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75章 尾声

下午5点,天色开始发暗。

医科大学校园内,路灯已经早早亮了起来,只有校园西侧的林荫小道边上没有路灯,显得有些阴暗。也正因为如此,这个地方成了校园情侣们幽会的绝佳地点。

林荫道边,站着一位漂亮的长发女孩。女孩穿着白色T恤和浅蓝色牛仔热裤,头上别着一个黄色的Hello Kitty发卡,不仅颜值出众,身材也是一流。只不过她此时眉头紧蹙,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这时,一辆豪华轿车快速的驶了过来,停在了女孩的身前。紧接着,轿车的驾驶位上走下一名瘦痩高高,双臂满是纹身的年轻女子。这位纹身女面色十分阴狠,她不友好地瞪了漂亮女孩一眼,然后拉开了车后排的车门,摇了摇手,示意漂亮女孩坐进车内。

女孩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进去。

车内坐着一名身穿马褂的老头。老头大约60岁左右,脸上沟壑纵横,但是眼神却极其锐利。见女孩坐进来,他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随即用沙哑的声音问道:“按照我说的做了吗?”

女孩警惕的环顾了一下车内,随即答道:“嗯,按照你的要求,我上午去病房,装做自拍的样子,偷偷的拍了一张他的照片。”说着,她从一个信封中掏出一张照片,递给了老头。“你看行不行?”

老头借着车窗外的夕阳余,打量了一下照片。随即点了点头:“可以。那……你什么时候去见他?”

“我跟他在网上约定,今晚去他工作的律师事务所交易。”女孩答道。

老头点了点头:“嗯,就按照我教给你的话去说,一定确保他会去校医院。记住,如果他犹豫不决,你就把这张照片给他。”老头冷哼了一声:“他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有了这张照片,他一定会去。”

女孩轻轻叹了口气,问:“我会按照你说的去做,只是……我哥哥呢?你什么时候放了他?”

老头瞥了女孩一眼,阴恻恻的笑道:“你放心,事情办完之后,我就会放了你哥哥……好了,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去准备准备吧……”

女孩叹了口气,转身打开车门,走下了车。

“哦,对了。”老头又喊住了女孩,冲她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你很漂亮,这一点,可以适当利用一下。对他这样没怎么有感情经历的人来说,效果会很好。”

还没等女孩反应过来,老头就已经关上了车窗,轿车发动机发出一声轰鸣,快速的开走了。

女孩厌恶的哼了一声,随即重重的叹了口气,快步消失在了校园林荫道深处的阴影中。

只是她没有看到,在一棵粗大的法国梧桐树后,闪出了一个黑影。黑影也是个女孩,而这个年轻女孩,不仅仅是长相,就连穿着打扮也和她一模一样。

所不同的是,这位女孩脸色十分疲惫,一头长发散乱的披在肩上,身上的白T恤也是又破又脏,似乎刚刚经历了一些十分不堪的事情。

更让人触目惊心的是,她的双臂上,似乎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痕……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一张美人皮一张美人皮张宝瑞|小说1966年初春,公安人员凌雨琦在北京发现了梅花党大陆潜伏头目白薇的踪迹,跟踪她来到恭王府蝠厅,这时,一个黑衣少女用飞刀杀害了白薇,并剥下她的人皮。凌雨琦与黑衣少女对打,人皮不翼而飞。原来白薇是梅花党主席白敬斋的二女儿,她的身上绘有梅花党大陆潜伏特务人名单,只要用美国中央情报局秘制的一种特殊的药水涂抹,每一朵梅花上潜伏特务的人名、地址和联络暗号就会显现!围绕寻找白薇的人皮展开一场惊心动魄的搏斗。
  • 我们必将知道我们必将知道肖也垚|小说我们必须知道,我们必将知道。——大卫·希尔伯特平成二十四年七月,十九岁的挂谷邦彦离开东京,回到京都的家里度暑假。虽然名义上说是度假,但其实主要是在帮家里做工。挂谷家经营着一家小小的家庭旅舍,虽然规模并不算大,但经过三代长辈的苦心经营,在京都府中也算小小有些名气。本来七月盛夏既不是赏山樱之时,也并非看红叶之季,但前来投宿的旅客仍然颇多,大都是为了京都著名的祗园祭而来。因此挂谷家的旅舍每日都忙碌异常,尽管家中雇了二十几个雇工,却仍然有忙不过来的感觉。对于将在日后放弃工作继承旅舍这件事,邦彦并没有太多抵触的情绪。
  • 来生再见来生再见何顿|小说如果还有来生,我们还在一起打日本鬼子。黄抗日,原名黄山猫,20岁顶替哥哥应征入伍,名字是那一年被一个国军营长改的。长着一张猩猩脸,参加了长沙的三次会战。五年后,在常德会战期间,被日军俘获,为日军搬运炮弹,后来被收复失城的国军官兵解救。半年后,于著名的衡阳保卫战结束时,他与他的弟兄们在团长的指示下一起向日军举起了软弱无力的双手,当时他们饿得要死,几天没吃一粒米,喝的是阴沟水,都没打算再活了。那时黄抗日是排长,休整后被编入伪军。几个月后又被湘南游击队捉拿,于是弃暗投明,成了游击队员。五年后又被国民党的地方武装逮捕,被关了五天。五天后,一支游击队折回来解放了黄家镇。黄抗日再次获得自由。
  • 月满秀月宫月满秀月宫翁健华|小说黄河肆虐,水淹八百里。宰相张世郁进言天子,恳求发放库银赈灾获准,且令他全权负责。朝廷大开国库,拨银百万发往灾区。由于天下盗贼猖獗,张世郁调派刑部总捕头铁三郎随镖局同往。浴血乱石谷镖旗在秋风中猎猎飘扬。开道的趟子手后,两骑并驾齐驱。左侧骑匹枣红马的是个年约五旬的魁梧壮汉,硬如刀子的寒风掀动着他下巴那束花白的山羊胡子,红黑的大脸膛冷峻得如一块花岗岩,一双鹰目盯着前方;此人便是江湖中无人不晓威震中原的京城耀扬镖局的总瓢把子何方,绰号“黑面神”。
  • 尘埃飞扬尘埃飞扬阿来|小说小说集全景收录阿来成名前后的21部小说,勾勒出阿来创作走向成熟的轨迹。不仅如此,小说集还将阿来的诗句、心情感悟以卡片形式夹在书中,全方位展现“智者阿来、诗意阿来”的魅力。
  • 安乐摸安乐摸王棵|小说习惯是很难改变的,就算一个人突然变成了一只惊弓之鸟。离开阁楼前,冒臣照例目光炯炯地四下扫视。空调悬贴在净白的壁上,看起来像屋体赘生的一只肿瘤,静态、笃定,却淌出经年不变的嘶声,令心思缜密的人会揣想到某种不详。塑胶伸拉帘布遮住朝阳的那扇窗。帘布上的印画,是田园牧歌式的秘境格调:白鹭在密林前的草地上起飞,春天的胡杨林仪态万方。其实从帘布后会不断传来各种市声,但冒臣常常可以对那些声音置若罔闻——就这么一幅廉价的风景画,便能使他变成一个掩耳盗铃的人。
  • 伤害(中篇小说)伤害(中篇小说)王祥夫|小说董老师这些天的脾气特别不好对付,动不动就发火,人也像是一下子瘦小了几分。小镇毕竟小,董老师的事已经在小镇里广泛传开了。那就是:董老师把他老婆烧饼和女儿董笑都无情地赶出了家门。很久以来,人们都说董老师的女儿董笑长得是既不像董老师也不像董老师的老婆烧饼。董老师是个脾气特别随和的人,他从来没和别人红过脸更不用说动手。他这天所做的一件事也就是把家里的那张大床从中间愤怒地锯开,他一个人在屋里满头大汗把那张黄漆大床“咯吱、咯吱”锯了老半天,然后又把锯开的大床从屋里一拖两拖拖到了屋外,半张床只有两条腿,所以只好靠着墙放在屋门外边。
  • 除草剂除草剂韩永明|小说汽车驶上大街,我就像一只趴在一片树叶上的蚂蚁。树叶在大海上漂浮,我不知道它要漂向哪里。我真的没想好要去哪儿。到车站时,遇到有人拉客,问明他们是去县里就上车了。我只是要买一瓶除草剂而已。一开始我想的是硫酸。我想硫酸是很适合他们的。我会在某一个早晨或者晚上去找她,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把一瓶硫酸泼到她那如花似玉的脸上,让他终生面对一张狰狞而丑陋的脸。可上网一查,买硫酸需要公安局证明。
  • 西夏死书4:克格勃和中情局西夏死书4:克格勃和中情局顾非鱼|小说四块玉插屏上的《西夏死书》合而为一,唐风和韩江前往巴丹吉林沙漠寻找西夏王元昊的活人坟。在蒙古死城中,他们得到耶律楚材的卷子,依此线索找到了“二十一号地堡”,惊骇地发现,“二十一号地堡”居然就建在活人坟的边缘。
  • 白露降白露降曹多勇|小说我妻子在家骂二弟不孝的时候,二弟带着闺女已经坐火车回浙江金华。二弟一家在那一边漂泊打工。二弟在一所农民工学校教书。二弟媳妇在一家厂子做饭。二弟家的儿子先在家里上初中,后去那边上技校,技校一毕业就在留在那里上班。二弟家的闺女一直在家上学,今年考上广东的一所大学,手里刚拿到录取通知书。我妻子说二弟,天底下能找出这样的儿子吗?老子过些天要住院开刀,他却一拍屁股一甩手丢下老子不管不问跑掉了。我父亲眼睛里生白内障,要住院开刀切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