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烈焰蚂蚁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八荒御兽八荒御兽烈焰蚂蚁玄幻连载八荒之上,一注定庸碌一生的废材,因一本传奇武决获得重生,这本来自大能的炼体之术让他走上强者之路。强悍的肉体,万能的丹药,奇妙的精神,飘渺的剑术,好似无所不能的他,能不能真正放下心中的桎梏,达到真正的八荒称王。第246章 冉然出手2020-06-03 22:58:21
热门推荐
  • 朕本红颜朕本红颜微诺|古言雾气的浴室,冷冽男子暇意地眯着眼泡在溫水池中,湿漉长发正贴和他俊逸的五官,水珠順其面颊而下柔和了周身冷冽气息。脑海中又一次浮现出那個令他头疼的皇帝正被他四個师傅強迫在空中拼命挣扎的狼狽模样,薄唇轻勾,心头泛出一丝暖意。 他嘴角还未绽放的笑意凝结,‘嘭’地一声巨响,赫然抬头,一个明黄的身影从天而降。 “扑通”一声,落入池中溅起水花飞舞。 他抬头望去,眼见房顶破开个大洞,又低头看向落水……
  • 中国上下五千年中国上下五千年李朋|历史从盘古开天辟地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华夏民族经历了五千年的历史巨变。本书为你解读中华五千年。
  • CasanovaCasanova佚名|公版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汇聚授权电子版权。
  • 重生嫡女毒后重生嫡女毒后小桃歌|古言上一世,瞎了眼!真情错付,死不瞑目!渣男丈夫和白莲花庶妹苟且陷害,刚满月的儿子被掐断颈骨,她更惨遭凌迟,被丢去乱葬岗!这一世,再重来,仇恨滔天!绝不手软!惩庶母,虐渣男,斗小三!专治各种不服和小人!相府嫡女,涅槃重生!当最善良的人学会狠毒,当最软弱的人硬起心肠,凤眸半挑,素手倾城,欺她害她者,定要千百倍偿还!翻云覆雨中,将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上!且看她锋芒喋血,风华惊天下!
  • 盛世谋臣盛世谋臣凤轻|古言前世, 她是相门之女,一朝沦落家破人亡。满腔才情只付秦楼楚馆。 今生, 她为复仇而来,红妆褪尽仇恨深埋,似海深仇誓要改天换日。 曾经, 她是一代奇女,风华万千才艺无双,一把烈火焚尽,只留千秋艳骨。 如今, 她是绝世奇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一袭青衫风流,成就万古贤名。 她是相门孤女顾云歌,她是侯门嫡女沐清漪,也是一代奇才顾流云, 她是一代名妓,她是乱臣贼子,她也是一代名相。 这是一个相门孤女到开国名相的奋斗之路,这是一个弱势皇子到一代圣君的争霸传奇! 语言版简介: ——“害我顾氏,诛我父祖,辱我亲兄。我顾云歌不杀慕容煜誓不为人!” ——“纵然与天下为敌,本王当于云歌同赴生死。” ——“云歌既入朝堂,终生不入后宫” ——“卿所愿,亦朕之愿。”倾云始皇,永不立后,永不纳妃。
  • 召唤美女.A召唤美女.A小胖子.0|玄幻看人家穿越,齐帆也跟着穿越。不想争霸世界,不想天下无敌。只想在异世界,带着漂亮的老婆逍遥快活。“召唤,召唤,我的美女老婆们,都出来吧!”
  • 我们的青春终将消逝我们的青春终将消逝沙海|现言苏哲:“我坚信,青春并不仅仅意味着年龄或身体的年轻。只有终生恪守青年时代的信念,矢志不移,孜孜以求,才是真正的青春的光彩。不要幻想人生一帆风顺,纵然我们拥有洞察人世、社会百态的能力,也无法预料多彩的青春。可就算琢磨不透,我们也不可轻易妥协、苟且偷生,而应该用勇气和智慧,去搏斗,去争取。在艰难困苦的磨砺中成长。如果选择自怨自艾,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自我成长,我们的青春才能无悔。”
  • 异世卡斗异世卡斗旷野之银狼|玄幻一次穿越让他从闷骚宅男,变成了抢手货的高富帅!新奇的卡片世界,很像游戏的模式,契约,精灵,打斗,让姜军切切实实的游戏一回!突然的觉醒,让他熟悉这里规则,超萌的本命精灵更是让他赚足了美女的热吻!BUG卡片,更让他收获珍惜宠物!绝世魔龙,打到签契约!家族妹子,火炎圣女,冷艳小妞,也慢慢陷入他的魅力之中……
  • 特工王妃:冷傲王爷腹黑妻特工王妃:冷傲王爷腹黑妻尛羽宝宝|古言她是21世纪的王牌特工,飞机失事魂穿到一个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王朝。化身婴孩不说,屡遭姨娘陷害,庶姐欺凌,多年忍让只为冲天一击。天下第一楼楼主?江湖上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鬼医?本应在千年前灭绝的宗族圣女?哪一个才是真的她? 他是天凤王朝最有能力的王爷,同时也是最受皇帝喜爱的儿子。他冷傲,他无情,他残忍,他嗜血,他视女人如衣物。众人皆知他无情,却不知他若有情天亦老。 他是千年前消声灭迹的宗族少主,是她千年前的恋人。千年的纠葛,千年的追寻,愿付出一切,换红颜一笑。 片段一: “你是谁?”“我是你夫君。”“你当我是三岁孩子么?我那夫君长的可比那你好看。”“我是你一千年前的夫君。”“.”某女石化,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你今年多大?”“两千二百岁。”“滚!!你当你是王八啊?两千二百岁!!王八的爱恋?你怎么不说你爹一万两千岁呢。”“我爹是这个岁数,原来你还记得。”“.”
  • 重生毒妃惊华重生毒妃惊华瑾年三色|古言哐当! 精致的玉杯划过指尖,重重的摔在地板之上。那残留的滴滴酒水,如晶莹的泪珠,倒映着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