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71章 乱世开篇(大结局)

这几日大唐皇帝李嗣一只觉得有些心神不宁,甚至连夜里睡觉都常常会被噩梦所惊醒。更让皇帝如此难受的便是这北莽当下的局势了。依靠捕风所带来的情报,李嗣早就已经知晓了北莽正有南下的想法。可如今这朝堂的局势却是绝对不能允许北莽南下的。

李嗣苦心多年为的便是同北莽能够和平相处。这也是他执掌大唐皇位这么多年来唯一能够被后世所歌颂的功绩了。若是此时北莽真的同大唐开战,他李嗣必然会成为百年后世人的笑柄。

在同刘荣祥和陈溪平这两位亲信长谈了好几次后,这大唐皇帝便是做了两个打算。

第一,以长安大祭为借口,将众藩王的世子召来长安,一防乱局之下祸起萧墙。

第二,便是暗中派遣使者中北莽的完颜洪接触。进而看看能不能从中寻找到一丝转机。

随着长安大祭召开的日子一天天逼近,李嗣心中便也是越发的忐忑了起来。这朝堂之中尚有死敌李钊正对着自己虎视眈眈,而外面却还有近七十万的大军即将压境南下。

终于,出访数日之后使者终归回归。并带回了完颜洪的消息。

根据使者所说,完颜洪确实也希望和亲。并且提出了让大唐割地的要求,便是要求大唐将定远城以北包括定远城在内的北境土地并入北莽治下。

于是李嗣随即便再次召来了陈溪平和刘荣祥两人,借此对完颜洪的要求进行商讨。

陈溪平觉得北莽狼子野心,如果真的同意割地和亲,便只能是保住北境几十年的和平。日后待北莽再次壮大,只怕野心再涨当时候可就不止是割地如此简单了。

因此两位臣子便是建议李嗣不如真就趁此机会让北莽南下开战,反正对方虽说七十万大军南下,但以大唐的国力,定然是稳操胜券。只要北莽一旦战败,便能借机北上一绝后患。

陈溪平和刘荣祥所想的,乃是如何保住大唐的基业。而李嗣所想却是在于自己这一国之君百年后的功绩。

所以斟酌再三后,李嗣便是不顾两人的反对,同意了完颜洪的和亲的想法,割地和亲。

只是当下和亲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如果再添加上一条割地的条款。似乎大唐再如何看上去都显得有一种求着北莽和亲的味道。这种条约提出来,定然会遭到群臣的反对。因此如果想要该计划顺利的完成下去,那必须得要让北莽同大唐发生摩擦。

并且此次的摩擦还需要让大唐理亏才行。

李嗣千思万想之后,最终便是选择让那护送公主前往北莽的五千龙诏军来背负这个罪名。于是便一纸书文写下,让使者带着书文前往了北莽。

而完颜洪在接到书文后,当即便发兵三万,以迎亲为由进入大唐境内。并且将龙诏军的五千人给围堵在了峡谷之中。

可怜韩冲这般忠心耿耿,替皇帝守着自己的女儿。却不曾想自己和那五千袍泽就如同那洛阳公主一般,早就成了李嗣政治的牺牲品。

完颜洪如今所要做的,无非就是挑起一个进攻龙诏军的理由。然后将这三万人送到龙诏军的口中。死伤无论,但势必需要将公主抢到手里。到那个时候,李嗣便会以大唐士兵同北莽发生了冲突为由,进而提出割地再和亲的条约。

这样一来完颜洪便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而李嗣的皇位自然也就更加的稳固了。

随着时间一天天的流逝,万众期待的长安大祭终于要在明日一早便开始举行。而皇帝本人也带着一众皇子在提前三日便也从皇宫来到了岩山寺内,沐浴吃斋。

当晚,身为朝廷重点通缉对象的西蜀余孽,叶羡极为罕见的穿上了一身华服,簌好了一头白发来到了李钊书房之中。

“主公今日便该动身了。”叶羡双目含笑的冲着李钊微微点了点头。

“是啊,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是要动手了。”后者同样点了点头,难掩眼中的兴奋之情。

随即一只传信的乌隐从卫明王府飞出,接信者正是当下龙诏军的统领庞毅。

是夜子时,负责镇守岩山寺正门的龙诏军忽然接到命令,全军撤守。整座岩山寺除了那高平捕风所设置的暗哨之外,便再无任何其他守卫。

随后一辆载有叶羡和李钊的马车大摇大摆的停在了岩山寺的正门之处。

两人从马车上下来,随即岩山寺中六十八处暗哨皆被西蜀死士潜入清除。

李钊推开岩山寺的大门,同叶羡两人径直走向了李嗣拜佛的佛堂。

佛堂之中除了李嗣外,便还有余下的几个皇子。其中便包括着九皇子李恪,以及大皇子李琦,二皇子李封。

“李钊!”李嗣见着那来者,眼神之中满是不解和诧异。

筹谋多年的李钊便是一脸得意的冲着李嗣微微笑道:“弟弟别来无恙。”

“你将此人带来做什么?”李嗣此时便是看见了李钊身后的叶羡。当年叶羡在皇宫一子屠三龙时,李嗣便也在场,因此也是认得这个当今最想让他去死的西蜀余孽的样子。

李嗣说罢,心中便也已经暗感不详。

李钊并未说话,便只是轻轻向着李嗣挥了挥手。随即窗外窜出一众西蜀死士,将李嗣和一众皇子制服。

还未待死士继续有动作。却见黑袍和尚冲入佛堂,便是七门大开,一掌将制住了李嗣的死士给轰杀。

原来是这岩山寺的主持何山虎听见佛堂传来的动静,赶来救驾。

见着那七门巅峰修为的老和尚,叶羡似乎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讶。随即这佛堂外便是再入一白衣,手持霸府唐刀,身环六门修为。向着李嗣杀来。此人便是西蜀白衣陈贤真!

何山虎见状,赶忙将李嗣护在身后同对方打斗了起来。

陈贤真虽为六门,可其刀法之势当年却是可以让黄河都断流一株香的时间。何山虎手无兵器,便只能用着气机抵御着陈贤真那宛若潮水似的进攻。

终于和尚露出破绽,被陈贤真一脚踹出了十多丈。从佛堂之中跌落到了院内。

随后陈贤真转头看了叶羡一眼,后者冲其微微点了点头,这西蜀白衣会意便是从佛堂之中追出。

一时间局势再次被李钊等人所掌控。而李嗣的脖子上也再次被西蜀死士的刀也架住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李嗣怒视着李钊质问道。

李钊的眼角划过一丝狠厉,反问道:“你觉得呢?”随即右手轻轻一挥,西蜀死士的手起刀落,那佛堂之中便是响起了一片凄厉的惨叫之声。再回头一看,众皇子便纷纷倒在了地上血流一片。有的被抹了脖子,而有的则是直接被刀刺穿了胸膛。

李钊笑看着李嗣说道:“当年我孩儿如何死的,你今日便是要百倍的偿来。当年你杀了我孩儿夺了我的江山,今日我便也让你尝尝这种失去的滋味。”

事已至此,李嗣自然是明白了,自己那哥哥今日前来为的便是复仇。眼看着自己的骨肉已经无一生还,李嗣顿时疯癫似的大笑了起来,双目赤红的看着李钊说道:“既然如此,你想要皇位?哈哈哈哈,好朕给你。你以为你撤走了龙诏军,便可以为所欲为?等捕风的支援一到,你们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岩山寺……”

李嗣话未说完,腹中便已经被一柄长剑给穿了个通透,而用剑之人正是那对李嗣恨之入骨的卫明王李钊。一剑穿腹,那被奉为天子的九五至尊便好似被抽去了生气般,颓然的倒在了地上,双目涣散的盯着李钊。

眼见仇人将死,李钊心中便是有着说不出的痛快,他缓缓拍了拍叶羡的肩膀说道:“如此一来先生的仇便也算是报了。等我……不,是等朕成了皇帝,先生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师!”

叶羡低头冷冷看了一眼再无生气的李嗣,脸上却并未露出一丝报仇后的快感。

“这仇算报了吗?”一头白发的老人微微摇了摇脑袋道:“还没得很。”

李钊微微一愣,刚想发问却直觉后背传来一阵剧痛。待会头看去时,却见着提剑之人竟然是刚刚应该已经死掉的九皇子李恪。

李钊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叶羡。

而这位叶棋圣此时也正是双目含笑的看着他说道:“皇帝身死总得有个人来承担罪名吧,想来想去还是您卫明王最为合适了。至于这皇位的继承者,想来想去,还是这九皇子李恪最合适了。这一切也都是天意,望主公不要怪在下。”

李钊至死也不能相信,自己这皇帝梦才做了一晌,便被最信任之人背后捅了刀子。原来这叶羡从一开始就没有安什么好心。

当年投靠李钊,替他一步步的经营布局。让李钊一步步的将李嗣逼入死角,为的并不是要让李钊成为皇帝,这棋圣投靠的正真目的只不过是想要找一只杀掉皇帝后的替罪羊罢了。

“在下的手下没伤到您吧。”叶羡看了看李恪的伤口笑问道。

而九皇子则是一脸无碍的拜了拜手道:“只是刺穿了腹部,并未伤到内脏,不碍事。”说着便是一手将剑从李钊的背后抽出,紧接着缓缓蹲在了那已然死掉的李嗣面前。

看着自己的父亲,李恪柔声道:“父皇啊,您错就错在不该将洛阳送去北莽了。那可是孩儿唯一的亲人啊。”李恪说着缓缓替死不瞑目的李嗣合上了双眼。

紧接着便是起身看向了叶羡。

叶羡当即便是冲着李恪跪拜行礼道:“日后主公您便是这大唐的君主,叶羡定会以主公马首是瞻,万岁不辞。”

所谓良臣择明主,叶羡虽说看着墙头草,但这种做法也无可厚非。当初叶羡派遣陈贤真找到李恪的时候,双方便已经达成了共识。而近日的计划也进行的异常顺利。

如今的场面,到时候只要将谋反弑君的罪名全部推给李钊。而李恪则是从西蜀死士的刀斧下逃过一劫,并成功偷袭对方。这样一来,皇室仅存的李恪便可以顺理成章的当上皇帝。

明明计划发展至今都极其的顺利,然而此时李恪的脸上却见不到丝毫的喜悦。相反这九皇子的眉宇之中似乎还夹带着些许的悲怆。

“皇子明日就将成为一国之君了,为什么还这般愁眉苦脸?”叶羡见着李恪的脸色,略有不解的问道。

后者冷冷看着叶羡说道:“因为还有一件事情没有解决呢。”

能够在长安翻云覆雨,甚至将一国之君和一位亲王玩弄在股掌之间,叶羡自然也不是个傻子。见着李恪的神色,和说话的语气,便是明知故问的说道:“那不知道皇子还有何事未了呢?”

李恪冷笑道:“这件事情就是你呀。”

叶羡听罢便是哈哈大笑道:“在下?哈哈哈,九皇子可别说笑了,你我可是同一根绳上的蚂蚱。”

李恪道:“你当年是不是也同卫明王说过同样的话呢?你叶羡当初的目的是为了杀我父皇,其实在我看来,你真正的目的可不单单只是杀了我父皇这么简单吧?”

“你是想绝了我李家的天下!”李恪神色阴狠的盯着叶羡说道。

后者微微一愣,却并未否认对方的猜测。在叶羡看来这九皇子确实是极为聪慧之人,但现如今自己还是有些低看了他一筹。

叶羡收敛起了脸上的笑意继续道:“即便被你猜中,可如今你还有什么办法来铲除我?”叶羡说着便是指了指四周那一众西蜀死士。

九皇子微微一抬手,一瞬间原本还活生生站在原地西蜀死士便纷纷倒在地上。随即一道人影浮现在了叶羡的面前。此人正是九皇子的影子——枭。

叶羡见状,转身便想要朝门外逃去。可这样一个年迈的老人,哪里可以逃出枭的手掌心。

这还未跑出几步路,便是被枭一根银针穿过了喉咙。

在感觉到脖颈传来的剧痛之时,叶羡便清楚自己的下场是如何了。似乎这位看透了一切的棋圣死得也有些太过突然了一些。

突然到李恪都未曾发现,这位老人在倒下之时,嘴角却露出了一抹一切都在预料之中的得意笑容。

叶羡倒下的同时,佛堂的大门再次被人推开。便是见着红袍白发的高平和黑袍袈裟的何山虎两人火急火燎的赶到堂下。

原本这和尚被陈贤真压制着根本难以脱身回佛堂救主。不过好在危机时刻高平带着捕风前来支援,这才将陈贤真逼退。

待两人见着佛堂之中的惨状后,高平瞬时间跪到在了李嗣的尸体之前,一面哭喊着一面将头磕得血肉模糊。

“高平!”正当那红袍太监自责大哭之际,九皇子李恪却是冷面的冲其唤了一声。

高平双目含泪的回头看去,却是迎来了李恪的一巴掌。

那清脆的耳光便是响彻整个佛堂,霎时间在高平白皙的脸上留下了五道血印。

李恪瞪着那太监冷声道:“滚去把庞毅带来!”

高平此时神情复杂,便是有着护主不利的自责,也有着对整件事情的疑惑。这老太监略有深意的看了眼前这同皇上年轻时极象的九皇子。便是诺诺向着九皇子磕了个头,随即便匆匆离开了佛堂。

接着李恪便是再次转头看向那黑衣的和尚,随即重重叹了口气道:“劳烦主持叫些人手来,将尸体清理一下吧,这些烂摊子总归需要有人收拾的。”

何山虎便也是深深的看了眼皇子,于高平一样未曾多言。便是转身离开去办那皇子吩咐下来的事情了。

捕风的效率极其之高。不过片刻,高平便是将那在自家府邸饮酒的庞毅带到了李恪的面前。

随即李恪支开了众人,便只留下了庞毅和枭两人。

此时枭将一张布条递到了李恪的面前,李恪便是扫了一眼后随即便丢在了地上,示意庞毅去看一看。

今日龙诏军撤守岩山寺,便是这龙诏军统领庞毅暗中操作的结果。而那张布条便是李钊此前用乌隐所发给庞毅的消息。结果不曾想,庞毅前脚读完了布条上的内容,后脚便被李恪手下的枭给调了包。

“不用看,想必你也知道这上面写了些什么吧?”李恪冷眼盯着杵在原地好似木头一般的庞统领,“今日这事情如果你的要同你扯上关系,你觉得你会有什么后果,你庞家会有什么后果?”

身为龙诏军统领的庞毅,自然是身出于军人世家,他一人之死自然是算不上什么,然而如果此事曝光,确是会涉及到他整个家族存亡问题。

一时间这位龙诏军统领便是双膝一软,当即跪倒在了李恪的面前。

李恪拖着受伤的身子,上前将庞毅扶起,随即在其耳边轻声说道:“日后,朕让你往东,你便不可往西,让你下跪你便只能问跪在哪里!”

……

翌日长安大祭延期,随即皇榜公告,由于卫明王李钊谋反,皇帝被杀。最终李恪被推上皇位,顺利登基,此后六日,长安大祭如期举办。

六日后,长安使者找到来到了北莽营地。皇帝的诏书明示,大唐同北莽取消和亲。

看过皇帝诏书后,完颜洪冷静的将诏书撕扯了两半。随后下令将使者推出斩首。

“既然都已经被逼到这个份上了,那便真就南下吧。”看着使者轱辘滚地的脑袋,北莽可汗自嘲一笑,看了看这万里无云的天色。

至此……隋山有剑完结。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春风如你山河万里春风如你山河万里时我待|武侠散尽浮云落尽花,到头明月是生涯。天垂六幕千山外,何处清风不旧家?
  • 风雨江湖路遥遥风雨江湖路遥遥彡翎|武侠永清年间,一桩悬案让本来互不干涉的庙堂与江湖都渗入其中! 而十多年后的天禧元年,一青衫少年出走青州城,故事又从此开始改写! 且看失意失利的凌罡如何一步一步,拿回本该属于他的一切! 流星白羽腰间插,剑花秋莲光出匣,苍茫大地,执三尺利剑,路还有多远?
  • 狐影迷踪狐影迷踪凡若心尘|武侠大明永乐年间,看似平静的江湖暗涛汹涌,层层迷雾下,一段血腥的往事渐渐浮出水面……
  • 不平凡的浪子不平凡的浪子无花公子|武侠他从小是孤儿,受人鄙视,嘲笑,欺凌,却意外遭遇命运的转折,得到奇功“吸功大法”以及一块神秘门派的掌门令牌!从此踏入江湖的血雨腥风,更秘密成立天宗门。一次意外,他大战四魔,救得江湖第一美人冷寒仙,赢得美人芳心!从此走上了携美战江湖的逍遥之旅。
  • 最后一把绣春刀最后一把绣春刀承渊先生|武侠正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这是江湖武林,亦是宫斗权谋! 如何在六扇门、东厂、西厂、东林党和内行厂之间的尔虞我诈中保身! 如何在唐门、药王谷、无相宫、断衣盟这些武林门派的厮杀中立名!
  • 逍遥游逍遥游羽觞|武侠“有一天,佛印禅师与苏东坡同游灵隐寺,来到观音菩萨的像前,佛印禅师合掌礼拜。忽然,苏东坡问了佛印禅师一个问题,人人皆念观世音菩萨,为何他的手上也和我们一样,挂着一串念珠?观世音菩萨念谁?佛印禅师回答道,念观世音菩萨。苏东坡就问道,为何亦念观世音菩萨?佛印禅师,他比我们更清楚,求人不如求己。”老和尚的年纪大概六十左右,盘坐在蒲团之上,声如洪钟,眉毛皆是白色,双手合十,一脸慈祥,一团和气。
  • 风云中州风云中州露晓夜白|武侠二十五年前,扶桑浪人柳生十二郎携娇妻伊藤嘉美渡东海来中原。意图挑战中州各大门派,欲做中州霸主。神剑山庄庄主关天赐闻讯赶去阻止。太湖边上,二人大战一场,柳生大败,为关天赐追迫。逃去秦淮河边万花楼里躲避。 萧中泰去万花楼游逛,偶遇伊藤嘉美,因慕其美,为柳生十二郎获悉。交战一场,萧中泰丧于柳生之手。留下遗孤萧爻(yao),由其父萧万立抚养,并传授萧爻一身武艺,待其长大,命其出山为萧中泰报仇。 萧爻出山报仇,途中巧遇奇异女子纪诗嫣,深慕于纪。然纪乃柳生之徒,纪因此故阻挠萧爻。 虽事近荒唐,不可信之。唯个中恩怨纠葛,爱恨交织,常令人难以释怀。词意浅近,通俗易懂,乃磨牙允血以求达者。 呜呼,若能为读者破闷消忧,全一笑耳,则幸之甚矣。
  • 万里封侯万里封侯北陶|武侠十余年后,镇魂曲响起。 是谁,用鲜血,洗刷所有的秘密? 是谁,用天下人,来下这一盘巨大的棋?
  • 横炼宗师横炼宗师云中客来|武侠进入神奇的武道空间,从开启第一项横炼天赋开始,李玄踏上了一条直通最强的崎岖道路。 正邪侠魔谈笑过、仙女魔女心中留。 做男人就要强,就要硬! 群号:254526016,欢迎大家来耍。
  • 穿越之惩戒使者穿越之惩戒使者装门大师傅|武侠身怀正义,与恶为敌!我是甘誉,我很乐意你们称我为惩戒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