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2章 夫唱妇不随(二)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谁是断肠人咱们并不知道,反正和云娘和好的柳七不是。

大家本着和平友好的方针,一致决定在观里要和谐共处,不再打架。

墨莲让他们二人宿在隔壁房间,与他的房间只有一墙之隔。

他打定了主意,要将咱们四个外来客,都放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防止咱们再整出啥幺蛾子。

客随主便。

那夺命鸳鸯倒是没有异议,于是大家变成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

为了压制这二人,墨莲一直未说自己不会武功。在他们看来,墨莲小小年纪,一身内功深不可测,以为他的武功十分厉害,我方人员知趣的保持了沉默。

晚上是由编外烧火小能手三娘准备的。

夺命鸳鸯是使毒高手中的高高手,什么毒物都逃不过他两的眼睛,于是他们很放心的坐等三娘做饭。

关中旱灾,粮食缺短得厉害,观里头大家伙又吃素,除非煮那么两条锦鲤,实在没有可以操作的空间。

照例是稀饭,之前的馒头存货全进了云娘肚里,三娘决定晚饭不蒸馒头了,给大家整点开胃的。

将面粉醒醒又揉搓一顿,拉成了指头粗的面条,一坛子酸萝卜取出来几根,先将面条煮熟了捞起来备用。

又放了两勺泉水做汤,一点盐巴,猪油坛子底里用毛笔裹出一点油星子,几根菜叶子和面条放了进去。面条之上,摆上切好的萝卜条。

除了李释然是碗清粥,其他几人一人一碗素面,摆上了桌子。

这饭桌是在饭堂里头,饭堂是个长约二十米的堂子,几米长的条型饭桌上摆上了饭食。

李释然刚从药澡里出来,身体依然虚弱,不宜见风,就不来参加咱们的聚餐了。

三娘将他的清粥端到了他的房间里头,他已经换了一身素白中衣,黑发未挽,如瀑的长发垂在身后,就那么安静的坐着,竟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李释然身上的黑线已经退了干净,手上的黑块块也不见了踪影,他端详自己的手,手指修长温热,线条清晰,自己又一次从阎王爷的手上逃过一劫。

“哟,满血复活的感觉怎么样啊?这是你的口粮,趁热喝了吧!”

李释然轻笑一声,看向身侧这个活泼灵动的小姑娘,与那时相比,她长了些个头,却没长什么智商,还是那样没心没肺,不知分寸。

今日若不是云娘在此,就凭她挑衅柳七那几句话,都不知会让自己落得何种境地。

白粥炖的软糯,上头浮着一层厚厚的米油,盛在白色的瓷碗里,冒着热气。

三娘累及,一屁股坐在他的旁边,热气蒸腾,他的眼珠子颜色又正常了,没有了那层暗紫。

“你的武功现在恢复了几成啊?我跟你说,那怪老头来观里了,他叫柳七,人称夺命鸳鸯,你没瞅见,他老婆贼漂亮!武功也厉害。。。”

三娘很想告诉他,这对儿鸳鸯都要睡在观里,咱们几个的性命有点危险呀。

李公子端起粥碗,头上的发丝顺滑的从脑后到了前头,挡着了侧脸。

“我知道,墨莲已经知会过我。”

他喝了一口稀粥,复又放到桌上。

相处了这些时日,咱两已经熟悉了许多。三娘有满肚子的话都想跟他诉说,关于柳七和云娘的八卦,关于他们打坏了观里许多东西,关于出了道观对上夺命鸳鸯咱们该怎么办……

李释然却静静地坐着,三娘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忘了在碗里头加个勺子,以致于这人是捧着碗来喝粥的。

那许许多多的话突然都忘记了,静谧在二人之间流转。也不知怎的,经历过几番生死,二人之间突然没了那些尴尬,反正互相都见过对方狼狈不堪的人样子,相处竟和谐了起来。

“你先休息,我去吃面啦,再不吃就糊掉了!你自己小心!”

过了半响,三娘嘱咐他好生休息,自己觅食去了。

她走后,李释然从袖中拿出一封信纸,上面赫然写着夺命鸳鸯夫妇二人这些年来在江湖上的事迹。

他将稍微放凉了些的白粥端起,又喝了几口,真气在体内运行了一个周天,全身都暖洋洋起来。

夺命鸳鸯的称号在江湖之中已经销声匿迹十几年了。

四十多年前,端州大户人家的黄夫人产下一女,嫁与当时城中最富盛名的端砚世家柳家。

柳家是个世家大族,族中祖辈众多。黄夫人的闺女高嫁到了柳家家主的亲弟弟柳醉年为妻。隔年生下一子,在族中行七,名望江,家中长辈唤他叫做小七。

小七的父亲和母亲备受长辈宠爱,他们二人既不用承担家族重担,又无需打理偌大的家业。所以他们经常带着小七游山玩水,访亲问友。

在小七七岁那年,他们行至泰山脚下,路遇劫匪,他有幸被一游僧所救,一双父母却重伤不治,丢了性命。

游僧并未收受他的钱财,问清了他的家世便带着他,扶着柳父柳母的灵柩去往端州。回了端州却发现,自家的屋宅被封,柳家一共三百多人口,纷纷下了大狱。

凡是成年男子,一律问斩,七岁以上的幼儿,一律充军,女的便没为官妓。偌大的柳家,一夕之间,分崩离析,大厦倾矣。

游僧之前让他停灵城外的义庄,众人并不知晓柳七已经回了端州。

他摸黑回了自己外祖父的家中,得知柳家进供的端砚出了毛病,皇帝雷霆震怒,下令清查。

地方官员唯恐祸及自身,也不曾查清事实真相,便将所有的祸水都倒在了失势的柳家身上。

外祖父听闻了噩耗,派人去城外的义庄收敛自己可怜的女儿女婿,又打算连夜将柳七送往城外的庄子上去避避风头。

不料下人贪利,官府放榜出了五百里的价钱,求索柳家余孽。官兵追到了外祖父家外,无奈之下,柳七只好拜别了外祖,跟着游僧走了。

游僧四海为家,带着他行走江湖颇有不便,他去西域之前,在边境为他寻了一个师傅,教授他技艺。

待他学成归来,已是少年,与那西域七重楼的圣女相知相恋。

圣女是楼主家的独苗,一直想寻个上门女婿,柳七入了他的法眼,却不料这个偷了自己闺女心的小子心中怀了仇恨,大仇未报,不愿就此投入七重楼门中,当这入幕之宾。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云清传云清传无敌宝宝大人|古言。。。
  • 隐医农女隐医农女珵林夕|古言穿越异世大陆,偶得一芥子空间,家徒四壁,不怕,现代知识随便用,没事修个仙,四处瞎转转,现代医术一现,病魔通通不见。 这是一个女主一边种田修仙,一边隐秘医治病人的故事。
  • 一品废柴:萌妃升职记一品废柴:萌妃升职记千岛青子|古言千秋业,一朝穿越,她一介女草民生活在千家村,为了改变命运,13岁上山学艺,后来在太子选妃中——艺考中脱颖而出,成为太子小萌妃,然而无数达官显贵家女子却对她嫉妒恨,然而唯独太子对她这个小萌妃独宠,慢慢听本妃讲述和揭秘一段小萌妃的巅峰人生……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将下无俗妻将下无俗妻雾里小溪|古言将,历代以血盟誓,奔赴沙场,女将,历代以如男儿英勇流芳百世。 可从惊世的她出现那刻起,在历代宗卷中出现了她的名字。她不擅武,却能沙场敌百。 她不擅刃,却能百步穿杨。因她背负血债仇恨而来,必将血债血偿。 因她心存执念,从此宣誓,必能屠尽当年仇人。又因她赠了红豆与他相思,这世上注定有一个人为他上那战场,倾尽生命护她终生无恙。他性格玩世不恭,却身负家族重任,他风流倜傥,却单单只对她一人潇洒,他是军权的一股力量,当他因为她的出现,他与王权抗争,究竟是军权称霸,还是王权更胜一筹,他已答应了她,一定要给她一个答案!当初他拿一颗她送的红豆定情,也定了此生,她的一颦一笑,皆是他今生所求。 从她出现那刻起,所有人就将她的惊华视为虎穴,她在谋略中生存,在刀尖上步步为营,在爱与恨中挣扎,此生若要无憾,她又该何去何从:“哪怕我穷尽一生,也势要夺了这不公平的人心!”
  • 狂芸傲世狂芸傲世伊一|古言————南宫玉儿———— 有着前世记忆,棕色的眼眸千朝回盼,万载流芳。 淑逸闲华,恬静贤淑,兰心蕙性,是京城第一美人是也 ————南宫问天———— 翩翩公子,英俊不凡,却又终日气若游丝,面色苍白 一次殇变,一改形象,权倾天下,只为复仇 ————柳傲云———— 一袭红衣,墨发飞扬,紫眸妖艳,却风流天下 登峰造极的武功,玩世不恭的性格,只为铸就他的世界 然就在他们笑惊天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之间,谁又能想到他们竟是同一个人? 世间风化尽在于她!!看风云人物如何玩转异世!! 第一卷:楔子之穿越篇 第二卷:云涌之儿时篇 第三卷:崛起之成长篇 第四卷:天变之朝廷篇 第五卷:华丽之终结篇 入v每千字三分钱,不贵哦。。 ❤❤❤❤❤友情推荐❤❤❤❤❤ 【拯救女儿国】月下波笔 【傲世嫣然】沫氏嫣然 【剩女也撩人】沧浪水 【梦里婚礼】vimil 【家有狼妖】瑾悠 伊一的女儿国:http://wkkk.net/1938078 可以在那里留言哦,伊一回去看滴 偶的群开通了哦! 【狂想厅】:34350506。更新情况等都会群里发布滴。。
  • 法医王妃法医王妃映日|古言【正文已完结,番外连载中……】 身为闻名全国的女法医,方筝每天的工作就是和死人打交道!可一次意外,却让她穿越到东陵国相国府三小姐,有名的草包泼妇聂瑾萱身上! 传闻,这聂三小姐天生草包无能,从小读书,却是连三字经百家姓都说不全! 又传闻,这三小姐凶悍泼辣,骄纵跋扈,甚至在自己大婚当日,便端着王府正妃的架子,当众责骂侍妾,引得众宾客侧目,最后使得新郎官湛王爷拂袖而去,从此成亲半年有余,却再没进入新房半步! 不进新房吗? 好,有种这辈子你都别进! 想要休妻吗? 行,说话算话,休书赶快拿来! 面对冷面王爷,她誓要将‘泼妇’之名发挥到底!不过先说好,她只是‘泼妇’而不是‘毒妇’,可为什么一睁眼,看到的竟然会是一具尸体? 什么?这人是她杀的?! 不会吧,怎么可能? 什么?不信?还说这人是她的通奸对象? (╰_╯)# 尼玛,是可忍孰不可忍,不信是不是?好!那就让这死人自己说,究竟谁是凶手!
  • 盛世宠妃之撞上邪魅王爷盛世宠妃之撞上邪魅王爷诺蓝熙|古言一次意外,她穿越到古代成了有名的小姐;他是名满天下的王爷;一次意外的相遇,他们居然要紧紧的绑在一起。
  • 凰图之悍妃天下凰图之悍妃天下凰图八夜|古言◆◇◆◇彪悍,是一种人生态度,是一种做事的风格。 他,容若,是在战场上是所向披靡的彪悍。 他,容若,是在皇帝面前冷言冷语的彪悍。 他,容若,是在言语间令人无力还击的彪悍。 他,容若,是十几年来为被人发现是女儿身的彪悍。 ——◆◇————◇◆————◆◇————◇◆—— ◆◇◆◇无力,是一种心酸的人生,是一种带着喜带着忧的阴晴不定。 他,南宫夙延,是在面对容若只对自己冷言冷语时候的无力。 他,南宫夙延,是在知道容若喜欢男人却不喜欢自己的无力。 他,南宫夙延,是徘徊在对容若喜欢和放手之间纠结犯贱般的无力。 他,南宫夙延,是在知道容若是女儿身却依旧对与她相关的一切无力。 ——◆◇————◇◆————◆◇————◇◆—— ◆◇◆◇他们之间纠纠缠缠,缠缠绵绵,绵绵甜甜。 ◆◇◆◇误会,小三,苦衷,分开,重逢,各种狗血各种雷人各种囧。 ◆◇◆◇看她如何让将军之魂退散,成为一代悍妃。 ——◆◇————◇◆————◆◇————◇◆—— 精彩内容抢先看,一睹为快 【片段一】 “他们太目中无人了。”南宫夙延握紧拳头看着前面发生的那一幕。 “确实,他们太不把你放在眼里了,在你的地盘,他们还真是嚣张呢。”容若微笑的附和。 “他们简直欺人太甚。” “嗯,害得我忍不住要出手了。”容若认真的说。 “不妥,他们毕竟盟国的重臣,会伤了两国的和气。”作为皇帝,就算是让自己受气也不能让生灵涂炭。 “我明白了。”容若一脸了解的点头。 “嗯。” “那我出脚好了!” “……”敢情他就只听了一句不能出手! 【片段二】 金銮殿上—— 第一天—— “容若呢?” “容若将军说他有伤在身,身体虚弱,无法上朝。” 第二天—— “容若呢?” “容若将军说他伤的太严重了,暂时还卧病在床,实在无法上朝。” 第三天,第四天…… 一个月这么过去了,容若依旧还没有来上朝。容若不上朝说的是各种让人挑不出刺的理由。 “他是伤的多严重?”南宫夙延咬牙,眉毛上挑:“告诉容若除非他死,否则明天上朝朕一定要看到他。” 翌日—— “容若呢?”南宫夙延看着原本应该站在容若的地方,依旧空空如也,不由的眯起眼睛问。 “启禀皇上,容若将军现在在凤凰楼。” 凤凰楼是京城最大,最门庭若市的妓院。 “凤凰楼,很好!”南宫夙延微眯的眼睛里透出一丝丝危险的气息:“他到底把朕的话放哪里了?” “容若将军说,他现在是醉生梦死,也算是在践行皇上的话,皇上金口玉言,他不敢违背。” “……” 【片段三】 “娘亲,这个叔叔眉宇间和宝宝有点相似。”五岁的容宝宝打量着被自己劫回来给娘亲当压寨相公的男子,貌似发现了什么端倪。 “所以?” “所以,娘亲,宝宝是不是这个叔叔的爹爹啊!” “你是他爹?”略微惊讶的语气:“怎么可能。宝宝你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儿子呢。” “嗯。”宝宝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的说:“娘亲说的是,宝宝都还没有娘子,怎么可能会有儿子呢?” “可是。”宝宝又有疑问了:“那为什么,宝宝和这个叔叔有点像呢?” “嗯……”某女摸摸下巴,想了一下说:“宝宝,你看我们寨子里的大白和小白它们两只长的像不像啊!” “像。”大白是一只大白狗狗,小白是一只小白狗狗。 “大白是小白的孩子吗?”好吧,小白是大白的孩子。 “不是。” “那它们有关系吗?” “没有。” “就是说嘛,没有关系的两个人也可以长得很像,明白吗?” “哦,宝宝记得了。” “……”她都不怕把孩子教坏了?某男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想着。 ——◆◇————◇◆————◆◇————◇◆—— 特此声明: ①.本文看似小虐实则温馨小happy,不喜慎入。 不得不吐槽一下自己,果然不是写虐文的料啊!嗷嗷嗷~ ②.本文一对一,有暧昧,无np。 ③.注意,各位看官请看过来,就算男主还是女主他们后宫万千,但他们绝对身心干净哦!特别注意哦!!! ④.喜欢《凰图-悍妃天下》的亲们,欢迎乃们360°无限跳坑,不要忘了收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