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96章 第二百零六

去了海边,失去了第一次的感动,还记得刚来这座城市吗?

聚餐聚餐聚餐,然后还是聚餐,平时这样吃多好。

吃了很多的餐,请客还是请客。

不在公司也能吃到那么多好吃的。

平时这样吃肯定不行。

丽丽:“明天我们就要离开这个家了”

在宿舍里三个人抱住。

怡然:“希望能记一辈子”

王萍:“好,一辈子”

丽丽:“有点像毕业季”

三人分开。

王萍:“别说了,要哭了”

怡然:“喝点酒吧,这个气氛”

丽丽:“来,这个是那天的酒,还有,喝完一起回房间睡觉吧”

王萍:“又要搞那一套,玩谁先走吗”

丽丽:“什么玩不玩,难道这还用玩吗?我第一个,你第二个,怡然最后一个”

王萍:“你不是还得回来吗?”

丽丽:“实际上我是最后一个,不过没有关系,有联系就好”

三人在一起喝了一点酒回去睡觉了。

怡然就喝一点点,喝的大部分都是饮料。

躺在床上,有一点舍不得,他们两个是如何想的呢?

睡觉吧,跟胡鹏约好了,明天要一起回家的。

胡鹏在宿舍里,也不管了,反正明天离开宿舍了,今天进去胡咧咧的房间,没有什么东西。

跟房东说了再见。

不知道胡咧咧到哪里去了。

在房间里睡觉,明天跟怡然回家。

进入深夜了,黑色的天空,没有了光,黑色也是光,黑色为什么算光,反正你也是光。

还记得那座山吗?现在胡鹏和怡然在屋里。

怡然:“原来奶奶说的老板娘是这个”

胡鹏:“什么老板娘”

怡然:“没事,你饭做了吗”

胡鹏:“做好了”

怡然:“今天不是高林他们过来吗?你给挑一条好鱼”

胡鹏:“我养的鱼都是好的”

怡然:“你是真飘了,还记得李青她们过来吗,尴尬”

胡鹏:“那不一样,那是饭不够了,不知道那天我们都特别能吃”

怡然:“那是饭煮少了,你说搞笑吧,饭还能煮少”

胡鹏:“这种事就偶尔一次”

怡然:“幸好孩子没长大,要不然还不得笑死,吃饭饭没了”

胡鹏:“下次不会再有了”

怡然还记得我们那时候咋回来的吗?

胡鹏:“还不是你一定要买车”

第二天俩人带着行李离开。

怡然:“你赚了多少钱”

胡鹏:“都在卡里了”

怡然:“你还真自觉”

胡鹏:“应该这样”

俩人上车来到家里的高铁站。

没有回家,去了李青哪里,从哪里怡然开了一辆车回家。

胡鹏:“这是买的吗?”

怡然:“这你就别管了”

胡鹏在副驾驶坐位上啥都不说,啥都不能说,不会开车,她做主我放心。

好多人不会选择职业,读书不太好,家里没有关系又没有背景的,希望你能选择能够娶到老婆的职业。

如何去找这个职业呢?那就自己想点办法,没有啥技能,也没有学历,也没有工作经历,你总不能一上来就要应聘经理吧。

一个19岁的少年去应聘经理,有可能吗?你这样做过吗?关键没有学历,也没有特长,你说他们会入取吗?

有可能入取,反正现在好多经理和老板。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复兴之路复兴之路wanglong|现实二十五年前,临近高考的几个学子因酒后冲突导致命案发生,人生轨迹因此而改变。二十五年后再次相会,前程、财富、亲情、友情、爱情,炙烤出人性的黑暗与光明。 日出日落,天道永恒。 QQ群136803444
  • 季尾季尾霜华月明|现实【长记给梦,这一篇给你。】 * 保持爱一个人的心情,在于学会控制失望。 他们曾经默默地擦肩而过,又以各自的形态走到一起。
  • 神级农民神级农民陶易|现实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大学生,刚工作没两年,得到了一个足以改变整个世界的超级生物球之后的故事! 美丽人生开了个书友群。。。19332955.喜欢的可以进吧。。。
  • 高铁群侠传高铁群侠传高铁侠客|现实饱尝酸甜苦辣,历经生死造化,走出国门靠谁?中国高铁群侠
  • 任凭风吹叶摇任凭风吹叶摇孙敏|现实刚大学毕业的陆北北搬到了租住的房子,隔壁住的是一位做漫画编辑的19岁少女,这是发生在两个人之间的一场海啸,也是一次没有返程的成长,关于友情,关于爱情,关于选择,关于追寻。
  • 心灵延续心灵延续儿时小板凳|现实心理者,需内心强悍,先炼己,后助人,方可称为心理者。 然人心变换只是瞬息,本就不可掌控,为此心理只为无限探索人之心灵。
  • 传宗接代传宗接代下岗女工|现实七十年代初期,一个重男轻女的父亲让侄子顶替了大女儿进城的机会,他畅想着在城里为家族传宗接代。然而留在乡下的大女儿因骗婚被逼而亡,妻子救女心切失足落水命归黄泉……多年后,他又在儿子和侄子及女儿的孩子身上寄托着无限希望……
  • 靛草青靛草蓝靛草青靛草蓝何存中|现实外婆牵着我的手,让我进入这个故事。这个古老而又悲怆的故事,对于那时幼小的我来说,只有从它的结果进入。因为只有它在我的心中完全成熟了,我才能将它完整地讲出来,而这个成熟过程需要五十余年,半个多世纪的时间,孕含着我对生命的体验和思索。现在,在我记忆里,我描述的是巴水河边的九月重阳。
  • 传宗接代传宗接代下岗女工|现实七十年代初期,一个重男轻女的父亲让侄子顶替了大女儿进城的机会,他畅想着在城里为家族传宗接代。然而留在乡下的大女儿因骗婚被逼而亡,妻子救女心切失足落水命归黄泉……多年后,他又在儿子和侄子及女儿的孩子身上寄托着无限希望……
  • 昙花壹现昙花壹现犹鱼|现实一现遇春风,睁眼观众生。 众生皆糊涂,谁不在其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昙花一现》,带你走进一个精神病人的精神世界,了解他的过去,现在,未来。 了解他精神世界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了解一个80后理想与现实之间迷茫与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