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60章 换人(1)

云华宫上下都一片静寂,无人值守无人洒扫,洛无殇便走边觉得诡异,偌大的云华宫怎么会一个人影也不见呢?

直到行至正殿门口时,才听到有人在里头说话。

“公主,您也说说这些不懂规矩的宫女,玉簇在的时候她们还能看点脸色老老实实的干活,玉簇一出去全都不知道躲哪里偷懒去了,这廊下的雪都没人清扫,要是你经过的时候不小心就得滑倒。”如此中气十足的声音自然非柚白莫属了。

她刚去小厨房转了一圈。竟没有丝毫能吃的东西,冷锅冷灶还找不到人,这才气急了过来找洛君念告状。

“今日发新衣裳,肯定都去内务府领去了,你若是真担心公主的安危就被杵在这里扰公主清净了,去廊下把雪扫了。”书颜冷漠的声音洛无殇也很是熟悉。

“发新衣裳自有掌事宫女去领了,分发下去,哪需要整个宫里的下人都去,分明就是没规矩,要是在龙祥宫,就算天上下金子了也不会有小太监小宫女敢擅离职守。”柚白仍在忿忿不平。

至始至终都没有听到洛君念的声音。

洛无殇侧目看了李不亮一眼。

“陛下驾到!”原本正在认真听里头讲话的李不亮被那一眼吓得声音都要抖了。

里头突然安静的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了,半晌都没有人来开门迎驾。

正当洛无殇怀疑里面的人想要假装不在不给他开门时,门突然被大力的拉开,柚白恭敬的站在门边行礼,“奴婢恭迎圣驾。”

书颜扶着洛君念过来,洛君念还未行李洛无殇便上前去扶着她的手将她带去椅子边示意她坐下。

“父皇,您来怎么也不先派个人来知会儿臣一声,儿臣好去门口迎接,您都到殿门口了儿臣才出来传出去显得儿臣不懂礼数了。”洛君念浅浅的笑着,丝毫不见心虚,彷佛刚才柚白与书颜的对话并不存在。

“你方才在与柚白书颜聊什么呢?朕在宫门口就听见了柚白的声音。”为了试探洛君念是否在他面前故作淡定,洛无殇主动提及刚才的事。

“方才儿臣在内殿休息呢,并未听到柚白与书颜在说什么,你俩说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怎么不跟我也分享下。”洛君念一脸迷茫的看向书颜跟柚白。

方才她自然也是在场的,可是对下人不满意这种事她开口并不是很合适,所以她便将话语权交给了更有说服力的柚白她们。

见她装傻,书颜也不开口,给柚白使了个眼色便下去给洛无殇沏茶去了。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她一人身上,柚白不得不硬着头皮开口:“奴婢在说陛下赏了新衣,奴婢们都感激不已。”

反正这也算是她们聊天的主题,并不算欺君。

“陛下请用茶。”书颜将刚沏好的茶放到洛无殇手边的小茶几上。

“朕倒是不知道派你来是做端茶送水的活的。”洛无殇若有所指的看着书颜,探究的目光看的书颜后背一阵凉意。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农家姑娘不愁嫁农家姑娘不愁嫁霏风玲月|古言李春儿莫明其妙的穿越醒来,从此傻女变智女,爹娘就忙着给她找婆家。 双十年华,却已成嫁不出去的老姑娘。 无奈,来说媒的,不是鳏夫,就是给人做妾。 开玩笑,她堂堂现代人,就算是一辈子嫁不出去,那也不会去给人当后妈,做小妾。 还好,家里的人和她的想法一样,就算是养她一辈子,也绝不会让她去别人家受委屈。 于是,李春儿开始放宽心,把所有的心思投入到发家致富的计划中去,只盼着早日洗去贫穷,迎来富裕,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啥,这个时代的人居然只会煮菜,不会炒菜? 那她只能勉为其难做这第一人了。 不是吧!这个时代的人上至老人,下至小孩,个个嗜辣成瘾。 那还真是把赚钱的机会送到她的面前呀! … 当然,这也得一步一步来,万事开头难,想开酱香馆,开酒楼,得先有资金才行。 可那有什么关系,对她来说,只不过是动动脑子的事儿。 一家人的日子越过越红火,羡煞了村子里所有的人,可问题也接踵而来。 眼看着她年龄是越拖越大,家人又开始琢磨起她的终身大事来。 这次倒好,根本无需找牵红线的媒婆,爱慕她的人直接上门提亲。 闲散王爷,世家公子,少年名将…居然连年轻有为的村长也来掺合一脚。 这都是什么事儿? 个个对她都好得没话说,她还真不知道如何选择? 真的是好纠结呀! 她不过是一个乡下丫头,要貌没貌,要才没才,这魅力咋就挡不住咧!
  • 农娘农娘汤汁|古言“我的人生,我自己做主!” 扔下这么一句话,她踏上了自己选择的人生道路,一路走来坎坎坷坷,有苦有甜,甚至还后悔过.....
  • 武家萝莉好种田武家萝莉好种田花色妖娆|古言穿越成五岁灾民的武暖冬真的很想去屎,却被武家人同心协力的精神所打动,这样的亲情是武暖冬求而不得的,面对武家老小的宠溺,她的死亡穿回大计戛然而止,随之开启了随身空间,带着一家人走在了有事打打小怪兽,没事种种田发发家的幸福大道上。只是……喂,喊你哪,上吊把树坠断的那个正太,想死也别祸害无辜的花花草草呀!神马?你是穿越的,还是女尊穿男尊的可怜男娃,因为男人不能生娃所以一时想不开…等等,生娃的事别找姐,姐刚五岁不喜欢伪娘啊! ps:女主性格冷漠。书友群:550914021。推荐位面新文《主公,不要节操要狗带》、百万完结《星际之祖宗有毒》
  • 美人生存手册美人生存手册袖雨|古言亲妈版文案——裴家有女,貌美堪怜,生存之路,举步维艰;活到及笄,亲事登门,婚期临近,怪事频发:无头人夜半叩门,檀木梳午时渗血,菱花镜晨间掠影……还有,她那未曾谋面的夫婿,究竟是人,是鬼? 后妈版文案——裴家有女,生得似一朵国色天香的牡丹,名声却臭得烂遍了整个长安,心肠更是毒若蛇蝎,为着区区几个臭钱就逼死了别人一家老小。这样的祸害,怎么就能有名门望族的公子瞧上她,且死活都不肯退亲呢?还有没有天理了! 轻微灵异,轻微虐,重在谈情说爱(新人开书,求收藏,么么)
  • 至尊妖女,重生不为后至尊妖女,重生不为后素颜美人 |古言素萝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死在嫡姐的手中,这个与她相亲相爱的嫡姐,在抢了她的夫君,夺了她的一切后,最终还要了她的性命,连带着她肚子里的孩子都没有放过。 素萝死也闭不上眼,最后印在脑子里的便是刺眼的锥心之痛! 再次醒来,素萝以为到了阎罗殿,却重生回了五年前,摸着完好如初的眼睛,她笑到泪流满面,好!好!好!天不绝我,我就要那些害我之人死无葬身之地! 喂,喂,喂,那边两只,能不能消停一点,你不是长公主之子吗?装什么玩世不恭,你不是将军之子吗?玩什么诡计多端,她怎么就这么没眼光,交了这两个损友! 好吧,损友也有损友的用处,就让他们助她一臂之力!势利的祖母,伪善的母亲,道貌岸然的父亲,以及小白花嫡姐,我素萝会让你们一个个现出原形!再打你们入十八层地狱! 只是,不是说好了是损友的吗?怎么和她想的不太一样了?还有那个该死的王爷是想怎么样……
  • 蔓祯吟蔓祯吟solar|古言一朝穿越,本是现代医大的在校学生,却成了御药房的打工仔;本想不问世事,明哲保身,却被拉进了阴谋重重的宫斗之中;本以为可以长相厮守的人,却一而再的误会她,成了伤她最深之人;都说帝王无情,她是否该斩断情丝,她该何去何从……(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魔王的妻子魔王的妻子绿依|古言【大结局】他以嗜血闻名,行事向来高深莫测、不合常理、阴晴不定,传闻他以人血为食,心狠手辣、杀人如麻……世人称之为魔王。 她立志赚尽天下财,不管黑与白,凡挡她财路者,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就算妖魔鬼怪来了,她也照砍,可偏偏遇上一个煞星克星…… 他以为她只是个生性贪玩、调皮捣蛋的古灵精怪,却不料是个深藏不露、笑里藏刀的厉害角色…… 她以为他只是个冷酷无情、剑走偏锋的嗜血狂魔,却不料是个用情至深、十全九美的好男人…… 当冷酷无情的嗜血魔王遇上深藏不露的古灵精怪,造出两个举世无双的小萝卜头时…… 【夫妻篇】 某打翻醋坛子的男人,看着旁边数银子的某女人,问:“如果我和银子同时掉进水里,你会先救哪个?” 某女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先救银子。” “什么?”晴天霹雳啊! “因为你不会沉下去,银子会。” 无语…… 【父子篇】 “爹爹,你长得很像我。” “儿子,是你长得像我。” “好吧,娘亲说爹爹在更年期,要让着你。” 无语…… 【父女篇】 “爹爹,情敌叔叔帅帅。” “女儿,他有爹爹帅吗?” “好吧,爹爹也帅帅,娘亲说的。” 无语……
  • 一品弃女,风华女战神一品弃女,风华女战神雪山小小鹿|古言小鹿新文来袭:《毒妃可口:王爷,轻点咬》。 * 星辰大陆,以武为尊,实力强者得天下! 月思卿,卡列国四大家族月家弃女,天生废材,灵力为零。虽被撵出家族,隐居于深山小村,仍为人所不耻,被人活活打死。 再睁眼,她,不再是她。 月思卿,21世纪古武家族千百年来惊才绝艳的天才人物,带领三名手下同时穿越,在异界混得风生水起。 且看女主如何从一名废材在异世大陆走向神者巅峰。 ** 那阴暗潮湿王国内的主人,以鲜血为饮,以杀人为乐,令天下诸神诸人谈之色变。这世间,唯有他放在心尖上的女人能净化他的灵魂。 旧文: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
  • 皇商太子妃皇商太子妃云沐晴|古言【全剧终】短简介:【上抠皇帝老,下扣无良商,抠来扣去,成富婆!】 出生就是个悲剧的夏侯霏,在经历母逝哥亡后,秦王当朝退婚,‘投湖自尽’ 再次醒来,灵魂被商业天才琴瑟占据,在忍受继母整整四十八鞭后,举刀自卫 从此,人人都知道相府出了个弑母的毒辣嫡女,声名狼藉,名震京师 这时,一道圣旨将她赐入太子府,做了有史以来第一个虽为侧,实为正的极品娇妃 蔺沧溟怎么也没想到名满京城的极品女居然敢在大婚之日放他鸽子 望着空无一人的花轿,如雕刻般的俊美脸孔瞬间冰冻三尺 不过半个时辰,一封通缉令传遍京城,三日,晓谕天下 一个月,那个本该逍遥天下的人老老实实的出现在蔺沧溟面前 从此以后,某个女人呕血抓墙,人外有夏侯霏,天外有蔺沧溟,她算不过他,完败!
  • 凤娉凤娉张凤苹|古言她重生在平乐侯府大小姐苏叶身上,想借痴儿身份过完平凡一生。只是生在这样的世界里还是躲不掉权谋争斗。 利用婚姻,拉拢平乐侯府,行,招亲你要能选上,我就嫁。 让年近五十的爹爹去前线打仗,欺负她平乐侯府后继无人吗? 故意调走昭和军,让她和大部队分散,将她放置于瘟疫横行流民之地,只是在这没有疫苗的世界,她算是真的没招了。 不过那个杀红眼的人是谁?和笙?他那双手不是只会弹琴的吗,他是什么时候会武功的? “死女人,你这是找死吗?让你带上我,还偏不让,还不过来。” 结实的拥抱抱了满怀,“还好,你没事。”等等,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