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1章 音律

缥缈的笛声传来,若有似无,让人听不真切曲调。

月清歌只觉得自己的内力像是被什么丝丝缕缕的东西缠住了一般,渐渐的,连意识都有些模糊。

巴图抓住机会,伸手一把将月清歌抓了过来。

“哈哈哈,迪娜你果然厉害。”巴图大笑,却发现迪娜的脸色陡然变了。

“怎么了?”巴图疑惑。

就在这时,一串血花如泼墨一般从他眼前飞过,随后他才感觉到脖子的剧痛,他立刻伸手按住了正在往外喷血的脖子。

月清歌趁机离开他的魔爪,退开几步远,看着巴图脖子上的伤口心里暗叹了一口气。

刚才一击,她尽了全力,若换作别人,此时脑袋恐怕都被削了下来,而巴图只有一道不深的伤口。

“啊,我要杀了她!”巴图震怒。

迪娜的目光一直没离开月清歌,她像一条蛇一样,森冷的目光警惕而充满杀机。

“你封闭了听觉?”迪娜忽的笑了起来,“若是封闭听觉便能破了我的招数,你也太小看我了。”

月清歌在迪娜吹奏之前就用银针封闭了自己的听觉,所以暂时没有被影响,但这并不是长久之计。

果然,迪娜再次把笛子放在了唇边,与此同时,月清歌指间的冰魄银针悄无声息地快速地飞向迪娜周身大穴。

尖锐的笛声骤然响起,月清歌只觉得脑袋一阵剧痛,像是受了重击一般,她立刻封闭五识,但是情况依然没有改变。

她以前在隐月禁书上面看到过,没想到这次竟然亲眼见到了。

十二魔宫图。

没想到那个女子居然会这个功夫。

迪娜翻身躲过月清歌的银针,彩衣飞舞,像一只花蝴蝶一般。

她带着得意的笑意看向月清歌,笛声越来越急促尖锐,像是从地狱而来索命的修罗。

月清歌的意识越来越模糊,麻木的四肢渐渐失去知觉,她强撑着半跪在地上。

清妤应该已经得了消息了吧,不知何时会过来。

“哈哈哈,你终于是我的了。”努尔大笑着,神色猥琐地向着月清歌走来。

、、、、、、、、、、、、、、、、

“母妃,您身体没事吧。”扶桑看着正在被侍女喂药的一个女子,担忧地问道。

那个女子眉目十分清秀,虽已染上了岁月的沧桑,但仍旧看得出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人。

她是扶桑的生母合察妃,却不是草原人,而是淮南女子。

“母妃没事。”合察妃见到扶桑来了,眼底皆是温柔的笑意。

扶桑在床边坐下,“您要多爱惜身体才是。”

“我知道,这几日委屈你了吧。”合察妃看着扶桑,有些自责。

“我...”扶桑还没来得及开口,就有侍卫在门口高声禀报。

“大王子,这里有一封交于您的信,不知是谁送来的。”

会有谁这时候送信过来呢?扶桑看了看帐外,“母妃,我去去就来。”

“去吧。”合察妃拍了拍扶桑的手。

“什么信?”扶桑看着帐外跪着的亲卫。

侍卫立刻把信呈了上去。

“混账东西!”信纸在扶桑的手中被震碎,夹杂着他的怒气,散落在一地。

“真是色胆包天!我这次非要废了他不可!”扶桑一挥手,“让所有亲卫军过来。”

“怎么了,扶桑。”合察妃在侍女的搀扶下走了出来,便看到一脸怒气的扶桑。

“没什么,母妃,我有事需要解决。”说罢,他大步向前走去,可是没走几步,又折了回来,神色凝重地看向合察妃,“您能不能借我一个侍女。”

、、、、、、、、、、、、、、、、、

就在月清歌神识越来越模糊之际,一阵尖锐的疼痛使她突然恢复了几分清明。

“狐狸?”她微睁着眼看着一口咬在她肩膀上的小狐狸。

随后她再一抬头,便看到了逐渐靠近自己的努尔。

疼痛可以让自己清醒吗?

她缓慢地提起匕首,用尽最后力气狠狠地将其刺入了大腿。

鲜血一下子涌出,而在这一瞬间,月清歌的眼神终于变得清明。

她一个翻身,远离了努尔,又快速地包扎了伤口。

“没用的,疼痛只能让你暂时恢复清醒。”迪娜冷笑,再次将笛子放在了唇边。

而这次的曲子与之前的都不一样,像是情人之间的絮语,缠绵悱恻,令人不由得妄动情丝,深陷其中。

月清歌顿时感到体内一阵火热,像是被灼烧一般,内力都提不起来。

“三王子您还不去吗?”巴图在旁边笑道,这首曲子连他听了都把持不住,只不过努尔不会武功没有内力,听这个倒是没有什么影响。

努尔看着月清歌,刚才差点被杀的阴影还在,只不过最后还是敌不过内心的欲望,他一步步地向着月清歌走去。

而就在这时,一阵清逸的萧声传来,若虚似幻,悠然空远,像苍山暮雪,秋山晚月,给人一种空寂澄明洗涤内心之感,

萧声一出现,几乎完全压制住了笛声,让月清歌压力骤减。

迪娜没想到居然有人能在音律上与她抗衡,使出浑身解数住反压住萧声,可是却没有什么用,反倒是她用功过急,内力不济,一口鲜血如雾花一样喷了出来。

“迪娜!”巴图大惊,赶紧上前扶住她。

努尔此时也被迪娜的变故吸引了目光去,浑然不觉目含杀机锁定着他的月清歌。

此时月清歌已经完全不受制于迪娜,手中的匕首绽开一朵银花,如一道闪电一般飞向努尔的胸口。

“啊。”努尔惨叫倒地,从他上衣里突然落出一个东西。

护心镜!

已经碎了,却保了他一命。

巴图反应过来,立刻站到了努尔面前。

月清歌冷笑,腰间软剑出鞘。

她的身法变了,如一抹盈盈月光,流水般无声地滑过,轻逸缥缈,追云逐月,有种不可追寻的空渺之感。

巴图捏住狼牙棒的手微微汗湿,他紧张地观察着月清歌的身法,这种速度,他根本攻击不到。

月清歌手中剑随着身法而舞,如月下飞雪,盈盈而落,虽是剑法,却无一丝剑气,倒是像仙子于月空下,飞雪中起舞,于轻柔飘逸之中有种不真切的美感。

逐月九式,落雪剑法。

“能死在这两种功法下,你足以自傲。”

语毕,杀机起。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三色堇三色堇恋爱小猫|古言国破城亡,女皇以身殉国,繁华一梦过后,一切本该烟消云散,却谁也没想到这正是另外一场浩劫的开端。季幽淋原本是个脸上长着奇怪胎记的小女孩,在二十一世纪过着自卑、胆怯的生活。没想到平静的日子忽然被打破,她穿越到了另外一个时空,成了沧云国一支后裔部落的命运之女,为了复国而四处奔走。 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菲菲木|古言他说,阿黎,待我荣登大宝,必十里红妆迎你入宫。 但他朝权稳固之时,不但灭她满族,还将她送给他人做妾。 赫连清绝,我若不死,必要你血债血偿! 不堪受辱,濒临死亡前赌下血海誓言! *** 再次醒来,她竟成了将军府嫡女,千方百计入宫,争得荣宠,为的就是他的命! 悬崖边,女子长发乱飞,红衣妖娆,魅惑众生的笑容下,是血肉入腹的滋滋声。 “为什么?”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尽没入腹的匕首,面色苍白如纸。 “因为,我要你陪葬!”苏家一百多口的性命,还有他…… 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后,她笑,风华绝代,入目里,却是他惊恐跌来的声音。 “阿黎——” 她身形一震,笑容在脸上碎裂开,震惊的看向他泣血的双眸。 你早就知道我是苏黎,对不对?所以才容我,纵我,宠我,对不对? 可是清绝,阿黎已经死了。人生没有第二次…… *** 再次归来,她已成当朝清王疼爱的宠妃,再见,她眉眼温润,往昔不在。 他声声唤她,“阿黎。” 她回过头来,笑容灿漫,“皇上认错人了吧。” 【简介无能,内容绝对精彩,大气磅礴的复仇重生文,喜欢的亲一定不要错过!】
  • 娇娘记娇娘记我是拂过|古言再一次睁开双眼,她重生了。 六岁时,意外获得一个空间。 从此,步上未知的路途... 【胡思乱想】
  • 娘子视财如命娘子视财如命依依能舍|古言只要是钱,通通要!! 只要是美男,通通要!! 她左手钱袋子,右手金算盘, 身后是一帮极品美男! 小小十岁女娃, 敛财敛色堪称一流! 人称江南第一钱袋子色女郎! 人见人嚎,鬼见鬼跳墙! 见他还有三分姿色,捡了勉强放进收藏, 没想到,脏兮兮的乞丐 洗干净了竟是天仙下凡! 嘿嘿,美男,美男,又能看来又能赚 但她却偏偏破天荒不让这极品佳人抛头露面, 养在家里吃闲饭! 既然是赔钱货,那就…… 那就对他上下其手,浑水摸鱼吃豆腐…… 、
  • 女帝在上:邪王,撩上瘾!女帝在上:邪王,撩上瘾!冷青城|古言一朝穿越,她从末世大佬成为贫瘠小国无恶不作,荒淫无度,心狠手辣的暴君,“寡人后宫男宠无数,风格多变,不缺你一个。”“可他们全部抵不上我一个。” “此话怎讲?”“本王有钱,有权,有势,只要你想,本王随时可以退位让贤。” “哦,我焰国虽小,但寡人亦是一国之君,你能给的,寡人全部都有,何须你让?”某邪王咬牙切齿,“你要的风格多变,本王全部都有。”本以为是个冷情冷心,长相一般的毒舌男子,不曾想某人摇身一变,妖孽美男,女装大佬,禁欲王爷,通通信手拈来。
  • 名门嫡女策:桃花撞了腰名门嫡女策:桃花撞了腰清浅溪葬|古言推荐新文文:《世家女》 他如莲,一池碧水才能衬得他高雅亭直。他似凌霄,步步为营璨于高处。但譬如高原陆地不生莲花,卑湿淤泥乃生此花,我不是竹蔓,配不得那一抹青衫,我也不是那牡丹富贵种子,能种入那宫阙深处。你当明白,天涯海角之处,九山云外之间,你在哪儿,我便在哪儿。我不求神仙眷侣般逍遥美景,亦不求华阙宸寰里桂殿兰宫,我只愿你一生安好,可以让我随着你,倾心微笑。 ——题记 木佳死了,因为梦见了自己的色狼小矮子变态上司把自己吃了。 木佳又活了,带着前生的记忆成了代郡木府三房嫡女——木灵语。 既然穿了,那么…… 我XXOO你大爷的,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可是,可是……为什么爷爷奶奶爹爹娘亲姑姑舅舅甚至老祖宗都打定了主意要她跟近亲结婚? 那会生出畸形儿的啊…… 还好,她还有十几年的时间,可以长大…… 【秦慕枫】 ——她哭了吗? ——是,很伤心,很难过。 ——她痛苦吗? ——你说呢? ——她……有什么打算吗? ——没有,她只是哭。 ——你去多多安慰她。 ——为什么你不去? ——我?你觉得可能么? 【慕容清】 ——语儿,你会后悔的。我慕容清,绝对会让你后悔的! ——你问我为什么?很简单,权力,才是握在手里,唯一的武器。 【秦慕杉】 ——你不需要这样做,你不欠我的,但若你这样做了,我到死都不会安心。 ——我知道你有多不舍,我也不舍。可是语儿,就算隔了千山万水,他依旧念着你,而你,又何尝不念着他。 【张端睿】 ——咱们算是臭味相投吧?反正你不嫌弃我风流多情的,我也勉强能接受你不守妇道。要不,咱们就将就将就,凑一对儿得了? ——语语,做哥哥的,很心疼。 【岑耀祖】 ——小表妹,喏,给你,纸鸢。 ——我是军人,当然要报效朝廷,征战沙场,说不准哪一天就死在那儿了,或许连尸骨都没留下。语语你说过,“死得其所”,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你要记得以我为傲,因为我为自己的理想,奉献了我的一生。 【尚崇文】 ——诗曰:窈窕淑女,君子……啊!你敲我作甚? ——书、呆、子!你能不能正常点儿说话? ——非也,这是圣人之言,子曰……你去哪儿? ——女子曰:干你屁事! 【慕容漓】 ——如果有困难,记得来找我。 ——我不会帮他,但也不会拉他的后腿。他是天生的王者,大兴的命运可能就在他的手上。木灵语,他为了胜利,牺牲了很多,你要体谅。 增加几个片段ORZ~~~ 【片段一】 木灵语从地上爬起,满不在乎地拍了拍衣摆,疑惑地瞅了那人一眼,颇为不满地说:“你又是谁?” “我?”那人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傲然地昂首,不屑地哼了声,惹得木灵语更是愤怒。 “问你话呢,装什么孙子!腻腻歪歪不搭理人。” 慕容清倒抽一口气,怒道:“你这丫头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口出污言秽语,这书院难道就由得你横行?!” “那是”,木灵语双手叉腰,得意地不行:“你是这书院新来的?难怪嘛,见了本小姐还不知道行礼作揖。”她傲慢的神态宛如开屏的孔雀:“告诉你,本小姐可是封龙首霸!” 【片段二】 浑身刺骨的凉意陡然传来,就好比隆冬里还浸在冰水中,那种蚀骨的冷激地木灵语双目圆睁。 “我不要!”她激动地朝前一步,也不管宸妃身边站着的几个虎视眈眈的健壮嬷嬷,就那么直直盯着宸妃,双手握地死紧,几乎能掐出血来。 “你是我姐姐,你可是我的姐姐!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 木灵词翘着小指拨茶盖的动作一滞,随即满不在乎地道:“本宫是为你好,王爷侧妃的身份何等珍贵,平常女儿家想都不敢想的好事落在你身上,你为何推拒?更遑论……那王爷对你可是有心思的。你,可别让姐姐难做。” 【片段三】 怀中的女子沉沉睡着,秦慕杉的手茫然伸出,想要触摸一下她凌乱的鬓角,终于还是缩回了手。 两个人衣衫不整,在这荷花池边抱成一团,这等情景,怕是再过不久就会有人来看到的吧。 秦慕杉苦涩一笑,又想起自己来不及知会的大哥,既觉得愧疚,又很是庆幸。 如果一切都要有人来承受,那么就由他来吧,让他守护着他在乎的人,让他在有生之年能好好地将这些人庇佑在他怀里。不管外面风雨如何,他总能替他们遮挡住一点阴霾,即使只是暂时的。 只是希望,那阳光能够来得快些,再快些。 “二……二少爷?!” 【片段四】 “你过来!”慕容清冷冷地盯着她,就像一只看准了猎物只等出手的豹子,浑身剑拔弩张的张扬之气源源不断地传来。那般的志在必得,却换来不过一丝浅笑。 “你都被封为蒂王了,也得偿所愿了,还有什么不满足?” “本王想要的,可不止这些。”慕容清眯起眼睛,再次问道:“本王刚才问的话,你还没回本王。” 木灵语看着这个变得毫无熟悉感的男人,有些恍惚。记忆里那个说她“猴子称霸王”的男人已经不再了,现在在她面前的,是伤得她彻底,欲要阻断她后路的蒂王。 蒂王啊,多可笑的一个称号…… “我没什么可答你的。王爷待在这儿,于王爷和民妇的名声都有碍,还请王爷移驾。”她那般坦然自若地站在他面前,没有了以前的跋扈灵透,却也不是他认识的她了。 慕容清阴恻恻地威胁她:“你莫忘了,还有个你在乎的人的命,我等着取。” 【片段五】 乡间小路坎坷,秦慕枫走得一掂一跛的,思绪不由自主地回到昨天晚上。 她在那么深的夜里,还在用砂纸磨着那根木杖,昏暗的烛光下,细细密密的汗水那么晶莹地滴落在拐杖上,她的神情却始终如一得专注。 他只是想起来倒杯水喝,却深深震撼在那一幕里无法自拔,最后他是怎么回的屋早已没了印象。 远处急匆匆地跑来一个纤细的身影,曾经圆润的女子现在何其清减,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跑。 木灵语喘着气停在秦慕枫面前,断断续续地说:“你……你去哪,哪儿了……” 秦慕枫忽然很想把她拥进怀里,不再想那段屈辱不堪的记忆,只和她慢慢走到地老天荒…… “小猴子……” 他只是低低唤了她一声,却让她浑身一震。 五十七天,整整五十七天,他终于肯说话了,终于肯跟她说话了…… “嗯……”木灵语眼眶微红:“你回来了?我们回家吧。” 【日更,一般为晚上更新。留言必回。】 另:推荐文文~ 怜小瑜的文文:《主母烟七七》 临纱窗的文文:《王牌逃妻》 《重生之叱咤风云》 风珂的文文: 《撒旦总裁的强宠》
  • 邪帝腹黑:王妃有点冷邪帝腹黑:王妃有点冷七鱼宝|古言初见,她神秘莫测,再见,她为复仇而来,机缘巧合成为他的妻。初见,他狼狈不堪,再见,他神秘强大,她助他守护家族。她说:你我不过是有名无实,不需要如此作假。我已帮你完一切,是否该放我离去。他说:你已经驻扎在我心里,对你何须作假。杜梦璃,你一日是我妻,今生今世便都是,想让我放开你,你休想。
  • 重生嫡女有空间重生嫡女有空间笑寒烟|古言新文《重生嫡女悍妻》已发,求支持~ 苏怀宁死了,又重生了,还意外得了一只空间灵,于是,她把苏家搞的乌烟瘴气,人仰马翻,把背叛她的渣男渣女往死里虐,渣爹继母来势汹汹,她一把香粉,就让继母来一个红杏出墙…… 某世子:宁宁,以后虐渣的事还是我来做,小心辣你眼睛。 某宁:霆哥哥,那个女人敢觊觎你,你去,把她打晕。
  • 少主,别乱来少主,别乱来锦影|古言本是富家之女,少主得力干将,生辰之日,情人的礼物——亲手送她上西天!苍天无眼! 得以重生,她却泪眼望天——为毛重生在仇人之家?还是个半路庶女! 群女陷害,父亲冷眼防备,嫡兄轻视敌视,阴谋环伺——既是亲人缘何处处无情,是原身太棒槌,还是身世太怪异? 她步步为营,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我自横刀向天笑——借汝女之身报吾之仇!爽! 拨开疑云,揭开原身的身世之迷,真相竟如此残忍——不如她自刎了去吧! 吃一堑长一智,不再动情,清冷主子却态度暧昧——那什么……我安歇,你随意! 哪里蹦出一只尊贵三皇子,孔雀开屏,绕身招摇——想开屏先把心端正了,再排队! 杀死她前世之身的情人跳出来说她像极心爱故人——废话,同一个人,能不像么?只不过,她该不该像他杀她一样,也让他死不瞑目,至死都不知她为何要杀他? 小剧场摘录: 月明风清,杀人不宜,山涧沐浴……呃,也不宜! ……. 她盯着深水处,露出的半个精壮身子,低咒一声:“倒霉!” 男人寒目闪过一丝笑意,正经问道:“男女袒露相见,是你以身相许,还是本少主以身相许?” 姜冬竹磨牙:“有区别么?” 某男点头:“你以身相许,不用带嫁妆,本少主以身相许,自带嫁妆!” 姜冬竹:“请问少主,你凭什么以身相许?” 某少主狂傲无比道:“武功天下无敌,琴棋书画精通,下得厨房,出得厅堂,当得人盾,暖得被窝,更重要的是嫁妆丰厚,无人能及!” 姜冬竹呛了两口水:“如此万能,要我做什么?” 某少主寒目一斜:“阴阳需调和!” 姜冬竹抹汗道:“主子在上,奴家惶恐……” 某少主风轻云淡:“既然惶恐,那么……你在上面,我不介意…...” 她泪奔:“……” 某少主:“还不谢主盛恩?”
  • 旺夫小农女旺夫小农女夜寒梓|古言什么叫旺夫,把傻子相公都能旺成万岁爷,就说服不服。 娘亲太包子,爹爹很快死,穷得叮当响,还赶巧捡了个傻相公。 包子娘亲没关系,好好调教还是女强人。 穷一点没关系,反正她会制香,还怕没钱赚? 捡来的相公傻乎乎,还是没关系,长得帅就成啊。 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还被皇上赐婚配了个傻相公,这又是什么鬼啦! 许如玥要跑要抗争,傻子相公却先她一步不见踪影…… 成亲那一日,她问他,“傻子,你不是死了吗?” 他轻轻拥住她,“我要是死了,谁来做你相公,嗯?” 1v1甜宠,男女主双洁,欢迎宝宝跳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