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23章 我爱你(大结局)

在他背上的江沐蔓简直泣不成声,她的泪水不断地流淌着,从那一双空洞的眼睛当中不断地往下流。

“阿劭,你不用这样安慰我,我知道,你是可怜我,你是觉得对不起我,所以你才会出现的,我原谅你了,你走吧,不要管我了。”江沐蔓哭泣着说道。

但是霍思劭却根本就没有放弃,他说:“你不要想那么多,我分得清楚什么是愧疚什么是爱,我的心里有你,甚至于许多年前我的心中一直就都有你,但是我以为我爱的人是李安安,直到后来,直到安安醒来以后,我才知道,我其实早就爱上了你。”

“你知不知道,当李安安醒过来的时候,我虽然是开心的,但是却没有想过要和她结婚,我的心中只有你,我只是想着,你要怎么办,我们的婚姻要怎么办,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和你离婚。”

霍思劭的双眼赤红,他不断地背着江沐蔓在这个工厂当中穿行着,但是却没有找到出路,周遭全都是大火,根本就看不清出口在哪里。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知道,其实,我的心中早就有了你,我早就……不爱安安了。”霍思劭继续说道,他的声音哽咽着:“你认为我是一个渣男也好,可是就是这样,我先对你有感觉,然后我以为我爱上了安安,再然后,我才发现自己终究爱着的人是你。”

江沐蔓不断地摇着头,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说。

此时忽然有一道声音传来,呼呼作响,像是什么东西掉下来的声音,因为黑暗,她对声音更加敏感,于是赶紧叫道:“阿劭!赶紧让开!”

霍思劭当即往旁边一躲,而一个巨大的燃烧着的柱子就这样掉下来。

霍思劭心有余悸地看着这一切,心中涌现出来的是巨大的感情,他说:“阿蔓,什么都不要说了,我只求你一件事情,我求你原谅我,如果这一次我们都死了,那么我们葬在一起,如果我们都能活,那么从此以后,我们好好活,好不好?”

江沐蔓的眼中全然泪水,所有的恨在这一瞬间消弭,她用力点点头:“好,我答应你!”

霍思劭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能够得到她的原谅,那么,从此以后,无论是死是活,他都会乐于接受。

“呜哇呜哇呜哇……”一阵阵鸣笛声忽然传来。

“里面的人听到了吗?”顾子玉的声音通过巨大的喇叭放大传了过来:“阿蔓,霍思劭,你们能够听到吗?我们这里是出口,正在将大火浇灭,你们如果能够听到我的声音,就赶紧出来,我在这里等着你们!”

顾子玉的声音当中全然着急,其实,顾子玉现在双眼赤红,看着这燃烧着的工厂,再想到之前霍思劭和他说的那些事情,他的心中一片绝望。

但是他还是没有停下来,而是一直都在叫着。

嘶声力竭。

他知道自从江沐蔓看不到之后,依靠听声音来分辨方向的能力就很强,他希望,如果她能够听到他的声音,也就能够顺着这个声音走出来。

过来的时候顾子玉就想要直接冲进去,但是立即就有消防人员拦住了他,现在已经有消防人员进去救人了,可是还是没有人出来。

刚刚出来了几个人,但是却搬出来了一具尸体,是李安安的尸体。

顾子玉一看,李安安的脸上没有眼睛,他瞬间就明白了。

“不行,火势太大了,估计没有多久这个工厂就要坍塌,消防人员不能再进去了,要全都出来。”旁边有人对顾子玉说道。

顾子玉恍若听不到一般,一直都在叫着江沐蔓和霍思劭的名字,只要没有坍塌,那么他就要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而此时,工厂当中,江沐蔓忽然握紧了霍思劭的肩膀,她拍拍他,指着一个方向说道:“阿劭,往这边走,我听到了子玉的声音,他在叫我们!”

因为工厂当中到处都是哔啵哔啵的燃烧生,还有时不时的爆炸声,外界的声音很难听到,他觉得江沐蔓是不是幻听了,但是他现在还是没有能够找到出路,所以就按照她说的去走。

“这边!”江沐蔓的手一直指向一个方向。

就算是霍思劭要躲避那些障碍物,但是还是不断地指向一个方向,渐渐的,霍思劭明白她说的是对的,因为顾子玉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而这一栋工厂坍塌的迹象越来越严重,霍思劭知道不能再等了,于是用力背着江沐蔓,用尽全力奔跑着,根本就不顾路上的那些障碍物,就算是要落下来,他也不躲,而是用最大的努力冲出去。

还好,所有的东西全都被他抛在后面,他背着江沐蔓才刚刚冲出来。

就听到一阵“轰隆隆”的声响。

而就在倒塌之前,他们滚在了地上,而顾子玉也趁这个时候,在所有人都不注意之时,将李安安的尸体往旁边一放。

霍思劭和江沐蔓连滚带爬的,在粉尘当中出来,因为坍塌的时候也有往旁边落一些,所以直接就将李安安的尸体给压得面目全非,并且还在燃烧着,一下子就将那尸体给烧得看不出有没有眼珠子了。

而顾子玉在看到他们之后,立即就跑过来,将江沐蔓给扶起来,她哭泣着,泪水将她的脸上冲出了两条道儿。

“阿劭,阿劭怎么样了?”江沐蔓不断地说道,她看不到,双手不断地摸索着。

顾子玉则是一把就将她抱在怀中:“没事没事,他马上就过来,阿蔓,还好你没事,我以为……”

“子玉,谢谢你,如果这一次没有你的声音,我们都不知道要怎么出来,可是阿劭呢,阿劭怎么还没有过来?”江沐蔓的心中十分的担心,却没有注意到顾子玉浑身一僵,终究还是放开她。

霍思劭已经走了过来,一把就将江沐蔓给抱在怀中。

“没事,我也已经出来了,阿蔓,你说过要原谅我的对不对?”霍思劭开口说道。

江沐蔓用力点点头:“我答应你的。”

而此时,在江沐蔓看不见的时候,霍思劭古怪地看了顾子玉一眼,然后看看四周没有人看着,就伸手将李安安的眼睛给掏出来,一把递给了顾子玉。

顾子玉自然是清楚的,于是立即就将这一双眼睛给保存起来。

做完了这一切,他们才松了一口气,霍思劭对着顾子玉使使眼色,顾子玉才指指那边燃烧着的工厂,一切东西在大火当中,都会消失了痕迹。

终究一切都会尘归尘土归土。

消防队的人直接就将大火给扑灭了,救护车也呼啸而来,将他们给救治了,大约几个小时以后,消防队员们从坍塌的建筑下面将李安安的尸体给搬了出来。

三天以后,江沐蔓做了眼角膜移植手术。

一个月以后,江沐蔓重见光明。

三个月以后,江沐蔓和霍思劭在火灾当中所受的伤全都好了,并且霍思劭重新为江沐蔓准备一个婚礼。

没有人注意到李安安丢失了一对眼睛,当初去搜救的人也没有注意到。

这一件事情只有顾子玉和霍思劭知道。

而他们将永远将这个秘密吞在肚子里。

当初帮助李安安做坏事的人也全都绳置于法,该上法庭的上法庭,该坐牢的坐牢,一切,似乎都有了美好的结局。

……

2月14日,情人节。

他们的婚礼在今日进行。

所有的人都知道,当初说的不爱,而此时却是挚爱。

曾经的那个人,还好没有错过。

江沐蔓穿着婚纱,一步一步地走向霍思劭,她的眼睛一如既往的美丽,而他朝她伸出了手,她浅笑着握住了他的手。

他看着她的眼,可却似乎在这一双眼睛当中看到了两个人。

江沐蔓和李安安,他没有避开,脸上带着笑。

“你今天很美。”他开口说道。

“你今天也很帅气!”江沐蔓微笑着说道。

然后他们就手牵着手一起来到了神父的面前,在神父的面前许下了一生一世的诺言。

这一次,没有屈辱,没有违心,只有他们。

而有一些事情,将永远藏在他们的心底。

……

四年后,江沐蔓正在摆弄着一对小书包,一边还坐着两个三岁的小奶娃,是一对龙凤胎。

而霍思劭正在帮这一对小奶娃系鞋带。

“爸比妈咪,今天我们晚上的时候不要你们接了,子玉叔叔会带着我们去玩!”龙凤胎哥哥小辰奶声奶气地说道。

江沐蔓看着小辰,说道:“他怎么不和我说一句?”

一边的龙凤胎妹妹浅浅顺势接过话来:“因为子玉叔叔要带着我们去和暖暖的阿姨约会!”

“哦?”霍思劭不由得抬头看了浅浅一眼,道:“你子玉叔叔看上暖暖的阿姨了?”

“对啊对啊!”小辰十分兴奋,双眼亮晶晶的:“子玉叔叔一直把我们当做挡箭牌,带着我们去和暖暖玩,他自己就去和暖暖的阿姨谈恋爱!”

江沐蔓和霍思劭对视了一眼,眼中自是意味深长,然后江沐蔓就握着小辰和浅浅的小手,说道:“这样的话,你们要好好帮子玉叔叔的忙哦,子玉叔叔年纪大了,如果还没有老婆,以后要打光棍了。”

小辰和浅浅当即点点头,一齐奶声奶气地说道:“我们一定会帮忙的!我们一直都假装不知道!”

江沐蔓笑了笑,然后就和霍思劭一起将两个小孩送到外面给他们的爷爷,爷爷最近很喜欢送小孩去上学,看着两个孩子消失在街角,江沐蔓抬起头来看看霍思劭,而他也在看着她。

相视一笑,她依偎在他的怀里。

“我爱你。”她说。

“我也是。”他答。

(全文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男神慢点跑男神慢点跑勋勋的小太阳|现言纨绔不羁的风流女从不相信姻缘红线,却唯独对他一见钟情,流连公关店的她拜倒在他的西服裤下,开启了疯狂的倒追模式“小哥哥,你慢点跑。”(嘿,说好的狂霸帅拽呢) “宫澈,都说女追男隔层纱,我咋觉得咱俩隔了七八十床棉花胎啊。” 某男凉凉地瞥了一眼她高举的棒球棍,很不要脸地说:“前提得先是个女的。” “。。。”
  • 我爱你,我有罪我爱你,我有罪淇老游|现言唐小染说:我的执念太深,如果我活着,却不能够拥抱你,我会疯的。每个人都有执念,唐小染的执念就是沈慕衍。唐小染太执着,执着就变成了执念。而执念,伤人又伤己。沈慕衍说:那个女人死了好,我们去喝一杯庆祝。醉酒的他,却问好友: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是,你错过了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只因为你是沈慕衍而爱你的傻瓜!”--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名门霸爱:暖婚总裁吻上瘾名门霸爱:暖婚总裁吻上瘾兔子花开|现言第一次见面,她正大闹前男友的婚礼。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强吻了他。第二次见面,是在她公司。他说:“你要报复,而我正好需要一个妻子,我们各取所需怎么样?”第三次见面,他带着聘礼而来:“嫁给我舅舅或者嫁给我,你自己选!”新婚夜,某女悲愤不已:“传闻你不是弯的吗?”某男剔着牙意犹未尽:“就在刚才不小心被你掰直了!”
  • 千金归步步为赢千金归步步为赢咸柠七|现言口口声声说爱她的未婚夫,竟然与自己继妹恩爱缠绵。 原本善良的继母狠毒夺家产,害死父亲,让弟弟含冤入狱。 苏家换姓易主,她被赶出家门,抓进集中营,遭遇非人的苦难,命悬一线! “苏芳华,哪怕是活在地狱,也要活着,只有活着才能夺回一切!” 三年后,传说中痴傻少爷携妻轰动归来,这位少夫人就是当年名门千金。 再次回来,她已不是过去的苏芳华,她从炼狱中爬起,卷土重来。 然,十里洋场阴谋四伏,名门望族争权夺利。 在这风起云涌的局面,为复仇不仅要步步为营,更要步步为赢! 在这烽火硝烟的乱世,演绎芳华绝代的传奇! 【推荐小七的完结文】 《女人不狠,地位不稳》
  • 唯你可辜负唯你可辜负一块猪头肉肉|现言许桑被陷害入狱,他却说:“你替阿情入狱,出来我便娶你。” 他怎么能? 于是,许桑让他得其所愿,但是,这才刚刚是个开始。
  • 终身的事终身的事娑婆婆|现言我要讲的就是婚姻这一件终身大事,这么大的事却叫几个年轻人拿来随意玩耍,幸好容应鱼是个守规矩的女孩,在父母与朋友的帮助下,让这段契约婚姻一一礼成,最后高冷的岳律师也只是说:“没有亏损就好!”
  • 追爱亿万小逃妻追爱亿万小逃妻蓝调倾城|现言"闪电惊骇划破夜空,房内气氛诡异。“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并不认识你啊……”安然紧贴冰冷墙面,眼角泛着泪光。夜皓辰淡淡一笑,周身散发低郁气息,“为什么?不如你来猜一猜?”衣衫撕破,痛如蚀骨毒药,压迫感使人如坠冰窟。安然脸色惨白,瞪大眸子望着夜皓辰,“你……要买我?”夜皓辰饶有兴趣的看着安然,“别说买那么难听,你还没那么值钱。”原以为他只为旧爱报仇生恨,却不想牵扯出上一代的前尘旧恨恩恩怨怨。百转千回,纠缠虐恋。没有硝烟的战场,处处暗流涌动。在爱的角逐中彼此一进一退,本是仇恨报复,却让他们惹火烧身!"
  • 攻婚掠情,二爷的心尖前妻攻婚掠情,二爷的心尖前妻半缕阳光|现言佟霏从安城最美名媛到安城第一弃妇,只用了一天的时间。 预约人流的那天上午,战天爵的律师送来离婚协议书。 “佟小姐,战总的意思是,签了它就可以拯救落魄的佟家,条件是,你跟他之间不要再藕断丝连,要断就干干净净。” 佟霏毫不犹豫的落笔签字浅笑:“回去告诉你们战总,谢谢他的慷慨。” 她爱他八年,他厌她八年。 至此,她单方面爱慕的婚姻终于画上了句点。 ~ 当天全城号外,战天爵用世纪婚礼迎娶他的心上人叶蓁。 那两人深情对望的照片刺痛了佟霏的眼。 犹记得大学时,叶蓁拉着她的手问:“霏霏,这个战天爵家真的这么厉害吗?” “恩,很厉害。” 叶蓁羡慕的笑道:“跟这样的男人订婚,你肯定高兴死了吧。” ~ 从安城第一弃妇到安城第一名媛,只用了一夜的时间。 坊间流传,战总的前妻跳上了他死对头涂卿阳的床。 八个月后,她在一间私人医院早产诞下一名男婴。 ~ 六年留学生涯结束,她携子归来。 机场巧遇前夫,她视若未闻的带着孩子从他身边走过。 战天爵眼神微眯回头望去。 只听那跟他小时候有七分相似的孩子用不屑的童音淡淡的道:“霏霏,那就是你的前夫呀?你从前眼神真不咋地。” “恩,从前我瞎,话说这辈子谁能没有一段踩屎的过去呢,别啰嗦了,你爸爸在等我们呢。” ~ 再见面,他将她堵在医院长廊的角落中。 “关于那个孩子,你不觉得你欠我一个解释吗?” ~ 她真的喜欢那句歌词。 我们要互相亏欠,要不然凭何怀缅。 我们要互相亏欠,我们要藕断丝连。 ~ 喜欢文文的亲请多多收藏,么么哒~ 新文推荐: 南城五少第三发 宠婚蜜爱,权少驭妻有方http://wkkk.net/a/1315957/占坑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中~ 南城五少中最霸气最雷厉风行的权少权南诏,三十二了依然单身,他心里时常惦念一个女人。 权南大学南校区成立那天,他在师资队伍中看到了那双思念已久的眼眸,也闻到了她身上那股子熟悉的气味… (本文为宠文,甜文,非回头文,喜欢的妞儿先收藏一下撒~)
  • 陆先生的独家甜婚陆先生的独家甜婚洛青青|现言(超甜宠文,会员免费)未婚夫为了挽救破产的公司,将纪洛安送给了帝都最可怕的男人,原婆婆和小姑瞬间变了脸,骂她不要脸,嫌她丢人。 就在她看清一切,准备反抗恶势力做回自己的时候,才发现,咦,新老公竟然是个宠妻狂魔? “老公,我肚子饿了……” 瞬间,喜欢的美食摆在了眼前。 “老公,我什么都没有,心里好没有安全感……” 陆霆修递过来一沓文件,“媳妇儿,把这些签了。” “这是什么?” “我名下的不动产转让书。” “……” “老公,你欺负我,我要离家出走……” “呵……”陆霆修低低的笑出声,“媳妇儿,我哪舍得欺负你?” (推荐青青的旧文《神秘老公超级甜》、《大佬为我神魂颠倒》,同样的甜宠,不一样的方式,等你来!)
  • 重生最强医女重生最强医女蒲公璎|现言重生之前的荀倾对霍深避之唯恐不及,怕他,惧他,躲得远远。 重生之后的荀倾对霍深唯恐不够,堵他,恨不得跟在他身边。 对此,霍深也觉得挺莫名其妙。以前见他就躲的小丫头,一夜之间就变得大胆了?