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59章 失败之旅

从餐厅出来,田丽丽已是一脸倦意,这也难怪,这样来回奔波,到底不适合一个孕妇。

看着田丽丽那张略显呆滞的小脸,屎小小抿唇一笑,上前挎上田丽丽的胳膊,田丽丽身体一软,屎小小也就改挎为揽,环住田丽丽的腰上车,往城内有名的连锁火锅店而去!

热气腾腾的火锅,让屎小小食欲大增,倒比平时多吃了一碗饭,也就出现了现在搞笑的一幕。

松了下裤带,屎小小觉得整个身子都臃肿了一圈。

“你怎么光吃饭?菜不好吃吗?”听见田丽丽的惊人之语,屎小小连忙否认:“当然不是!只是吃惯了褚师傅的饭菜,有点吃不了辣!”

田丽丽轻笑出声,斜眼往屎小小下半身打量了一下:“怎么?好好的裙子不穿,改穿裤子了?刚才我就觉得你有点奇怪!现在哪还有女孩穿这样的裤子呀?”说着抿嘴瞟了眼屎小小,抽了张纸巾慢慢擦嘴!

屎小小也跟着往自己身下瞅了一眼,还可以呀?哪有那么奇怪?这田丽丽也真是,人一阔气,就挑三拣四的啦!

屎小小看着田丽丽擦嘴,遂倾斜了上身轻声问了句:“吃好了吗?吃好了我们走吧!”

田丽丽忙点了点头,又抽了张纸站起来:“吃好了!你在这等着!我去结账!”说着便往收银台方向走去。

屎小小干坐无事,挎上田丽丽的包,站起来跟了上去。

迎着夜风站在街道上,屎小小下意识的打量了下田丽丽:“怎么?告诉你家那口子怀孕的事,他还放心你一个人在外面晃悠!?”

田丽丽低头掏手机:“我没让他来!也没让司机跟着!太烦人了!走哪跟哪!”说着却掏出口红对着镜子擦了擦,这才拿出手机,让司机过来接她。

屎小小怅然一叹,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呢?不都说暴富之人,必会常常炫耀于外吗?眼前这田丽丽也不算嚣张吗?

哦!对了!除了对衣装打扮格外上心外,也就真的无可挑剔了!

看着人家的豪车急驶而过,屎小小僵在脸上的笑容,慢慢褪去!

别人无论怎样富贵,都只是别人的,就算关系不错,也不会不分你我!

熟话说的好,救急不救穷!这个道理屎小小还是懂的!

回到超市,已经到了下班时间,穿过大厅时,屎小小走的潇洒而又自信,这种感觉很好!

“屎姐!屎姐!”对班还没下班,见屎小小经过,连忙喊住,屎小小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答应了,帮人家改库存的事。

刚刚的神采飞扬,也顿时跌落谷底,一个售货员而已,有什么可洋洋自得的?

“你的事…”屎小小下意识的指着楼上:“我还…”

“谢谢你!”这是屎小小今天第二次被人这样感谢,都有些莫名其妙,屎小小讶异的看着对班,迟疑道:“你…”

“刚刚我在收银员的电脑上看了,库存已经改过来了!谢谢你屎姐!”女孩抱着双手,摇晃着身子一脸感激:“害我担心了半天,明天就有商品入库,万一店长发现我就惨了!谢谢谢谢!”女孩再次表示感激。

屎小小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含笑道:“没什么!改过来了就好!”说着转身走向电梯。

“屎姐!明天中午要吃麻辣串吗?要吃的话我从外面给你带!”身后传来女孩的招呼声,屎小小脚下一顿,回头转身:“不用了!我吃中药呢!不能吃辣!”说着含笑挥手,为晚上白白浪费的一餐惋惜不已,早知就应该吃其他的啦!瞧瞧自己这记性!

当下,屎小小心底百思不得其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次店长似乎是有说,有人帮着她修改库存!可这帮她的人到底会是谁呢?

公司这么大,而屎小小却只能倚仗白胜,就算是相熟的章助理还有小刘,甚至是俊凯,都不会无条件的帮她!

回到休息室,小英正准备打卡下班,见屎小小上来,显然有些纳闷:“屎姐!都下班了!你上来有什么事吗?还是说忘了什么东西?”

说话间,打杂的女工已经率先下楼,老褚也跟着关掉操作间的灯,走了出来。

“哦!我…想起来,我钱包好像忘记拿了!”屎小小快步往休息室跑去。

小英连忙冲老褚喊到:“爸!你别关灯了,你先下楼!灯等一下我关!”说着也快步跟了上来,帮着屎小小找钱包。

从抽屉里拿出名片,随手塞进包里,屎小小一声长叹。

“屎姐!找到了没有?”小英推门而入:“下午你走了以后,我进来过一次,没看见有钱包呀!”说着小英帮着四处寻找!

“哦!掉在床下!我已经找到了!”屎小小扬了扬手上的钱包,抿嘴轻笑。

“哦!”小英狐疑的打量了下屎小小:“那我们也走吧!等一下楼层的灯就都该关了!”

屎小小任由小英挎着手臂一同下楼,混在下班的人流中,融入夜色!

躺在床上的屎小小精疲力尽,就连姚倩的主动靠近也懒得搭理。

姚倩推了推屎小小的胳膊:“怎么了?从一回来,脸色就这么难看?”

屎小小在床上一个翻身,闭着双眼又是一声长叹:“今天一天都很顺利!”

“那你还板着脸?”姚倩更加不解。

“我同学!嫁了个好老公!现在又顺利怀孕了!”屎小小在床上又翻了个身:“我同学当上了科室主任!我同学已经是科级干部了!我同学发达了!我呢?我的孩子不在身边,跟着陌生人叫妈!”说着屎小小抓紧了床单:“我呢?”说着猛的睁开双眼,抬手揽住姚倩的肩头。

姚倩身体一扭,甩开屎小小伸过来的手臂,嘴角滑过一丝冷笑:“我们怎么了!?我们不也在一点点变好吗?!”说完转身躺到屎小小身侧:“若是不想失败!就应该抓住白总这根救命稻草!”

“这还用你说?!”屎小小再次闭上双眼,猛然又想起了某事,坐起身来:“你?是不是知道了我跟白总的关系?”

“知道!”姚倩倒也坦诚:“白总对我不感兴趣!对你倒是挺特别的,再稍一打听,就什么都知道了!”

“那你是真的喜欢白总?!”屎小小心头又多了根刺。

“谈不上喜欢,只是想关系走进一点,但白总好像不喜欢人靠近!”姚倩说着侧脸看向屎小小:“你以为我不调查一下,就随便让你进出我办公室?”

屎小小猛的倒下,嘴角浮上一抹冷笑,突然疲倦的摇了摇头,随即又问了句:“你知道谁有资格进公司的管理系统吗?”

“小到各个柜组的组长,再到楼层经理,到分店经理,到部门主管,到财务,很多都能进,但各有权限!”姚倩看着屎小小的侧脸,脸上表情莫名。

“那谁有权利修改库存?”屎小小接着问道。

“入库管理员,仓库管理人员,还有就是项目经理!总公司的审查人员!”姚倩一脸凝重的看着屎小小,不知她到底要问什么。

“除了这些人呢?”这些人屎小小一个也不认识,没道理帮她。

“还有谁我不知道!也许有黑客也不一定!”姚倩说完直接开口问道:“怎么了?你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了吗?”

“没什么!”屎小小实在懒得再说,这事还是问问白胜为好,毕竟他更容易查出来。

靠着床边躺着,屎小小醒的炯炯有神,食指在床沿滑过,心思越飘越远,从高中到大学再到这些年的漂泊,到底所为何事?

“要不,明天我陪你去总公司问问?”身后的姚倩突然柔声说道。

“不用了!”屎小小挪了挪身子:“有些事知道不知道没什么两样!”屎小小如此消极,正因人生从不曾给过她笑脸,生活不易,活着似乎更没有意义!

“对了!你明天去总公司有什么事?”屎小小终于不再伤神,比起虚无缥缈的参透生死,还是眼前的衣食住行来的更为重要!

“去总公司报账!”姚倩如是答道:“本来今天安排有聚餐,但因为要准备明天的资料,给改在明天晚上了!”说着姚倩抬眼看了看屎小小的后背:“明晚你要不要过来?”

屎小小想起那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有心想要拒绝,转念一想,实在有些担心姚倩,遂即便答应了下来。

躺在床边的屎小小,终于转过身来,伸手揽上姚倩肩头,有刹那间的僵直,也是因为不习惯,但最终姚倩还是靠了过来。

在黑暗中前行的两人,相互扶持着摸黑前行,相互取暖,亦是为了生存下去!

翌日,从睡梦中醒来,屎小小摸出昨天藏起的名片,决心今天去碰碰运气,不想手机却适时响了起来。

白胜竟然主动给屎小小打电话,这倒真难得,还特意给屎小小请好了假!

若是放在以前,单纯如她,早该感动的稀里哗啦!

然而此时的屎小小只是抬起嘴角,邪魅一笑,在唇上涂上一抹嫣红,蹬着高跟鞋便出了门。

白胜的车无声无息的停在小区门口,清晨的阳光懒懒的撒在上面,柔和的美妙。

屎小小直接拉开车门坐了上去,嘴上虽然很想奚落,最终还是忍了下去。

“这是要去哪?”屎小小故作轻松的问道。

白胜还是那个白胜,坚毅的侧脸波澜不惊,紧抿的双唇,拒绝着所有人的靠近。

这形象若是再卑躬屈膝一点,屎小小真的会误以为他是某位达官贵人的贴身保镖,但白胜如此高冷,恐怕脱离了白家,怕是活不下去!

屎小小习惯性的笑了笑,自顾自的再次开口道:“对了上次你说带我去复诊,是今天吧?”白胜向来守信,绝少食言,所以屎小小能猜到的只有这个!

结果还真被屎小小猜中了,只是没猜到了是,一到地方,白胜便把屎小小扔给了一个年轻医生,自己消失了!

离开的这段时间,屎小小无从得知白胜去了哪?却暗暗的感觉到白胜的不同寻常,也许他一直有什么暗疾也不一定!

专家的态度依旧和蔼可亲,甚至没让屎小小感受到,到处都能感觉到的轻视和侮辱,但却多了一种不存在感!

屎小小看着眼前白发斑斑的老者,在心里猜测,不知为何,从坐下的那一刻,屎小小便止不住的悲伤,之前所有的伪装,在此刻都显得脆弱不堪!

年轻的助手也伸出手来,把手搭在屎小小的脉上,眼神莫名的凝视着屎小小,若非铁石心肠,屎小小真要以为这医生是什么登徒子,这一巴掌也是轻的!

老者与年轻医生对视一眼,老者提笔在处方笺上开始写处方,屎小小刚想抽回手,不想年轻医生的手,猝不及防的在屎小小的手腕上摸了摸,屎小小浑身一紧,刚想发火,年轻医生却已坐正:“扪肌肤!是一种诊病的检查方式!”像是料到了屎小小的怒火从何而来,医生主动解释道,说完还故作一本正经的看着屎小小,这让屎小小怀疑从一开始,自己便弄错了!

想着屎小小咬了咬嘴唇,也许真是自己弄错了!

眼神瞟向老者时,老者突然站了起来,冲屎小小点头微笑:“您坐!我去去就来!”经过屎小小身边时,仍是微笑不止,见屎小小起身,往旁边让了一步,屎小小连忙止步,老者方再次点头走出诊室!

屎小小看着两个年轻医生,像上次一样换掉处方,给了屎小小一张看不懂的处方,皱眉指了指专家的位置:“不用等他吗?”

“你可以等!也可以不等!”年轻医生说了这么一句,又低下头去,跟另一名医生凑在一起,低低私语。

屎小小怒极,却也只是暗咬牙齿,猛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一把抓过桌上的处方,脚步加重疾步从诊室里走了出来!

把房门在身后猛的一关,屎小小便往收费室走去,不想身后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有人凑了过来:“我叫苏明!下次来你可以直接找我!”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屎小小斜瞄了一眼身侧的年轻医生,嘴角抽了抽:“你这是私自拉病人吗?你就不怕你老师?!”

年轻医生帅气的抚了下顶上乱发:“难道我不够有魅力?”说着还冲屎小小眨了眨眼,说完快步越过屎小小从步行梯下了楼。

屎小小站在原地咬了咬嘴唇,鬼才相信呢!这小子八成眼瞎吧?!自己都多大了,这死小子看起来比小刘还年轻!

想着,屎小小翻了翻白眼,乘上电梯,按下收费室的楼层数,却被一群人,冲到电梯后面,屎小小木木的拿着处方背靠电梯站着,一时到了地方,却又拼命的挤出电梯,站在门口,深深的舒了口气,刚抬腿想走,一眼瞥见一边走廊上,极速而来的人影,连忙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准备假装没看见对方,不想对方却直接跑了过来。

“屎小小!”赵无炎一脸的春风得意,看在屎小小眼里便是一种讽刺,无奈站住脚步:“你故意站在这地方堵我的吧?!”

赵无炎小心的打量了下屎小小的表情,才笑了笑说道:“没有!我正好有个病人过来交费,可能年纪大了没说清,喏!”赵无炎抬手弹了弹手上的收费单子:“费用还给人家收错了!”

屎小小撇了撇嘴:“那也用不着你个大主任亲自跑来跑去的吧?”

赵无炎看了眼屎小小那张愤世嫉俗的脸,又是摇头又是叹息:“就老人自己来看病!我不帮着跑?还指望什么人?”说着注意到屎小小手上的处方单:“这是专家处方!怎么了?你也生病了?!”

“头疼!!”屎小小没好气的瞪了眼赵无炎转身便走。

“哎!屎小小,你不用每次见到我就剑拔弩张的吧?!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能别提旧事重提了吗?!”赵无炎趁屎小小没走远,连忙唤道。

屎小小冲身后摆了摆处方,终究还是没有回头,她怕自己忍不住,忍不住对赵无炎又是一顿奚落,只要胸口的这股气不平,恐怕屎小小此生,再难见任何同学!

提着药站在冷风嗖嗖的走廊上(天气寒冷也许只是屎小小的个人感觉,初秋而已,何曾冷到如此地步?),白胜没有出来,连电话也没有一个,屎小小暗自冷笑,这样抠门的总经理你见过了吗?屎小小算是领教了,为了逃避为她付账,至于躲着不出来吗?

当然,屎小小也可以认为大方只留给值得的人,而屎小小恰恰是那个不值得的人!

“屎小姐!您好!”身后传来文质彬彬的问好声,屎小小缓缓转过身来,瞟向男子身后,刚刚自己还看过这边,没注意到这人呀?难道会瞬移不成?

现实生活中会瞬移的人,肯定不存在,那看来真的是屎小小自己出问题了!

“怎么了?白总让你过来叫我?!”屎小小想起这是电影中常见的桥段,可眼前这男人没见过,白胜那么难亲近,这男人是谁?!

男人平静无波:“不!是白夫人要见您!”

“白夫人?!哪个白夫人?!白总裁的哪位夫人?还是白总的哪位夫人?!”屎小小挑衅的抬了抬眉毛。

“白总裁的现任夫人!请跟我来!”说完男人微微转身,在前方带路。

是白强的母亲!那屎小小更没必要招揽了,尤其是那女人,她躲还来不及呢,干嘛还往枪口上撞?何况白胜现在又不在!

“那我不去了!”屎小小手上药袋一甩,转身便欲离去,男人转眼便到了屎小小面前,伸手揽在屎小小面前。

“屎小姐!我劝您最好还是去一趟!”男子缓缓低头,并不打算让步!

“怎么?!我不去,你还打算绑架不成?!”屎小小眯了眯眼睛,突然冲四周喊叫起来:“来人呀!有人非礼呀!!”

周围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停了下来,打量着屎小小,屎小小在众人的注视下,把包往身后一甩,故意砸到男子脸上,转身快步离开门诊大厅。

坐上计程车,想想没地方可去,看着窗外飘洒的落叶,屎小小莫名的感伤。

手机响起来的时候,屎小小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见是白胜,掌心用力握了握,终于滑开了接听键。

“喂!”

“到别墅来!”白胜的话简短明了。

屎小小不再想争辩,放下手机,缓缓闭上双眼,靠在靠背上,脑海中浮现出白胜那张冷峻的脸。

车子猛的停了下来,屎小小往前一穿,若不是被安全带牵拉着,怕是要撞破额头了!

“我们的车被人逼停了!”司机有些惊慌的回头打量:“你把车钱付一下,快点下车!”

屎小小看了眼胆小如鼠的司机,抿了抿嘴唇,抽出一张纸币递了过去,趁司机收钱的功夫,给白胜发了“110”过去。

“找钱呀!!”屎小小推了推前座,圆睁着双眼瞪着司机,等着拿到找回的零钱。

“你快下去吧!你连累我担惊受怕,还要找钱!你快下去!快下去!!”司机见有人走来,越来着急,不住的催促屎小小下车。

屎小小轻呲一声:“你怕个球呀!?他难道敢大半天的杀人不成?!”说话间男人已经到了跟前。

“你牛!你下车去牛!我不想卷入你们的是非中,你快下车,我还等着拉活呢!”说着又动手去推屎小小。

屎小小无奈,只得从车里出来,冲着大踏步走过来的大叔,便是一顿批评:“大叔!你没事装什么黑社会?!害我损失了七块钱!你赔给我!!你赔我钱!!我一个穷人不要吃饭呀?!你要死呀你!!你赔我钱!!快赔给我!!!”

男人脸上表情一滞,左右四顾,走到屎小小面前仍旧坚持:“屎小姐请跟我走一趟!!”

“不去!!你们白家那么恐怖,我干嘛自己送上门?!被你们杀人灭口了怎么办?!被你们毒杀了怎么办?!有什么事?你就在这说!”屎小小指了指马路中央,男子终于低下头来,指了指身后的车:“那请到车上谈!”

“不行!!”屎小小指了指不远处的红绿灯:“就这安全!有什么事你说吧!”

男子紧抿嘴唇,显然已是忍耐极限,刚要说话,一眼瞥见某个方向,垂下头来,转身上车,很快驶离了现场。

屎小小正纳闷呢,一转身,白总的车停在了身边,见是白胜,屎小小连忙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白胜正通过耳机跟某人通话,屎小小不敢打断,直到白胜挂断电话,方开口问道:“今天怎么来的这么快?我还真怕你家那条狗来硬的呢!”

白胜淡淡扫了眼屎小小:“我正好在附近!”

屎小小点了点头,见白胜无心交谈,也不想多话,既然无缘,何必多事?

回到别墅,白胜突然把一本账摆到屎小小面前,屎小小惊疑不定,伸手把账目拿了过来,随意翻看两下:“我看不懂!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你把它收起来!”白胜说着端起茶杯,慢慢饮了一口茶。

“不用了!”屎小小果断推了回去:“我一个小人物,跟你这样的大家族既没有亲缘,也没有血缘!干嘛做这种冒险的事?何况,我怎么知道这不是你们给我下的套?!”

白胜情绪莫名的看了眼屎小小,突然伸手把账目收了回来,随即便站起身来。

屎小小一惊,连忙叫住:“哎哎哎!你!你站住!小少爷他还好吧?”屎小小说着脸上一红,本来打算不闻不问的,可终究还是做不到吗?

屎小小有一种感觉,今日以后,恐怕再难与白胜相见,心中虽无情谊,到底有几分不舍,尤其是有那样的牵绊!

“他很好!”白胜冲身后的屎小小淡漠的说了这么一句,终于一扭头下楼离去。

屎小小呆坐在二楼,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听着白胜远去的声音,终于这世上又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吗?

屎小小不知在这里坐了多久,等她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双腿已经麻木的站不起来了,在楼上来回踱步几圈,终于找回自己双腿的屎小小,离开了白胜的郊区别墅,这一去也许便是永远!

这一次没人出面阻拦,就连徐筱妍也未曾露面,而结果没有变化,越来越冷漠的白胜,终究让他们之间渐行渐远,终成陌路!

“谈的怎么样?”姚倩敏感的嗅觉帮了她,而屎小小却不愿多说,此时的屎小小是不是很像白胜?就算身边躺着自己心爱的人,还是愿意把所有的事,都自己一个人抗下吗?

屎小小下意识的张了张嘴,千言万语都堵在胸口,只换着一声叹息:“没有!白总我们在医院就直接分了手!”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来听你的演唱会我来听你的演唱会中2病|现言陈识是个善良的男孩儿。在我失恋的时候他把我捡回家,后来我们在被窝里滚到天亮,他用身体把我团住,我眯着眼睛装睡。我们爱了一阵子,后来在火车上分手,他扔了车票下车,我一个人从广州哭到了北京。再见面,他搂着新的姑娘,我连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20岁那年,我最大的愿望是和陈识在一起。20岁那年,陈识最大的愿望是在工体开演唱会。
  • 跟着天王当童星跟着天王当童星一笑笙箫|现言天王巨星丑闻缠身,大型户外亲子真人秀节目意外找上门。一线娱记宏图满志,误食最新药剂秒变小孩被天王捡回家。夏朵朵只想做一个安静的潜伏娱记,一手掌握天王最新资讯,然一个不小心,她居然成了史上最抢戏童星!
  • 虐恋情深之替身虐恋情深之替身傅渝|现言她爱了他十年,他恨了她十年。结婚十年,才发现,她不过是一个替身。
  • 原来爱你这么久原来爱你这么久蓝花草|现言“这是二十万,足够你往后的生活,从此以后,你,我各不相干。”再见面,他将我压在了电梯墙上,对我怒吼。“温晓彤,你就这么缺男人,说,你给我带了多久的绿帽子?”“温晓彤,你是不是一直就这么犯贱?你缺男人,你完全可以继续找我。你干嘛去招惹我哥?你那肮脏的身子居然让我们兄弟二人都睡了。”“唐素,我勾·引你的哥哥,呵呵,也对,在你们这些有钱人的眼里,我这样的人,就是下贱至极。我除了勾·引男人,就什么也不会,你说是不是?”“以前的时候,我是被你包·养的,见不得光,现在,我是被你哥哥包·养的,他大发慈悲,我可以见光了,你说,我的手段,是不是更加的高超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重生之媚宠重生之媚宠臻善|现言重生父母新丧时,顾眉景十四岁,敏感、自卑、怯懦、交际无能。 好在重生带着金手指,让她可以慢慢改变自己。 ——手上长了株开着五色小花,满满都是正能量的“药草”。 可排毒养颜、美容瘦身、改善体质、根治内外伤、提高记忆力…… 只是,说好的满满都是正能量呢? 为毛里边有朵花变异成黑色了! 说好的越长越美呢? 怎么越长越媚了!
  • 前妻的蛊惑前妻的蛊惑尘陌|现言苏浅二十一岁的时候,第一次见林睿,深深的被这个冷漠的男子所吸引,费尽心思,终于嫁于他为妻。 相处三年,他始终不冷不热,不温不火。 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习惯了这般沉默的爱恋,一个人傻傻的守候着,希望有天他会回过头来发现她一直都在。无情的真相让她明白,最初不是他想要的那个人,无论她多么努力都无法抵达他心里的那个位置。她做了个影响她一生的决定。 片段一 回家的车上,车窗上映着林睿的影子,车内静得只听见车行驶在路上的声音。 苏浅突然的偏过头去,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正在想今天遇见梓璇的情景,他冷冷的瞪着这个女人,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 鼓足了勇气,由于紧张的缘故,话说得断断续续。 “你是爱我的,对吗?”她带着乞求的眼神看着他,这是结婚三年来她一直不敢问的问题。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波澜,这个问题,让他稍微的缓愣了一下。他轻轻的推开这个靠在他身上的女人,把视线转向车外。沉默是他一贯的回答方式。 她放开紧抓着他手臂的手,知道再问下去也得不到答案。 片段二 四年后,他又一次看见她,她挽着别的男人,轻蔑的对他一笑,自信,骄傲。完全与四年前那个哭着向她索爱的女子判若两人。 。 片段三 “告诉我,苏楠是不是我的儿子。”林睿紧抓着这个叫前妻的女人,她似笑非笑的神情,让他觉得害怕,她究竟是个怎样的人,时而温柔,时而张狂。曾经以为她就掌控在自己的手掌,如今他怎么也握不到。 “你是过于高估自己,还是太小瞧我?是不是觉得我只会围着你转?”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她觉得自己曾经是多么的可笑。 “你只需回答我是还是不是?”他生气的加重力度。 她挣扎着缩回手,揉了揉手腕,抬起头对视着他,冷冷的说:“不是。” 片段四 “跟我走。”林睿抓着这个酒意朦胧的女人。 “你们认识?”夏凡看着他们两个不解的问。 “当然,他是我的前夫。”她一点也不介怀的说出前夫这个称谓。 林睿把苏浅塞回车里。“前夫?你以为这么轻易就逃得出我的手掌心?”他用中指抬起她的下巴,她看见他嘴角那么诡异的笑。 “只要分居两年,我们的婚姻就自动解除。现在你无权干涉我。”她也不示弱。 “你以为就这么简单,只要我一天不签字,你就是我林睿的妻子,法律?你觉得在我这里会生效?”他得意的笑起来。 “你,你想怎么样?”她气呼呼的看着这个男人,还真是无耻。 “继续当你的林太太。”他说得多简单。 “休想。”她咬着牙狠狠的说出这两个字。 “走着瞧。”脸上未变的微笑,却让苏浅感到一阵阵寒意。 有小尾巴狼)
  • 小福妻的报恩小福妻的报恩白非白|现言明明他们才是夫妻,可是这个丈夫对小福和别的女人昵称一样,亲昵一样,甚至在她马上要被车撞死的时候,还因为别的女人而放弃了她。 而那个素不相识的陌生男人却在天冷的时候给她披上了大衣,给了她一瞬间的温暖,和死时候的体面。 到死的那一刻,田小福才终于确认自己是有多眼瞎!所有的隐忍有多傻! 车祸魂未死,一朝命重生。 田家小福决定抛弃所有过往,只为自己活一个精彩人生。 可是,咦,隔壁搬来的小哥哥,你这嘴角怎么和恩人有些像呢? 那这披衣之恩,到底要不要报呢? 某人微微一笑:报啊,当然要报,我的小福,我权不缺、钱不缺,就缺一个妻,不如你以身相报吧。
  • 戏精游戏:恶毒女配霸道护夫戏精游戏:恶毒女配霸道护夫木子鱼囮|现言鱼囮:“这是一个人生信条为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在实感游戏与真实世界都混得风生水起的女版龙傲天故事。” 男1:“喂!不要乱说!这明明是我披荆斩棘的王者之路!…嘛,加她一个也不是不行…” 女1:“姐才不是龙傲天呢!她超级温柔,每一步都是靠的自己!” 男2:“哈哈哈,原来这个故事是这样的?” 女2:“你们都别说了,没一个说到重点!边边~我们不要听他们乱说,干脆去玩吧?” 男3:“…只要她认为是这样的故事,那就是。” 女3:“嗯?我觉得这故事不错!哈哈…” 男4:“嗯,喜欢就好。” 男5:“没看出来,这还是个撒狗粮的故事?不是冒险加解谜的故事吗?” 神秘男子:“……”
  • 重生之知心爱人重生之知心爱人清伊|现言苏玉,去世后意外回到了十七岁。彼时,家中正因哥哥苏豪上大学的学费问题而产生了为苏玉找婆家的念头。而这婆家正是前世苏玉的第一任丈夫,李建国。他对苏玉、对苏家都是很好的,即使是面对后来苏玉的私奔,也没放弃对苏家的帮助。可当时的苏玉太过反感李建国,对这些都视而不见。而今生,苏玉决定改变自己的命运,牢牢抓住自己的幸福。
  • 总裁引妻入局总裁引妻入局云画|现言他是风靡夏城的乔氏集团少东家,众人眼中他温润有礼,却只有她知道,他天性凉薄,锱铢必较!她是父母双亡的珠宝设计师,天生丽质,却不幸成为他的猎物。一场假面舞会,他邂逅了戴着狐狸面具的她,为找出神秘离去的她轰动全城。重金悬赏之下,她成为全城女人的情敌——可是冷漠如他,她究竟是他心底的挚爱,还是某人的替身?一场早有预谋的暗算,她不幸在婚礼前发生车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