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72章

“你那天竟未说完?”秦少均未得及思考,脱口而出了一个疑问。

先前,秦少原是讲过他和手下人偷听了秦韵兰和方小金的谈话,也承认是自己及手下人的出现惊吓到了秦韵兰才使其出了意外,进而导致了秦韵兰的死亡。今天又来从提这件事,可见那天秦少原并没有把实情全盘托出,还留有后手,等着请自己入瓮。秦少均深深感受到了秦少原的心机和城府,原来竟然是如此之深。换作从前,自己心中有的必是欣慰与欢喜,但是现在围绕全身的只有一股深深的恶寒。

可现在是自己有求于秦少原自是不好做什么的,但想想如果长此以往下去,还不知道秦少原已经挖了多少个坑等着自己往下跳了?前路看似在自己的掌握之中,背后却不竟然,会不会有那么一天,自己的所作所为完完全全地被秦少原所控制而不自知了?此人,真心留不得!

是的,秦少均又一次起了杀掉秦少原的心思。

“大少爷,不要着急,这一次我会全部都告诉你的。”秦少原心中还残留着少许的得意,并未察觉到秦少均的心思变化。

或许,在秦少原看来自己太了解秦少均了,有的是办法把握住局面甚至是扭转乾坤。但是人心哪里是能被真正预测得了的?就如同那郊外的野蔓,只要有雨水充足必定会肆意生长,胡乱攀沿,方向和长势恐怕连老天爷和它自己都难以控制…………

秦少均略略皱眉,隐忍着心中的不满,“说吧。”

“其实,那天除开知道了韵兰小姐并不真正痴傻之外,还另外一件更让我吃惊的事。这件事也是韵兰小姐必须痴傻的主要原因。”秦少原停了一下,想看看秦少均的反应。

秦少均回盯了一眼秦少原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神示意他继续。

“那么我就讲得详细一点吧。”秦少原颇为“体贴”地说。

秦少均还是没说话,那脸色就是“随你”两个字。

于是,秦少原接着说道:“韵兰小姐的痴傻也不完全都是假的,有一阵子,或者说最开始的那一段时间,她的的确确是脑子木讷,什么都不清楚的。后来,经过仙姑的妙手,其实已得恢复正常,但当她把她所知道的向仙姑全部讲了之后,仙姑告诉她:为了她的小命也为了娘亲和哥哥、嫂子,还有秦家所有的人,她不能把她知道的说出来,并且还得继续装疯卖傻。仙姑的话对于秦家人来说就如同圣旨一般,因此,韵兰小姐才会一直演戏。直到跟随方小金回到了的对方家里,面对绝无可能透露出消息的陌生人才敢说两句实话。”

秦少均拧了拧眉毛,或许是因为知道了秦韵兰与曲云苓的关系,对这个小妹妹在原本的疼爱之上又加了一些,若是原来是七、八分,现在就得有九分了。

“后来了?”秦少均终于开了口,“是什么事让韵兰变得痴傻?又是什么原因让仙姑嘱咐韵兰不要说实话的?”

秦少均明白,林三姑虽不姓秦,但对秦家只有恩义,绝无半分不轨之心,她偏偏不让韵兰把事情说出来,必是有着为秦家好的缘故在里面。可是究竟是为了什么了?

秦少原的神情继而变成了感慨中带着神秘,一副这事既让人不好受,但又是一定会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样子。“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韵兰小姐听到了一些闲话而已。”

分明就是有密事要说,却偏偏要用这种不痛不痒的语气,秦少均不想多言,扔给了秦少原一个包含着嘲弄的冷笑。

这次的故弄玄虚没起作用,秦少原也没觉得脸上有什么挂不住的,又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说起这些闲话,别人听了到没什么,大不了就是变成一具死尸,封口费都能省了。可偏偏听在了韵兰小姐的耳朵里,对于说这闲话的人来说,麻烦是真的大了一点。要换作是我,大概也只能是以同样的手段行事了。”

“什么闲话这么厉害啊?”秦少原又开始绕圈子了,秦少均心头的对他的反感只能是不降反升。

“不只是闲话的内容厉害,说这闲话的人的身份和听这闲话的人的身份也同样厉害。大少爷你不猜猜是谁吗?”

“不猜。”秦少均回答得很干脆。

有现成的讲答案的人摆在面前,才不要多费脑筋了。

秦少原挑了一下眉毛,可能真没想到秦少均会是这样的回答。

“好吧,不猜就不猜,反正就算猜,大少爷也肯定猜不到。就如同当时的我一样,只有吃惊到底的份。因为这两个人分别是二太太和二少爷。说闲话的是二太太,听闲话的是二少爷。大少爷可能猜得到?猜得全啊?”

“少~城?”

如果说沈夫人的出现秦少均的心里还有一、二分底的话,这秦少城的出现可完完全全就是意料之外。这个名字,是秦少均怎么想也不会想到与这件事情联系起来的名字。

该起作用了。秦少原暗忖,心头的那得意又多了三分。“二太太的闲话说得是什么了?她就说了一件事,说了曲少奶奶的死。”

秦少均的眼神一变,凌厉无比。

“是的,二太太把曲少奶奶的死全都讲给了二少爷,也就是说,二少爷很早很早就知道了曲少奶奶真正的死因为何了。只可惜,韵兰小姐到底是个小孩子,玩心颇重,虽是听到了这些话,也没多加留意,还是一心想着玩耍,以至于最重要的部分,她根本就没用心去听,也就不记得二太太说了些什么。只是最后听到了曲少奶奶的名讳和一句:大嫂到底是怎么死的?才惊觉起来。结果这一惊觉就不小心打翻了花瓶,立刻就让二太太和二少爷发现了有人在偷听。”

“然后了?”

“韵兰小姐也记得不太多了,只记得,二太太一见是她,脸色陡然变得非常得恐怖,质问她都听到了些什么?待韵兰小姐说了实话之后,才有了少许缓。告诉韵兰小姐,说自己与二少爷是在商量事情,让韵兰小姐不要对外乱讲。然而到了当天晚上,二太太忽然就说韵兰小姐病了,请了大夫,抓了药。可韵兰小姐吃完药后,就神志不清了,浑浑沌沌了多少日子,若不是仙姑回府,只怕是这辈子都不得见清醒了。”

如果这些是真的,那就是婶婶给韵兰下了药。事关婶婶和少城,就会牵扯上二叔,一路明察下来,这个家就得分崩离析。仙姑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难怪会让韵兰继续装疯卖傻了。还有一点,只怕仙姑还担心婶婶这次是给韵兰下让人变傻的药,下一次可能就不会这么仁慈,而是直接下毒药要了韵兰的小命。仙姑又不能时时刻刻都呆在府里,万一有个万一该怎么办。听到这里,秦少均是多少能猜到林三姑的几分想法的。

“大少爷怎么看?”秦少原突然发问。“韵兰小姐的话加上后面二太太对韵兰小姐的所作所为足可以说明这里面的猫腻必是跟二太太有关吧?”

“还有别的吗?”秦少均控制着自己的怒气,不管是对沈夫人的还是对秦少原的。

“韵兰小姐的就这么多了。但大少爷你可以想像,我听到这些话之后有多么的震惊…………”秦少原的表情跟着话语一起变化成了惊讶不已的模样。

“不过,同时你也很高兴是吧?”不管对沈夫人的态度怎么变化,秦少均也不会认为秦少原是个好人的。

“对。”秦少原不否认。“因为随即我就想到了一个计划,一个能够揭开二太太真面目的计划。”

“说得真是冠冕堂皇,你最终的目的不过是拿住这件事作条件,让我答应你的要求吗?”秦少均可不觉得秦少原是为了伸张正义才处心积虑要揭露这件事的。

“这事上,我是没什么高尚的精神,不过对于大少爷你而言,我这条件足够诱人了吧?”

“哼!”

秦少均的态度又不太好了,但秦少原并不在乎,“我当时就在想二太太明明和曲少奶奶是一家子的骨肉至亲,为什么会牵扯上曲少奶奶的死因上了?曲少奶奶和二太太之间到底有什么无法调和的矛盾,非要闹到生啊死啊的地步了?所以,我就做了一些调查,一开始根本没有个准确的方向,就跟没头苍蝇似的东查查、西查查。好在曲少奶奶娘家的关系极为简单,很快,盛姨母这个人就浮出了水面。盛姨母是唯一一个既和曲少奶奶有密切关系又能与二太太扯上关系的人。因此,我敢笃定事情的关键就在她的身上。”

“云苓的鬼魂曾跟我说过,盛姨母就在借水镇附近。可我找来找去,并没有发现半点踪迹。”反正,那次与曲云苓在洗云阁的谈话已被别人偷听了,秦少均便不想隐瞒。

“有件事大少爷是不知道的。我怀疑,盛姨母可能主动现身过一次。”

“怎么说?”

“这事发生在瑞泠还活着的时候…………”秦少原把那次瑞泠碰到的那个要求见二太太的妇人之事说了一遍,并且下了结论。“从种种迹象上来看,这妇人多半就是盛姨母。”

“那她现在在哪里?”秦少均心中一阵激动,恨不能立马找到盛姨母把有关曲云苓的事问个明白。

其实,秦少均听了秦少原复述的秦韵兰的话也想过去问曲云苓的鬼魂,毕竟,身为当事人一定知道事情的真相。但一来,他还想从秦少原这里了解更多的消息,暂时不能离开。二来,他也害怕曲云苓不会说实话。从曲云苓一直忍着诸多的其它事情来看,在这样会影响秦家人关系的大事上,她未必会说实话。所以,还是先从秦少原这里下手吧。

“不知道。”失去这条线索秦少原着实感觉可惜,“瑞清按照瑞泠所说的地方以最快的速度找了过去,却是空无一人。而瑞泠又是在揣摩着瑞清已经去过之后才向二太太禀报的。算来算去,人也不会是二太太带走的。盛姨母的消失真的就是一个谜。若我一早就寻得了盛姨母,哪里还会上了二太太弄出来的那个假人的当。”

“不是你,也不是婶婶,就只能是盛姨母自己离开的了。不急,我会想办法找到她的。”不是还有古先生在么?这一点,秦少均到不怎么担心。

“寻人如同大海捞针,没有那人贴身用过的东西,古先生也很难找到确切的位置吧。”

秦少原也不是笨蛋,秦少均能说得这么轻松,他就知道有古先生的份。

“那你有何高见?”

“不是还有一个当事人就活在眼皮下嘛,大少爷直接问她不是更清楚?”

“谁?”秦少均很疑惑,还有谁可以询问?

“二太太。”

“什么意思?”

秦少原伸了了个懒腰,拒绝再说下去,“今天就说到这里吧。毕竟事关大少爷的骨肉至亲,大少爷还是回去好好考虑考虑。再说了,二太太是何等人物,要从她口里套真话,非得是下一番功夫不可。而这番功夫不是一日、二日可以成的。须得有耐心。今日就算是在这里全说给大少爷了,也不是马上就能得个结果的。不如,大少爷再想想,是否真的要把这事追究到底,挖出根苗来?如果,大少爷信心绝对坚定了,我们再商量下一步吧。”

看来,秦少原这厮早以想好了怎么从婶婶那里弄出情况来,只是现在身陷囹圄之中,无法实现罢了。如今偏要在这个点上卖关子,多半是以退为进,琢磨着向自己提其更多条件。可能也怕自己这里出个偏差什么的。秦少原的这点小心思,秦少均不用猜也能明白。

从秦少原说的韵兰的情况,到现在左峰用尽手段阻止古先生复活云苓来看,婶婶行事的可疑之处越来越多,婶婶身上的疑团也是越来越大。但是,眼前这个人也不是个可以完全相信之人,他的话中有几分真、几分假,还得掂量掂量。秦少均从最开始的迫切慌张经过中间心头的怒气聚集到了现在明白要想了解事情真相必须做好计划,脑袋冷静了不少。不管云苓的事如何让自己心痛,秦少原这人也得小心提防,不能被完全地被他牵着鼻子走。

“好吧。我会想清楚的。我也一定会再来找你的。希望到时候,你能给我一个完美的建议。”秦少均说。

“只要大少爷信守承诺,我必不负大少爷所望。”

既然鱼已经上钩了,也就不必急在一时非让秦少均做点什么。操之过急不是什么好事,这一点秦少原是明白的。

秦少均没有再看秦少原,径自走了。

然而,秦少均并没有去考虑秦少原所提的那所谓的考虑。他想的是另外一件事。秦少原这人并不可靠,婶婶那份心思不逼到尽头也难得真话。那么,不管曲云苓愿不愿意讲实话,秦少均都要去找她问一问了。就算曲云苓一样不会全盘托出,秦少均也有自信只要把三方的话放在一起,必定能拼出个事实真相。

所以,秦少均从秦少原那里一出来,就去找了古先生。

上一章第171章
下一章第173章
同类热门
  • 女高诡事之幽灵之舞女高诡事之幽灵之舞东方不亮|悬疑九月十六,处女血祭祀 一个古老的邪恶法术,竟然在一座学院中出现。 失踪,鬼魂,幽灵 层层迷踪围绕着这一切…… 简宁,身处一宗宗诡异的事件之中,却凭借着自己的高智商,循着小线索,解开一个个大谜团。
  • 大侦探肖光捷大侦探肖光捷新班车|悬疑在专业警察都无能为力的疑案面前,年轻帅气的侦探肖光捷凭着睿智的头脑,非凡的洞察力,从点滴细微之处发现各种线索,又借助锲而不舍的精神,终于破解了一个个疑点,让真相一个个大白。
  • D市灵异事件D市灵异事件优雅的猫|悬疑溪边树,相思物。泪如冬雪凄凉故。天纱漫,流云畔,落花翩绽,水清鱼滥。淡、淡、淡。黄泉路,幽冥赴,奈何桥上人徒步。幽光璨,千魂犯,轻身沧焰,彼一为岸。伴、伴、伴。。。。
  • 红色半面妆红色半面妆易安年|悬疑叶姗从快递员手里接过那封快递时,心里很是疑惑。她思虑了很久,还是签了字。可当她看到那封信的内容时,一下就傻了眼。因为信上的字有些古怪,不像是现代人的普通书信。首先,上面的字基本都是用毛笔写的,而且都是古体字其次,这种字体有些怪异,介于隶书和楷书之间,但又俊美飘逸。
  • 解剖手记解剖手记长谷川集平|悬疑5年的不供之仇,警局的短暂,持久的卧底生涯,待到真相大白确实永不瞑目……本文处于初期创作,人物,环境都来源于个人想法,请勿对号入座!!!本文系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撞灵就超神撞灵就超神左断手|悬疑新书,有本事你打我呀,已经上传,老兄弟姐妹们多多支持啊 人之智慧,造化神奇。 人之邪念,毁天灭地。 …… 撞鬼群号:945894056,有喜欢的加群。
  • 阴约不断阴约不断刀锋易冷|悬疑在58看到个租房信息,不光房租低,还可以和房主美女爽歪歪。可住进去以后,我才发现,事情并不是那么美好。长脚的梳子,停产的可乐,一切的惊悚向我扑面而来,当然还有碰不得的,女..房...东!
  • 捉鬼新娘:首席欺上瘾捉鬼新娘:首席欺上瘾素白|悬疑为了找到他,她策划了一起闹鬼事件,不想因此引出一片腥风血雨。她借故留了他身侧,捉鬼之余更是寸步不离。某女: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危……某男唇角带着邪魅的笑:女人,快来暖床!
  • 石山志石山志甲坤|悬疑“老阎,去把猫主子抬来……” “二……索哈,把你啃坏的家具再给我啃回来……老子要辅导你成为艺术家!” “小师妹,诺!这是缰绳,师兄的神兽都归你……” “唉?!……师妹!你用来捆我就不对了啊……” “救命啊!!!” …… 拉了王来开公司,搞来大圣练饶舌;金牛鹏鸟顽固鹅,巨龙藏洞在人间;白马飞马王子马,喵犬大战无休止;无常兼职跑快递,跟踪牛魔谈恋爱;天道昏昏谁无错,一把鼻涕笑开颜; …… 上级布置的任务失败后,本想安稳独自生活的我却卷入了一件件离奇诡异的事件当中,幕后到底有怎样的阴谋?前途未卜?抑或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我又是怎样的存在?……未来总会告诉我一切。【喜欢请加收藏,书友群:650636360】
  • 悬灵图悬灵图金属之吻|悬疑我是心理医生欧阳少杰,在我度过了那段黑暗与孤独后,我又成了一名上班族。就在我上班第一天那个夜里,医院里的电梯跟我开了一个惊魂玩笑,我知道,我又要陷入黑暗与孤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