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7章

尚鲛知道这个宫宛洳是珍珠珠灵,原本的那个宫宛洳早就死了。当年,还是他把珠灵引到宫宛洳身上的,引珠灵,只不过是为了让她代替宫宛洳活着,他不想看着这么年轻貌美的姑娘,白白死了而已。何况,要不是他多管闲事,真的宫宛洳也不会溺水而亡。

尚鲛继续说道:“当日,我被打会原形,花了这么多年,才能重新变回人身,也许这就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如今我幡然醒悟,真是后悔莫及。

这件事,本就是我自作自受。因为,后来我才发现,那只妖,是一个好妖。”

宛洳道:“尚鲛,你别自责了。一切还来得及,你现在不是已经恢复了吗。我答应你,一定亲自把你交给良国主将。”

尚鲛道:“你以后可不能再叫宫宛洳了,要是良国人知道你的身份,可就糟糕了。

而且,这个名字不属于你,也不适合你。

我们那里,都把喜欢的人,称为可儿,你以后就叫可儿吧。”

宛洳道:“改名字可以,你凭什么说宫宛洳这个名字不属于我?”

尚鲛道:“成国都快亡了,你还计较那么多做什么,我只是随口说说,你就当真了?

可儿,你现在叫可儿,可儿这个名字属于你,永远都属于你。你满意不满意?”

宛洳道:“那就可儿罢,你说得对,成国都没有了,我还计较那么多做什么。”

纵使是历鬼凶神,也要与之相抵。只有打败了魑魅魍魉,才能换得通往荆棘之外的道路。但是,令人想不到的是,荆棘之外,还有风雪严寒。无尽的黄沙,于大漠之上,随风飒飒。这区区的晨昏凡世,最终竟却是,最难得。

宫随月表面上镇定自若,实则心中难过得撕心裂肺的痛。成国亡了,这一刻,她多想变成一个勇猛的将士,拼死抵住昭城的城门,将那些豺狼虎豹隔绝于城门之外。

他们能去哪里?能逃到哪里?哪里都不容他们。

黄沙大漠,成国和良国最后一场战事,在这里结束了。在良国大军还没到昭城之时,成国大军已经于此截住了他们,这只是一小部分兵力,率军的将领是仲青山。盛子云带着良国的大军,浩浩荡荡地从另外一个路径,径直到了昭城。

昭城,几乎是座空城,百姓们逃得逃,走的走。城内虽无伤亡,可这番大军入境,对于成国人来说,却也是一个难以弥合的重创。是心中,无法治愈的伤害。因为,他们没有招惹良国人,他们世世代代,祖祖辈辈都是成国人,他们热爱这个国家,尽心尽力,辛勤劳作,只为了让这个国家富裕强大。可是这些良国人,就这样,将他们的君主,逼出了城外,让成国旦夕之间,便纳入了良国的版图。这是国恨呐!

成国虽然没有了,尽管良国取代了成国,成国人变成了良国人。可是在成国人心中,他们的血液里,他们依旧是成国人,这是烙印在骨子里,血肉中的印记。

宫随月和宫轻叶想要的明天,始终都没有来临,他们也不去奢求明日的到来,只珍惜当下的相守。

在这个阳光充裕的午后,在这个刚刚经历过一场拼死搏杀,战况惨烈的战场上,旌旗冽冽,无限悲凉。

黄沙掩埋壮士骨,旌旗化作将士魂。

这场战役发生在沙漠中,双方军队,旗鼓相当,势均力敌。最终,两军皆伤亡惨重,分不出谁输谁赢。

战事结束,宫随月与宫轻叶早已经不奢求活下去了。他们两个身上都带着伤,本想着,若能离开昭城,定更名换姓,相持到老,如今看来,算是妄想了。

仲青山已经离开了沙漠,进了昭城。

这里只剩下了宫随月和宫轻叶。他们依偎着彼此,宫轻叶抱着怀里的宫随月,道:“下辈子,我来找你。许是上天赐的缘分,让我俩颈上,都长了这颗痣,来世,我们就以这颈上痣相认。”

宫随月道:“夫君。若有来世,下辈子,该我保护你了。下辈子,我们一定要相守一世,不要再重蹈今世的覆辙了。”

他们,泪眼朦胧,相互依偎,细数一生。

成国的败亡,到底是谁的过错。成国亡在了宫轻叶的手中,宫轻叶是亡国之君!可他并不昏庸,他是一位好君主,他是一个明君。

成国到底是不是因为宫轻叶才亡的?当然不是。宫轻叶是圣君吗?当然不是。

成国的败亡,是大势所逼,成国的先祖不会将这过错,加在宫轻叶的头上的。

宫轻叶让自己的族亲们,早早离开了昭城。他深明大义,早就看到了最后的结果,他让他们有了一线生机。

现在他们离开了成国,良国也没找他们的下落,他们如今也活了下来。

该说的都说过了,宫随月和宫轻叶实在是没力气再说话了。他们就此相拥,瞌眸长眠于此处。

盛子云得知成君阵亡的消息后,与仲青山及其部下前往战场,为成君置办后事。当他们抵达之后,已经有两人先他们一步到了。

这两个人是一男一女,女子匐在成君的跟前痛哭流涕,男子就这么站在一旁,看着女子痛哭,也不上前安抚。

成君跟前还躺着另外一个女子的尸身,盛子云猜想:“这估计,就是成君恋恋不舍的宫随月了。”

仲青山对这二人道:“你们是何人,与成君是什么关系,你为何这般伤心?”

男子道:“我俩是成国人,在下尚鲛,这是小妹,可儿。我们的君主一直以来,待我们这些百姓都是全心全力,他为君时,以德治国,深得成国人爱戴。现在,成国败落,国君战死,我们又怎么能看着先君的尸身,暴露于荒野之中呢。小妹乃性情中人,此时君死国破,她这才伤心忘我,有失仪态,有失仪态啊!”

盛子云道:“既是成国人前来吊唁先君,便是无碍。沙漠之地,不宜久留,你们还是赶快离开罢,我良国人,并非无情无义之辈,成君生前也是开明之君,我们自当好生送他一程。”

尚鲛道:“多谢将军,既然将军仁义,愿为先君入葬,我等自当感激不尽。小妹于此,多有失礼,若是再待下去,我怕她会哭坏眼睛,伤了身子。将军不辞辛劳,大仁大义,此事便劳烦将军了。”

盛子云道:“你们赶快离开罢。”

尚鲛对盛子云拱手做礼,道:“是,将军。”

尚鲛拉着可儿道:“可儿,走罢,你都听到了,将军会好生安葬先君他们的,你别太伤心了。跟我回去罢。”

可儿站起身子,对盛子云道:“将军,多谢。可儿感激不尽,可儿。”

可儿的话还未说完,尚鲛便拽着可儿的衣袖,把她拉到了一边。尚鲛对盛子云道:“将军,小妹这是一时激动,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了。将军,我这就带着小妹回去了,告辞!”

盛子云心头有好多事情要处理,也顾不得和这对怪异兄妹过多交涉,故而见他俩走开,便不再多说什么。

尚鲛拉着可儿走了很远,直到看不到良国的那些人,他才放下可儿的手。刚才,他知道可儿接下来要对那良国将军说什么,要不是他拦着,可儿就会把他的原身,把她手中那颗明珠,交给那良国将军,交到他的手中。可儿会对那良国将军说:“可儿手中有一至宝,可儿愿意把这个至宝,进献给良国国君,以感谢他对成国的慈悲。”

这虽是意料之中的分离,可真要离开可儿,尚鲛心中却觉得一时难舍难分。他觉得心中很是不忍,他不想离开可儿,他舍不得她,他想和她在一起。虽然尚鲛心知肚明,他和可儿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他随时可以把可儿,这个依附在宫宛洳身上,不知道自己只是一个珠灵的灵物,放回到珍珠之中。可儿是他给珍珠珠灵取的名字,等可儿重新变回珠灵,她就又会变回无意识,无形态的灵了。她不会记得尚鲛,不会记得自己曾经在人世走过一遭。

尚鲛明白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他只是一个仙灵,说白了,他就只是一颗明珠。他不能有情爱,不能对这世间任何一个人,产生不必要的感情,他也没有感情,他怎么能爱上她呢。

可儿是珠灵,她又怎么会产生感情呢。又怎么会对他产生感情呢?尚鲛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一面是开心,一面又有些悲伤。

尚鲛道:“可儿,我不去良国国君那里了。我们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像普通百姓一样,好好过日子怎么样?”

可儿道:“你不是要完成任务的吗?你要是跟我走了,天上万一怪罪下来怎么办?”

尚鲛道:“你愿意让我留下来,还是愿意让我去良国国君那儿?”

可儿道:“我舍不得你,当我要把你交给良国将军时,我心里是一万个不舍。尚鲛。这些日子,不,是这几年来,我已经习惯了你的陪伴,我知道,你是这世上最懂我的人。我喜欢你,我想让你陪着我,陪我一辈子,这辈子我除了你,谁都不喜欢。”

尚鲛道:“即使天打雷劈,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是吗?”

可儿道:“就是灰飞烟灭,我可儿,也还是不离开你尚鲛。”

上一章第46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玉莲天妖:媚世妖妃倾天下玉莲天妖:媚世妖妃倾天下云冥炫|幻情炫炫已发新书《妖孽邪宠:倾世兽妃太撩人》很好看的文文 新书简介:前世,她死于爱人之手,再次睁开眼眸,却变成了皇城鼎鼎有名的丑颜大废物! 说她是不会聚灵的废物,没有召唤兽的草包,但那只对自己无限卖萌,打滚求包养的兽又是什么? 丑颜看着恶心倒胃口,死了还污染空气,可是那只妖孽为毛要缠着自己不放? 当丑颜褪去,露出倾城容颜之后,某只妖孽笑得花枝乱颤: “掩埋在沙堆里面的珍珠,先下手为强才能抱得美人归啊!” 【宠文+女强+爱情+搞笑】
  • 魔女降世竹马接招魔女降世竹马接招冰卿尘|幻情“怎么样,本座的脸捏着舒服吗,”夜竹寒黑着脸看向怀中的女子。 “当然舒服”那女子一脸享受的回答着。 “君玥凌,你不仅看光了本座的身子,还捏了本座的脸是不是该对本座负责呢?”夜竹寒微眯着那双妖艳的眸子,一点一点的朝某女.....
  • 扶桑花开君未归扶桑花开君未归路欣晴|幻情她曾经,贵为天神,万人敬仰。 现在的她,胆小如鼠,傻不拉几,实力弱到了极点。 什么?到到达无人之境还弱?这还让他们怎么活啊! 刘萧夜:“无人境界?呵,瑾儿止步于此,还真的是弱爆了!” 莲逍:“明明很强啊!” 刘萧夜:“……”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 莲瑾/扶桑:“无论如何,我都会找到你,即使你化成灰烬,魂飞魄散,我也要想办法把你找回来!” 刘萧夜:“当我第一次沐浴光明,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火红,如同阳光一般美好。” 莲逍:“九耀国永远是你的家。” 子箫:“我愿用九万年修为换你一笑,瑾,即使你不再是扶桑,但你依然是我的帝后。”
  • 遇见鬼先生遇见鬼先生阿黎有梦想|幻情他是一个活了上千年的鬼魂,一个统治整个冥界的帝皇,一个足以覆灭人界横扫仙界的王者。 她是一个凡人,普通地活着,直到遇见他。 他在千年轮回间寻找着,那个曾经一剑直指他心脏的仙者。 她灰飞湮灭于凡尘中,在千年轮回间,早已忘却过往。 …… 突然有一天,人类少女安琪诺看到了一只自称叫魏祗的鬼,于是一人一鬼的奇妙日常开始了。
  • 废材逆天:兽妃倾天下废材逆天:兽妃倾天下奶泡汁儿|幻情一朝穿越,异世重生,谜团滚滚袭来,到底是阴谋还是巧合,到底是命中注定还是被人安排。在成为强者的复仇之路,简单而困难,却又惊心动魄,每次毙命的危险关头却又化险为夷。她最幸运的事就是在这场艰险的道路上遇见了他,是他的出现给了她无限的动力,黑暗神殿?无情殿?这两大的势力不过是给她练手罢了。有他的相伴,契约兽的相随,朋友的陪伴,这些都是她的幸运所在。一次次在死亡边缘徘徊,却从来没有放弃的念头,这就是她——云轻羽。[作者第一次写文,诸多不好望包含。群号:392112094输入你喜欢的人物名字方可通过审核]
  • 神医大小姐:摄政王,专属宠神医大小姐:摄政王,专属宠帝子1|幻情穆紫扶,华夏医学世家的继承人,享誉全球的天才药师。一朝重生成天启大陆穆家一个不受人待见的废柴大小姐。当天才药师成为了废柴小姐,那些处心积虑暗算我者,我必百倍奉还。只是…那个谁,不要老往我的被窝钻好伐。 某王:“爱妃本王今日甚是疲倦需要王妃爱的滋补。” 看着往自己身上爬的某人,穆紫扶无语的翻白眼,表示早已对某人免疫了。(作者改文狂魔,欢迎吐槽!)
  • 乖乖妖夫乖乖妖夫玉昵酱|幻情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 那她算什么?人妖吗?! 媚惑?她不会!闯祸?她擅长! 乖乖,周围这一干好心眼儿坏心眼儿的美男美女们, 都来陪本公主一起炼妖吧! —————————————————————— 拜谢《弃妃修仙》作者我叫李脸脸倾情打造的封面。 —————————————————————— 小玉新坑《凤栖锦堂》已开,坑品保证,欢迎大家踊跃跳坑!
  • 缘分拯救店缘分拯救店思颐|幻情退役月老来到人间帮助姻缘一路遇上不同的妖精,人,小仙,平凡的小日子也因为他们的存在变得开心异常,大家也热热闹闹地想要帮助月老寻一份姻缘,积极安排相亲,积极安排各种娱乐活动,从古到今,月老都不为所动,依旧逍遥自在,游历人间,祸害各路神仙。
  • 重生天才女邪尊重生天才女邪尊夜漫舞|幻情一朝生死,她魂归地府! 风萤萤,活着的时候胆小怯弱、温柔娴静;没想到死后,不光性情大变,甚至还成为酆都城赫赫有名的战斗厉鬼。 身着红衣,披散红发,妖孽般俏丽绝世的容颜,手持铁链追魂棒,带领十万牛头马面;放眼整个幽都,谁敢在她面前放肆,揍!全部揍! 妖王犬神的儿子? 她轻笑凝目:“不就是一只狮子狗吗?!” 第五殿王爷阎罗王? 她轻抬下巴,傲慢无双:“哦~就是那个练习仙法走火入魔,最后返老还童的小屁孩呀!” 统摄十殿阎罗、五方鬼帝的幽都第一美人王爷? 她双眼冒星,迷恋痴情:“啊哈!如此美人,抢回来当老公吧!” 一日鬼门,阴阳两隔,不死不灭,且看她如何步步强大,谱写盛世尊贵! 【嚣张自狂版】: 回魂街上 “把前面那个走路叉开腿的吊死鬼抓过来揍一顿!” 牛头:“大人,那只鬼没偷摸拐骗过!” 马面:“大人,这样随便打人,上面知道会怪罪的!” 风萤萤不高兴了:“做鬼也要有个鬼样,他这样走路叉着腿有失风化;没事,尽管下手,揍的他两条腿能并着走路再放了!” 听见这话,众鬼无语! 大人啊,你可知那鬼生前是青瓷馆的兔爷儿,在床上被人亵玩致死,是不可能并着腿走路的哇! 于是,罗刹鬼大人不喜叉着腿走路的风声在幽都一经传开,吓得青楼鬼妓再也不敢风骚卖情、妖媚勾人;一时间,一股正义之风,吹遍整个酆都城。 【温柔多情版】: 夜阑鬼静,阴风仄仄 清隽邪魅的大夫君抱着被子出现在门口:“萤萤,今晚我陪你睡吧!” 风萤萤举起昨夜才包扎好的胳膊:“犬犬,你一兴奋就喜欢乱咬,我都快被你咬残了;拜托,让我养养伤,行吗?” 大夫君黯然,转身离去! 冷酷秀美的二夫君抱着枕头出现在门口:“萤儿,我刚才做噩梦了,要跟你睡!” 风萤萤无精打采的顶着黑眼圈:“白浅,你饶了我吧,跟你睡我做噩梦!瞧瞧我的眼袋,都快变成俩酒囊了!” 精心打扮过后,风萤萤穿着半透明的丝质中衣,风情羞涩的出现在三夫君门口:“子文,为妻今晚来陪你!” 风华绝代的三夫君手执笔毫,从桌案上抬起头:“可是夫人,今晚我有一推折子要看。” “没关系,为妻等你!” 说完,她就勾住心爱之人的脖颈,送上热情的香吻。 在移动手机阅读平台上使用的名称为《天才鬼妃魅天下》
  • 朝暮与卿朝暮与卿笨仔|幻情前世今生都被命运的枷锁牢牢捆绑在了一起,她想寻找真正的自己,他想做不一样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