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慕容雪馨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魅夜罂粟冷公主魅夜罂粟冷公主慕容雪馨古言完结本文简介已删除,顺便改写一下支持本文的亲们,以及潇湘作者朋友. 点一下名. 遥言.酥肉儿.倾城殇.风紫凝.风幻漓.桃花女王.神圣祭祀.轨迹图图.莲子儿.浮云团子.伊蕊.潇湘尚帝.天下归元.恋上你的香味.沐血夜.小悠闲.苡潆枫.青妃意.六月穆水.紫箫泠君.云千仓.倾城恋歌.路净宜等. *推荐区 推荐精品玄幻文:《魂魅》 强烈推荐若若的文:妖娆狂帝 推荐徒儿的文文: 推荐好友的文 痞妃五夫(强推) 错惹贼妃 寡妇三嫁 绝色医神(强推) 情香 致命纠缠 【致命纠缠】(强推) 《黑道总裁的伪善妻》(强推) 烈凰淡血 王的野宠 《鬼王唤妻》七柒夜 毒情 玩婚 《枭帝媚后》 财阀boss,放我离开第145章2020-05-01 12:15:19
热门推荐
  • 皇商太子妃皇商太子妃云沐晴|古言【全剧终】短简介:【上抠皇帝老,下扣无良商,抠来扣去,成富婆!】 出生就是个悲剧的夏侯霏,在经历母逝哥亡后,秦王当朝退婚,‘投湖自尽’ 再次醒来,灵魂被商业天才琴瑟占据,在忍受继母整整四十八鞭后,举刀自卫 从此,人人都知道相府出了个弑母的毒辣嫡女,声名狼藉,名震京师 这时,一道圣旨将她赐入太子府,做了有史以来第一个虽为侧,实为正的极品娇妃 蔺沧溟怎么也没想到名满京城的极品女居然敢在大婚之日放他鸽子 望着空无一人的花轿,如雕刻般的俊美脸孔瞬间冰冻三尺 不过半个时辰,一封通缉令传遍京城,三日,晓谕天下 一个月,那个本该逍遥天下的人老老实实的出现在蔺沧溟面前 从此以后,某个女人呕血抓墙,人外有夏侯霏,天外有蔺沧溟,她算不过他,完败!
  • 布武天下系统布武天下系统落凡留声|玄幻一个神秘的系统,让秦布武拥有穿梭于两个世界的能力,在江湖世界学会武功,到现实世界传下武功。地球世界,江湖空间,两个世界的真相为何,系统又是从何而来······
  • 重生第一狐妃重生第一狐妃厚皮爷|幻情新文【向大佬献上解药】已发 大婚之日,遭受焚身之苦和噬心之痛,在烈火中化为灰烬,才发现昔日情深、海誓山盟都是阴谋。 恨意滔天,却“重生”为一只狐狸。 那又如何?! 虐渣男揍渣女,报仇的狐狸闪瞎你的眼! 搅动九境,我要让这混沌从此改天换地。 不过,谁能告诉我,这妖孽是谁家的,能不能别总缠着我…… _(?3」∠)_
  • 刁妃出逃刁妃出逃雾玥北|古言“爹爹,娘亲为什么抛弃我们?”男人抱着萌宝站在冷风中,“你娘有病!”“什么病?”“习惯性抛夫弃子长期性丧心病狂症!”“……”为了一株圣药,白九姝撩了北疆圣王,顺带偷了个儿子。男人追来,面对雷霆之怒,她只能再撩他一次,潇洒离去。圣王求娶,白九姝秒拒。“主子,为什么不嫁?”白九姝叹气,“人生在世,总有那么一些无法把控的事,一时色迷心窍在所难免。冷静下来发现,爱太朦胧,本座压根不想负责。”
  • 娇鸾令娇鸾令春梦关情|古言魏鸾死而复生的那一刻,才是齐州风云翻涌的开始…… 昔日的仇人们还言笑晏晏,拉起魏家二姑娘的手家长里短的闲聊,却永远不会知道,危险正在一步步逼近。 等到众人回过神来,魏家的二姑娘,却成了谁也动不得的人物——齐州大地无人不知,二姑娘手段高明,叫齐王殿下甘心为她摘星捧月。
  • 雷武乾坤雷武乾坤追风狂龙|玄幻林晨遭人诬陷,修为被废却意外获得神秘印记。小小印记,威能无限,助着悲苦少年踏上逆天成长之路
  • 重生悍妇重生悍妇柠檬笑|古言本文爽文,重生,宅斗,绝对的宠文,欢迎入坑啊! 前世,她是名门淑女,嫁入侯府十余载,虽无所出,却贤良淑德,亦是妇德典范。 奈何早逝,原以为会风光大葬,却落得个草席裹尸,暴尸荒野,尸骨无存的下场。 一朝惨死,得知真相,她才明白,这一切,不过是他们的蓄谋已久,而她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 重生一世,她誓不做贤良妇,即使背上悍妇之名又如何? 小剧场: 某日,茶馆内。 “听说了吗?王爷又被撵出府了,而且还鼻青脸肿的。” “听说又是王妃打的。” “又?” “王妃是出了名的悍妇,偏偏王爷又是个惧内的。” “听说这次被揍,是因为王爷被个打更的看了一眼。” “……”
  • 奴家不是祸水奴家不是祸水一缕相思|古言他狠狠道:“叶安然,你这辈子都休想离开瑞安王府,你记住,就是死了你的墓碑上也要刻着瑞安王妃。”很久以后,当他们再一次巅峰对决,身份却已俨然不同。她头戴九凤金冠对他魅惑一笑:“王爷别来无恙。”他脸色阴沉不得不低声行礼:“皇后娘娘吉祥。”
  • 无限制演绎无限制演绎氪金改命|玄幻新书《BOSS降临现实》 英雄,枭雄,好人,坏人,善良,邪恶…… 不能只想活下去,目标要更远大一点,比如……活的更好。
  • 无限之回忆录无限之回忆录懵懂的青蛙|科幻若是能够选择,那么你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人生面临着很多选择,可不论如何选择,都需要有所坚持。 这是一个超脱者的回忆录,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