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59章 啥都有毒

又僵持了一会儿,小包子看了几眼这丫鬟,就懒得再看,竟是半分兴趣都没有,还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闹得那丫鬟脸面一红。

“把平哥儿放在她怀里。”世子夫人突然开口道,她的声音依旧沙哑,像是在沙漠之中干渴了许久的旅人。

她对草枝多看了几眼,这丫鬟怕是野路子出身,连这么点眼力劲都没有。

草枝听到这话,连忙回头去看茌好。

茌好对她点了点头,让她把小包子放在那丫鬟的怀里试试。

她可不觉得小包子会喜欢这个丫鬟。

这小家伙应该和她一样,对人的情绪有些敏感,肯定能感觉到那丫鬟的不对劲之处。

实际上,她也说不上哪儿不对劲。

感觉这个丫鬟并没有什么恶意,但是,却有一种难受的感觉,就像是她做饭的时候,做到一半突然掉下了一个苍蝇在锅里。

果然不出她所料,小包子一看自己被草枝放进那个丫鬟的怀里,顿时挣扎不已。

他紧紧抓着草枝的衣袖,发出咿呀声,仿佛是在控诉。

“咦?”王氏老夫人发出惊奇的声音,“平哥儿竟然真不喜欢这丫鬟?”

“那是当然。”茌好颔首。

这个丫鬟身上怪怪的,小包子会喜欢她才有问题呢。

两人说话间,那丫鬟呆愣愣地站在那里好一会儿,面上神色变换,突然开口道:“奴婢不服。”

“张氏,你选的这人还是有些问题呀。”王氏老夫人顿时拉下脸,冷冷地给世子夫人甩了一个脸色。

世子夫人面色不改,脸色依旧苍白,眼神死气沉沉的。

就算王氏老夫人这般语气说话,她也没有反驳,而是冷漠地问那丫鬟,“你有什么可不服的?”

她的声音冷冷的,没有起伏。

看来我的确是疏忽了,竟然没发现这丫头是个心大的。

若真是个好的忠心的,哪儿敢这么说话?可见是心里存了花花心思,自命不凡的主儿。

“奴婢才第一次见到小少爷,她认生,不喜欢奴婢也是正常的。但凡让奴婢伺候他一段时间,他适应了,肯定会喜欢奴婢的。”那丫鬟镇定地说。

这样的表现让茌好都忍不住侧目,这丫鬟胆子还挺大。

“这你就错了,平哥儿可不认生。只要抱他的人不是他不喜欢的,他都不会拒绝。”

“奴婢不信,若是不认生,为何连奴婢抱他一下都不成?奴婢才第一次见到小少爷,他又怎么会讨厌奴婢?”那丫鬟是个固执的。

她自恃于是世子夫人派来照顾小包子的,说话的时候也带了一些理直气壮。

然而,她却没有注意到,她当做靠山的世子夫人,看她的眼神已经有些冷了。

“你难道不知道,小孩子的心思最是纯净,能够感觉到别人无法感觉到的东西吗?”茌好撇嘴。

那丫鬟还待分辨,威武候开口一锤定音,“既然茌丫头说这丫鬟不好,那就换一个好了。我们侯府不缺丫鬟。”

王氏老夫人也很赞成,点着头说:“这丫鬟看着就不是个稳重的,换一个也好。”

说到此,她瞥了一眼世子夫人,轻声说了一句:“张氏,亮儿据留下这么一个根儿,你还是长点儿心吧。”

这话落在世子夫人的心间,震耳发聩,让她几乎要浑身颤抖。

她紧紧地抠着自己的手,才克制住这种颤抖的欲望。

是啊,这是亮儿剩下的唯一的孩子,她怎么只顾着能沉浸在痛苦之中呢?

明儿已经结婚生子,若是她再不尽心照顾着孩子,又有谁能照顾他呢?

她心中顿时各种情绪混作一团,像是被打翻了的调料罐。

悲痛,懊悔,纠结……

“带下去吧。”说话的时候,她已经又是那个端庄的世子夫人了。

即使头发有些斑白,即使眼神有些沧桑,但是她的精气神又在霎那间回来了。

她要好好活着,活得长长久久的,要看着平哥儿平平安安长大。

要将害了亮儿的仇人找到,将他们千刀万剐。

她要好好活着,要看着明儿继承威武侯府。

自己的夫君那么不靠谱,生了那么多孩子。万一再有那野心勃勃的人再害了明儿,她就算是死也不会瞑目的!

见到儿媳妇的精神好了许多,王氏老夫人不着痕迹地松了一口气。

她虽有些迁怒于儿媳妇,但是也知道,儿媳妇当初的确是为了亮儿好。

亮儿出事也是路上遇到了坏人,才一家子遭了难。

她活了这么大把年纪,早就看明白了,人活着,该你死了,就算是坐在家里面都能被水呛死。不该死的,就算是被人用刀捅了心脏都死不了。

“你觉得其他几个人如何呢?”威武候问。

“还可以,只是这些奶妈的奶我得尝一尝才知道。”茌好不知道客气为何物,直截了当地开口。

威武候便对世子夫人使了一个眼色。

世子夫人点头,对四个奶妈道:“你们去挤了奶来,给茌小姐尝一尝。”

奶妈尽管心有不愿,却急忙应诺。

刚刚这位小姐说了一句话,就让一个丫鬟被撤了,她们有些怕自己也被她一句话定了命运。

没一会儿,几人就挤好了奶,用小碗装着端出来。

进去监督她们挤奶的是世子夫人的丫鬟。

她把奶都按照奶妈站的顺序一一放好了,才端给茌好的。

茌好也不忌讳,在众目睽睽之下每一碗尝了一口。

“这个和这个不能要。”她眼神盯着威武候,点了点第一个和第四个。

威武候顿时意会。

这意思是,奶里面有毒。

他的心越发寒冷。

儿媳妇张氏是大姓之女,对于内宅的掌控十分严格,各方面都有规矩。

几十年来,一旦后宅出现下毒之类的阴毒手段,张氏就会雷厉风行,严惩犯规之人。

而且,张氏后来就算是对箜儿失望以后,也仍旧做好了她的本职工作,是一个完美的世家大妇。

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之下,竟然还有人能够在侯府内不知不觉下毒。

他能想到的人,只有一人。

威武候心知,我的权势终究是大了,竟然让圣上都对我有忌惮了。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金姝金姝杯酌清风|古言穿越到灰姑娘身上的南宫塘,没想到自己居然是披着灰姑凉外衣的国公府嫡女。 她想着,凭借上天开的这个挂,她要好好准备逆袭了。 没想到更大的挂却是,谈情说爱的就把江山取了。
  • 大仙帮我来种田大仙帮我来种田流水萤火|古言宅斗?还没开始就牺牲了。 种田吧,又跑偏了,来到了江湖,武侠流也是可以接受的。 可是老天爷你送我空间,又送我去宫斗,到底你要让我走个什么路线? 你这么任性,吃瓜群众们都知道吗? 不管哪种,流萤知道,在这浩瀚宇宙中,人的生命就犹如萤火一般,转瞬即失。 既是如此,那就好好的活在当下吧。
  • 倾世毒医倾世毒医逆风顾影|古言生来就是上一代恩怨的牺牲品,过着被死神追赶的日子,所以,水玉烟极度任性!也因此她性情淡薄疏离,相信无情不似多情苦。偏偏出现了个仓行云,愿将行云付流水。他打破了她的藩篱,为她卷入是非,甚至不惜放弃一切!偏偏她就动了心。
  • 相爷您的医妻有点毒相爷您的医妻有点毒风吹九月|古言一个医女成为一代医圣,和六国权相携手一生的风华之路。 ************** 她是流落在外十六年的丞相嫡女宋晚致,再次回归,却被堵在城门口三天而不得入。 ——我家夫人说了,什么嫡女,连老子娘都死了千八百年了,还敢上前攀亲戚?就她那没见识的样,便是我们丞相府中最下等的丫头也比她好些。不过她想要进丞相府给我家夫人洗脚,倒是可以求着夫人试试。 结果,丞相夫人被扇了一巴掌之后,亲自为她擦拭着轿子说——大小姐,请。 回归丞相府,一只玉手挑动掩藏在皇权深处的处处风波,暗地医术生杀在手。 一国太子,权贵世子,少年将军,一个个男人凑上前来,心思叵测,只为娶她。 结果,她转身嫁了回家途中遇见的一个种田农夫。 ——这便是我的夫君,请问诸位还有什么想说的? 太子:瞎眼了! 世子:没见识! 将军:走着瞧! 然而那位农夫却只一心待她,将她如珠似宝的捧在手里,不理会众人嘲讽,安然自在。 直到有一天,一位神秘男子突然到来,对他说:“你算什么人,不过是一个最下贱的农夫而已。你以为你护得了她?你以为你看到的她就是真正的她吗?她早就嫁了人,还为了一个人,灭了一座城,绝非表面那样温雅柔和,而是杀伐果断,狠辣无双,被无数人敬仰的天下凤凰。这样的女子,你配得?” 农夫微微一笑:“在下不管她曾经是谁,曾经是谁的妻子,只要她还在我身边,我便让她百岁安康。她灭一座城,我救一座城。她覆一个国,我便还这天下一个太平盛世。她的双手若有鲜血,我给她悉数洗清。” 神秘男子:你到底是谁?! 当真正的面纱揭开,谁都不知道,这位最平常的男人,竟然是传说中六国权相——苏梦忱! 十五岁,他让陈国换皇权。 十六岁,他替梁国定江山。 十七岁,他使宋国灭赵国。 十八岁,他将三国免战争。 四年风云,三年蛰伏,再次出现,他携着她手,一同平天下。 素手起,她一根银针救黎民百姓于水火。 广袖拂,他一指乾坤定天下太平于战乱。 且将这一碗红豆慢慢熬成汤,待这一生一世为你相思成疾,许一场地老天荒,共一次相濡以沫,可好? *************** 男主VS女主 1, “公子是农夫?” “……是。” “姑娘是厨娘?” “……是。” ——待将天下事了,我为你种田可好? ——待将病人医罢,我为你做饭可好? 2,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法门何在? ——汝愿进? 愿剃一生无忧发,铺就相思门前红尘路; 愿卸一身富贵衣,洗尽相思门前菩提树; 愿行一世荆棘道,得见相思门前三生石。
  • 凤御凰,霸道帝君一宠到底凤御凰,霸道帝君一宠到底莫颜汐|古言她是藏雪楼的主人,前朝流落民间的小公主,她不思报复,不想复|国,只想挣多多的黄金珍宝、富贵一生。 藏雪楼里只卖一种酒,名“焰火”。 藏雪楼还做一桩生意,行骗。 相传,有一江湖高手抛妻弃子,她让那人在大雪天luo奔,成为京中一大笑谈。 相传,有一名扬天下的贵公子得罪了对手,她让那人亲手在城墙上写下某某是蠢货几个大字。 相传,她胆大妄为整上了那个人,那个人亲手摘下她的绚羽面具,带着她一同沦陷进了那场飘得漫天都是莹白的焰火雨里…… ***** 他爱她,倾尽天下去宠她。 她爱他,天涯海角追随他。 她是火,敢去点燃那人的心,哪怕世人不容。 他是海,敢去容纳她的一切,哪怕树敌天下。 其实他从看她呱呱坠地,从她第一次撞入他的怀中,就一直一直地在等她长大,等她嫁他。 ******【狗血小剧场】***** 某日骄阳胜火,二人狭路相逢。 某小美人: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钱。 某男:哪有树?你这里所有的树都被我砍回去做成了榻,随便你东边滚到西边,怎么也滚不出我的掌心。 某小美人:你敢要点脸吗? 某男:脸有什么用?除了让你亲亲,别的用处没有。你若不亲了,这脸不要也罢了。 某小美人:来来,我赏你一个亲亲。 某男厚脸皮凑上来,一个粉团团玉软软的小妞妞被她举到他的眼前,响亮亮地喊了声:伯伯……
  • 重生至尊皇后重生至尊皇后茗跃|古言她胆小怯懦,处处忍让,讨好求全,却家破人亡,凄惨含恨而终,重生,她小心潜藏,步步为营,杀伐果断,求得真爱,终成人人敬畏的至尊皇后。 对其前世之夫玉宸风,她温柔的笑着问,“秦王,我用三千杀手回你三千死士之礼,你觉得怎样?” “你果然是喜欢我,不然怎么会为了不相干的人,这样对我。” “自作多情!” 而对身为帝王却身中奇毒,一直默默的守护她的玉宸轩,她傲然的说,“我的丈夫只能有我一人,是一生的承诺。” 他疼她入骨,拥她入怀,“聘为妻,一人足以!”
  • 一品傲娇妃:腹黑王爷请小心一品傲娇妃:腹黑王爷请小心有时花开|古言她是克父克母的顾妍熙。 他是克妻嗜血的慕容流云。 当顾妍熙遇到慕容流云, “顾妍熙,你别得意,本王没有那么好敷衍。” “慕容流云你千万不要手下留情,我一定奉陪到底。” 当傲娇王妃遇到风流王爷。 “鬼混也要找个好借口,慕容流云,你弄回来这样的货色,岂不是打我的脸。” “顾妍熙,本王就是要带回来这样丑陋不堪的,不打你的脸,本王就不是慕容流云。” 加群311171901,敲门砖书中任意人名。
  • 小鱼跃农门小鱼跃农门一树樱桃|古言穿越而来的小鱼姑娘种田吃饭打渣渣的幸福生活。小鱼的伟大理想:跟你们说,我要好多好多田,好多好多钱,我要当大齐最富有的地主婆!
  • 杀手皇后杀手皇后幻幻|古言人是他捡的,名是他赐的,宠是他许的,想逃?他准了吗!她敬他爱他,杀孽、报应她从不看在眼里,她厌了够了想逃了,他却对她说我不许!等对方都受尽折磨,妥协的还是他,他给她她想要的一切,他终于给她自由,可是她还是逃不掉了,这个至高无上的王阿,终究还是她的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倾世医尊之妖娆九小姐倾世医尊之妖娆九小姐靴靴|古言穿越到异世界,杀手女医变妖娆医妃。 难道脸上有胎记就活该被欺负?难道没娘亲就活该去替婚?刚出世就被封印,结巴丑女天生残障。上一世,她双手握枪;这一世,她狠辣复仇,终要让这天下负她之人得到惩戒。 “主子,有人出了高价买你人头。” “是谁?” “是,是王妃。” “那我自己送过去吧,就不要让她破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