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97章 回家

凌逸云点了点头便下令大军开拔,却不想还未动,那边耶律瑶却是大喝了一声:“慢着!”

苏有容无奈打马上前扬声问到:“公主有何贵干?”

耶律瑶看了看队伍中的帷车,喝问到:“那车里是谁?”

苏有容面色不见喜恶,只是据实以告:“是本候的夫人。”

耶律瑶苦笑了一下,突然转向帷车:“冯梦竹,出来相见。”梦竹在车里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也是一阵感慨,她撩开帘子朝着苏有容望去,苏有容也正看着她,梦竹笑着露出一个疑问的眼神,苏有容略思忖了一下便打马到了帷车边对她伸出手:“出来见见也无妨。”

梦竹笑了一下,便钻出车子,拉着他的手上了他的马背。

耶律瑶看着他二人合乘一骑缓缓来到军阵前列,心里酸楚更甚,她再一次仔细地,狠狠地上下打量着对面那个女人,依然是那样不起眼,容貌风姿较之自己如天地之差的她,却因为现在坐的那个位置,注定成为了全天下最令她羡慕的女人……

耶律瑶和梦竹都没有说话,只是那样静静地互相看着,一时气氛就有些诡异。

耶律瑶看着雪白战马上苏有容怀里的梦竹,她的目光没有因为看到自己而带上一丝获胜者的矜傲或是得意,只是那样淡淡的,如静湖无波,耶律瑶回想了一下,除了勒令自己罚跪的那一次,似乎任何时候她的目光都是这样,让她摸不着她的心思……

耶律瑶陷入了回忆,她身后军阵里的萧楚雄却是一阵无名火起,他与梦竹虽然没有任何过节,却因耶律瑶的嫉妒而对她心生恨意,或许不是对她吧,不知所为的怒火烧的他抽出雕翎,搭上强弓,借军阵的掩护对着那个宝蓝色的身影放出一支猛箭,箭矢挟着风声的射向马上的梦竹,耶律瑶发现想要喝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箭窜向马上的梦竹。

一瞬间,耶律瑶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目光从箭矢移向了梦竹的脸,却见她居然神色不变,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还是那样浅笑看着自己,下一瞬,苏有容拨转马头一扬手,袍袖里飞出一道银光,“叮”地一声响,那支箭矢便应声落地。

见北狄人居然敢出手攻击,凌逸云双眉一扬便抬起手,五百神机营火铳立时上前,黑洞洞地枪口对准了对面的北狄人。

萧楚雄急怒之下不计后果地放出那一箭,现下自己也知道是惹了大祸,赶紧打马挡在耶律瑶身前,情势一触即发之时,苏有容却轻轻一挥手,神机营火铳兵又退回了军阵之中:

“耶律瑶,你有意思么?!”他不带喜怒地说出了这么一句,仿佛闲话家常,却让耶律瑶心中一寒,又转为怒火:“萧楚雄,谁让你放箭的!”

萧楚雄来不及向她告罪,只是一个劲儿催她快走,耶律瑶刚要斥责,目光却突然一凛,一声断喝:“你小心!”

萧楚雄连忙回头,却见苏有容抬手指着自己,他看到他刚刚那一手,哪里还敢大意,赶忙提剑护在身前,少顷却不知怎么的左肩一麻,低头看时,臂上没有盔甲的地方已经中了一枚小小的断箭,他还没来及伸手去拔,双眼一黑便栽倒在地。

耶律瑶心下大骇,打马上前刚要质问,苏有容却是微微一笑:“他死不了,不过那条膀子要废了,免得他日后再生什么邪心,躲人背后放冷箭!”

耶律瑶心内一窒:她如何不知双臂对草原上的勇士是多么重要,但她也知道,苏有容能饶他一条性命,已经是十分仁慈了……

未待她出言答复,苏有容在马上拱了拱手:“千里送终一别,公主留步,后会无期!”说完便也不理他,自调转马头回到军阵之中。

耶律瑶看着全副戒备的盛军里慢慢远行的那一骑二人,心里百味杂陈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只得调转马头,令人抬了萧楚雄,向着黑水城走去。

行至半途,萧楚雄慢慢转醒,不顾劝阻执意上了马陪在耶律瑶身侧,耶律瑶转头看着他苍白的面色,目光里第一次露出一丝关怀:“楚雄……我要去伽措湖为大狄祈福,你随我去么?”

听了她的话,萧楚雄心里一惊:伽措湖是极北雪原上的一个大湖,相传是北狄人的祖地,也是北狄国的圣湖,因此世世代代都有皇族或贵族因种种原因不嫁或守寡的公主贵女长居那里为国祈福,那里是圣地,也是囚笼,是死地……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便是一急:“殿下!您不能去!您何必为了……”

耶律瑶回头看着他笑了笑:“我不是为了他,我是为了大狄,自今日而起,我大狄的运数便要开始衰落了,我只是想要圣湖保佑……咱们不要衰落的太快。”

萧楚雄看着她的侧脸,她脸上是自己不熟悉的淡然和决然,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劝住她,便也笑了:“公主去哪里,属下自然是一定要跟着的,我是殿下的亲卫嘛……”

两支队伍背向而行,离得越来越远,梦竹坐在马背上,想着苏有容刚刚那句“后会无期”,心里说不出的畅快,思绪飘来飘去地,一会儿想着他此番受了大磋磨,回去定要给他好好补补,一会儿又想着车里的两个孩子,自今日起可以日日与父亲在一处,该有多高兴,纷繁复杂地想了一堆,出口却只化作一句话:

“子渊,咱们回家么?”

“嗯,回家!”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绝色王妃世无双绝色王妃世无双柠七_|古言月扶南以为自己能平平淡淡的活完这第二条命,却没想到这王爷府就是她的地狱,身份就是她的催命符!没有一丝灵力的废材将军府大小姐,如何生存在这异世? 月扶南终于脱离了这王爷府,君逸枫觉得自己应该是高兴的,可没想到这女人转身就进了晋王府,成了晋王妃,自己的皇婶。 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传奇?明明是一丝灵力都没有的废物,却偏偏飞上枝头变成耀眼天下的凤凰,医术无双,灵力强大,想翻天都没人能拦住她!
  • 我家冥王妃开挂了我家冥王妃开挂了莉莉薇|古言【完结】大婚当天,身为新娘的她身边美男成群,贺礼“别致”,集体献吻。 冥王大人阴郁难当,抓过刚穿戴整齐的女人一阵狂啃。 “小东西,你是故意给本王添堵吗?” 她不服气的啃回来,“我这是在给你添财……” * 她身怀言灵异能,却被人捏碎心脏再世为人。虽身世坎坷,却运气暴棚,空间、灵鼎、美男、神兽一一与她结下不解之缘。 身怀众宝,可她没有大志向,惟愿平安过一生,可遇上那个妖孽的男人后,她的人生不知不觉的走偏,原以为平凡的自己其实并不平凡…… 他乃堂堂冥王,为了一个女人而流连人间,宁愿受伤也要守她、护她、疼她、爱她。 他的一生只有一个目标,想方设法、千方百计让那小丫头爱上他,顺便掐灭她身边的朵朵桃花。
  • 权谋论:再嫁为后权谋论:再嫁为后欢芷|古言她只愿,今生不相欠,来生不相见,无论是谁!她说:你们莫在她的坟前哭,脏了她的轮回路。她不过是一颗不能有风花雪月的棋子,棋子,没有自由身,被人掌控的棋子,那高贵的身份只是假象,她,只是棋子!他明知道,却还是对她动了心。他也知道,却也是动了情。他说:如果你愿意,你不再是棋子。她笑了,笑的沧桑苦涩,已经太迟了,一日是棋子,到死都是棋子。他说:你是我的夫人,就只能是我的夫人,只有这一个身份。她说:你错了,一开始就错了,他们的目标不是你,怪只怪,那件锦衣盖错了人,你也爱错了人!
  • 深宫锁妃:鸾凤还巢斗中宫深宫锁妃:鸾凤还巢斗中宫玉笑笑|古言明明无心成宫囚,却要被皇后误会勾引,赶尽杀绝,命悬一线。皇上霸爱,本想给她保护,却将她推向风口浪尖!两年后,她强势回宫,拔掉所有势力,朝堂后宫,维她一人!皇后举着三尺白领,追悔莫及,却看见她含笑走来,额上的凤钗,身上的凤服,一颦一笑,艳绝天下。这是她的新身份——崇文皇后!“皇后娘娘,你输了……”她从她身边走过,含笑依在万人至尊的帝王身边,风华绝代。从善良天真到狠辣无情,她是踩着尖刀在皇宫舞蹈……从姐妹情深到众叛亲离,她为的不过是保命而已!形势所逼,不独领风骚,就独埋沟壑,她并非无情,却终究无情……
  • 凤逆凰歌倾天下凤逆凰歌倾天下妤七|古言她是驭兽一流的特工Win王,特工界无坚不摧的神话。穿越异世,她是父母双亡相国夫人的侄女,更是举国皆知,受尽白眼欺凌的废物傻子。当她双眸再次睁开,强大的灵魂注定不会再平凡,肚子里还有可爱强悍的宝宝做后盾。乖巧可爱是她的伪装,腹黑冷酷才是她的本性,坑蒙拐骗偷是她的小手段,驭兽幻术是她的拿手活。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她要强大的活下去,成为这个世界的规则,为了成功她可以不择手段,阴谋阳谋并用着。
  • 太子饲养手册太子饲养手册狼泣夜樱|古言隆渊十六年,太上皇年迈,隆帝遇刺,落马失智,隆皇后受惊难产而亡,瑞王一家战死于北境,太子不足满月,只留体弱多病的大皇子和七岁准大皇子妃管理朝政。
  • 田园公主之夫君速速来田园公主之夫君速速来曼小黎|古言遗落田园的金凤凰,那又如何?不就是家徒四壁吗?看我不来个咸鱼大翻身!把本该属于我的东西一一拿回来!不过等等,这几个男人是怎么回事?“啊喂,放开我!”夫君一:小乐儿,我愿与你长厢厮守。“…”夫君二:小乐儿,你逃不掉的!“…”夫君三:乐儿,我为你卜了一卦,发现你命里缺我。“…”夫君四:小乐子,快来我怀里,我带你骑马“?!!!”夫君五:乐乐,祖母说她想带小猴子,我们…送她一个吧!“?!!!!”夫君六:乐儿,我这辈子注定属于你,你看怎么办吧!“…”本来想安安静静过日子,不过现在看来是不太可能了,那就以江山为聘许你们一世承诺吧!
  • 金枝路漫漫金枝路漫漫萧翡妃|古言前世今生都避免不了亡国公主的命运,不如早死早超生。谁知上天竟没收了她,那么就抗争到底! 练功习武,女扮男装,投入军下,牢牢抱紧天下第一名将的大腿! 气质高华下九霄,国色天香招人妒。一朝被掠气高洁,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 卿本佳人之妖孽找上门卿本佳人之妖孽找上门点烟|古言前世,她乃绝世忠狗一枚。 他让她向东,她绝逼不敢往西,他让她舔骨头,她绝逼不敢把骨头吞下去。 前世,她乃绝世痴情种一枚。 他夜夜笙歌,佳人在怀,寻花问柳,美妾成群。她浴血杀敌,一腔孤勇,伤痕累累也换不来他一句慰问。 前世,她乃冷情杀手一枚。 他让她杀的人,她绝对不会留人性命,包括她最亲近的妹妹她都能眉头不皱一鞭挥下去。他是她的神,她是他的神经病。 可是为什么呢? 蛰伏十三年余载,她助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不过因为他当初对她说的那句话:“独孤,本王这一生,只会留你一人。” 可是最后,毁掉她的,正是当日说只留他一人的她。
  • 无名公子很高冷无名公子很高冷楠喜|古言她是现代特工,却不想被组织出卖穿越成了大漠丞相府的五公子,不过她怎么也没想到相府五公子竟是女扮男装!高冷禁欲的无名公子怎么也不会想到竟被当朝太子死死的缠上了,摆脱不掉。 “顾离,不是说好了假装吗!” “本宫什么时候说的了,安心做你的太子妃。” …… 战场上 一小士兵禀报道: “太子,右相嫡子总来找娘娘。” 一溜烟,太子人不见了,竟是直接回去把太子妃给绑了过来。 惊!我家太子太流弊!这是要把太子妃宠上天的节奏呀。 “怎么,本宫宠的,你们有意见吗?” (甜文+虐文+宠文+双c+身心干净) (本文烂尾!!!大家别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