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2章 番外 安家灭门惨案因果

“蠢!愚蠢至极……”

一句训斥的话未完,嗓音早已沙哑:“你知不知道保护别人的前提,是要把自己保护好……我没教过你吗?”

她的眼睛似是看着他,若是以往,她一定疑惑的看着他,等着他告诉她答案,可现在那双眸子里没有光亮,早失了生机……

颤抖着的手轻轻拂过她的眼,那双眼终于闭合,闭上了眼睛后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安详,好似刚才并没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唯有伤口的不曾冷却血却还在溢出,染红他的手,沁湿了他的喜袍;白玄笙定定看着她半晌才似哭似笑问:“怎么就那么笃定我是喜欢你的啊?”

以前,他一直盼着她知道他对她的喜欢,如今,他却宁愿她从不知道过……

“是啊阿葵,我口是心非……”

“我喜欢你,我真的好喜欢你,从看到你的第一眼,到现在…都喜欢好久了……”他的手轻轻抚过她逐渐褪去温度的脸:“现在晓得了我喜欢你,可你晓得我有多喜欢你么……”

他含着眼泪微笑,轻轻附耳:“我见过世间最壮丽的山川,不及你,也见过最美的云海,不及你,我今生所有见过的日月星辰,皆不如你。”

“所以,知道我有多喜欢你了吗?”他笑着,泪水却一滴滴滴落在她冰冷的脸颊之上。

“你听一听啊……”

可怀中的那个人安安静静的,再开不了口回答他一句话,也做不出一个细微的表情。

他此时从大脑空白中缓缓回过神,好像明白了,她真的没有气息了。

脸上最后一丝强撑的微笑慢慢褪去,手足无措的看着她的伤口以及她的鲜血流处,鲜血流淌的尽头他看到的是滴血的剑锋,目光却遽然冷冽。

顺着滴血的剑锋一路看上去,看到的是安崇岳执着那把冷剑,剑锋至剑柄,都沾满了血……

目光直直看着执剑的人,手上却轻柔的把千葵从怀里放下。

踉跄了两步站起身来,不急不缓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安崇岳面前。

白玄笙盯了他半晌,又低头看着他手中的长剑,正当安崇岳被盯得不自在,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他却一脸鄙夷的转过身去。

他重新回到千葵的身边,将千葵从那血泊中抱起,他扯断了房梁上象征喜庆的红绸,将她轻置在红绸之上,每一个动作都极为小心,就像她只是睡着了,一个不小心就会将她吵醒般。

起身时,她的血已然将他的衣袖浸得湿淋淋的,滴下一滴滴血珠,他看着她的模样轻轻笑了,眼里的光彩是这世间最温和的。

众人还没反应过了,咚咚咚的声音响起,众人才发现有三人的头颅滚了下来,鲜血染红了地面。

惊恐尖叫之余,众人看着白玄笙不知何时早已站起身,也不知何时夺了边上弟子的长剑,且一剑杀了三人。

安然吓得腿一软,幸得扶住了满是喜物的桌子才没使其摔倒,可这动静却让白扬将目光尽数放在她的身上。

目光只剩下嗜血的恨意,他走向她,想着,既然千葵都死了,那这世间谁还不能杀呢?

思索着,手里的长剑抬起指准了她:“你怕什么?”

他的话落,不等她回答,他便一剑穿透她的肩胛骨:“怎么?你会痛啊?”

面对眼前人的痛呼,他咬牙切齿的继续道:“我将她放在心尖上,从不忍伤她一分,那时她若落一滴泪,我都会随着难过万分,她受一丝外伤,我也会自责不已,我这样拿命去疼惜的人,就这么被你们一剑……随意就给杀了?”

利剑毫不留情的拔出,血溅在地面,一袭红衣下,负伤的安然显得梨花带雨可怜至极,可同样一身喜服的白扬却眼神狠厉,无半分怜色:“谁给你们的胆子?”

话音落下,一剑又迅速贯穿了右肩,向来娇弱的安然怎受得了这般折磨,早已不清神智,浑身都被痛意填满,顺着墙面便倒在了地面上。

看着倒在地上痛到五官扭曲的安然,白玄笙笑了,没有半丝怜悯:“我会一刀一刀将你碎尸万段来祭奠她;在这之前,你最好亲眼看着你所有的亲人,看他们是怎么死的,怎样丑陋的趴在地上哀嚎求饶。”

“不要……”见着白扬的笑意和说出来的恶毒之言,安然却只能只能迷迷糊糊的乞求着,可并没人理会她卑微的乞求。

长剑瞬间转锋对向满堂宾客。

冷眸环视一周,惊慌的有,四处逃窜亦有,他眼眸早已通红,早已忘记在场是否有无辜者,只觉得在场所有人都该死,该去为他心上人陪葬!包括他自己。

“四年前黄泉渡的人重伤了她,我记得那日我是将他们杀尽了的。”

“哪怕付出同归于尽的代价,只因他们伤了她……”话落他嗤笑一声:“而你们……将她杀了。”

他的长剑对准了执著长剑的安崇岳,长剑上面滴着血,刺痛了他的眼睛,流了这么多血,她走前该有多疼啊?

他狠狠的瞪着他,眼眶通红,青筋暴起:“我说过,谁若伤她,我便要他用命来偿。”

“……既然她都已经死了,你们今天便全部给她陪葬吧。”

“且慢!”紧闭的大门被人狠狠推开,发出吱吱呀呀的沉闷声,众人皆看向了大门,进门的人着一身水墨衣衫,披散长发垂下,恍若仙人临世一般。

众人心中松了一口气,虽说不知对方是谁,却有了一种自己不会被屠戮的信心。

当看到喜堂一片寂静时,那人如玉般的脸瞬间阴沉了下去。

满地的鲜血,以及失去理智的新郎官,徐信还是晚来了一步。

“玄笙……”徐信看着红了眼的白扬,轻声唤了他的名字,闻言白扬看向他,可目光转在他身上后仍然狠厉,半分不减;他一字一句轻轻开口,加上那手上和溅在脸上的鲜血,衬得他恍若地狱的修罗:“你来拦我?”

“你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吗?”徐信大惊,声音难免也大了几声:“你现在还清醒吗?!”

“你在觉得我不清醒?”白扬带了些许疑惑,问后却不待他回答便仰天大笑一声,像是之前听了天大的笑话一般看向他,宛如魔鬼:“我现在清醒得很!我清楚的晓得阿葵被他们杀了,所以我现在要他们全部陪葬。”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他指了指那边的尸体:“我哪里不清醒了?”

“你已经快走火入魔了知不知道!”徐信怒道:“阿葵死了,你再做这些没有意义!”

“那又如何!”徐信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白扬厉声打断,他红着眸子狠狠瞪着他:“我只要杀了他们报仇,我哪管这有没有意义?”

“我现在要他们全都去死!”

“你要敢拦我,我也不介意先废了你!”说完他竟直直将那把长剑对准了徐信,徐信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他从没有料到白扬有朝一日会把自己的剑锋对准自己……

这是走火入魔的征兆,他若不拦他,这个世间将再无白玄笙立足之地。

“徐信啊,你不要以为我念在师兄弟一场,就不敢……”白扬红着双眸,眼里无往日半日温和模样,那把长剑指准他的心房,面前的人面目狰狞:“其实你也该死不是吗?你明明不喜欢她,也知道她喜欢你,可你还是要去招惹她……”

他的泪顺着充斥着血丝的眼里滚落出来:“她死了。徐信,她被他们杀死了……”

“一剑穿心……她甚至来不及,来不及听我说完我要说的话,来不及……再多看我一眼。”白玄笙自嘲的笑了笑:“她明明是那样盼着我恢复记忆后好好看看她的,看看她这几年……有没有什么变化……是不是变得更好看了……”

“玄笙……”徐信也知白玄笙当初是有些怨他出现的,不然……又何必错过这么些时光呢?而如今,他明知道千葵执念之深;明知她痴她妄,却还是大意了。

他不知道千葵死去会不会也带走白扬的良知与善;他认识他许久了,许是少年境遇所致,他眼眸都是那样漠然,哪怕是杀人,哪怕对着任何人的时候。

记忆中自打灵渡把他救出来便不像一个开朗的少年,行事也没有了所谓的正邪之分,一切全凭借自己喜恶……是他把他绑上庭雁山,他怕他误入歧途……

可白玄笙一直都是一个游走在善恶边缘的人啊……

此时那双眼里,却只有冷漠和杀意了。

他才发现自己一直都小看了白扬对千葵的感情。

原是……如此之深么?

这几年来他曾一直劝千葵,让她不要依靠白扬而活,他曾以为千葵依赖白扬支撑着自己,如今,他却已经分不清,到底是谁在支撑着谁了……

“徐信……”白扬似是不如刚才疯狂,可眼里的杀意却半分不减:“对不起,谢谢你帮我照顾她这么久……”

“你不要来插手这件事。”说完白扬迅速将剑锋一转,便向安崇岳刺去,犹如鬼魅一般屠尽挡在安崇岳面前数十名弟子,便直直一刀向他劈去,尽管安崇岳武力高深,却也敌不过如此癫狂的白扬。

安崇岳的长剑掉落在地面,白扬执剑自半空劈下,鲜血溅红了白扬的脸,定晴一看,一袭白衣的徐信双手握紧剑身,可之前白扬那一剑是起了必杀之心,所以剑刃还是生生劈在了徐信肩上,替安崇岳挡了这致命的一剑。

“冥顽不灵!”

白扬显然怒了,直接抬手将剑从他肩中血肉里蓦然拔出,血顺着剑身挥洒出来,徐信捂住右肩跪倒在地面上,苍白了脸色。

徐信抬头看着面前的白扬,厉声道:“我是你的师兄,决不能眼睁睁看你犯下这个错,更不愿今日过后你被全江湖追杀,白玄笙?你现在清醒些了吗?”

“呵!”白扬冷笑,长剑直直指准了徐信的左肩,冷笑到:“我倒后悔刚才没将你废了,真是碍手碍脚。”

“好!”徐信吃力站起身,对着白扬怒吼道:“不如你干脆现在直接杀了我!你看看这是不是就是阿葵要的结果!”

面前人闻言一震,眼里瞬间被悲伤填满;徐信近身继续怒道:“白玄笙,你看着我的眼睛,好好看看你现在的模样!”

“阿葵拼上命给你解蛊,就是为了看着我们自相残杀?看你怎么一步步罪孽缠身,变成杀人不眨眼的妖怪吗!”徐信进一步逼问:“这就是她用命去换,想看到的结果吗?!”

“玄笙?”见他不似刚才疯魔情形,徐信吃力将手搭在他的肩上,充盈泪光的眼直直看着那双通红的眸子:“你我明明都是知道的啊……”

“可是……”他抬头看他,一滴泪混着脸上的血迹流下,此时他更像一个手足无措的孩子:“我救不活她了。”

见他似是心情平复许多,徐信只能缓慢引导着他,教他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一般:“那你带她回家吧,阿葵一直都在等你去接她回家。”

闻言白玄笙转身,看着那个人儿,想走过去,脚下却踉跄了一步,安崇岳见状,一掌向徐信袭去,未曾留意的徐信被一掌击中,痛的没法起身,安崇岳举起长剑对身后的弟子发号施令:“杀了他。”

人群一拥而上,徐信已来不及阻止,那个红衣人突然转身,一剑划过,直接割断了冲在前面那几个弟子的喉咙。

安崇岳显然有被震慑到,但还是硬着头皮朝白玄笙围上去:“快上!”

白玄笙用内力将一个弟子吸在他手中,只轻轻一声咔嚓,那人便没了气息。

他慢慢举起长剑,已然淬满了鲜红,笑的越发癫狂:“那都去死吧。”

狂风猎猎,整个安家安静的近乎诡异,厅堂外遍地撕碎的红绸,残肢,人头,宛如人间炼狱,徐信伏在地上泪流不止,终究没阻止得了,还是发生了……

“徐公子……救我……”不远处安崇岳朝他求救,别说徐信被他打伤救不了,就是徐信现在没有伤,安崇岳也活不了。

确实话音一落,白玄笙提着剑终于走到重伤的他面前,眼看他提剑……

“玄笙!”可是没能阻止他,白玄笙甚至没有停过哪怕一刹那,就将安崇岳的头切了下来,如同千葵一样,死不瞑目。

白玄笙不解气,还用脚踢翻他的身子,照着他当时刺死千葵一般,丢出剑狠狠刺进他的心脏,一具无头尸定钉了墙上。

还不忘像徐信递了一个眼神,满眼写着:你能奈我何?徐信闭眼不再言语。

白玄笙转而闭眼,深深舒了一口气,似是无比轻松,走上台阶,扯下一块长长的红绸,擦拭着手上了血。

这些人的脏血,不配……他随手往后一扔,红绸散开,将那些不堪肮脏一并遮下。

抱起千葵,白玄笙又开始喃喃:“我错了阿葵,我要是早一点杀光他们,你应该就不会死了……”

他微微一笑,像做出以往那般温和的笑,却好像再也无法那样笑出来了,强行想笑却比哭出来还难看,最后索性不笑了,将她抱在怀里起身,轻声道:“我们回家吧。”

他眼睛只看着她,可脚下却避开每一具尸首,在门口的时候他停了停,转身看了徐信一眼。

“还能走吗?”半晌,徐信听到他开口,熟悉又陌生。

最后还是艰难爬起身子,他看了看安崇岳,瞬间悲从心来,却又觉得可笑,他们若不起杀了白玄笙永绝后患这个念头。又怎么会?至少,不会死在走火入魔的白玄笙手里。

说到底,倒是他们逼得白玄笙走火入魔,却又自食恶果。

灵渡的黄泉渡也不知是易云不愿过早告诉他,还是黄泉渡消息传达太慢,等他赶到时,安家几乎死干净了。

一个手下却告知他还有活口,新娘子装扮,灵渡笑了:“带回黄泉渡,我要活的。”

“是!”

离去时,他看着被钉在墙上的人,想必也知道发生了什么,袖间拿出一枚刻着彼岸花的暗器,钉在了被血迹染红的木门上。

“这样的灭门方式,还是更像我们黄泉渡吧?”

易云在他身后轻轻低头说了一声“是!”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彪悍俏媳山里汉彪悍俏媳山里汉南流风|古言(包月免费)山沟沟里最穷的萧家花了所有积蓄买了个满脸疮疤、又黑又瘦的哑巴媳妇,被耻笑为十里八乡第一丑媳。丑媳妇还受不住穷,逃跑落入恶人手里,给活活打死了。 再次睁眼,当黑瘦的身体拥有杀手的灵魂,治好满脸疮疤,晒黑的皮肤日渐白皙,哑巴居然还会说话了,成了最漂亮的媳妇儿。村里人都说萧家不祥,避之唯恐不及。 相公家穷得叮当响不说,家徒四壁,负担那个重啊,好在山里汉子宠妻无度。媳妇儿带领相公赚钱,买田买地,辛勤播种,养儿育女,靠着汗水智慧发家致富。(本书1V1,男女主身心干净) 另外,力荐我的完结文《娇妻萌宝超大牌》《杀手弃妃毒逆天》。新书《重生娇妻逆袭了》即将完结,亲们去看看哦。
  • 悍妃太嚣张悍妃太嚣张桥小乔|古言【男强女强+爽文宠文】她本是二十一世纪留美医学博士,一朝穿越,倾城容颜,腹黑无耻,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他是大陆的绝世天尊,天生异瞳,俊美无双,冷血无情,翻手云覆手雨!【逼婚篇】大街上,众人纷纷围观,某男双手负立:“十里红妆,万两黄金,天地为鉴,今日,我娶你!”女子挑眉一笑:“休书一张,一两银子,众人作证,今日,我休你!”围观人群皆是一片哗然,全都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成亲时】媒婆:“今日,天尊将要迎娶将军府三小姐,三小姐暗恋天尊多年,终如愿以偿。”某女吐血,纠正道:“扯淡!以偿个屁,本小姐是被那混蛋逼婚啊,还有是那混蛋追着本小姐跑的,你们还有木有人性,请不要污蔑姐的人格!”某妖孽清冷一笑:“卿儿,我们来讨论一下,什么叫混蛋……”
  •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文阁|古言什么是成功的穿越女? 一,斗得过极品;二,耍得了阴谋;三,能赚钱能镇宅。四,能…最最最重要的是,嫁人得自己做得了主。 三餐不济?不要! 一穷二白?不怕! 穿越女的口号就是,脱贫再治富,富了奔小康,做地主做土豪不是梦想! 罗青果穿越了,光荣的穿在三代贫农之家。 爹懦弱,娘老实,奶奶泼辣爷爷偏心,叔伯唯利是图,姑姑见钱眼开。周围还有一堆各有打算的远亲近邻。 为着她的土豪梦想,罗青果只能挽了袖子拿起笔,哪里出事戳哪里。 购田买地建华宅,农门里飞出了金凤凰。 富二代、权二代你追我赶堵上门。 富二代说:“果儿,我愿以珍珠十斛下聘,迎你进门。” 罗青果:“滚,姐不是头牌。” 权二代:“果儿,只要你肯嫁我,我一定让我爹爹给你请个诰命夫人。” 罗青果:“滚粗,是你爹娶老婆,还是你娶。” 富二代权二代怒了。 “罗青果你到底要嫁个怎样的!” “不难,只需貌比潘安,才比子健,且终身无通房不纳妾,便成!” 话声一落,耳边响起腼腆之音。 “那个…果儿,你看区区在下我,如何?” 男子眉眼精致如山峦迤逦,眸若幽潭,突然展颜一笑,笑容如宝石般璀璨夺目。
  • 祸水宠姬祸水宠姬夏阳白|古言母后遭人暗害,流离到异国为质子,他曾发誓要让仇人生不如死!数年后,他只找到仇人的遗腹女,对她百般折辱,迫入红帐,扔进青楼,再送给懦弱王爷为侍姬。她受尽折辱,以为在懦弱王爷怀里找到了归宿,没想到他正是那个让她夜夜恶梦的魔鬼。既然你不仁,也别怪我不义,她不仅要惑乱他的心,还是祸害他的江山!--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乡间小农女乡间小农女馒头红豆馅|古言二丫自从做出两道美食开始发家的道路,买良田不会种……做菜?只会几道ㄟ(▔,▔)ㄏ脚踏实地的生财,可有人眼红怎么办!哼,想要我的钱!门缝都没有!
  • 穿越之种田逃荒路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柒条鱼尾巴|古言新书:【隐形大佬你崩人设了】已发布。另有完结文【快穿之首席大佬】 苏柒柒很悲催! 睡了一觉,做了一个梦。 一朝醒来魂穿了,穿到一个被诅咒的星球! 这里有山,没有神仙。这里有海,没有美人鱼。 这里....有块石头它吃玉石! 这里荒年瘟疫战乱频发…… 苏柒柒小手一挥;不怕,我带你们寻世外桃源! 一路摸爬滚打,坑蒙拐骗,造出一条神路。 对以上恶行苏柒柒表示:我是无辜的...我是被逼的!我本将心做良民,哪知刁民要害我! 苏柒柒日常;我穿上霓裳,坐等人来抢。 咦~今日怎无人来抢我? 此文金手指粗壮且迷幻!可长可短,可粗可细极为任性!
  • 溺宠小甜妃:妖娆召唤师溺宠小甜妃:妖娆召唤师晨曦|古言她,遭亲人迫害,含恨而亡,灵魂交换再度睁开眼眸,带着嗜血的笑容归来!风云起、天地动,万兽臣服!魔兽?封印万年魔尊都任由她挑选!高阶丹药?好吧,她随手捏来当糖丸!在这危机四伏的世界中,她锋芒尽露!他,黑暗邪王,嗜血冷酷!翻手云覆手雨,却独宠她入骨,爱她成殇:“为你,我愿万劫不复!”
  • 农妇当家农妇当家婉合|古言穿越了,不可怕,穿成一名又丑又懒的农妇,也不可怕,因为有一个憨厚又老实的农夫宠着。 谁料丈夫的亲人个个是极品! 既来之则安之,且看21世纪高级美容师如何在异世调教相公,和极品亲戚断绝关系,买山买地,办工厂,开店铺,当个地主婆吧!
  • 穿越时空之:霜悲雪穿越时空之:霜悲雪荆书|古言一朝穿越,既来之则安之。 原本浑浑噩噩的现实人生不如意,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更举步艰难,大户人家的勾心斗角不适合她,只想平淡得走过这一生的酸甜苦辣。 平淡吗? 也许,与他这一世 也不平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