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9章 又一个情敌?

“我又怎么给脸不要脸了!你给过我什么?你不是什么事情都只想着陆莲溪吗?”刘思语几乎是吼出来的。

男子直接摔门而出。

“很晚了,你们先回去吧。”刘思语说。

大家也不好再做停留。

季明先开车回去了。

雪樱在等慕亦辰,而傅云轩纯属蹭车。

黑色的迈巴赫停在雪樱跟前,雪樱拉开车门直接上了副驾驶,留下傅云轩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妈的,小嫂子进去就锁车门!

许是慕亦辰良心发现了,傅云轩拉了几次终于拉开了。

“怎么了?”慕亦辰看见旁边心情明显低落的雪樱,柔声问。

后座的傅云轩要展示一下他特大瓦电灯泡的威力,“还能怎么了,估计是对爱情绝望了。”

“真是的,思语那么好一女的,怎么就遇见这样一男的呢?神经吧他!”雪樱愤愤不平的说。

“我跟你讲啊,事情是这样子的……”傅云轩滔滔不绝的讲完了。

慕亦辰淡定的对雪樱说,“我不会。”

“昂?”

“往后余生,我只愿眼中有景,心中有爱,身边有你。”

傅云轩:特么的为什么要找虐蹭车!最后还是蹭一盆狗粮!

雪樱的脸也是红的跟苹果似得。

把傅云轩送到家之后,慕亦辰并没有开车离开,直接扣住雪樱的脑袋,吻住了雪樱的唇瓣。

片刻,吻罢。

“唔。”雪樱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流氓!”雪樱别过脑袋去,脸却不受控制的红了。

一路上,都没有任何交流。

到达珠江帝景,慕亦辰下车之后直接走到副驾驶,将雪樱拦腰抱起。

“……那个,放我下来吧。”雪樱用食指轻轻的戳着慕亦辰结实有力的胳臂。

她又不是宝宝!自己会走路!

“就想抱抱你。”慕亦辰的语气里似乎有一丝委屈的味道。

他轻轻的将她放在沙发上,神色温柔的看着她。

“咋了?”雪樱被这么盯着不好意思了,“最近出什么事了?”

为毛有一种暴风雨前宁静的感觉。

“打算怎么做?”慕亦辰询问着。

雪樱知道他在问什么,淡淡的说,“等着她自己挖坑自己跳,自己再把坑给埋了。”

“嗯。”接着慕亦辰补充了一句,“我一直相信你。”

雪樱咂舌,难道刚刚慕亦辰是担心她?

不等她多想,慕亦辰的手机便响起来了。

“老大老大,晓晓明天回来了,聚聚不?”郑川贱贱的声音响起。

“不去。”

“额……可是之前晓晓还……”喜欢你来着。郑川话锋一转,“小嫂子在吗?”

“在。”

等慕亦辰说完这句话,雪樱果断的挂掉了,并且把慕亦辰的脑袋拍了一下。

“又是一个情敌?”雪樱好整以暇的看着慕亦辰。

“不是。”这句话他说的很是肯定,因为他从未正眼看待过除了她以外的其他异性,是不是喜欢他根本不重要。

雪樱说,“那郑川问我在不在干什么,肯定是我的情敌呗,你真的很喜欢沾花惹草!”

她生气的揉了揉慕亦辰的脸颊。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竹马恋青梅竹马恋青梅鱼之|现言【青梅竹马,双高干,青春无敌,简约家庭风,抽风爆笑型,偶有抒情实属摔坏脑子,全文属于重口味的小清新】 【因火结缘】 陆溜溜这辈子后悔事就是小时候喜欢玩火柴,却一个不小心给邻家腹黑大哥哥的屁股上留下不可磨没的印记,从此惹上一个大恶魔。 从此她就被某只无限制欺压。 【爱情来了】 “……你虽然欠欺负,但我有没有告诉你,只有我能欺负你呢?” 青春气息是有的,流氓气息也是要有的,不然怎么追得到媳妇? 所以,只有某只知道,平时谦谦君子、温文如玉的任朗其实就是一只披着死猪皮的操神。 【有了误会】 媳妇跑了,任朗冷哼,你跑得掉吗? 被人欺负了?任朗冷哼 要交男朋友么?任朗依旧冷哼 但是溜溜发现,凡是欺负过她的人都没有在她眼前出现过。凡是对她示过好的男子第二天见着她便如避瘟疫,附带缺胳膊断腿。 【无赖追妻】 当某只极度频繁又恰到好处的出现各种骚扰时,妹子火了。 “任朗,你特么的有意思么,有意思么,从小欺负我不算,但在还要设计我的人生,你特么的有什么权利。” “媳妇……” “你特么的给我滚,谁是你媳妇,滚,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你胚胎还没有发育就是我媳妇了,媳妇,我都这么老了没人要了,你可要负责!” 谁特么的以前嫌她怂,打死也不要她的。 谁特么的以前嫌她肥,老是戳她硬伤的。 负责?去你祖宗的。 【打渣夺权】 涉及到家族权势,因为某人的撑腰某只打的实在是欢快,傲娇的让人实在受不了。 “陆溜溜,你特么的别太过分。”对方火大吐槽。 任朗冷艳眉眼:“我宠的,你有意见?” 【幸福生活】 腹黑老狼成功扑倒媳妇很多年后,溜溜窝在任朗怀里在阳台晒日光。 傻蛋食指不安分的这按按,那摸摸,捏着嗓子轻柔柔问:“老公,当年你为什么喜欢上我的?” “忘了。”狼就从不做亏本买卖 某妹子不死心,手指已经滑进衬衫:“老公,说嘛。” 最终结果的某只被下锅煮熟,吃干抹尽也未得到答案。 老狼看着怀里欺负着长大的媳妇,笑得风华妖孽而满足,语间宠溺:“你那么傻,我怎么舍得离开你让人给欺负去了。” 简介无能,欲知详情请细读文章,写文凭良心,严禁模仿抄袭! 文文分年幼无知篇,情窦初开篇,赖脸追妻篇,情比金坚篇。 男主是要腹黑的,女主是要慢慢成长的,双方家长是要傲娇的,男配女配也是要来串门的。
  • 兰少的呆萌纨绔妻兰少的呆萌纨绔妻九序|现言【八十年代背景,1V1,青梅竹马,大爱大宠,身心干净,亲妈出品!绝对宠溺得毁三观!无下限!】 萧九九,天性豁达逗比,身怀惊世天赋,成天跟在某兰身后转悠,小脸娇羞,“我要做你一世的小尾巴。” 兰仲文,所有女人都想嫁的男神,高贵,从容,闷骚,毒舌,十几年里,他只对她一人温柔,“我终于帮你实现了你说要一辈子喜欢我的愿望,开心吗?萧九九?” 【豁达逗比九VS闷骚高干蘭】 一夜,某兰求睡失败,靠在床头生闷气,“老婆,我发现你越来越不爱我了,只爱工作!” “我怎么不爱你了?” “我明天不吃饭了,去把你堂哥打一顿。” “你为什么要打我堂哥?” 他睚眦欲裂,“你果然不爱我了!你都不问我为什么不吃饭!” “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意乱情迷九VS温柔从容蘭】 某兰拿着吹风机给坐在沙发上的某九吹头,看见电视里播出新的西游记,恶趣从心生,“老婆你挑着担,我骑着马,我们去环游世界吧。” “……”某九无语,“为什么要我挑着担啊?” “好吧,那你骑着马挑着担吧。” “……”某九再次无语,“为什么还是我挑着担啊?” “因为你壮啊,而且东西都是你的,光化妆品就放满一个箱子了。” “……”某九暴怒,“那你就不能帮我挑着啊?” “那好吧,我骑着马挑着担,你走路。” “……”你妹!!! 收藏的都是美女哟~~
  • 枭宠娇妻枭宠娇妻小荷包|现言她是苏家大小姐,但是带着枷锁压抑重重,不受重视。他是莫氏少主,冷漠如冰山,强硬如君主,阴狠如蛇蝎!她视他为噩梦,抗拒逃离,极力摆脱。他视她为世界,强行霸占,疼爱成殇,并且将自己的一切全部给了她!
  • 出軌前夫出軌前夫毒情话一一|现言我和他的婚姻没有利益,也没有爱情,至少他不爱我。 我和他原本是没交集的人,但却因为酒精而酒后乱性。 朋友说我是幸福的,是灰姑娘的传奇,但我在婚姻里面看不见任何和幸福有关的一切,哪怕我尽力做好妻子和媳妇。、 就像他每次醉酒,在我身上发泄的时候,吼叫出来的却是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但直到那个女人真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才发现他选择我的原因,原来爱情可以是假的,婚姻也可以是假的,几年的感情也抵不过这个女人的归来 望着小三张狂的在家里面大闹,我和他的结婚照在地上破碎不堪,我嘴角出现了嘲笑,但眼底的酸楚努力的压制着。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居然还霸着耿太太的位置不让开,你难道不知道他不想要你吗?”小三脸上的怒气也没有掩盖她美丽的容颜。 我脸上的嘲笑拉扯到了最大,手放到自己的腹部上面,转头望着正在客厅里面抽着烟的丈夫,第一次发现其实他是温柔的,至少对于这个蛮不讲理的小三......不!或许此时此刻我在那女人的眼里才是小三....... 片段一 站在原地,我看见他将那小男孩抱在自己的肩上,满脸笑意的看着另一个女人。 我笑了,笑得夸张,但心却麻木的没有了疼痛,原来痛到极致便不再是疼痛 他说,他不喜欢孩子,因为吵闹 他说,他不喜欢一家人出去买东西,因为麻烦。 而此时此刻,这些不过是敷衍我的谎言,原来他要的一家人,与我无关....... 片段二 几年后,再次见面是在他儿子的生日上,他望着大腹便便的我,指着自己的胸口说,他这里很疼,很疼..... 我笑了笑,拉着另一个男人的手。 时光流逝,物是人非,很多东西消失了,就真的消失了...... 推荐自己的完结文 《豪门之“继母”前妻》 《冷情总裁休残妻》 《总裁的毁容前妻》 《贱婢不受宠》 《虐婢》
  • 相思系有时相思系有时金丙|现言你觉得我残忍,你觉得我恶心,那我就让你尝尝,被这样一个恶心残忍的人爱着,是什么滋味!赵有时,我等你回来。然后,他养成了一个习惯,这个习惯叫做——赵有时。
  • 一纸甜契一纸甜契苦瓜不甜|现言“我要钱!”“我要人!”一个想要救人,一个想要自由。吴星辰和杜冷月两个达成协议,他们的婚姻建立在一张契约纸上,在吴星辰没有找到喜欢的女人之前,杜冷月就不能离开。“你不能招蜂引蝶!”“契约没有这一条!”
  • 悱恻豪门,辣妻不好惹悱恻豪门,辣妻不好惹挂金灯|现言“怎么?想泡姐?”女人挑眉。 “对啊,那你让不让泡?”男人一脸妖魅。 女人勾起男人的下巴,“就冲这张脸,姐——应了!” 男人一把握住女人的小手,一个旋转将女人压在身下,“一场游戏,我说开始,让你叫停。怎么样?很公平吧?” 女人露出真心的笑容,点头。 女人原以为这只是两个人的游戏,岂知自己的出现,只不过是为第三个人扫清障碍而已,而那第三个人才是男人的最爱! 最后。 “呵呵——”女人痛得笑出声,输了身输了心,这能怪谁?痛了肺痛了心?这能怨谁?当初不是说好了是场游戏的吗?只是自己蠢,自己笨,不该付出真心,一切是自己咎由自取!好!那就让她纠正自己的错误吧! “停!”女人喊道。 “什么?”男人一脸不解。 “你说的,一场游戏,你说开始,让我叫停,我现在——叫停。”女人一脸灿烂的笑容,眼底尽是坚决之色。 男人却笑不出来了...... 片段: 异乡,身无分文的女人紧紧的抱着病重的孩子,跪在冰冷的雪夜中,她已经无计可施...... “老天爷!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如果您能让我的孩子没事,我——我——这一辈子再也不嫁人!”女人发下重誓。 或许老天爷听到了一个母亲的虔诚,结果,孩子真的没事了! 那么——她的誓言呢? 那匪夷所思的身世,更是让他们应接不暇、身心疲惫......
  • 钻石小新娘:轻轻说爱你钻石小新娘:轻轻说爱你季绯陌|现言夜晚,神偷光临,偷来一个女婴遗弃在他家门口,这人的目的不明,女婴的身份更是一个谜。他,冷傲无良的美男少主,因为一时兴起,收留了她……
  • 总裁的挚爱总裁的挚爱明珠还|现言怀孕两个月的时候,他突然毫无征兆的向她提出离婚。 “没有转圜的余地吗?”她正在厨房给他做生日蛋糕,身上脸上都是可笑的面粉,他一贯轻佻的讥诮冷笑,坚定的摇头。 “若是我……有了我们的孩子呢?”她试探着望住他,仍是浅浅的微笑。 “我向来都有用安全措施,许欢颜。”他烦躁的摆摆手,将离婚协议推在她面前。 她签了字,依照他协议上所说,净身出门,所拥有的,不过是那肚中三个月的小生命。 五年后,申综昊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再和许欢颜这样见面,她挽着别的男人的手,大腹便便的对他微笑点头后,就从他身边头也不回的走过……
  • 剩女遇上小丈夫剩女遇上小丈夫漂泊的影子|现言即将奔三的大龄剩女的她,不曾想过会被21岁的黄毛小子深深爱上,她可不想被人指指点点说“老牛吃嫩草”,面对他的疯狂追求,她避之不及,然而丘比特的神箭已经瞄准了他俩,她能够幸免于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