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幼仙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天逆传奇天逆传奇幼仙仙侠连载从战场走来,带着血腥 旷世独存的五行灵根 自出生就走上了与众不同的道路 “我不是他,但我知道我终究会成为他,因为我也要站在他曾经站在的地方,俯视芸芸众生,笑看神魔妖佛,平天下不平之事,断尘世善恶妄言!” “他顺应天意,做到了荒古、甚至远古第一人,但是那又如何?最终是败了,我不同,我要走一条自己的路,逆天之路!”第552章 震天犼秘境秘闻2020-11-21 22:48:22
热门推荐
  • 千金归来之最强逆袭千金归来之最强逆袭某寒|现言千金归来,前一生所受的屈辱,统统都要加倍奉还! 抢了她的,通通都要还回来! 欺负她的,通通都要踩回去! 重生之路恣意精彩,更有帅哥型男不离不弃一路护航。
  • 凤归荣极凤归荣极姬千水|古言河水荡漾着微波,天色明暗相间,天雷滚滚,豆大的雨滴落下,河水变得暗沉,求救声断断续续传来,本是路过,于心不忍,这只是一个孩子的声音,女子、不、还是女孩儿,轻功来到河边,看见了正在扑哧着的小男孩,本想将人捞起,可谁知力量不够,也跌落了下去,这才知道这是水边的低洼处,伸手将男孩扶起,水正好淹没男孩的脖子,咳嗽一阵,将水吐了出来,眼前太过于昏暗,刚才又在水里许久,看不清眼前人的模样,感到已经没有力气了,就一把扯下自己贴 身的玉坠放在女孩手上,断断续续开口:“不要弄丢了,以后我会来寻你……”说完便倒了下去。
  • 清实录雍正朝实录清实录雍正朝实录佚名|公版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汇聚授权电子版权。
  • 嫡女风华,千岁坏坏爱嫡女风华,千岁坏坏爱浅夕颜|古言“九千岁,我不嫁,一听就是个宦官!”这话是穿越之后沫诗缈说的,那年她十一岁,特狂妄的的宣布这一重大决定。只是,那个宦官不是宦官,是皇上的第九个皇子,知道后的她差点没从床上摔下来。心狠手辣,杀人如麻却偏偏又俊美如斯将她命脉拿捏的死死的。“你救了我一命,本督自然是要偿还的。”可是,欠债肉偿?这妖孽的偿债方式也太特殊了些吧?“缈缈,若非如此,九千岁何以为九千岁呢?”【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我的无限英灵加护我的无限英灵加护避风之矢|轻小说穿越之后,获得了英灵们的加护,得到了穿梭于不同世界的能力。 在英雄学院的世界明悟本心。 在漆黑子弹的世界贯彻意志。 在从零开始的世界写下誓约。 在转生史莱姆的异界挣脱束缚。 这不是一个天才的故事,而是一个普通人在获得了英灵们的力量后,与英灵们携手并进的故事。 安娜的怪力,阿拉什的健硕,尼禄的纵使三次迎来落日,哈桑的避风加护…… “欢迎回来,前辈!” 只要那个声音还存在,便是约定的理想乡。 群:414815363
  • 肝疼的游戏异界之旅肝疼的游戏异界之旅几笔数春秋|游戏上古纪元,神明陨落,无数的秘密隐藏在废墟之中。 末日,游戏规则,到底是谁在幕后操纵这一切。 黑暗物质,不朽神尸,神秘的生命至尊,一个一个秘密浮出水面,造神计划,古神复活,敌人究竟是谁?
  • The History of England from the AccessionThe History of England from the AccessionThomas Babington Macaulay Macaulay|公版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汇聚授权电子版权。
  • 重生之逆转仙途重生之逆转仙途雾矢翊|仙侠司凌原本以为这个世界上最悲催的事情是做了百年的善鬼!但是,原来还有比这更悲催的事情!不只穿成了个修为灵根尽毁的男人,原身还是穿越的黑暗玛丽苏的男人之一,又遇到了与原身有仇的金手指重生女,还要时不时地应付嫉妒的黑暗玛丽苏的男人们的设计迫害,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司凌决定,让穿越女和重生女相爱相杀去吧,她要赶紧修练恢复真身去了。此文开始女穿男,最后会恢复女身!--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太平圣惠方太平圣惠方佚名|公版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汇聚授权电子版权。
  • 悍妾:锦绣田园来发家悍妾:锦绣田园来发家豌豆荚8号|古言穿越到古代。倒霉做人妾。还是一户农户家的小妾。家有公婆,外加一个生病的正妻。奋斗。她要奋斗。“喂,家里没米了,纳你进门的珠钗当掉一只,贴补一下……”轻飘飘的话是她男人说的。“妹子,我的药没了,你能帮我去买点来吧,银子你自己看着办。”正妻一脸孱弱躺在床上,双眼却直盯着她手上剩下唯一的一定银子。“你当我傻,你药吃完了,干嘛不找你男人去要!”她不是吃素的,可不愿意为这个家无私奉献。所有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一场噩梦,想要摆脱,可还有两个拖油瓶。“娘亲你要去哪?”“去找你那个不负责任的爹!你不要拦着我!我想去死……”她怒吼。 “可,我们没拦你呀!”两个小包子奸笑地在说。 “啊……啊啊……”她快要疯掉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