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35章 欠你的(二)

忽地,魉笙眸中一道暗芒闪过,单手凝聚起一道狠厉的灵力朝御千夜袭去。“不过,我最痛恨的还是你,御千夜!要不是你,我早就成功了。最该死的就是你!”

御千夜寒眸微眯,只见魉笙尽自己的全力凝聚而成的灵力还未曾靠近,便被他周身的那一股强大的灵力震散。

魉笙面上的表情微怒,语气中夹杂着一丝不可置信:“这就是传闻中神帝的真正实力么,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语毕,她却嘴角微勾,“那这招,你要怎么挡?”

那原本在她手中的玄冰剑被渡上了一种魔气,剑身开始发黑。玄冰剑是神器,威力可想而知,如今再被魉笙渡上魔气,威力可想而知。

魉笙迈着妖娆的步伐,眨眼的速度闪到他们的面前,而她手中的玄冰剑瞬间甩出,直朝御千夜而去。

御千夜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垂下了睫毛,那双眸中折射的波光底下,深藏的是令人畏惧的寒意。

“你想死,那就成全你。”语毕,他抬手打出一道可怕并且强横的灵力,那把原本朝御千夜袭去的玄冰剑,顷刻之间被打散,强大的灵力直冲魉笙,一并将她肉身也打散了。

被打散肉身的魉笙剩下一团黑的魔气,她原本魅惑至极的声音变得沙哑,得逞的笑声却回荡在整个神殿。

“御千夜,你又一次失去她,而这一次你再也无法救她了,你将第二次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去!”

刚刚袭向御千夜的玄冰剑,只是幻影。而真正的玄冰剑,袭击向的是苏小狸。

可此时剑的距离,以及速度,她想要躲避已经几乎不可能了。

看着那边玄冰剑离自己越来越近,她慢慢的闭上了眸子。

从她手中脱离的玄冰剑在沾上魉笙的血之时,便被魔气污染不再受她控制。

她终究逃不过的劫,就是两世都要死在同一把剑下么。

“噗呲”

耳边传来剑穿过胸膛的声音,可胸膛处却没有想象中的疼痛感。

她睁开眸中的那一刻,看到的是他。

他那双好看的眸中印出她的模样,气息带着些微微的喘息,却用温柔至极嗓音低哑地说道:“欠你…的一命,我会还的。”

我怎么舍得你再离开我一次。

苏小狸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他,泪水浸湿眼眶,模糊了她的视线。

她张了张口,心里的话还未说出,泪水却顺着脸颊流淌而下。

当她的视线再次落在那把穿过他胸膛的玄冰剑时,唇角忽地勾起一抹淡笑。

似乎刚刚还悬着的心瞬间放了下来,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淡淡道:“这一命,就当你还了。从今往后,你我互不相欠。”

语毕,她转身离开了神殿。离开之时,她将玄冰剑一并收回识海,带走了。

可能是因为沾上了御千夜血的缘故,原本附在玄冰剑的魔气消失殆尽。

结界在御千夜受伤不久后,便开始慢慢消失。

而那些大殿的众神,见神帝受了伤,此刻关心只有神帝的的安慰。

就在刚刚结界完全消失之时,一团魔气从结界内逃出。

故此,众神觉得神帝受伤与圣女无关。且如今圣女已然成了神界的神后,自然无人会拦她的去路。

苏小狸离开神殿之后,找到了神殿外在草丛里睡着的缘兮。

缘兮见自己的娘亲终于来找她了,委屈道:“娘亲,我还以为你一见到父君便将我忘记了呢,呜呜。”

苏小狸面无表情的蹲下来,扯了扯她那肥嘟嘟的小脸蛋,淡淡道:“娘亲怎么可能会忘记你,这不是来带你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嘛。”

缘兮眨巴大眼睛,一字一句道:“娘亲,虽然父君是个骗子,明明不是想和那个神女结婚,是想和娘亲结婚。还趁我不注意带走娘亲,丢下我一个人……”

“虽然这些都很可恶,可是娘亲也不至于刚和父君成完婚就急着带兮儿私奔啊,那父君岂不是很可怜。”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全能修神者全能修神者 一时手痒|仙侠一个修炼了特殊辅助心法的人,重生在灵气稀少的地球,他为了最后的修炼,隐于大都市,建立了自己的修炼福地,由于一时大意使得灵气外泄,重而引来了无数的麻烦,等他把一切麻烦解决掉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众人仰慕对象了。
  • 造仙造仙果子仙宴|仙侠女娲炼石补天、黏土造人,谁又创造仙?一个颠覆传统神话的全新世界,告诉你仙从何而来!
  • 溪沉阁溪沉阁穆君燕|仙侠西楼万万没想到,她这一辈子,竟然栽在这人妖手里了!这人妖还是自己的师叔!“师叔,你到底是男的女的?”浥轻尘笑得倾国倾城花枝乱颤,“楼儿要不要亲自验身?”啊——色人妖,你的手往哪放呐!
  • 羽神宗羽神宗一号棒棒糖|仙侠我爱中国,我爱中国,我爱中国,我在中国。
  • 世界奇峰世界奇峰木鹿戏子|仙侠这个世界本来很好,只是有点瑕疵,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出瑕疵,然后处理掉。
  • 圣人圣人流星为铭|仙侠天空之上,万千星辰正在急遽运动着,而这运动也完全违背了现代物理学理论。如果让哪位物理学家看见,一定会感叹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而现代物理学也将要变天了!一次偶然的机遇让济羽陷入混沌的宇宙中。且看济羽有着何种的遭遇。
  • 白王传说白王传说凌风雪落尘|仙侠自一百三十年前魔族之乱以后,各地隐世家族纷纷出世,又数十年后,藏剑,云山,神苍,血傀,唐门,逍遥阁以及当年一战从魔族分支出来的寒芒刀宗改名为寒刀,和南岭十万深山中的妖兽一族崭露头角,群雄并立于江湖之中。
  • 重生西游之九头虫重生西游之九头虫纸生云烟|仙侠封神之后,西游未开始。 金蝉子在功德池前喂金鱼,猴子在花果山的五彩石中风吹雨打,天蓬元帅执掌天河水兵,卷帘大将在天庭兢兢业业,小白龙在西海作威作福,大名鼎鼎的取经五人正各有各的生活。除此之外,北海妖师宫殿门紧闭,南海紫竹林梵音响彻,灌江口三眼男人在逗哮天犬,各路妖怪在天庭闲不住要下凡。 李元丰一觉醒来,成了拥有洪荒异种血脉的九头虫,他修神通,炼法宝,会妖王,上天庭,搅动风云。 不一样的西游,同样的证道永恒。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步剑庭步剑庭意缥缈|仙侠这是个传说老去的时代:北面的老龙王翻个身子大地就是一个哆嗦,西边的孔雀儿依红偎翠懒得挪窝,俩耍剑的老头无冤无仇却要拼个你死我活,而苦穷脸的书生扔开卷册,突得抽刀剁碎了半壁山河。这是个传说新生的时代:倾国倾城的妮子还不会梳妆,席卷天下的将军还在偷羊,更别提那还没长开的妖儒邪道怪和尚,乳臭未干的小子捡件紫裳就要称帝封皇,却被更小的毛孩子一剑扎个透心凉。那毛孩说:舞台已经搭好,生旦净末丑轮流登场,好一副光怪陆离众生群像,但我才是这戏的主角,天命飞扬,没办法,谁让咱用剑的今生就是要比别人强!
  • 九心传说九心传说怜雪&听雨风|仙侠突然,在那深洞的中心,一点白光骤然亮起,而也就瞬间的功夫,一个大大的乳白色光球便从那深黑的洞口中脱出,向着脚下的大地飞射而来。“哇,我的女神啊,这、这,神怒了,这是神罚!”也不知是谁,突然出声打破这长久而凝重的沉寂。“神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