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4章 大结局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唐轻轻干脆放弃逃跑,她以一个外人的口吻,将之前自己所遇到的所有事全部告诉了唐潇。

听到这里,唐潇的面色越发的森寒。

他冲唐轻轻鞠了一躬,跟她道了一声谢之后便离开了。

回去后的唐潇第一时间就是去搜集关于陆子琛的罪证,唐家有权有势,很快就将证据送去了警察局。

当天,陆子琛和楚嘉怡两人就被警察局给带走。

由于他们触犯了刑法,作案过程残忍,再加上侵吞唐家财产,很快就被依法判处了死缓。

唐轻轻从新闻上看到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过了好几天,唐潇和唐父两人找到了唐轻轻。

经过沐卿尘的允许,三人面对面聊天,同时对唐轻轻再次表达了谢意。

再次过程中,三人相谈甚欢,唐父和唐潇对唐轻轻非常的满意,将她收为自己的干女儿。

日子过的很快,雨季很快就过了,唐轻轻对镇定剂的使用也变得越加的熟练,沐卿尘的犯病次数也渐渐也越来越少。

唐轻轻的积分值也渐渐的往上长。

为了更好的完成任务外,唐轻轻开始专心开始学习,她必须得跟沐卿尘考到同一所学校才行。

在她的努力下,以及沐卿尘悉心教导下,两人考上了同一所大学,两人继续维持着之前的合同关系。

不过在相处过程中,两人渐渐被对方吸引,产生了异样的情感,只是并未将自己的情感告诉对方。

沐卿尘又帅又多金,在大学里人气很高,围着他的小姑娘非常多。

唐轻轻便借由这个机会,疯狂做起了灭渣任务,将沐卿尘身边的所有桃花全部都掐了个干净。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合同结束的时候,而唐轻轻的任务也圆满完成了。

系统告诉她可以让她留下以这个身份继续活下去,或者时空逆转回到唐轻轻之前的生活。

在唐轻轻犹豫之际,正好接到沐卿尘的电话,沐卿尘让她打开直播平台。唐轻轻在屏幕里看到了正在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沐卿尘。

与其说是新闻发布会,不如说是求婚仪式。

唐轻轻感动不已,赶去了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并接受了沐卿尘。

两人打算在毕业后就结婚。

婚后,沐卿尘接手了沐氏集团的总裁之位,除了工作外,每天还不忘记在各大平台上撒狗粮。

所有人都说唐轻轻拯救了银河系才能得到这样一个老公。

唐轻轻笑了笑,并未做任何解释。

其中苦楚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沐卿尘的第二人格现在出现的越来越频繁,每天晚上都会出现。

白天小奶狗,晚上大灰狼。

不过好在,他的脾气是控制住了。镇定剂什么的再也没派上用场。

很快唐轻轻就怀孕了,沐妈妈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又开心又激动,唐父和唐潇也为两人感到高兴。

十个月后,唐轻轻和沐卿尘有了一个女儿。沐卿尘对唐轻轻的爱意不减,也成了女儿奴。

(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Demon殿下是校花Demon殿下是校花若君儿|幻情“拿开你的爪子!我对男人没兴趣!”“可我对女人有兴趣~”“流氓!你居然敢非礼我!”“你最好乖乖的,等流氓我回来接着调戏你。”她被人当了替身新娘,害得落荒而逃进了贼窝。本是为了回收五个人的灵魂,却闯入了一群自以为是狂妄自大的痞子世界!好戏连番上场!
  • 火爆来袭,契妖帝妃火爆来袭,契妖帝妃十指拈佛|幻情女主介绍版: 人人皆传贝罗镇温家千金温如玉人如其名,长相如玉,温婉可人,体贴入微,可事实…… 温婉可人? “我圈圈你个叉叉,这头火炎蛇是老娘的!谁敢抢,我一刀砍了他!”一巨型赤色三头蟒蛇前,某女肩上扛着一把红芒闪烁的火云剑,对着眼前百余人厉言威胁道。 ------------------------------------------------------------------------------------------------- 人物概括版: 这是一个性格异常火爆的驱魔少女,灵魂穿越至异界大陆,顶着原主身份慢慢从小强奋斗为大神的有爱玄幻文。 十二道本命式符,十二只妖宠相随,霸道、傲娇、萌、冷酷、闷骚、腹黑、温润、粘人等等应有尽有。 本文人物多多品种多多,花痴、色盲、路痴、吃货、面瘫、话痨……均是包罗万象,各种爆笑,各种天雷。 且看女主素手轻扬,顶着妖女之称,带领身后无数汉纸妹纸军,叱咤风云,睥睨天下! 本文为一对一爽文,男强女强,简介甚是无力,喜欢的亲敬请跳坑!求推荐,求收藏,各种打滚,各种求~ -------------------------------------------------------------------------------------------------- 片段一: 两年后林中相遇,他再次出手相救于她,她为感激献上全身上下唯一值钱的宝贝。“这是用盘灵草及龙须茎编的戒指,具有定神聚气之效。” 慌乱间却不想戒指竟鬼使神差的套在了对方中指上,她尴尬的摸了摸头。 “这个,能不能换个手指?” “原因?” “呃,因为……因为在我们家乡,戴在中指是定亲的寓意,所以、所以……”她面上难得浮起一抹诡异红潮。 他眸色一深,一缕笑意挂上嘴角,“没事,戴在这里挺好。” 被其话语怔住,神色恍惚间,忽闻头顶传来一句。“手伸过来。” 她诧异之际,却已见对方执起她手,将那枚珍贵的黑龙戒套其中指,耳畔只弥留淡凉的一句。 “回礼。”
  • 妖夫宠妻妖夫宠妻笼中飞鸟|幻情洛一一看着自己的小手小脚,立马悲催了。你说穿越就穿越嘛,咱重新潇洒活一回。可竟然穿到了一个小女娃的身上,你说小孩就小孩吧,咱就当重温童年好了,可这小女娃不知什么原因,在八岁以后,就长不大了,所以表面看起来只有八岁的样子,实际上却已经有十六岁了。 洛一一,穿越到异世,悲催的发现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因小小年纪锋芒毕露,遭人下毒,不但身体长不大了,连在这个世界上赖以生存的灵力都禁制提升了。尽管如此,在这陌生的异世,有至始至终疼爱她的家人,还很幸运的碰到了视自己如珍如宝的“妖夫”。本想即然如此,她就努力提高自己的修为,为自己重视的人遮风避雨,和自己的“妖夫”逍遥快活的生活下去。 但现实并没有想像中美好。麻烦事一波接一波的找上门,几次面临生死边缘。可为了自己重视的人,只能迎难而上。尽管如此,有他的陪伴,她是一个幸福的小女人。然而,一场灾难,她差点失去了他。于是她不得不从小女人蜕变成女强人,踏上强者路,只为救吾夫。庆幸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她并不孤独,有很多人默默的陪着自己并肩奋斗。而他也以另一种姿态一直陪伴着自己,经历无数艰难困苦,生死相随。重生后,他依旧宠她如宝,她变本加厉护他如命。 [片断欣赏] 看着那条明明像蛇,却坚持自己是龙的魔兽,洛一一嘀咕道:“原来是没发育完全啊。” 毛毛委屈的望着那颗粉红色的蛋,说道:“我又不是鸡,不会孵蛋。” 洛一一诱哄道“所以这是一种新的尝试嘛,想想看,在自己的努力下,很快就可以看到一个新生命的诞生,不是一件很伟大的事吗?”两句话就把毛毛忽悠搞定了。 看着一脸看好戏的腾龙,洛一一说道:“毛毛,你可以找腾龙打下手,孵蛋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俩了。”腾龙脸上的笑意马上僵住了,它堂堂一条龙沦落到去孵蛋? 不过看到毛毛一个眼神扫过来,腾龙立马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他很识实务的。 洛一一:“快看快看,有只好可爱的小白狗。” “小白狗”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了,反应过来后,大声骂道:“你这个没见识的笨女人,我是狐狸,狐狸知道吗?” 寒老爷子:“只是有未婚夫,又还没有嫁,这时候就要展示你小子的魅力,虽然你实力比她那个未婚夫差点,长相也差点……” 寒凝天:“……那你要我拿什么跟人竞争。” 寒老爷子:“只要一一做了我家儿媳妇,我就不愁没钱花了。” 寒凝天:“那行,我试试,一一有两只很可爱的幻兽,可爱到爆,我养的都比不上。” 两人蹲在一兽笼面前幻想,院外的几人快憋出内伤了。 洛一一一脸受伤的看着风烈,她现在的行情这么低了吗?一个是看上她有雪王城这座金山。一个是看上她家兽兽。敢情她现在是附送的? 风冥:“一一,我有必要提醒你,它是一头狼,你这么喂养它,会把它喂成一只狗的。” 洛一一:“…………”颤颤巍巍的扯走小狼崽嘴上的肉,端起盘子愣愣的往外走,绝对不能发生这么严重的后果。 身后只听到小狼崽不满的叫声。 某女抢回自己的儿子说道:“名字我已经想好了。”然后对着某男不满嘀咕:“让一一那丫头取名字,也不怕将来儿子长大了找你拼命,你看他们家的兽,都叫什么毛毛,小白,粉粉,指不定给儿子取个让人吐血的名字。” 洛一一委屈的看着风烈,她取名字的水平有那么差嘛,她觉得挺有代表性啊。风烈摸摸洛一一的小脑袋说道:“没关系,以后我们儿子的名字让你取,我不嫌弃。”洛一一:“…………” 洛一一看着风烈忧心的问:“烈,你说,我会不会生出一窝小狼崽啊?” 风烈一脸黑线,看着婚期将近,她一直愁眉苦脸,原来担心的是这个? 本文属玄幻宠文+强文。女强男也强,走轻松路线。有至死不渝的爱情,生死相随的友情,默默支持的亲情。不管是人是兽,都是经过不断历炼,慢慢成长起来。 如有不合口味的亲,请直接绕道,拒绝不满攻击性评论。
  • 唐家有女初修仙唐家有女初修仙千千嫣梦|幻情她是异种人,母亲是实验体,因为身怀九阴天离体的灵根被吸血鬼拿来做实验,从而怀上了她。 母亲怀上她后,为了逃避追捕,逃到一个小县城嫁给了一个赌鬼做继室。 为了逃避追杀,她隐藏异人血性做一个普通的人类。 继父好赌成性,不务正业, 母亲善良软弱,并把继父的一儿一女托大,还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她同母异父的弟弟。 本以为她会这样碌碌无为的过一生。 直到…… 好赌成性的继父死了。 母亲和弟弟也死了。 被找来的吸血鬼杀死。 临死前她爆发了体内的潜能与敌人同归于尽,醒来时,发现自己回到了七岁时…… 意外得到了母亲家族的传承,空间在手,这一世,她不打算平平庸庸的度过。 母亲的九阴天离体算什么,她的先天圣体更加妖孽。 妈妈那么美,不应该操劳憔悴,拐来跟她一起修仙,长生不老,永驻容貌。 没钱了不怕不怕,成为县城首富不在话下,一不小心,成了首富的首富。 敌人寻来了,不用战战兢兢的躲藏,挥挥手,把敌人的老窝端了。 妈妈宠爱,兄弟姐妹崇拜,唯一缺少了个修仙伴侣。 咦,这个帅哥怎么老挡路啊? 本文【一V一】+【小女成长】+【空间】+【修仙】+【身心干净哦】+【一爽到底】
  • 笑傲异世:至尊魔妃笑傲异世:至尊魔妃装老虎的猫咪|幻情被一句无故的话带到异世,鸣在迷茫中遇到了一个自大的男人。他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却霸道地宣誓:我看中的人,没有我允许,不许死。可是,那日,她看到他杀掉给她温暖的哥哥,她对天起誓:我和你端木子鱼从此如这把刀,一刀两断。
  • 捡只兔子很神奇捡只兔子很神奇七武海晴哥|幻情打雷下雨捡只兔子,竟然是蓝色的眼珠。~~~~(>_<)~~~~. 半夜睡觉竟然被咬一脸血,终于见识到传说中的兔子急了也咬人。 ......什么,你是上古神兽,明明就是只兔子。....... 莫名被卷入异世界,变成什么神女。 某失忆猛兔变忠犬:我会保护你 等恢复之后,某兔翻脸不认人:我要杀了你!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呔!看我收了你这只妖孽!!! [收藏推荐票票打赏的大大地求哦(* ̄3)(ε ̄*)。]
  • 轩辕王姬轩辕王姬欧小柒|幻情【本文1V1。女主聪颖坚韧,男主盖世风华。文风细腻,感情娓娓道来。不喜勿喷。】 她前世平凡无奇,寒窗苦读十年,只愿平淡安定。一朝横祸因同名同姓被错杀,枉送了二十五岁的性命。 没曾踏上奈何桥,望见彼岸花,饮下孟婆汤便携前世记忆再度降生。 她今世是东麒左相嫡女玉胭儿,柔弱的外表柔弱的名姓柔弱的身躯,却容着一具坚韧不屈的灵魂。 出生之时,胸口嵌有同心苣形灵物,一霎时满室霞光。 如何?说她是神族所寻预言之女,身携轩辕王姬灵物降生,引各国争抢。 她忍。韬光养晦十四载。上一世活的窝囊,这一世定要活的漂亮! 师承百谷山医毒双绝,建商业帝国白玺山庄,筑紫云楼红颜阁掌管情报,养黑影门夺命杀手。 还不足以与命运相抗?好,那若掌这一方天下,可有资格与你神族一较高下? 【精彩小剧场----腹黑篇】 夜黑风高,天朗气清。某男一身玄衣,凑到玉胭儿面前问道: “就这么放他走?你真信他的话?” 玉胭儿挑了挑眉:“信任这东西就是一把双刃剑,给出去的时候就要做好两个准备,被捅,或者被珍惜。” 某男点了点头又问:“我可是信你的,也需要做两个准备?” 玉胭儿扬唇一笑,妖娆万分:“你嘛……”说罢抬手就是一刀,直插某男的腹部。 “只需要做这一个准备就好。” “……女人,你狠。” 【精彩小剧场----温情篇】 一室静谧,某男望向帐中熟睡的女子,喃喃道: “我绸缪江山数十载,为家族荣耀再起兵戎,烽火刀戈,延续千年的恩仇却不忍将你掺与其中。你可知,倘若我不是我,又何苦机关算尽,将你拱手于人。只惟愿来世如花美眷,红袖添香,岁岁年年。” 闪身出帐,熟睡女子的脸庞滑下一行清泪: “你又怎知我不愿与你共赴前路,你做你的旷世明主,我仍做你的绝代佳人。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 喜欢本文的亲们收藏+留言,你们的支持是柒柒写文的最大动力。柒柒是心思细密的双鱼座,喜爱娓娓道来的感情故事,我相信只有经过一定时间和事情的洗礼,感情基础才更为牢靠。文文虽然有些许慢热,但也会在适当的时机爆发。倘若你入文,请静下心来,感受柒柒为你们打造的世界。此文绸缪已久,不必担心断更,放心大胆的入坑吧。群么。 在此鸣谢乌鸦先生在写文之初给予的信心与鼓励,这对柒柒意义非凡。同时也虚心接受一切建议与意见。欢迎点评。
  • 嚣张龙宝:萌萌娘亲吃货爹嚣张龙宝:萌萌娘亲吃货爹程简|幻情一朝穿越成武林世家的废材,爹嫌妹弃遭谋杀,大难不死捡到只龙蛋孵出气吞山河的超级吃货食肉兽。食肉兽吐钱吐武功秘籍吐金银财宝,辱渣男斗遮妹羞亲爹,废材变天才一鸣惊人翱翔九天打怪升级。人心不足蛇吞象,某日她羞答答对某兽道:“给我吐个男人吧,高大上那款。” 高大上现身,迷得某人七荤八素,直到生出只同款食肉兽崽,方才大呼上当,“尼玛,我要退货!” 某兽笑得见牙不见牙,“一经售出,终生有效,概不退货。” 两只吃货,她就是卖身也养不活啊,真是坑爹!
  • 凤妃逆天凤妃逆天三生棠|幻情【正文已完结】第二部【重生之嫡女神凰】已更新 她是倾城杀手,异世界重生,任人欺凌又如何?废材丑八怪又如何?她卸下伪装照样修炼,虐白莲花,痛打落水狗。 不就是冷酷邪王吗?她手到擒来。谁知道他还是个腹黑无赖。 本以为他病入膏肓,他却绝世无双 “夫人,今晚月色很美,你却那月色皎洁无暇。” “......” “夫人,本今年荷花真好看,你却比荷花还清丽脱俗。” “......” “夫人,世间何人能倾城过你?” 面对谋王蹩脚的夸赞,凤银雪表示,“那是自然,本妃天下无双。” 情敌?来一双掐一对,姐姐我不好惹。 他明明帝位唾手可得,他却宁愿随她离去。 爱了,不是因为你有多好,而是因为爱了你才有多好。 一生一世一双人,若有来世,不灭绝世情。
  • 无良宝宝绝色庶女无良宝宝绝色庶女墨陌槿|幻情庶女逆袭,风华无限,无良宝宝助阵,腹黑无敌,且看母子联手,谁与争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