澈终于知道了,爸爸妈妈和好是假,为了爷爷的产业才是真,爸爸妈妈在打闹之中失去了生命,林澈也进入了孤儿院,直到十三岁才去了舅舅家,林澈按照遗嘱背负了许多人都眼红的财产,阴谋越来越多,林澈遇到了一个叫韩子澈的人,还有林书翰,在无数的分分合合后,林澈身穿白色婚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 或许我已爱上你或许我已爱上你风过无痕|现言老公找了小三,要让我净身出户。本来我只是为了多赢一点财产,才去跟踪云盛钧。却没想到,事后不光财产没得到,还为自己捅了一大串麻烦。“既然你惹到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他压在我身上,狠狠的扎进我的脖间……--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