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779章 大大大结局 6000字

腊月二十八这一日,许乔生的棺木顺利上山下葬,这样子丧事也就办完了。

马上就是过年,吴氏也不好一直住在许宅的,所以腊月二十九也就回到了许家。

丧事办完,家里挂的白也就撤了下去,毕竟马上就要过年,也不好一直在这种气氛当中过的。

少了一个人,怎么也有些不一样,大家脸上还是不见笑意,今年这个年必定过得十分压抑就是了。

规矩上和往年都是一样,但大家都高兴不起来,不见笑声。

这会儿许家一家子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呢,没想到老头子就这么没有了,来得还是很突然的,从他病倒到走还不到两个月,两个月之前都还硬硬朗朗的,跟家里人有说有笑,突然之间就没有了,这事儿放在谁身上也难以接受。

许平武回都回来了,当然要在家过了年再走,林氏想了几日,也算是缓过来了。

这一日总算是开心了些,笑了笑,让平武到了跟前来,“你回来了,念念他们母子两个在那边可是要孤孤单单过年了,年后你可早些回去,不可在家待久了。”

许平武点头应下,“奶奶费心了,过几日我再去念念娘家看看,回都回来了,也得去探望他们的。”

林氏点头,“你想得周到,该去的,也得备上些东西才是,前些日子咱们家办丧事,亲家还来了的。”

许平武道,“奶奶,您可得好好保重身子才是呀,爷爷已经没有了,您可得好好的,多活些年头,以后看到咱们家热热闹闹的,多好啊。”

林氏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放心吧,你在外也好好顾着身子,别让我在家里挂心。”

许平武赶紧说,“会的,一定会的,奶奶放心。”

许平武正月初六就离了家,他要回南岭去,方念他们母子两个在那边没人照顾,他走得着急,也没安顿好,就怕他们遇上什么麻烦自己解决不了,心里一直都挂念着。

许平文田庄上正月十五之后才开工,他是要开工之后才去的,再者吴氏的肚子已经足月了,不定什么时候就要生,他要在家陪着吴氏生了孩子才会走的。

吴氏这是第一胎,也不敢大意了,早早的就已经找好了产婆,生怕出了什么意外,先前王婷花的事可给许家所有人都留下了阴影。

正月十一这一日,午后,吴氏吃过了午饭回屋里躺着,刚刚躺下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肚子疼得厉害。

她赶紧就跟许平文说了,许平文出去喊了一声,“娘,秀兰她肚子疼,是不是要生了?”

张氏正在洗碗,一听这话赶忙从灶屋里跑了出来,“可不是咋的,就是要生了,日子也到了,相公赶紧去把产婆给找来,小宝去跟张大夫说一声,让张大夫先不要出远门,要是一会儿有啥事儿也赶得及过去喊。”

林氏在上房听到动静,到了外头来安排,“都别慌,慢慢来就是了,可得稳稳当当的才行,老大媳妇儿赶紧把锅洗干净烧热水,一会儿要用热水的,老二媳妇儿你也去帮忙。”

这女人生孩子是大事,可不得好好忙活嘛,这一下子一家人又忙碌起来了。

吴氏在屋里疼得厉害,这会儿也顾不上,产婆很快就请来了。

吴氏这是生第一胎,时间要久一些的,现在才刚刚开始呢,之后受苦的时候少不了。

这产婆是个经验老到的,这会儿一看就说,“起码得三个时辰,好好准备着吧。”

一听这话,许平文吓坏了,“三个时辰?那会不会疼得受不了啊?”

产婆说,“女人生孩子都是这样挺过来的,三个时辰还不一定能生得下来呢,慢慢等着就是。”

张氏也说,“平文你别着急啊,生孩子就是这样的,安心等着,你在这儿说话,但是让秀兰心里不踏实了,她这会儿正难受呢。”

女人生孩子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吴氏疼得厉害,就那么在屋里等着,从午后一直等到了傍晚,三个多时辰过去了,总算是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

产婆抱着孩子出来,欢天喜地的道,“生了,是个男孩儿,恭喜你们了。”

所有人高兴不已,林氏坐在院子里,这会儿脸上可真是见了笑意,笑着说,“好事儿,好事儿啊,秀兰辛苦了。”

吴氏在里面,听着外面的动静也高兴,笑着笑着竟然流了眼泪,没想到她这就做娘了,当真是做娘了,以后有这个孩子,还有小宝,她有两个儿子,真好啊。

现在自己生了儿子,以后可得加倍对小宝好才行啊,孩子心里敏感,要是没有关心他,心里不定怎么难受呢?她可得好好注意才行。

许家这一个月里又是办丧事儿又是添丁进口的,还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都不知道该不该说一声恭喜。

这可真是,人生几件大事儿都让他们家给赶上了。

许如玥远在京城,知道许乔生的死讯时都已经是正月里头了,她听说之后也是惊讶了,不可置信的问许平秋,“当真是没了?”

许平秋点了点头,“是啊,我收到了平武的来信,的确是没了,我本还想着要不要回去看他的,又在想,人都已经没了,回去还有那个必要吗?就在家里烧了一炷香,也就算完了。”

许如玥皱着眉头,“怎么这么快?当日在许宅见到他不是还挺硬朗的吗?这也才一两个月,竟然就没了。”

许平秋说,“世事无常啊,谁能想得到,大过年的,娘娘可别为这事儿伤神才是。”

许如玥微微一笑,“没有,我就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想了想,回想起来当日许乔生见到她的那个样子,好像从那之后许乔生就病倒了,难不成当日许乔生当真是认出来了她,被吓到了?

然后就这样一病不起了?

意识到这个可能,许如玥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许平秋在边上问,“娘娘这是怎么了?”

许如玥也没瞒着她,将当日的事情给说了,“我总觉得这事儿跟我有关呢。”

许平秋赶紧说,“这事儿怎么跟娘娘有关呢,人的生死实在是无常,谁也料不到的,当日也就是见了一面,就算是知道了娘娘的身份,吓到了,那也是自己心里有愧,怨不得别人的。”

许如玥道,“我心里也没觉得内疚,就是觉得这事儿挺神的,没想到那老头子最后竟然是这么去的,还真是世事无常啊。”

许平秋赶紧岔开了话题,“娘娘,今年元宵,京城的花灯肯定特别好看,现在都已经开始准备了呢,今日进宫我看到道路两旁都已经挂上了好些花灯。”

许如玥说,“再好看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年年过年都这样,宫里得摆宴,皇上招呼文武百官,我就得招呼女眷,忙个不停。”

许平秋笑笑,“那我得去看看才行。”

许如玥说,“你不跟着明天进宫来?”

许平秋笑道,“我不来,我到时候称病,这样就能溜出去看灯会了。”

许如玥听着这话,心里羡慕不已,还是秋儿好啊,想出去就出去,她是当今皇后,大过年的,想自己出去乐呵乐呵都不成。

今日边关有急报,明朗就去处理了,晚些时候才到了昭阳宫来,见许如玥在榻上撑着头想事情,就坐在了她对面。

“你这是想什么呢?朕进来了你都没有反应。”

许如玥看了他一眼,“皇上忙完了?”

明朗点了点头,“忙完了,这会儿肚子正饿呢,晚上吃锅子吧,孩子们也一起,咱们一家人坐在一起多热闹,这么冷的天气,吃锅子身上都暖和了。”

许如玥点头,好啊好啊,我也想吃,许久都没吃过了,我要吃鱼片,羊肉片,牛肉片,一定要切得薄薄的才行。”

小柔在边上听到了,便下去吩咐,一会儿就会准备好送来的。

许如玥靠到明朗身边,直接就躺到了他的腿上,边上几名宫女赶紧退了出去。

明朗搂着许如玥,低头看着她说,“这是怎么了?今日这么黏人。”

许如玥说道,“皇上,许乔生竟然死了,我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这个年纪就死了,看着挺好的啊,我总觉得是当日见到了我,想到了那一日在街上的那一眼,被吓到了,所以才这么快去了的。”

明朗点头,“有这个可能。”

许如玥没说话了,明朗摸着她的下巴,“你不会告诉朕,你在为这事儿自责?”

许如玥摇了摇头,坐起来说,“怎么可能?他自己吓死的,又不是我把他给杀了的,我为什么要自责?就是有些感慨吧,算了算了,不说这事儿,皇上,今日秋儿说今年京城的灯会肯定特别热闹,咱们能不能出去看看呀?”

明朗挑眉看她,“你又想出去玩儿了?”

许如玥嘟着嘴,“很热闹嘛,一年就这么一次,不出去多可惜。”

明朗笑着说,“你呀你,朕就知道把你带出去玩儿只能玩儿野的,三天两头就想往外面跑,是不是?”

许如玥吐了吐舌头,“是啊,外面多好啊。”

明朗说道,“那一日是元宵,宫里要摆宴,咱们走不开呀。”

许如玥叹了口气,“我就知道,算了吧,我也就是说一说,不能出去饱眼福还不能饱饱口福吗?就这样吧,在宫里也挺好的,到时候咱们上城楼看也能看到,就是感受不到那种热闹的气氛了。”

锅子准备好了,是鸳鸯锅,分为了两边,这是许如玥特意让人做的铜锅,就是为了吃火锅用的,这时候根本就没有火锅,她想饱口福还得自己来。

一家人坐在一起十分高兴,明朗和许如玥向来不重规矩,只有他们自家在一起的时候,饭桌上也可以说说笑笑,想到什么便开口,几个孩子都是爱说话的,把他们夫妻两人逗得乐呵呵的,笑个不停。

许如玥还被汤给呛到了,明朗赶紧给她顺了顺气,“你说说你,吃个锅子也能把自己给呛到,能不能让朕省心啊?”

初霓摸了摸自己的脸,笑着说,“母后羞羞。”

初阳在旁边笑得不行,赶紧说,“初霓,你可别这么说了,一会儿母后该生气了,打你屁股。”

初霓笑眯眯的,继续吃东西了,“反正母后就是羞羞,我吃东西都不会呛到呢。”

初霖也跟着邀功,“我也不会呛到哦。”

许愿仰头,“我也不会呢。”

几个孩子你一言我一语的,都觉得自己厉害,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母后连他们都不如,羞羞。

元宵这一日街上那可是空前的热闹,家家户户的老百姓都到外面来了,街上灯火通明,有如白昼,卖小吃的,猜灯谜的,玩杂耍的,卖花灯的,各式各样的摊子,让人眼花缭乱。

这一切许如玥这会儿是看不到了,她还跟明朗在宫里宴请百官呢。

按照往年的规矩,要到亥时许才算是结束的,结果今年明朗提前了一个多时辰,直接就说,“朕听闻今年京城的灯会空前热闹,众爱卿也不必在这宫里陪着朕耗费时辰,白白浪费了,这般热闹也难得见到,这会儿就散了宴席,众爱卿都回去吧,换身便服上街跟着老百姓一块儿热闹去,过元宵就该开开心心的才是。”

底下的臣子还没有回过神来,许如玥倒是回过神来了,笑了起来,小声的说,“皇上,咱们也能出去看看吗?”

明朗冲着她微微一笑,“要不然朕为什么要提前结束呢?赶紧回去换衣裳,一会儿朕带你溜出宫去看热闹。”

许如玥点头如捣蒜,“好啊好啊。”

文武百官这会儿也回过神来了,赶紧起身谢恩,到了外头才有几位老臣说,“皇上这是怎么了?竟然让咱们上街去看花灯。”

另一人笑着说,“我看啊,皇上这是想带着皇后娘娘去看吧,拿我们当借口,罢了罢了,咱们这位皇上那可是奇招不断,不知什么时候就让人吓一跳,既然都已经散了,咱们何必辜负了皇上的好意,都回家去换了衣裳上街热闹去吧。”

回了昭阳宫换衣裳,许如玥问明朗,“带孩子们一起去吗?”

明朗摇了摇头,“咱们两个人出去快活,带他们做什么?在宫里放烟花就成了,朕已经让朱达带着他们去放烟花了,准备了一大堆,这会儿高兴得跟什么似的,咱们出去了,他们不会知道的。”

许如玥摇了摇头,笑着说,“皇上现在可真是越来越会哄孩子了啊。”

明朗搂着她的腰,笑着说,“他们都已经长大了,还成日里跟着我们做什么?好不容易有机会单独相处,带着孩子岂不是浪费?”

许如玥点了点头,也觉得他这番理论很是正确,孩子就是电灯泡,这时候当然得扔下啦。

可怜兄弟姐妹几个,这会儿还不知道父皇和母后把他们给丢下了,而且他们还被嫌弃了。

许愿笑着说,“父皇可真好,让我们放这么多烟花。”

初霓也笑着说,“是啊是啊,父皇是天底下最好的父皇了。”

明朗带着许如玥出宫,连进带了一队侍卫暗中保护,皇上是个随性的,他可真是操碎了心,可不能出什么事儿才好。

许如玥进宫这么些年,还是第一次在元宵节出宫看花灯,高兴不已,到了夜市上看着什么都觉得有趣。

明朗就跟在她后面付钱,不一会儿手上就拿了好些东西了,明朗笑着说,“再这么买下去你还拿得下吗?”

许如玥看了看,是挺多的,便塞在了他的手上,“你给我拿着,我要继续买,这些真好看,带回去给孩子们,他们肯定喜欢。”

明朗赶紧说,“你要是带回去,他们不就知道咱们两个偷偷出宫了吗?”

许如玥点头,“是啊,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

明朗哭笑不得,这傻媳妇儿怎么越来越傻了呢?

许如玥玩儿了好久,总算是没那么高的兴致了,明朗带着她到了河边,早已经停靠了一艘船在岸边,两人上了船,许如玥四处看了看,没见到有船夫,明朗自己拿起了双桨开始划船。

许如玥笑着说,“皇上还会划船呀?”

明朗看了她一眼,没说话,那眼神分明就是:你男人我有什么事是不会的吗?

到了湖中央,明朗把船停了下来,带着许如玥到了船头,让她看岸上。

湖的四周都挤满了人,到处灯火通明的,看着格外热闹,而他们待在湖中央又很安静,这种静谧与热闹交织的感觉还真是不可言说。

仿佛这纷纷扰扰的世界跟他们无关,此刻只剩他们两人在,这天地间没人听得见他们说话,想说什么都可以。

许如玥搂着明朗的脖子,笑着说,“皇上,这里真好。”

明朗点了点头,“就知道你喜欢,今晚既然是出来了,那就好好玩儿,等你高兴了咱们再回去。”

许如玥凑上去亲了他一下,“这里没人会看见吧?”

明朗摇了摇头,许如玥又亲了他一下,明朗说道,“一般人当然看不见,不过……连进带人在四周保护,他们看不看得见我就不知道了。”

许如玥红着脸,跺了一下脚,“过分。”

两个人坐在船头,许如玥靠在明朗怀里,闭上眼睛,这一生,有他在,便是最好的安排。

“皇上……相公,我要叫相公。”

“嗯。”明朗笑笑,这丫头傻乎乎的。

许如玥转过身,搂着他的脖子,“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就这么陪我一生,好不好?”

“你说呢?”明朗在她额头留下一记轻吻,“从见到你那一刻,我就已经这么跟自己说了。”

许如玥笑了起来,烟花升入夜空,照亮这湖面,衬得她明眸皓齿,娇艳动人,那双眼睛在述说着她的柔情。

“相公,明年还来好不好?”

明朗无声叹气,真是玩儿野了啊,还能怎么办呢?自己惯的,继续惯着呗。

“好啊。”

——全文完——

小小番外一个:

依然到了十六岁,长得很好,但是迟迟都未说亲。

京中有机会娶到郡主的人家,纷纷开始走动,郡主得皇后娘娘喜欢,而皇上对皇后娘娘的话又是绝对服从,娶到郡主,那就是鸡犬升天啊。

奈何郡主眼光太高,这个看不上,那个很嫌弃。

这一日进宫,如玥笑着问她,“依然想要找个什么样的如意郎君啊?有喜欢的可以告诉姨母,姨母让你姨父赐婚就是了。”

依然嘟着嘴,“姨母,依然很认真在相看啊,都怪你们。”

如玥皱眉,“怎么怪上我们了?”

“爹爹和我那几个姨父多好啊,舅舅们也不差的,跟他们一比,我看谁都像傻子。”依然气呼呼地道。

许如玥掩唇笑了,“姨母年轻时和你一样。”

“嗯?姨母也觉得姨父是傻子?”说完,依然捂着嘴,姨父是皇上,这话可不敢乱说。

许如玥笑得更厉害了,“不,是觉得我是傻子,所以赶紧嫁了他,要不然嫁不出去怎么办?

话音刚落,韩彻从外头进来了,轻哼了声,“就觉得娶了你亏了,原来亏在了这里。”

依然偷笑,现在姨母有的忙了,得哄人啊。

完结撒花。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啦,今天我写了一整天,现在胳膊都快断了,总算是写完了。

感谢大家看到这里,人海茫茫,你我相遇即是缘,感恩。

之前也说过,这本书写得不是很顺利,也有很多读者批评,每次收到批评心情就会很差,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改,特别难受,但是我也很感谢大家的意见,没有批评就没有进步嘛。

写小说这条路我会坚持下去,不能玻璃心,不能经不起风雨,要一步步更好才可以,我也相信自己会越来越好。

再次感谢大家支持,新书《林家娇女种田忙》已开,这是一个青梅竹马的故事,男主一开始就在,之所以写青梅竹马是因为好多宝宝都说我的男主出来太晚,这次一开始就在,够早了吧?哈哈哈。

再次感谢大家看到这里,么么哒,另一个坑咱们再相遇,爱你们呦。

(怕有些宝宝看不见,所以才没有写在感言里。)

同类热门
  • 魂穿:心理医生,别显摆魂穿:心理医生,别显摆本喵芳龄十八|古言无论是21世纪的2018年,还是千年之前,亦或是五十年代的天津。 无论是喜欢若即若离的我,还是因为某些事情躲着你的我,亦或是不断因为爱你而把你绑在身边的我。 请相信,都不是我的本意,不知如何对你解释,对你坦白,才算真正的解脱。 无论如何,请你记住,我对你的爱,至死不渝。
  • 农门长姐会种田农门长姐会种田仙泉小语|古言魂穿到小叫化身上,只想混个温饱,却不小心救了个病娇男……“男人,莫挡道。”“你很坏。”男人看着被猫儿抓了的腿部幽怨控诉。女人坏笑更浓,“其实,人家可以更坏的,比如……”她伸手,做了一个抓龙手……病娇吓的挺胸视死如归样,“为解救天下男儿,我还是任你坏到底罢!”简而言之:这是一个表面彪悍,实则撩了不敢负责的穿越女,与表面虚弱,内里腹黑的本土男的馨爱故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神医爆萌妃神医爆萌妃慕芙蓉|古言原书名《神医傻妃:腹黑鬼王爆萌妃》 “嫁给本王之前,你和谁鬼混了?你这个下贱的女人!” 大婚之夜,一封休书。 国公府痴傻的四小姐就这样被打断双腿送回家。 不堪受辱的她撞墙自尽。 再次睁眼,一双墨眸冰焰无情。一手毒术惊才绝艳。 她是全球通缉的头号罪犯——慕芙蓉!! 不在花痴,不再痴傻。遗世孤立,盛世风华。
  • 望族闲妻望族闲妻孙默默|古言一睁眼,她从为弟远嫁和亲的大公主,变成为兄流落在外的侯府二小姐 一纸如期而至的婚约让她重回风光无限的侯府 重活一世,她必定活出精彩。。。。。。
  • 修罗王爷独宠萌妃修罗王爷独宠萌妃浅笑如歌|古言她是逍遥江湖的第一美女,绝色天下,一双凤眸倾尽天下英豪。 他是名震天下的修罗战神,冷血狂傲,一双重瞳睥睨天下风光。 “纵然得了天下,身边没有她,又有何欢?”面对唾手可得的天子之位,他将手中的玉玺掷出,毫无犹豫的转身没入了一片夜色之中。 “你喜欢这天下,我便替你夺下来,又有何难?”西岭峰下,她拥着怀中满身血色的男子,附身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带着几分轻柔的声音之中满是狂傲。 他为她弃了整片江山,她为他负了整个天下又有何妨。 谁说江山与美人不能两全,她偏要为他舞一世芳华,争一方天地。
  • 邪恶懒散小太后:皇家有妖孽邪恶懒散小太后:皇家有妖孽白衣门客|古言“喂!说好了君子动口不动手的,更何况我还是你的皇祖母。”她大喊。某妖孽露出一脸奸笑,嘲讽道:“‘皇祖母’哈?孙儿从来动口不动手的。”“……滚”,妖孽一张欠揍的脸嘻笑着凑到眼前,“‘皇祖母’,孙儿可是君子?”“……”半晌儿,宫城中爆出一声怒喝:“苏祁帧!!!你个混蛋!!!”
  • 一夜成妃:太子,太霸道一夜成妃:太子,太霸道爬墙看红杏|古言一朝穿越,嫁给了当世冷峻,嗜血的太子,成为了他的妃子,婚后的相处共患难让两颗心紧紧相连,她说:“一生一世一双人”;他笑着回:“没事分手,只有丧偶”。但,当阴谋,背叛袭来时,他们能否鉴定他们的承诺。
  • 美人持刀美人持刀正月初四|古言坑蒙拐骗成了当朝第一女驸马都尉的庄柔, 现在只想琢磨一件事, 什么时候才能把小郡王拐到手。 而一肚子坏水的小郡王发现, 自己已经被人虎视眈眈的盯上了。 他忍不住摸了摸脸,“本王这么一朵娇花,难道要惨遭毒手了?”
  • 一笑傾城一笑傾城风之孤鸿|古言荆紫荨, 七绝谷里最泼辣,最刁蛮,最腹黑,最狡诈,最邪恶的女子。 据说此女天生异相,糊里糊涂,煞气十足,但凡娶她的男子,在成婚的前一天莫名死去或者受不了她的半疯而无故失踪。能撑到成亲这天的楚子毅,却在当天逃婚了…… 以上全属谣言,不可信,其实她很善良娴雅的。 不过是寻夫途中调戏了一女子,被人追杀,碰上美男沫浴而已。 不过是想威风一下,冒充和亲公主,当了冒牌王妃而已。 不过想谋点钱财,开个赌场,报废了冒牌夫君的嚣张宠妾而已。 不过肚子饿想烤只地瓜,一把火烧了王府而已。 不过养了一只会说话的黑色毛驴,当众踢了皇帝的脑袋而已。 其实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人之常情的,所谓子曾经曰过: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祁钰 齐国三王,冷酷,冷漠,冷血,冷情。 这个不识天高地厚的女子是他要娶的合亲公主? 闯入他的浴池,偷了他的侧妃,用他王府的房契换了一家赌场。关她禁闭,竟然烧了的半个王府。 战场之上冒充他的手谕,锦囊妙计是春宫图五百本,结果敌国内部混乱,不战而降。 还堂而皇之地大呼,赵公主与东齐三国生肖相冲,猪的配属狗的,不就是猪狗不如吗? 荆少棠 江湖第一风流公子。 所谓公子笑一笑,贞洁烈妇也要叫三叫,公子一招手,嫦娥拼死跟着走! 对她宠,对她爱,对她伤,他挣扎,彷徨。 如果用整个天下换一个她,他,毫不犹豫! (要变态,就变态到人神共愤。要宠,就宠到骨头里。要痛,就到痛彻心扉里。越宠越销魂,越痛越销魂。某风打造独一无二的变态宠文。) 话说这文的图文日志在风的圈子日志里地址如下:http://m.wkkk.net/1064395/club 找了半天适合公子的人物,后来发现真的难啊。不如大家就想像一下吧。 好友链接: 夜初《错惹狂帝》 张小鹿《狂魔宠女》
  • 鬼医凰妃鬼医凰妃风筝|古言一朝穿越,身为现代天才医生的她,成了怀着身孕,却被虐待而死的花痴王妃。万贯家财,换来的是薄情寡义,一尸两命。她本想放弃一切,脱离是非之地,却遭人陷害,被渣夫踢的孩子早产落地,母子二人差点被大火烧死。侥幸活命,她带着儿子重生归来,誓要有仇报仇,有冤报冤。他绝代风华,权势成迷,却愿意为她保驾护航,护她平安。不曾想,真相惊人,痴心错付,她翻身化为鬼医,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本无牵扯的两人因命运纠缠一起,搅起了一场席卷大陆的惊涛骇浪……--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