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62章 大结局(7)

……

[风云皇朝一十二年,丞相狄骁凡乞骨还乡,邪皇陛下率百官出城相送。同年,军师月浮屠接任丞相位,辅佐朝政。]

……

[风云皇朝一十五年,简氏少主简零零入宫伴读,辅佐帝业。简氏家族嫡二小姐简熠熠晋位少主,承接祖业。]

……

[风云皇朝一十八年,邪皇陛下退位,太女纪邪风登基为皇,执掌大权!

风云皇朝一十八年,二皇子纪邪云及冠,封摄政王侯,掌权摘星阁!]

……

[风云皇朝一十九年,太上皇携太上皇君归隐曼城。]

……

[风云皇朝二十年,风啸首领辞位交接,雷禁堂主接任屠生军首领职位。风鸣首领辞位交接,雷宏堂主接任破晓军首领职位。]

……

[风云皇朝二十二年,霖王君抑郁成疾,病体沉疴,药石无医。薨于沐城,享年五十九岁。]

……

[风云皇朝二十八年,无上皇崩于沐城,享年七十一岁。风云皇朝二十九年,无上皇君薨于沐城,享年七十四岁。]

……

[风云皇朝三十一年,霖王薨于沐城,享年七十二岁。霖王世女沐梓佑承继母衔,封为霖王。]

……

[风云皇朝四十一年,太上皇君寿终正寝。]

……

弈凰帝国,曼城。

洁白的丧幡挂满整座曼城,远看真像是下了场雪。漫山遍野被积雪覆盖,白得透不过气。

阵阵秋风刮过,带着无数纸钱在空中飞舞。沉重的挽歌已经响了六日,今晚是亲人离别前的最后一晚。

曼城,城主府。

大堂中央安置着一口紫金楠木馆,棺材下方,披麻戴孝的一男一女跪在地上,无声的烧着纸钱。

男子生得妖冶,一双凤眸勾人心魂。额前一缕长发编成细辫垂下,为他平添几分野性。

女子面容如玉琢冰刻,一双星眸看似温和,却藏着锋芒。樱色的唇瓣紧紧抿着,眼眶被烟熏红了也不敢让眼泪掉下来。

沉稳的脚步声自二人身后传来,男子眼眶里的泪珠在打颤,强忍着哭喊的冲动,闭上眼,头也不敢回的问着:

“……母皇,你真的要抛下云宝和皇姐吗?”

两人身后,已经沐浴焚香换好玉衣的老妇人从容笑笑,走到两人面前,伸出手摸了摸男子的头。“以后,皇姐会替母皇照顾好云宝的。”

纪邪云跪在地上,伸手抱住纪凰的双腿。眼泪如决堤之水,控制不住的向外涌。“母皇!云宝以后每年都抽出时间和皇姐来陪着母皇,母皇你别离开我们好不好!”

“这么多年了,母皇的小云宝怎么还是没长大。”纪凰那满是褶皱的手落在纪邪风脸上,动作轻柔的擦去了他脸上的泪。

“你们父君一个人走在路上也很孤独,云宝你有皇姐陪着,但父君只有母皇,你明白吗?”

“不明白不明白!”纪邪云摇着头,哭得像个小孩。自从接任摘星阁这么多年来,他从未有哪一刻这么失态过。

纪凰笑得有些无奈,还像四十年前那样,蹲下来拍着他的背,轻轻哄着:“云宝乖啊。”

纪邪云抱紧她的腿,任纪凰怎么说,他就是不愿意松手。

纪邪风在一旁跪着,上身挺得笔直。听着纪邪云在旁边哭闹,她既没有帮忙也没有阻止。

不帮忙,是因为她从小就知道,她的母皇是个说一不二的帝皇。

不阻止,是因为她还抱有一丝奢望,希望云宝真能哭得母皇动容。

“云宝,今日最后一晚了,你这是要哭得父君不能安歇吗?”纪凰叹了口气,轻轻抚摸着纪邪云的头发。

纪邪云正欲开口,却在下一秒被纪凰点了穴位,动弹不得。

纪邪风看着这一幕,对上纪邪云那震惊又悲痛欲绝的目光,心情沉重的摇了摇头。

“母皇,你真的……决定好了?”纪邪风抱着最后一丝奢望,开口问着。

纪凰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母皇何时骗过你们?”

纪邪风闭上眼,眼角滑下两行泪。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朝着纪凰行了跪拜大礼,艰难道:“那……儿臣,恭送母皇!”

“家中大人不在了,崽崽要好好照顾弟弟。”纪凰拍了拍纪邪风的肩膀,继续道:“就把母皇和你父君葬在曼城,不要入皇陵了,别让人扰了母皇父君的清静。”

“儿臣,明白!”纪邪风把头磕在地上,不敢抬起来看纪凰一眼。

她怕她和弟弟一样,忍不住乞求母皇留下。

纪凰此刻也没话交代了,最后一次拍了拍纪邪风的肩膀,然后站起身,一步一步朝着大堂中央那口棺材走去。

棺材里,躺着一个在等她的人。

“儿臣谨记母皇之令,必当竭尽全力,照顾皇弟!”

“儿臣谨记母皇之令,国丧从简,给母皇父君以清净!”

“儿臣谨记母皇之令,在位期间不改曼城一草一木,护佑曼城百姓远离朝堂纷争!”

纪邪风的声音一声接一声响起,纪凰闻言笑笑,轻躺进棺材里,伸手描摹着枕边人安静沉睡的轮廓。

汹涌的内力在她体内运转,片刻的膨胀之后归于宁静。

纪凰躺在棺材里,牵着御弈卿的手,脸上挂着一抹笑。

那笑容,该是一辈子苦过、累过、笑过、爱过、放肆过、狼狈过、低沉过、辉煌过,临走时才能有的释怀与从容。

最后闭眼的瞬间,纪凰脑海里仿佛真的在回放她的一生。灵堂里纪邪风和纪邪云的哭声都渐渐远去,她好像走马观花一样,看完了她这一生。

最后啊,她的记忆停留在了十三岁那一年。

那天,有个白袍公子坐着轮椅,在曼城外等她。

她策马出城,看着那公子,真真是恍了神。

世上果真有这般人,你看他一眼,眼里便只能容得下他。

她问“公子来此所为何事?”

后来才知,这公子啊,是来与她度一生的。

……

[风云皇朝四十一年,太上皇君寿终正寝。

风云皇朝四十一年,太上皇,殉情。]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腹黑世子妃日常腹黑世子妃日常花间雪|古言一朝穿越,腹黑狡诈的她竟成身中寒毒的病弱千金,未婚夫唯利是图,将她贬为贱妾,她冷冷一笑,勇退婚,甩渣男,嫁世子,亮瞎了满朝文武的眼。 不过,世子,说好的只是合作算计人,你怎么假戏真做了?喂喂,别说话不算话啊。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倾城狂妃太逍遥倾城狂妃太逍遥九陌|古言杏林世家继承者沐云澜,在与别人比武时,莫名穿越至傻女沐云澜身上。当她睁开眼时,一片鲜红;反映过来时,已嫁为人妇。他,邪魅倾城,惊才绝艳,虽在朝中无权,却名满天下,引得皇帝心生不满,意欲羞辱。一纸赐婚,他娶了那个天下皆知的傻子,也碎了一地少女芳心。可是,他乐的守护这份天真痴傻,哪怕他早已看出她是装的。而她也乐的享受这份保护,哪怕她知道,他早已知道她并非痴傻。只是,当他为护她而中毒昏迷时,她怒了。老娘装疯卖傻,可不代表真傻。伤了她沐云澜的人,那就等待着接受她的怒火吧!护她者,她便护其一生一世;伤他者,她定叫他生不如死!从此,世间多了个倾城狂妃;从此,世间出现名逍遥神医。【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全本)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全本)妃小猫|古言她是北苍国人人避而远之的‘煞星’公主,太监不怕她,宫女能打她,连猫儿狗儿都能欺负她!不过是长的丑了些,脸上麻子多了些,可谁知道,丑容下遮掩的惊天秘密? 本以为暗恋成真,谁想某一天,一封决绝书,一道圣谕。情郎取了白天鹅,她这丑小鸭奉旨和亲,远嫁东陵国…… 出嫁当日,她洗尽铅华,回眸倾城,艳惊天下! · 花嫁摇摇,落定景王府。 谁知门口不见大红灯笼,等待她的竟是两条丈长的送葬白布?喜堂变灵堂,夫君成了一块冷冰冰的‘牌位’! 新嫁娘变寡妇,景王府内惊吓、疑云、神秘接踵而来! · 成亲三月,她本是竟然怀了孩子…… 老太妃勃然大怒,一场家法生生折杀掉她腹中的生命。 愤然离去,却惊闻景亲王并未死,那住在香雪园中的面具男人便是她的‘鬼丈夫’?! 他暴虐,嗜血,阴冷,邪恶,越是靠近,越像毒药侵蚀着她,邪魅得教她难以抗拒。 · 一嫁,他是景亲王,是坐在轮椅上的神秘面具男人。她是貌比无盐的‘煞星’公主。 二嫁,他是摄政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物。她是花容月貌的‘歌家’小姐。
  • 天下无双只在倾刻之间天下无双只在倾刻之间陌花浅欢|古言穿越到一个陌生的世界,遇到个陌生的人,突然发现这个男人……
  • 鬼王宠妻:绝色特工妃鬼王宠妻:绝色特工妃沈念辰|古言新书《团宠大佬是皇后》已连载。 元国公府嫡小姐,无法无天,一无是处。却被权倾朝野的尧王苦追八年,不顾圣旨强行封妃。 现代特工赫澜临死前对喜欢了六年的男人说:下辈子,老娘一定把你拐到手! 一朝重生,睁眼就见她梦寐以求的男人正看着自己。 她浅笑着勾起男人下巴:你说我这么喜欢你,要是拐不到你,是不是有点对不起我自己啊?面对她突如其来的热情,寂尧震惊又兴奋! 什么九五之尊、阴谋诡计!通通滚开!本王要去生崽崽! 他坦言:“你是我的命,不宠你,我就得死。” 四国大乱,她身披战袍,力挽狂澜!诛奸臣,惩宦官!虐白莲!怎一个爽字了得!
  • 后宫凶猛:臣妾是卧底后宫凶猛:臣妾是卧底雪倾听|古言她是现代疯狂的卧底女警,穿越成亡国公主,暴君强娶,诸王相逼。 皇上怒不可遏:朕视你如心头肉,你却无心于朕,那就用美人换江山吧! 叶念惜一嫁再嫁,成了恶名昭著的卧底皇后,辗转九州,成就皇图霸业。 轩辕谂:本王身中剧毒,命不久矣,对你有威胁的人,本王都一一替你杀了。 叶念惜:他们都死了,本宫只能嫁给你了。
  • 红颜笑浮生红颜笑浮生暴躁星星.|古言她满怀期待的嫁给他,原以为,她会母仪天下,却不曾想,他却爱上了另一个女子,把她深深逼宫,让她交出凤印。 她的双膝早已血肉模糊,而他却没有一丝怜悯,却道“来人,地上再倒满玻璃渣。” 大雪还在下着,梅花已经开了,你的承诺终是成了谎话。 微风还在,阳光正好,伊人却已不复。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