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98章 袭击

看着死相惨烈恐怖的尸体,在场的众人表情不一。

“你说他撒泡尿的功夫就死了?”刀疤脸眯着眼睛,盯着尸体,眼里闪烁的光好像想从其中洞察出什么一样。

“对,他就走进草里,五分钟左右的功夫而已。”作为第一位目击证人的赏金猎人言之凿凿,非常肯定自己的证词。

“你没听到任何声音?”刀疤脸扬起左眉,质疑道。

“没有,森林这么安静,我不可能听不见。”那位赏金猎人见刀疤脸还有疑虑,又补充了一句,“就算我耳朵不管用,如果有什么声响,其他人应该听得见吧?”

“哼…”闻言,刀疤脸也觉得有道理,他的目光从尸体上游离开来,往周围的环境扫视了一圈,眉头皱紧,嘴唇翕动了两下。

“怪了,没有脚步,树上也没有剐蹭的痕迹”

他的声音极小,站在身边都未必能听得见,然而相隔将近十米的泷晨却听得一清二楚。

起初泷晨只以为是自己幻听了,再一侧耳细听,还是能清晰地听见。

这时,他就意识到一些事情,连忙闭上眼睛,片刻后,他的脸上混合着震惊和茫然两种复杂情绪。

失态只是短暂的一瞬间,很快,他就恢复了冷静,看了一眼周围的赏金猎人,若有所思,再看向泷星等人。

“老爹?老头?葵宇?”泷晨在心里默默喊了三人一遍,可是对方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让泷晨心里越发奇怪,正值这时,他发现木茨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

“你能听到我的心声?”泷晨试探性地问道。

木茨依然直勾勾地盯着泷晨,好像没有任何反应。

泷晨觉得自己的希望落空之际,又忽然看见木茨点了点头。

这个反转让泷晨喜出望外,他忙打起精神,继续传音:“进入这片森林之后,你有觉得什么不对劲吗?”

木茨又是傻愣愣地发呆了大半响,然后慢悠悠地摇头。

这时候泷晨才记起来——木茨是不知道怎么使用异能,更不用说怎么利用能量感知进行传音了。

泷晨担心木茨摇头晃脑的样子引起赏金猎人的注意,他提议道:“这样,我问你答,知道的就眨一下眼睛。不知道就眨两下眼睛,明白吗?”

这回木茨倒是学得很快,迅速地眨了一下眼睛。

“进入森林之后有发现什么异样吗?”泷晨开始问。

木茨眨了两下眼睛:不知道。

“你现在还有力气反抗吗?像昨天晚上那样?”泷晨再问。

木茨思索了几秒钟,眨了两下眼睛。

见状,泷晨仍然不死心,“你能看到泷星他们为什么用不了异能吗?”

说完,泷晨担心木茨不理解自己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又精简了一下传达的意思:

“就是你可以看到我,和其他人有什么不一样吗?”

木茨闭上眼睛,好几秒以后才睁开。

答案非常肯定。

木茨的回答佐证了泷晨内心的猜测。

“果然,现在就只有我恢复了异能,原因是什么却不知道…”

想到这里,泷晨就对目前的情形有一个大致的判断。

“现在的我要收拾掉这群赏金猎人完全不成问题,不过,要是有个万一,老爹他们的性命就…而且,这片森林让我恢复了能力,想来也是没那么简单,说不定会有什么危险,嗯…?”

忽然,泷晨的表情发生了些许微妙的变化,他感知到某些东西。

思考不过片刻功夫,泷晨脑海里的思路便完全清晰,他现在不能轻举妄动,只能静观其变。

刀疤脸已经观察完死者的状态,却一点都看不到行凶者的踪迹,只能吩咐众人多加注意:“所有人,打起十二分精神来,看到任何可疑的东西,第一时间开枪,格杀勿论!”

“切,真是倒了血霉。”刀疤脸吐了一口口水,满脸愤恨。他带过来的队友都是精英核心战力,死一个都是对队伍的极大损耗。

“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那宝藏不要也罢。”一位赏金猎人走到刀疤脸身边,附耳低语。

这些对话全被泷晨听入耳中,见刀疤脸有所犹豫,他高声大喊,“大哥,拿到宝藏咱们这辈子就敲断腿都不用愁了呀。这点阻挠算得了什么!”

这一喊,刀疤脸有些意动,人的本性都是贪婪,何况像赏金猎人这种习惯了在刀尖上舔血的人,危险常伴左右,越危险,得到的回报就越丰厚,放到现在的情况也是一样,如果继续往前走,说不定就能找到泷晨口中的宝藏,如果放弃,那宝藏就跟他们无缘。

“小子,宝藏地点离这里还有多远?”刀疤脸虽然有所心动,但是考虑到这片森林诡异怪邪,贸然深进也不合适。

“不远,再过二十分钟就到了。”泷晨面不改色地撒了谎。

“二十分钟是吧。”刀疤脸眯起眼,几乎跟泷晨脸贴脸,“我要是二十分钟后还看不见你所说的藏宝地入口,我就先把你的舌头先剪出来。”

思量再三,刀疤脸决定再继续往前走一段路,要实在不行,原路折返回去便是,问题倒也不大。

然而…他却把事情想得太过乐观了。

行进不到十分钟,就传来一个噩耗——他们竟然迷了路。

“这怎么可能,不是沿途都有在树身上标记的吗?”听到同伴回禀的消息,刀疤脸气得脸色铁青。

他们前进的路上都会有人在树上进行定位标识,方便他们记清楚前进路线,可现在那些标识全都消失不见了。

失去来时的标记,他们要想走出这片诡异的森林就非常困难了。

而且更要命的事情还在后头。

“砰”的一声枪响,吓了众人一跳。

“怎么了?”刀疤脸下意识就伸手拉动枪栓,回头向队伍后方奔去——枪声从后方传来。

“有,有一只生物,它刚刚在跟踪我们。”

开枪的赏金猎人神情慌张,语速极快。

“踏马的,怎么老遇到这种破事。”刀疤脸情绪有点儿失控,他完全没有预料到事情的走向,“那畜生死了没有?”

“没,我开枪之前它就跑了。”

“老大,这地方实在不对劲,我们还是不要再继续冒进了。”又有赏金猎人提议撤退。

道理大家都懂,问题是他们现在想走也未必走得掉,而且,不速之客并不止一位。

听到草丛间窸窸窣窣的声音,在场所有人的神经不由自主地绷紧起来。

“这种感觉好熟悉…难道是。”泷晨的目光在晃动的草丛间来回巡视着,表情一点一点凝重起来,该不会是…

眼看草丛的摇晃频率越来越高,所有人绷紧神经,准备好了战斗的准备。

就是这全员精神紧绷的时刻,草丛里的动静忽然没了。

“怎么?没动静了?”惊异和诧愕都浮现在众人的脸上,一个胆大的赏金猎人慢慢向着草丛靠近,贼头贼脑地往草里看了两眼,旋即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转过头向刀疤脸说道:

“没事,这里面什么东西都没…”

话音未落,草丛一道鬼影突然从高处扑落,与赏金猎人身影交错的一瞬间,大量赤红色的液体如同喷泉般溅洒一地。

上一秒还好好地站在草丛边的赏金猎人,此刻却已经人首分离。

极具冲击性的一幕毫无征兆地出现,纵然是心理素质强悍的赏金猎人们也被吓得一哆嗦。

泷晨最先反应过来,心里大叫不妙。

那道偷袭得手的影子几乎是落地的瞬间就扑倒了另外的一个赏金猎人,并且正准备袭击距离最近的木茨。

情况危急,泷晨见不着有什么称手的武器,拾起旁边一块石子,夹在手中,食指用力微曲,劲力迸发,石子“嗖”一下应声飞出,精准击穿了那生物的头颅,强大的惯性冲击下,那东西还滚出了几米的距离,最终停在距离木茨不足三米外。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祸水倾城祸水倾城寿比南山|都市小时候不懂事,总跟着小姨!在我人生最灰暗的时候,小姨接走了我,后来我变成了一个男人!
  • 归来之杠上总监归来之杠上总监猫猫德|都市昔日高手本想选择过平静生活,却总是事与愿违。他能否再战天下,揪出黑手,平安度过危机?
  • 穹顶之上穹顶之上人间武库|都市下半部简介:【穹顶之上,吾命之征】 1,这是天顶战争后的世界:大尖退守南极,世界暂时恢复安宁,蔚蓝启动了全面征兵,人类生活在蜕变,源能科技大爆炸。 韩青禹回到封龙岙,一觉醒来…… 2,在一个光与暗切割的世界里,你看到浩荡人群的背影,背负战刀平静从光影走向黑暗。然后,黑暗里开始有星辰闪耀。 这个世界,那些星辰,永远在……
  • 土地神的世俗生活土地神的世俗生活桃花庵庵主|都市十五岁那年,刘道德的人生轨迹彻底发生变化。 在外人眼中,他成了村里几百年不出的懒人。 而他自己知道,遇到那头黄鼠狼时,他多了一个身份,就是地球上最后一个土地神。 几间房子一条狗,再养几只鸡鸭,原本以为从此过上了悠然自得的田园生活。 然而,某一天,灵气复苏了…… 庵主读书群434811830,欢迎大家加入。
  • 重生之我真不是咸鱼重生之我真不是咸鱼我才是复生|都市小职员余弦一场酒醉,重生回到2001年。这一世发财把妹吃香喝辣,绝不再咸鱼!
  • 再见亦是别离再见亦是别离骨子|都市若干几年前,在一个落后的小山村里,有一个调皮的男孩子,由于父亲早故,缺少管束,不慎落入洪水之中,所幸有惊无险,得一位好心人舍命相救,自此小男孩便给了这个好心人一个承诺——有朝一日,他一定要报答恩人的救命之恩,十几年过去,当年顽劣不堪的男孩大学毕业啦,这日就在男孩回校领取毕业证书之际,他终于再次遇见了自己一直苦苦追寻的恩人,而此刻,这位昔日舍命相救的恩人已经成为这所城市最成功的房地产开发商,男孩隐藏来历,脱胎换骨,成为恩人公司里的一名普通员工。男孩儿短短两年时间便成为恩人事业上的左膀右臂,岂料阴差阳错,造化弄人,男孩为报答恩人的恩情,兑现当初的承诺,只能忍痛入赘豪门,成了恩人的乘龙快婿。
  • 魂弑魂弑金狼大叔|都市冰火小刀,一个大山少年,为了爷爷的承诺被迫回归都市,成为美女纳兰析的保镖!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只知道自己不能够出卖灵魂,活得要有尊严!有过军旅生涯的他,身手敏捷,力量超凡,在同对手搏斗的同时,竟也能赢得对方的尊敬。他完成爷爷的承诺,获得纳兰析的芳心,进入成长!
  • 神器有宅男神器有宅男黑风洞|都市谁规定神器里一定要住着一个老爷爷的,其实宅男也是可以有的么! “嗯……那你会什么?” “呃……吐槽算么?” “……再见!” “诶,诶,少女,我们再商量一下嘛……”
  • 花都独裁者花都独裁者执笔成输|都市一年前,为挚爱,他锒铛入狱。 一年后,当他再次出现时,将掀起无尽风波!他奇遇连连而因缘崛起,而神秘古武世家又需要他来传承,不明组织与倾世美女纷纷来袭! 感情的纠葛与实力的提升,一个个未知与阴谋的较量,将再现精彩绝伦的战歌!!
  • 美人不归美人不归必发光辉|都市为理想为爱情,带个美女闯深圳。原以为遍地黄金,谁料到举步维艰。历经坎坷,得遇机缘。面对诱惑,相爱的人劳燕分飞。出行爱侣伴,归来她人随。美人不归,徒留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